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俄罗斯当代十大禁书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再度掀起读书热潮,全民思想解放风起云涌,那么,俄罗斯人今天的阅读是否还有禁区?答案是,当然有,其实,俄罗斯早在普希金时代直到今天,一直都有出版审查制度,“禁书”二字也从未在俄语字典上消失过。 俄罗斯首当其冲的禁书当属希特勒的《我的奋斗》,早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前,苏联红场的旧书摊上就有销售,书商说,苏联读者读《我的奋斗》主要出于对第三帝国元首的猎奇心理,不如读索尔...

孙越:苏联“敌台”往事

九十年代初,我刚到苏联的时候,住在莫斯科中学女教师马林娜家,每到傍晚我就和她一家人坐在厨房餐桌旁,边香茶美食,边收听广播。 马林娜家厨房的有线广播收音机是苏联政府免费给安装的,是个砖头大小的米黄色塑料盒子,只有一个旋钮,既是开关也是音量调节。我发现,这台免费收音机听来听去就一个台——莫斯科广播电台,我就问马林娜,你的收音机为什么不能收听别的电台?她莞尔一笑,回到卧室取来一架精美的半导体收音机,带...

孙越: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的经济学

先说俄罗斯世界杯资金来源。俄罗斯为主办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共计投入6780亿卢布(计约114亿美元)。这笔钱来源有三:其一,联邦政府国库投资3900亿卢布;其二,企业投资1960亿卢布;其三,地区政府投资920亿卢布。专家说,本届俄罗斯世界杯足球赛的投资,与2014年巴西世界杯116亿美元的投入不相上下,但相对2010年南非世界杯就昂贵多了——那届世界杯总投入仅为30亿美元。不过,也许普京可以...

孙越:性开放颠覆苏联?

编者按:旅俄作家孙越此文介绍苏俄的性文化简史,展现“性”在十月革命以来100年间,在俄罗斯的演变故事,可读而富于启示。 1991年早春,苏联末期,我去了莫斯科,乘火车在城市之间旅行,发现各个火车站书摊上的畅销书,几乎都是花花绿绿的色情读物。这使我疑窦顿生,忽觉此地不像苏联,倒像西化更早的布达佩斯和布拉格,理由很简单,“性”在苏联出版物中向来讳莫如深,如此铺天盖地的情色刊物滚滚而来,社会说不定是在...

孙越:我的笔会会友阿克肖诺夫

今年7月6日的中午,我接到电话,我的笔会会友阿克肖诺夫,这位早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就开始用文学折磨和抚慰我的人,远上天国白云间了。 我早年翻译了阿克肖诺夫的中篇小说《一九四三年的早餐》,收入《苏维埃俄罗斯作家作品选》一书。此本在我家已无藏书。最后一册我送于俄罗斯笔会资料室收藏,依稀记得是陕西人民出版社1984出版。2004年,俄罗斯笔会秘书长,作家诗人特卡钦科和诗人沃兹涅先斯基联合举荐我加入...

孙越:大危机背后的小间谍

话说1918年11月,苏维埃共和国军事委员会确认了野战司令部编制,其中包括工农红军侦察机构力量和司令部侦察情报准备协调处。该处成为苏俄工农红军,第一个军事谍报机构及反侦察中心。由于该处的批准成立时间为1918年11月5日,所以,后来的苏联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ГРУ),即苏联总参谋部情报局的成立日定在这一天。随着时间的推移,格鲁乌演变为苏联总参谋部情报局,是苏联武装力量情报系统主要职能部门,简称格...

孙越:普京二女儿出山有托

普京的二女儿女姓吉洪诺娃(Екатерина Тихонова),普京在家叫她卡佳,人前尊称她叶卡捷琳娜•弗拉基米罗夫娜。卡佳1986年8月31日生于民主德国达累斯顿(Dresden),因为那个时候,普京作为苏联克格勃驻东德站的谍报人员,常年在那里工作,所以全家都随他住在那里。 2002年,卡佳曾在圣彼得堡彼得里舒学校(Петришул)学习德语,这是一所非官方的中等学校,建于1709年,俄罗斯...

孙越:托卡乔夫:他的情报价值100亿美元

苏联雷达工程师托卡乔夫(Адольф Толкачев,1927-1986),于1978年至1985年间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充当间谍,第一年的年薪就高达20万美元,甚于当时美国总统的收入。 托卡乔夫1927年生于苏联哈萨克斯共和国的阿克纠宾斯克市(Актюбинск),两岁时随父母迁入莫斯科,30岁时娶苏联女子娜塔莉亚为妻,岳父和岳母死于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托卡乔夫因此憎恶苏联,这成为他后来投身...

孙越:普京长女玛利亚

普京和大女儿玛利亚 俄罗斯总统普京(Владимира Путин)与妻子柳德米拉(Людмила Путина)2013年6月在一家剧院公开宣布离婚。普京与妻子柳德米拉相识于1983年7月28日在苏联列宁格勒市结婚,婚后同舟共济30年,并养育一双女儿,大女儿玛利亚生于1985年,取名玛利亚是为纪念奶奶玛利亚•普京娜(Мария Путина),小女卡捷琳娜生于1986年,她的名字随姥姥叶卡捷琳...

孙越:超级间谍:亲人彼此也窥视

2013年8月1日,美国中央情报局技术分析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因为向《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泄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而遭通缉,飞往俄罗斯寻求政治避难。这件事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冷战虽已结束,而间谍战却从未停休。第二,苏联虽已解体,间谍战角逐双方,依旧是美俄。 说来有趣,1990年柏林墙推倒后,首先为前途担忧,怕丢饿了饭碗的就是东西方国家的间谍,他...

孙越:用生命索取时代的秘密

由旅俄作家、翻译家孙越重新翻译的伊萨克·巴别尔的战争小说《骑兵军》最近由文化发展出版社出版。6月25日,在北京举行的新译本首发式上,83岁的学者、翻译家蓝英年与孙越共同回忆了这部经典作品被译介的一些往事。 1987年,孙越开始翻译《骑兵军》。1992年,孙译《骑兵军》成为第一个汉语译本出版。 此后,孙越曾在苏联、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国生活多年。2008年,他因翻译介绍俄罗斯文学而获得俄罗斯皇家协会授...

孙越:克格勃的超级屠夫

2016-07-08 克格勃行刑队 克格勃三大屠夫 苏联时期,遍及全国的秘密警察机构都建立了行刑队,任务就是处决死囚。最近公开的档案显示,行刑队最大的刽子手叫勃洛欣(Василий Блохин,1895 -1955),因为他亲手处决的死囚多达2万人,苏联时代,提起勃洛欣的名字,足以令人毛骨悚然,甚至灵魂出窍。并列第二名的刽子手是马戈(Пётр Магго,1879 — 1941)和那达拉亚(С...

孙越:彼得大帝暴死之谜

2016-07-06 彼得大帝之死 彼得大帝(Петр Романов),是世人熟悉的俄国罗曼诺夫王朝第四代沙皇。他在位期间推行政治、经济和军事等西方化改革,最终使俄国走向强盛。然而,他的神秘死亡至今鲜为人知,他的故事仍在持续。 彼得大帝执政时间为1682年至1725年。史书记载,彼得大帝1724年夏季先患肾石病,后转为尿毒症,9月感觉稍好,但没几天病情又加剧。10月,他竟然不顾御医布留门特罗斯...

孙越:死在加加林之前苏联宇航员

2016-06-29 1961年4月12日,苏联宇航员加加林(Юрий Гагарин),乘坐东方1号宇宙飞船在最大高度为301公里的轨道上绕地球一周,历时1小时48分钟,成为苏联第一名被宇宙飞船送入外太空的宇航员,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进入太空的地球人。 加加林并非苏联国家宇航员唯一人选,加加林身后还有无数整装待发的宇航员,甚至在加加林之前,苏联早期还出现过无数试飞员,但他们的名字由于种种原因,都被...

孙越:寂静远在红尘外

2016-06-24 不在索尼辛清晨的乡间漫步,就不知道世界上何为宁静。 早年读苏联作家格拉宁的书,里面有这样的话,大意是,你是否还有时间倾听黄叶落地的声音?你是否还有时间仰望高远的蓝天?你是否还有时间倾听大自然的寂静?你是否在寂静中找到了安宁? 这个早晨,我学会了倾听寂静。寂静,它温柔、缥缈而神秘,它是上天对人类最大的恩惠,它既不是远山也不是近河,既不是森林也不是湖泊,它的源头是我的心。这个早...

孙越:病毒和毒药:克格勃致命武器之谜

2016-06-17 苏联各个时期的国家安全机构机构,都曾致力于研发病毒制剂和毒药,用于打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苏联解体后,前克格勃中将苏多普拉托夫(Павел Судоплатов)发表一些列披露苏俄国家安全机构内幕的专著,如《特别行动。1930-1950 卢比扬卡和克里姆林宫》(Спецоперации. Лубянка и Кремль 1930—1950 годы)以及...

孙越:俄罗斯的蜜和法老墓的谜

2016-06-10 蜜蜂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数百万年前。蜂蜜在俄国乃非同寻常之物,不仅是美食,而首先是天赐神物。俄国人1000多年前开始采食野生蜂蜜的时候,发现它色泽晶莹剔透,味道甜美清香,且数量稀少不易多得,故而金贵。入蜂蜜还入药、入膳,具有养颜与保健等数不清的功能,1000年前,在俄国,谁家餐桌上有蜂蜜,竟被称作饕餮大餐。后来,蜂蜜逐渐成为俄式大餐的基本原料:俄式大餐主要菜肴都含有蜂蜜。此外...

孙越:克格勃:“乌鸦”与“燕子”

2016-06-03 《圣经》的《士师记》书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犹太人士师参孙,身体中凝聚着上帝赐予的伟力,他不仅可以徒手击杀雄狮,还可只身与以色列之敌非利士人战斗,甚至可用一块驴腮骨击杀1000个敌人。然而人性自有弱点,参孙背弃以色列律法和父母的劝戒,不仅娶了非利士女人为妻,甚至嫖妓。于是,非利士人利用女人大利拉色诱参孙,在床笫间套参孙的话,她获取了制服参孙的秘笈,为非利士人通风报信,告知他们...

孙越:克格勃特种部队秘史

2016-05-25 博亚林诺夫在突击阿富汗前总统阿明行宫时阵亡 1969年,正是苏联国力不断上升,国际扩张日益加剧之际。3月19日,根据苏联部长会议(Совмин)指示,克格勃组建了一支秘密部队,以完成苏共所授予的超级任务,这支秘密部队的细节及其所作所为,直到2015年前后才部分曝光。因为这支部队在苏联解体后,依旧改头换面地存在,近两年,退伍老战士逐渐浮出水面,尽管保密条例仍在生效,但他们已经...

孙越:苏联之死:体制恶魔和灾难妖孽

2016-05-10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首府基辅以北130公里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动力机组突发故障,发生剧烈爆炸,反应堆被彻底炸毁时释放出大量高能辐射物质到大气层中。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核电灾难,给苏联人的生命造成重大危害。 据2015年俄罗斯和乌克兰官方最新的统计数字,爆炸当日直接造成30人死亡,事故7年后共有7000人员死亡,20年后又有5.5万抢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