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张汉泉真个感到了安心,看什么都往好处想。 街上不再有保长甲长,换上了居民小组长,向居委会负责。这只是形式改变,真正的变化是原先的保甲长,多半有点名望,现在管事的人是革命积极分子,以穷为光荣,无须学识和人品,动不动就领两个兵来。街上人都明白个中厉害,大兵后面,是队伍。既然没人敢跟队伍作对,当然是新社会好。于是,共产党万岁,蒋匪军什么坏事都做,等等,街上人不这样说都不行了。 不时有部队的...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

第二十章 今年的三伏天气配上改朝换代,愈发几家欢喜几家愁,平添躁热。 木屐会上有人举家南去了,据说有两家去台湾,一家去香港,另有一家去美国。他们倒也不属于财产太多怕共产,而是有亲人在政府里面做官手上沾有血债,怕清算。对此,太多的小市民或忌恨或幸灾乐祸,也有一些人对自己是湘潭人感到荣幸,因为新的皇帝毛泽东想必会恩泽家乡人。 “毛泽东,一看就是真龙天子相。”此话从一个老者口里讲出,很快传得尽人皆知。...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九)

第十九章 三月,张汉泉回了木屐会上。 张汉泉办的第一件事,是请了五六桌客,遍请街坊邻舍和街上头面人物,声明他太累,海外生活不过尔尔,他想落叶归根。他没有全讲真话,称在海外没再娶妻,原先娶的那个,死了。邻舍们表示相信。 他办的第二件事,是用高价盘回了那三间瓦屋。仿二十年前模样,厅屋里立起了两大排中药柜子,门口牌子上注明中西医兼治,请了龙二婶的十四岁孙女做护理。他收费极便宜,略有盈利即可。他认为钱财...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八)

第十八章 抗日战争胜利了。 胜利来得突然,田懿当然欣喜,一时竟也有点不知所措。就在一月前,她和韩宝生分析形势时,都认为抗战必胜,但中国战区或许还要拖上一年。其实不要说他们了,重庆和延安都被胜利提前到来而不免手忙脚乱。 八月底,王家塆的二十旅司令部举办了旅长和旅部医院苏护士长的婚礼。他们恋爱多年,终于结合,实现了韩宝生抗战胜利再成家的誓言。主婚人非政委田懿莫属,她是一对新人的红娘,司令部尽人皆知。...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七)

第十七章 在十八旅的基础上,不久前新组建了路东军区,田懿从路东指挥部政委位置上,调任军区卫生部长兼直属医院院长。 军区司令员王明山直接干预了这件事,事因田懿开春后病了一场,源于旧伤犹在,过度劳累所造成。直属医院一位有名的内科大夫对田懿作了全面检查,报告司令员,田政委内伤很重,极可能不能生育了,建议调离繁重工作岗位,最好疗养一年。王明山深感内疚,再三思量,便调田懿去了相对清闲的工作岗位,仍为正团级...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六)

第十六章 张汉泉突返雅加达,林家人无不又惊又喜,他也激动不已。儿子飞飞喊阿爸了,他抱着儿子,一边听着妻子相告的种种趣事,一边一次又一次亲着儿子小嫩脸,直到儿子哇哇大哭,他才放手,笑道:“连胡子都怕,长大了,象你阿爸一样没出息。” 林家人的欢迎离不开此前张汉泉几次信中报告的消息:老家的原配已改嫁他人,且又再次下落不明。这事在兵祸连连的中国内陆,等于斩断了张汉泉的最后一缕情丝。张汉泉既回雅加达,日后...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五)

第十五章 张汉泉在竹沟镇医院工作了七个月,期间,他在医院外面见着了从黄泛区过来的数百名难民,向他们打听田懿母子的情况,一无所获。他仍不愿死心,信心却也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他不得不作出计划调整,再待上五个月,满一年就回南洋。那边一对母子,同样令他牵肠挂肚。 张汉泉不曾料到,王明山赶来了确山,竟是催促他快点儿动身回南洋。 王明山说了他的来意与计划:国内抗战已进入相持阶段,日本要迅速呑下中国已明显地力不...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四)

第十四章 田懿没有死,且脱颖而出了。 那天她抱着死去的毛头去投井,委实不愿活了。谁知那井是口废弃多年的枯井,井底离井口只有一米多深,当时里面还躲着两个老头儿。他们明白了田懿想干什么后,便劝田懿想开点,好死不如孬活着。这样的劝慰已不可能说动田懿,但有个老头儿说了一句话,竟使田懿的眼皮眨巴了两下。那句话是:“这样死,太便宜了那帮畜牲。” 田懿就着枯井掩埋儿子后,往西走去,一路上不看任何人,准备了随时...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三)

第十三章 张汉泉已于六月到达广州。 他痛感到了百感交集的滋味儿。当年广州街头上饥肠辘辘者,珠江边上过夜的那个人,成了现今的年轻华侨白领。他为之愧疚的是,那场轮船触礁,使他不复再有阳伍芝和工友们老家的姓名、地址,他无法履行去看望那些人的诺言。现在,阿秀和儿子已成他生命一部分,他到了广州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写信向阿秀报平安。前往湖南故乡则是无论如何要做的事儿,即便田懿不在人世了或改嫁了,田家父女仍是他...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二)

第十二章 此时的田懿,仍在服刑。 她得感谢那位镇公所副所长,因为副所长要求警方逮捕田懿的理由,不只是“骗婚”和“逃婚”,而且是江西转监途中的逃犯。他认为这样一说,警方就会全力帮办,却未料到把这号匪谍逃犯交给中山铺处置,警方认为不合条文。这样的结局,是中山铺那帮人都没有料到的,土鳖终究是土鳖。 田懿的公文卷宗很快就由江西转来了郑州,她果然是个匪谍逃犯。鉴于袭击狱警队伍,放走女犯,是共匪军干的事,田...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一)

第十一章 张汉泉乘坐的这艘货轮,翻译成中文为“海王星号”,据称与原先的“海神号”出自同一船厂,外形近乎一模一样,排水量略小,船龄更长,虽刷了新油漆,但从舱内几个隐蔽处的斑斑锈迹不难看出,此船不久将退出海运生涯。 张汉泉买了一个等于二等舱的客房。他原本有点不舍得花高价,固然眼下是个小财东,身携六年薪水,但皆是血汗钱,带回国让钢用于刀刃上该多好。但身边跟着林阿秀,他终不免常人皆有的虚荣心。 今非昔比...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

第十章 此时的田懿,却在更大的苦难中挣扎。 那天早晨苏醒后,田懿很快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她感到奇耻大辱,恨不能马上死去。她已哭不出声,眼里的仇恨已不及对人生的绝望来得多。五年来她曾视为骄傲的清白身子遭到趁人之危的糟蹋,并非来自兵痞,而是来自她曾信赖的本应同病相怜的劳苦人家。这是什么世道,这样的生活还值得怀恋? 眼见外乡女子一边泪流不止一边渐成痴呆状,杨四老太情知外地女子不能接受既成事实,...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九)

第九章 张汉泉成功了。 公司早就通过了他的试用期,与他另签了为期五年的正式医生聘用合同。头三年,他还只是名义上的正式医生,享受不到白人医生的各种待遇,哪怕他的业务能力获得公认。这有两个原因,一是世界经济大危机影响到了泛美公司,此时的劳动者不宜向资方提很多要求。二是排华法案在美国尚未被解除。张汉泉需要面对现实,这世界终究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他只有一个信念决心坚守到底,一旦条件成熟,马上申请探亲假或...

《自由之笔》第十七期:张扬险死手抄本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二十九案(1975)   张扬(1944年5月19日-),原名张尊宽,笔名周豫等,作家;1975年因小说《第二次握手》手抄本遭查禁被捕,因此险遭处死刑。   从《浪花》到《香山叶正红》 张扬於民国三十三年出生在河南省长葛县石固镇祥符梁村。他年仅两个月时,父亲就因参加抗日武装被暗杀;二岁时由母亲带到南京外公家居住。1949年,母亲再婚,次...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八)

第八章 民国二十四年初秋一个下午,闽赣两省交界处的武夷山区,由北驶来一支卡车队伍。队伍共计十五部卡车,一部吉普,由十几名男女狱警押解近百名女犯人转监。转监事儿为古今皆有,大抵是原来监区人满为患,需要转移一批囚犯去新监狱,这支队伍来自九龙滩劳动营。天下已经太平,一年多前赤匪军队便已全线西窜,仿苏俄模式建立的国中之国被摧毁,现今残部去了陕、甘一带,他们谓之北上抗日,尔后又说是长征。灵泛人自有灵泛词儿...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七)

第七章 此时的张汉泉,一样是劫数中人。 三年前,海神号在大海上航行了近一月,终于看见了远方地平线上出现的黑点点。随着一个声音响起:“到啦,美国到啦。”甲板上劳工们欢呼声骤起。 欢呼声后面更多是辛酸。从来如此,这才是真正的生活。这批近三百劳工被赶进底层货舱,便不容他们不承认自己成了货物。空气本不流通,几百人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愈使空气污浊,令人窒息,他们便由货物变为了牲口。这还是好的。船行不久,不少...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六)

第六章 张汉泉一走再无音讯。最初几月,田懿不是太担忧,多数时间还庆幸张汉泉逃得及时,很感激栾和文仗义相救。这期间,她流产了,又得了一场病。变故和打击来得这么快这么重,随着身体好转,她才慢慢适应。 她对外面的大事儿提不起兴趣了,除非那事儿与她的亲人相关。隔壁的纠察队早已不复存在,她亲眼看见里面有两个爱咋乎的队员给抓走了,不知吉凶。她把那屋拾掇了一下,租了出去,多少添点收入。来找她看病的人仍旧极少,...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五)

第五章 张汉泉逃往了广州。 希望很快落空,但也不是毫无收获。军校仍有留守人员,几番探问,他得以进一步确认王明山就是他姐夫,不但活着,而且做上了营级军官,去年就随队伍北伐了。现在何处?就都讲不知道了,另一个收获是他庆幸赶紧逃出了湖南,广州的报纸上仍旧天天有湖南的消息,称为马日事变。张汉泉算算日子,他若晚走一天,就很难逃出湖南。三十五团先在长沙动手,很快周边县市效仿,到处设卡,被杀的人远比上海、九江...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四)

第四章 春节又快到了,今年的年味要比往昔淡。年货还是要办的,哪怕穷,年前也得割上几斤肉,购点粉条、豆腐干等蔬菜,再置办点香烛鞭炮,供大年热闹几天。但办这些事的人已很少见得到青壮年,他们几乎都在革命,都有组织撑腰。各行业公会、商会、农会、学生会、妇女会、纠察队等等。只要集合起来十几个人,便是一个会宣告成立。此为公认的共产党的创举,湖南已成它的天下。是因湖南全境已经光复,北伐战线推进到了湖北和江西。...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三)

第三章 从极度哀伤之中终于缓过神,田懿从抽屉里找出了田梅生写下的他的故事。 田梅生原名田澄,武昌人,三岁时随父母、兄嫂、姐姐,随天王队伍沿江东去。他三岁便记事,曾快乐了几年。天国队伍分男营女营,夫妻也须分居,禁令森严。城里和军营里,圣诗圣歌,扑天盖地,人人赞美天父、天兄、天王,宣讲五王八万岁。无人怀疑天堂生活不远,眼下一些不方便算不了什么。他不懂男女之事,虽极难再见父、兄一面,但有母亲、嫂嫂、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