刘宾雁良知奖二零一九年颁奖公告

刘宾雁良知奖评选委员会公告:授予黎智英先生2019年度奖,以表彰其三十年来秉持良知,维护香港法治,捍卫香港的新闻自由,推动香港走向自由民主。 作为着名企业家、独立媒体创办者,黎智英先生以无畏的勇气,倾力支持香港各项自由民主事业及运动,护港护民护自由,抵制专制对香港的蚕食。黎智英先生在香港企业界树起一面良知旗帜,是中国企业家的表率。 本委员会将于2020年2月7日(刘宾雁诞辰)颁奖。 刘宾雁良知奖...

朱洪:宾雁的遗愿

2005-12-05 宾雁陷入濒危状态以后,看着他脑子依然非常清楚,但表达越来越困难,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却无法说出来,我心里感到非常难受。他为中国的新闻事业奋斗了大半辈子,深爱着中国这片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普通老百姓。这些年来,他一心牵挂的就是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发展变化和中国老百姓的安危祸福。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听到来自中国这片土地的声音,也希望祖国土地上的人民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所以,在前些年非...

一平:真实完整地展现刘宾雁的一生,他的人格与良知...

——刘宾雁逝世周年暨《刘宾雁纪念文集》新书发表会上的发言 2006年12月9日 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了,我们开这个会纪念他。我们能在这个日子,把《刘宾雁纪念文集》献给他,献给刘先生的广大读者,这是我们的欣慰。当初,我们编辑这本书的时候有个承诺,就是能在刘先生逝世周年的时候,拿出这本书,算是纪念他的一个礼物。我们做到了。 本来该由黄河清先生来发言,他是我们的主要编者,关于这本书,他做了主要的编辑工...

王康:刘宾雁的遗产

2006年12月8日 我是凤凰,只在火里歌唱! 冰的篝火;火的喷泉! 我高高地竖起我自己高高的身躯, 我高高地举起我自己高高的 交谈者和继承者的天职! ——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二十世纪下半叶,世界上出现了一次影响深远的历史进程:苏联、中国等国生活在共产主义铁幕后面的亿万男女,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开始投身一场攸关人类安危祸福的自由解放运动。这是西方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和美国革命以...

万润南:和共产党“分道扬镳”——怀念刘宾雁先生兼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2006年2月 宾雁先生走了,我心痛,但无语。那么多人在说,真情怀念的、虚情标榜(自己)的,我想再说也增加不了什么;又看到善意评价的、恶意泼污的,我想公道自在人心,所以依然无语。直到读了曹长青先生的《和刘宾雁分道扬镳》,我才觉得该说点什么了。 一 在谈《分道扬镳》之前,我也先交代几句我与宾雁先生的一些交往。 我第一次见到宾雁先生,是在文革期间,我岳母冯兰瑞家里。我岳母是个很有独立见地的老太太,她...

邵燕祥:为刘宾雁纪念文集作序

(2006年1月24日) 宾雁从年轻时就爱唱歌,不知到了晚年,是否还在唱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贝加尔湖是我们的母亲, 她温暖着流放者的心, 为争取自由受苦难, 我流浪在贝加尔湖滨…… 在远离故土的地方,有什么能够温暖这位中国流放者的心呢? 也许,他还会默唱着我们那一两代人一开口就热泪盈眶的《国际歌》: 起来,饥寒流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的罪人! 后来的歌词定本把“罪人”译作“全世界受苦的...

赵越胜:忆宾雁

2006年8月31日 宾雁,你已离开我们独自远行。时隔多日,我却依然沉默。不是思念你的哀痛令我不能开口,而是心里有太多的话想对你说,壅滞在心间,竟不知如何说。去年为你八十华诞,苏炜来电话邀我写点什么。我答应了,但坐在桌前,却茫然不知如何下笔。近三十年交往的记忆如一道奔溪,从心间流过,想伸手留住它,却仅在纸上洒下点滴印象,而你这个人竟在这些杂乱的记忆中消失了。于是明白,你这个人不是轻易能写的。没有...

刘宾雁:经济上去了,人倒下来了

全中国到处都在修建高速公路。全世界,只有一个美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修建公路的高潮。据中央交通部一月里宣告,三十年内,中国将再铺设一万五千九百里的公路,总共投资2500亿美元。到2020年时,公路总长度就将超过美国现有的州际公路了。 中国真地需要那么多高速公路吗?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现在已经建成的高速公路上,常常是空空荡荡,没有多少汽车在运行。连那些有车阶级的人都说,似乎有...

刘宾雁:谈香港七一大游行的成功

2003-07-23 香港人上街示威这当然不是第一次,大规模的示威13年前就有过一次,就是”6.4″北京杀人以后,当时不到700万人口的香港有100多万人走上街头。所以对于今年这50万人上街,我并不感到意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1989年之前,1988年我去香港的时候已经感觉到,那里的政治气氛相当地热烈,人们对中国大陆的形势及其关心,很忧虑,对胡耀邦被迫下台感到愤怒,对中...

刘宾雁:就怕大难临头,临阵脱逃

一种新的、非常可怕的瘟疫正在非洲扩散。安哥拉,受过将近三十年内战的苦难的国家,从去年十月起,一种新的传染病病毒又在它的首都卢安达和附近地带扩散开来。病状是高烧、腹泻、呕吐和内出血。病毒通过病人身上的液体,血液、唾液、汗水和呕吐物等传染给他人。既没法预防,也没办法治疗快就死亡。十个感染者有九个要死去,还死得很快。因为很像历史上在德国的布尔格发生的一种传染病,故称为“布尔格病”。 一旦发现可疑的病人...

刘宾雁:大饼越来越大,穷人的份越来越小

2002-12-10 邓小平说过一句话:”发展是硬道理。” 就是说最重要、首当其冲要做的事就是把经济发展起来。这句话已经变成很多人的口头禅,好象只要经济不断发展,我们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了。著名的经济学家厉以宁在谈到中国的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的时候,就说过:这不算什么问题,只要把我们的经济搞上去,把这块大饼做得大大的,穷人的日子就会好过了。 1998年,联合国发布了一个叫做...

刘宾雁:“大腕”们也要想一想

有一位写电视剧的人,最近回国,在演艺界人士圈子里生活了一段时间。他说,这回他才真正领略了演艺界大腕们的幸福生活。以前,他当然也听说过不少,可是眼见为实。拍电视剧是个赚钱的买卖,可是绝没有想到像姜文、葛优、陈道明那些明星们拍一集电视剧就能赚十五万元钱!算下来,拍一部20集的电视剧就可以赚300万!花多少时间呢?三个月。除了电视剧,还有电影、广告呢,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都“含金”。他见到葛优请客,用...

刘宾雁:中国的记者越来越惨

2001-11-12 十月二十号重庆商报著名的女记者罗霞在采访中间,遭到黑社会份子的污辱和毒打。这件事震惊了全市,又由于罗霞不是一般的人物,而是长期奋不顾身的记者,因而重庆市当局才令眼看待。又是有领导人去医院里面慰问,又是派了大量强大的警力去搜捕罪犯,结果很快地破案了。这当然是好事。但问题是,那些伤害罗霞的暴徒和恶棍,他们威非作歹决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没有可靠的保护伞,也决不会有这么大的胆量!那么...

刘宾雁:不必自杀

我们的邻国、南亚的巴基斯坦,最近出了一个事件,引起世界的注意。在巴基斯坦的旁遮普地区一个偏僻而穷困的乡村里,有一个姑娘名叫穆赫塔兰,从也没进过学校。她所在的那个部落里,发生了一起纠纷,部落的长老会认为责任在穆赫塔兰一家,于是决定给以处罚。处罚的方式就是让这个姑娘接受一伙年轻人的轮奸。穆赫塔兰怎样央求也不行,邻居家的四个青年人还是当场强奸了她。她还必须赤身露体地走回家。 受到这样的奇耻大辱,一般人...

刘宾雁:一个巨大的希望在中国生长起来

2001-10-27 在广州出版的最受国内人欢迎的南方周末周刊,发行量达到二、三百万份,今年春天被中共变相封闭了。为什么说变相呢?因为刊物还在出,可是编辑部的几乎所有人员都被撤换,编辑方针和内容完全变了,所以可以叫着换药不换汤,这家刊物实际已经遭到几次改组,这一次是最彻底。起因就是4月19日那一期登了关于一本书的笔谈,书名叫着“中国底层访谈录,”作者是廖亦武,另一个原因就是发表探讨了那个作恶多端...

刘宾雁:流行病和传统病

每年有一种传染病在春节前后登场,把生死问题摆在中国人面前。前年是非典型性肺炎,去年是禽流感,今年就是流行性脑膜炎了。安徽省去年12月开始发现的脑膜炎,到一月底已经扩散到24个省区,有258个个案,16人死亡。安徽省立即下达指令,禁止媒体报道。中央卫生部也“为安定人心”不再每天公布病情的发展。这就让人想起千年闹非典的时候也是这样,从中央到地方拼命隐瞒和缩小病情,若不是蒋彦永医生站出来大吼一声的话,...

刘宾雁:党的领导导致中国人人心太坏

2001-10-07 作一个中国人很不容易。买东西的时候要辩认一下真假,吃东西的时候要提防有毒没毒,好不容易搬一个家,宽敞一点了,又担心是不是一个豆腐渣.几个月没发工资了,难得拿到了钱,这些钱不用验钞机检查一下,能放心吗?而现在验钞机又有假货了。但这些东西还不算太难,因为毕竟是死东西,遇到了活人要辩认真假就更难了。你在街上走着,对面来了一个警察,道老远的,谁会去留意哪些是真或是假的?走到近处了,...

刘宾雁:谁害死社会主义?

1958年,中国有一首歌曲流行起来,叫做《社会主义好!》那是反右派运动将近结束的时候。歌词的主要意思是社会主义非常好,右派分子要反也反不了!1957年五月间,全国各地很多知识分子都响应毛泽东的号召参加大鸣大放,给共产党提意见。后来这些人就都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其实真正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有仇恨的人,都并不出来说话;说话的人都是希望社会主义能搞得更好,也相信共产党会改正错误,变得更好。但...

刘宾雁:邓小平启动改革,但葬送了改革派

2001-08-22 有些事情要经过一些时间才能够认识更清楚,比方说对胡耀邦的评价,包括我本人在内,大家都习惯认为,他比较软弱,缺乏斗争精神.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件事,一九八一年发生的批判白桦电影剧本《苦恋》的那件事前前后后的过程,我们就能看到胡耀邦为什么会那样软弱,不是他本人造成的。一九八一年的春天,由军方发起开始批判白桦的《苦恋》,目标不在白桦,也不在文艺界,而是要推翻胡耀邦,这一点我们当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