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岳首:才送林老,又失何老——痛闻何家栋先生离世...

昨天才惊悉林牧先生病逝噩耗,今天下午又痛闻何家栋先生离世。 何家栋:1923年生,十四岁参加抗日,十六岁担任指导员,当过游击队长。1949年后是《工人日报》创办人之一,六十年代初任职中国工人出版社期间是小说《刘志丹》的责任编辑,毛泽东钦定“利用小说进行反党,这是一大发明”后被划为“右派”,遭批斗赶回老家,受迫害30年。平反后曾任工人出版社常务副总编、《经济学周报》总编、《改造与建设》网站法人代表...

刘晓波: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九十年代中期,我去西安,郑旭光带我去看望过林牧先生,还在某个小包子馆一起吃过便饭。 从此一别,十年了。 虽然与林先生再也不曾见面,但通过网络还是经常能听到先生的声音。偶尔通电话,先生给我的感觉是声音亮、底气足,可见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就在几天前,他还频繁地接受过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的采访,评论陈良宇案和中共六中全会。 没想到,老人说走就走。 如此突然的离去,让人难以接受。 从年轻时代起,林...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5日北京时间13点,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在西安家中安静地去世,享年79岁。 林牧生前是坚定的反专制反独裁反共战士,他深刻地看透了共产党政权反人民反真理反自由的本质,所以他冒着失去自由的巨大代价,忍受长达十二年半的各种残酷迫害,以及政治迫害,包括两次入狱,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九年劳动改造,仍然坚持呼唤民主和自由,刚正不阿,直言不讳,有胆有识,是一位不事伪饰、性情率真的难能可...

江棋生:一段难忘的经历——追思林牧先生

十月十七日深夜,我将《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定稿并发出之后,心绪仍因林牧先生猝然辞世信息的冲击而久久不能平复。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翻检出了八年前西安之行珍贵的老照片。当我凝视大雁塔下与林老、马晓明和汤致平的合影时,一段令人难忘的人生经历极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八年前的初秋,我带着《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和《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徵求意见稿)及丁子霖、蒋培坤老师给林老的亲笔信,专程前往古城西安...

孙文广: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林牧先生昨天逝世,享年79岁。噩讯传来,让人震惊,使人万分悲痛。 林牧先生,曾任胡耀邦秘书,担任过西北大学党委书记。他早年追求自由民主,一生倍受打击、,可贵的是,他以古稀之年,为争取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顶住打压、迫害,奋不顾身抗争到 最后一息。近年来他著文,接受媒体采访,主动发起呼吁人权、抗议暴政的签名信(有几封我也应邀联名发起)。 他的家人在电话中告诉我,林牧先生逝世于10月15 日的午休,...

愚夫:西安公民悼念林牧逝世十周年

2016年10月15日,是林牧老先生逝世十周年的日子,我们西安的几个公民,于10月22日冒雨到林牧先生的墓地,悼念林牧先生。我们在林牧先生的墓碑前敬献了鲜花,点燃蜡烛,烧纸洒酒,面向墓碑深深地三鞠躬,以表达我们对林牧先生的由衷崇敬和深切怀念。 在这个日子里,我们几人不免回忆起林牧先生的生平和功绩。 林牧老先生1927年10月13日生于陕西安康城内,他在上高中和大学时就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45年...

欧阳懿:永失其爱——怀念林老林牧先生

一、梦中有您的叹息 父亲活着的时候,我没有太多后顾之忧,比较放心地在外面忙事情。 那时侯我想,自己还年轻,家中的事情自有父亲担待,不担待也不行,我撒腿一跑,他哪知道我疯到了什么地方。2005年,祖父和父亲相继去世,我立即成了一家四代中最年长的男子,一家人被迫分散在四个地方,令我惊惶不已。 2006年2月,因为偶然的机遇,我决定与外界隔绝,过一段隐居起来打工养家或者其它什么什么事情的日子。鉴于20...

张铭山:悼林牧老:生如夏花之绚丽 死如秋叶之静美...

作为人,我们时常拷问自己的灵魂:我们为什么活着?我们活着的意义何在? 作为上帝的造物,我们别无选择地被动地被上帝放置在人世间的某一时空区间里,尴尬地存在着。我们既不能在存在的时间段上做出符合自己意想的选择,也不能在自身所处的空间环境方面有讨价还价的权利。上帝仅在我们灵魂的存在方式上给予有限地选择自由──我们可以在存在的理由中进行挑选,也可以进行朝三暮四地尝试──这就是我们的自由,这就是我们终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