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玉霄: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

2003年,杨显惠的夹边沟系列结集出版,名为《夹边沟纪事》。他在后记中写道:夹边沟事件是当时甘肃省委极左路线的产物,是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是甘肃历史上惨痛的一页;是二千四百多名右派的苦难史。但是知道这段历史的人已经不多了,当年的事件制造者有意把它封存起来,当年的生还者大都谢世,少数幸存者又都三缄其口。作者将调查来的故事讲述出来,意在翻开这一页尘封了四十年的历史,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并告慰那些...

范文:无言的“呐喊”与历史的真相

——赵旭《死亡劳教营夹边沟幸存者——乡村教师王永兴》序 甘肃省酒泉市与金塔县交接处有一个叫夹边沟的地方,它在巴丹吉林沙漠边缘,在鸳鸯池水库的茫茫戈壁之中,这个地方虽有唐代王维的《使至塞上》中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图上是很难找到的,况且压根儿就没有这么个标记,可它确确实实存在着。上世记五十年代末发生在那里的故事,用任何人类创造的描述苦难的词语去描述都不过分。然而随着时...

钱理群:一个乡村教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读赵旭《死亡劳教营夹边沟幸存者——乡村教师王永兴》 读完赵旭的《死亡劳教营夹边沟幸存者——乡村教师王永兴》,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是一部写一位名不见经传乡村教师的人物传记,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生活在偏远乡村普普通通的人物却久久徘徊在我的眼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闭上眼睛静静地靠在沙发上,王永兴这位甘肃省永登县大同镇王家坪村的乡村教师,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生,在我的眼前一一闪过:1921年,他出...

曾伯炎:夹边沟、峨边坟,抹不掉的罪证(下)

从夹边沟白骨堆里逃出的右派房让熹,与峨边坟饿死的右派残余的我,每周聚茶馆,白头老囚在,闲坐话旧朋,追忆那些青春期的右派死者。 房让熹15岁即考进重大,18岁毕业后,分配在“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玉门油田。他学的工科特长,终被四川故里的劳改企业看中,也如当年夹边沟右派高尔泰的美学,被敦煌博物馆常书鸿馆长看中要走一样,救了一命。高尔泰在六四后再逃美囯,黄让熹垂老在成都,与我和一批右派剩下的残余,漫话那九...

曾伯炎:夹边沟、峨边坟,抹不掉的罪证(上)

夹边沟,那囚禁3千右派的劳教营遗址,90%被改造成白骨的罪孽,已被圈为禁地,纪念碑被捣毁,地窝子地牢(地窖式监房)正被填埋。当罪证被抹去时,激怒了广州中山大学勇敢女教授艾晓明,她几次奔赴甘肃闯戈壁滩,用摄像镜头抢救下荒漠上的白骨与遗迹,留下历史真实,如李锐日记,通过女儿存美国胡佛研究所,给“不准讲历史错误”者备下他们不敢正视的历史罪证。 专制暴政爱以历史虚无主义责人,他们不正害的恐惧历史真实的病...

杨显惠:触目惊心:夹边沟右派的千种死法

2018-03-23 点击关注 👉 民视窗 编注:夹边沟不是夹皮沟,夹皮沟在东北,在二人转和赵本山的小品里。夹边沟则在甘肃,少有人知,1958年前后有数千名右派被发往夹边沟农场劳动改造。两三年期间,大半数人仅剩一把骨头,埋在了农场外的荒野。 作家杨显惠,1946年生于兰州,1965年上山下乡,1988年入天津作协专职写作。他跟踪采访夹边沟幸存右派多年,并于2000开始在上海文学杂...

蔡咏梅:用视像揭开中国古拉格的黑幕——观看艾晓明《夹边沟祭事》所感...

毛泽东时代,以强制政治犯和刑事犯从事奴役劳动为特色的劳改农场遍及全中国,臭名昭著的有东北兴凯湖农场、北京清河农场、青海劳改农场、四川峨边沙坪劳改农场、长寿湖劳改农场等,但在整个中国的古拉格系统中,夹边沟这个中国戈壁沙漠边缘的劳改农场只存在了短短七年,而且规模也不大,只算是个小型农场,但引起的关注最大。迄今已有许多作家和研究者为这个农场发表了专著,相继有甘肃作家杨显惠的《夹边沟纪事》、夹边沟死难者...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读了杨显惠的作品《告别夹边沟》,晓得那时候关在那里的右派,尽管遭受打击,政治待遇一塌糊涂,生存环境,尤其生活方式却是现代人所向往的。可以说,提前实现了我们梦寐以求的“亲近自然、回归自然”的理想。 不管吃正餐,还是尝夜宵,还是打牙祭,夹边沟右派吃的都是不加色素、防腐剂的绿色食品,住的也不是深受污染的钢筋水泥盒子,而是原始的直不起腰的窑洞地窝子。寒冬腊月,夜半更深,饿的睡不着觉的右派,有的能听到猪圈...

王桐:清明悼死在夹边沟的父亲

无端风雨,未肯收尽余寒。 —— 摘自辛弃疾《汉宫春》 今年清明节又快到了,我感慨万千。我的祖父王子濂逝世于1958年8月,是在我父亲被错划右派遣送夹边沟、家境突然变故、处于十分窘境中自缢离世的,当时草葬于兰州市一处荒僻之地,我仅于1959年辍学回兰州时去哀悼过一次。1960年底离开那令人伤感的城市之后,至今已56年,我无法再去谒悼,我想那座简陋的坟茔早已不复存在。 我的父亲王本菼1956年4月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