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小明:毛泽东像是不可侵犯的吗?

在89年“六四”屠杀的前夕,发生了一宗向天安门毛泽东画像扔颜料鸡蛋的案件。结果肇事人被天安门的抗议学生扭送公安部门,遣返回到湖南省。 后来在“六四”屠杀以后,肇事的3人──喻东岳、余志坚和鲁德成──被分别判处无期徒刑、20年和16年徒刑。这是“六四”政治事件中被处刑最重的案例之一。 过去以为他们3人可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百姓。最近中国和平组织公布的材料告诉我们,喻东岳先生原是湖南湘潭师院的毕业生,...

唯色:潘家园的毛主席与“四旧”为伍了

2007年4月29日,在潘家园。 惊喜地发现伟大领袖毛主席虽然沦落到一群“四旧”当中, (看那娇滴滴、胖乎乎的大唐美人, 看那严肃有余、活泼不足的大秦兵马俑, 毛主席早就号召过,要把这些旧东西全都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仍然保持着向广大革命群众挥手致意的经典Pose, 不禁让肥头大耳的小猪抱着肚皮乐坏了, 不禁让背叛他的“亲密战友”林彪同志拍着巴掌笑坏了…… 真是莫大的讽刺啊,竟敢把毛主席跟这些“四...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责任

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国的宣传紧锣密鼓。习近平主席指出:“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习主席的讲话非常到位。可是有法不依重罪未罚的现象就发生在北京党中央的鼻子底下。犯罪嫌疑人就是毛泽东江青夫妇的女儿李讷(这个字念ne不念纳na)。李讷,1940年生于延安。历任《解放军报》总编组组长、中共中央联络员、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全国政协委员,现...

余杰:谁识老毛真面目?——读《王申酉文集》

一九七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上海郊区的刑场上。一名年轻的文弱的书生被执行了枪决。 他因思想而被杀害。他的悲惨命运与三十多年前在延安被杀害的王实味一样。 他以他的死亡证实了一个政权的独裁、残酷和无耻,他以他的生命捍卫了人类亘古以来就信奉的一条真理——“不自由,毋宁死!” 他就是王申酉,中国思想解放运动的先驱者之一,也是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起就对毛泽东的邪恶本性有深刻认识的少数先知先觉者之一。他被我们遗忘...

余杰:愚昧人抱着手,吃自己的肉

——黄道炫《张力与限界:中央苏区的革命》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泽东率领中国代表团访问苏联。毛泽东委屈地对斯大林说:“我是长期受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这是针对共产国际长期对中国革命下指导棋,看不起毛这个土包子而发牢骚。斯大林立即打断毛泽东的话回应说:“不,胜利者是不受谴责的。”对于强权者来说,历史就是“成王败寇”,或者用胡适的话来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然而,如果历史真是这样,历史...

朱健国:王光美离间了毛泽东刘少奇

王光美10月13日在京逝世后,海内外中文媒体皆表现出空前的兴趣,对王光美85岁的传奇人生进行了长篇报道或连续报道,其哀荣既超越夫君前国家主席刘少奇,更远胜其对头江青,虽然江青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第一夫人”。这其中奥秘何在? 我想,这是人们开始注意到,王光美对毛泽东与刘少奇的亲疏关系具有极其重要地影响,实际上,王光美有意无意地离间了毛刘,最终促成了文革的暴发。王光美已成为解读文革的一个新窗口。 已...

胡平:清查“五一六”之谜

十年文革有几大谜,其中之一是清查“五一六”运动。 杨继绳先生在其新著《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史》一书里指出:“文革中整人时间最长、受害者最多的运动是清查’五一六’运动。这个运动发端于1967年8月,高潮是1970年和1971年,1972年基本停止,直到1976年才不了了之。受到清查的人以千万计,整死人以10万计。” 杨继绳引用金春明对他讲的一段话。中共文革史专家、中央...

蔡咏梅:恐怖:毛泽东政权的基础

说毛建国初有“很高威望”的人,不知道毛从井冈山起就一直以血腥恐怖手段来建立权威,笔者小时候看到长辈对镇反杀人的惊恐之状毕生难忘. ●澳洲媒体评论张戎毛传所附漫画,指毛浸浴在中国人民的鲜血中。 张戎毛传中文版出版后,最早读到的朋友和读者都评价很高,“很精采!”“太棒了!”“忍不住一口气日夜读完”,“超过所有写毛泽东的书”…… 一位出身于湖南演艺界的朋友,曾三次接触过毛泽东,也认识一些知情者。他说,...

程晓农:毛泽东向斯大林学到了什么?──中苏“文化革命”的比较及其启示...

一、苏联的“文化革命”:“文化专制”加“文化进步” 二、中苏两国“文化革命”的异同 三、提升还是降低社会的文明程度:中苏两党文化特质的体现 【注释】 在有关共产党国家政治演变的研究中,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一向被视为毛泽东独创的异想天开的政治试验。中国和西方的学者谈到“文革”这一概念或政治运动本身时,往往不约而同地把它与毛泽东时代的最后10年联系在一起。其实,“文化革命”并非毛泽东独创,而是他从苏...

丁抒:毛泽东“文革”初期在军内的部署与叶剑英的崛起...

丁 抒 美国诺曼岱尔学院教授 一、清除罗瑞卿:毛泽东的“文革”准备 二、打倒贺龙,擢升叶剑英代之 三、1966-1967:叶剑英在“文革”中的重要地位 【注释】 1966年5月,当“文革”的序幕拉开时,中国人的神经早就被政治运动绷紧了。从1963年开始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又称“四清”运动)实际上相当于“文革”的预演,许多在“文革”中出现的口号和斗争手法早就在“四清”运动中广泛使用了,而“四清...

王力雄:毛泽东的“精神原子弹”

天是伟大的,人是渺小的。对于中国人来说,只有一天集体性地具有了献身精神和牺牲精神,才可能与西藏的“天”站在同一水平。产生这样一批可以与西藏之“天”相抗衡的中国人并非易事,直到毛泽东时代,这个奇迹才终于出现。正像前面所说的,西藏就垂在中国的手边,何时中国产生了可以战胜西藏之天的人,解决了无人进藏的问题,西藏何时就会瓜熟蒂落被中国所摘取。 解释毛泽东时代为何会产生一代狂热的献身者,是另外的话题。现在...

武宜三:“阅读记感”:黑帮子女最爱毛主席(外四章)...

(一)、黑帮子女最爱毛主席 邓拓收藏的一幅《太真上马图卷》,被专家评价为堪与国宝级的《簪花仕女图》和《韩熙载夜宴图》相媲美,业内人士估价:至少不会低于一千万元人民币。 才华横溢的邓拓不仅能诗善文,同时还是一位收藏家、鉴赏家。除《太真上马图卷》外,在2005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亮相的还有48件邓拓藏的书画作品。 邓拓者何许人也?是十年浩劫最早一批拿出来祭旗的“三家村”分子,“畏罪自杀,自绝于党和人民...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在我记忆中,为了权力,而不是为了当的利益,他们杀自己人有三次,一次罗绮园杨匏安案,陈绍禹借战友之手将他们出卖,另一次向忠发案,还有一次柔石五烈士案,不过都是借杀刀人,手法都是派人向有关部门告密,尽管后两次没有证据,不过正付心中有数,就像仲共并没有与日寇订立什么协议,但提供情报、领取经费、不破坏津浦铁路线是明摆的事,潘汉年甚至将与延安联系的电台安置在日方的老巢中。润之在铲除异己的历程中,有时也采用...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按《金瓶梅》猎艳五个标配对照,年轻时代的润之不算占优势,尽管相貌中上,眼神活灵,嘴巴也甜,还有时间,但没钱没地位,身上脏兮兮的,穿的布鞋或皮鞋,鞋底也薄得像一层纸,而且肉体并非一无瑕疵,据说还油耳朵、猪狗臭(腋臭),因此纵有满腔热血、无限精液,也不等于马上可以输出。润之兄说,他的性忍耐最多40天,可见早期的释放还是不稳定的。他与乡下姑娘成婚,固然是在父亲的高压之下,同时也说明了他当时的状况,没有...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润之,乳名石三伢子,出生于湖南韶山冲,他从小与茶树竹林和水稻为伴,几乎跟大块的银子无缘相见,在他的记忆中也没有细软这个字眼。他的父亲叫毛贻昌,一说毛顺生,曾当兵种田,还会做生意,打算盘滚瓜烂熟,可以说做个会计师绰绰有余,他的业务是贩运生猪与大米,基本算得上是无风险买卖,史书上也没说他受到土匪的劫掠,或者工商行政的敲诈和衙役的罚款,所以说贻昌赚钱比较顺畅。他挣了钱,不给儿子花,不给他买手机巧克力,...

东亚:日晷(六)

他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那物件是黑色的,约有两寸宽、八九寸长。他把烟卷放到烟灰缸里。烟头在瓷器里面,只见冒出来的烟在空气中袅袅飘浮,不见泛出红光的正在慢慢地燃烧着的烟头。我想到的是,刚才之所以没有发现他在抽烟,正是这种情况造成的。暗淡的光线充当了一流的保护色。 他把左手里的物件换到右手中,揉捻着,滑动着边捋边搓,把那物件把玩得好像具有了灵性,能变成人似的。假如非人的动物或无机物、有机...

东亚:日晷(五)

第三部 我好像还没有出生,但我的命运却已注定。这没有关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什么道理都有,却都什么道理都没有。我没有出生,即使我没有生命,他们照样能够判处我死刑。他们可以把你屠杀在虚无中。 对于现实中的延安,我确实没有出生,但对于梦境中的未来,我是个响当当的人,不说有血有肉,但绝对是有思想和意志的人。我是在德坚的梦里,她躺在延安中央医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但她似乎在这种垂危中得...

曾伯炎:转型,正向毛的死路倒退

回到毛泽东(网络图片) 当下,曾被改革开放浪潮冷落的老毛,且在文革后拉下了神坛,又出现湘潭拜毛神,海内唱红歌,影视辉形象,党史颂功德,为他重塑金身,这是打倒四人帮、拨乱返正以后,逆向的拨正返乱现象,显然这社会转型的倒退,像要退到毛时代!重陷老毛的覆辙,能不警觉吗? 毛时代专制,超越历史一切专制 毛时代,是向专制极权狂歌猛进时代:毛以土改灭传统士绅文化精英,再以反右、文革灭现代知识精英,。从废商品...

东亚:日晷(三)

第二部 我已经死了,我的幽灵向你讲述…… 实际上我是无所谓死无所谓生的,我是由转述的人转述出来的人,转述的人想像和虚构出来的,转述的人随心所欲的结果而已,而转述的人又产生于被蛟龙吞吃了下身的我的妻子、名分上的妻子德坚躺在李家 中央医院的窑洞里的梦魇里…… 我觉得我死了比活着要好,活着有众多的不自由,有众多的限制,非亲历的东西不能瞎说,但大多数情况下,那些阴谋和阳谋产生的高层建筑,我是无权越雷池的...

东亚:日晷(二)

“你跑哪去了?噢,看你的叫花子爸爸?你要和他一刀两断,划清界限。排队——” 五十个学生,每队十人,排了五队,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延河岸边。这些孩子除了像于心这样的是延安文化人的孩子,百分之九十都是烈士和准烈士的后裔。 “我们今天的任务与昨天一样,谁第一个寻找到,……谁就是我们的英雄。” “还在河的右边找吗?” “你愿意趟水过河,没人反对。” “立正!稍息,开始行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