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按《金瓶梅》猎艳五个标配对照,年轻时代的润之不算占优势,尽管相貌中上,眼神活灵,嘴巴也甜,还有时间,但没钱没地位,身上脏兮兮的,穿的布鞋或皮鞋,鞋底也薄得像一层纸,而且肉体并非一无瑕疵,据说还油耳朵、猪狗臭(腋臭),因此纵有满腔热血、无限精液,也不等于马上可以输出。润之兄说,他的性忍耐最多40天,可见早期的释放还是不稳定的。他与乡下姑娘成婚,固然是在父亲的高压之下,同时也说明了他当时的状况,没有...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润之,乳名石三伢子,出生于湖南韶山冲,他从小与茶树竹林和水稻为伴,几乎跟大块的银子无缘相见,在他的记忆中也没有细软这个字眼。他的父亲叫毛贻昌,一说毛顺生,曾当兵种田,还会做生意,打算盘滚瓜烂熟,可以说做个会计师绰绰有余,他的业务是贩运生猪与大米,基本算得上是无风险买卖,史书上也没说他受到土匪的劫掠,或者工商行政的敲诈和衙役的罚款,所以说贻昌赚钱比较顺畅。他挣了钱,不给儿子花,不给他买手机巧克力,...

东亚:日晷(六)

他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那物件是黑色的,约有两寸宽、八九寸长。他把烟卷放到烟灰缸里。烟头在瓷器里面,只见冒出来的烟在空气中袅袅飘浮,不见泛出红光的正在慢慢地燃烧着的烟头。我想到的是,刚才之所以没有发现他在抽烟,正是这种情况造成的。暗淡的光线充当了一流的保护色。 他把左手里的物件换到右手中,揉捻着,滑动着边捋边搓,把那物件把玩得好像具有了灵性,能变成人似的。假如非人的动物或无机物、有机...

东亚:日晷(五)

第三部 我好像还没有出生,但我的命运却已注定。这没有关系,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什么道理都有,却都什么道理都没有。我没有出生,即使我没有生命,他们照样能够判处我死刑。他们可以把你屠杀在虚无中。 对于现实中的延安,我确实没有出生,但对于梦境中的未来,我是个响当当的人,不说有血有肉,但绝对是有思想和意志的人。我是在德坚的梦里,她躺在延安中央医院的病床上,奄奄一息,但她似乎在这种垂危中得...

曾伯炎:转型,正向毛的死路倒退

回到毛泽东(网络图片) 当下,曾被改革开放浪潮冷落的老毛,且在文革后拉下了神坛,又出现湘潭拜毛神,海内唱红歌,影视辉形象,党史颂功德,为他重塑金身,这是打倒四人帮、拨乱返正以后,逆向的拨正返乱现象,显然这社会转型的倒退,像要退到毛时代!重陷老毛的覆辙,能不警觉吗? 毛时代专制,超越历史一切专制 毛时代,是向专制极权狂歌猛进时代:毛以土改灭传统士绅文化精英,再以反右、文革灭现代知识精英,。从废商品...

东亚:日晷(三)

第二部 我已经死了,我的幽灵向你讲述…… 实际上我是无所谓死无所谓生的,我是由转述的人转述出来的人,转述的人想像和虚构出来的,转述的人随心所欲的结果而已,而转述的人又产生于被蛟龙吞吃了下身的我的妻子、名分上的妻子德坚躺在李家 中央医院的窑洞里的梦魇里…… 我觉得我死了比活着要好,活着有众多的不自由,有众多的限制,非亲历的东西不能瞎说,但大多数情况下,那些阴谋和阳谋产生的高层建筑,我是无权越雷池的...

东亚:日晷(二)

“你跑哪去了?噢,看你的叫花子爸爸?你要和他一刀两断,划清界限。排队——” 五十个学生,每队十人,排了五队,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延河岸边。这些孩子除了像于心这样的是延安文化人的孩子,百分之九十都是烈士和准烈士的后裔。 “我们今天的任务与昨天一样,谁第一个寻找到,……谁就是我们的英雄。” “还在河的右边找吗?” “你愿意趟水过河,没人反对。” “立正!稍息,开始行动!” (继续阅读)...

东亚:日晷(一)

内 容 提 要 一位21世纪的西安作家,为了调查40年代某无名作家在陕甘宁特区被残害致死的案件,孤身深入延安地区,结果被红军鬼魂抓到了六十多年前的乱世。在处死他前,鬼魂们对他进行整治改造。延安的实际统治者毛泽东发现这位西安作家大脑中装有预知未来的密码,便决定留下他,让他的预言能力为其服务。这位作家趁此机会一心想阻止内战,拯救死于内战战火中的近两千万骨肉同胞,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采取了刺毛、刺...

徐友渔:毛泽东:必须知道的故事

●编者按:北京学者徐友渔认为张戎毛传是迄今为止中外各种毛传中最真实的一本,受到某些人的拒斥是出于长期讯息封锁和歪曲产生的无知。但毛只是一棵根断内空的死树,总有一天会轰然倒下。 我得到张戎和乔·哈利戴的《毛泽东:鲜人知的故事》一书之后,几乎是一口气读完了它。我感到,作者的确是讲述了一个对于中国乃至全世界鲜为人知的关于毛泽东的故事,但这也是人们必须知道的、真实的故事。政治人物总是罩上了层层光环,穿上...

傅国涌:窑洞皇帝,梦想成真

●全国山河一片红,旧日窑洞的玩笑成真,毛泽东坐钓鱼台开始分封文武百官三宫六院,填太子尿的词。 “国庆”夜,电视画面上到处是歌舞的海洋、鲜花的海洋,那种镜头与我的生活很远,我想起的是发生在五十七年前的一些残片断简,在延安窑洞中,俨然以帝王自命的毛泽东曾与女作家丁玲之间的“玩笑”,远在这位打伞的无冠之皇登基之前,我们就不难看出一些端倪来,不幸的根子早已埋下。丁玲的这段口述回忆十多年前曾公开刊出: 封...

江棋生: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30年前,在最后经受四。五天安门事件的重重一击之后,精于权谋、枭雄一世的毛泽东终于在沮丧和恐惧中命归黄泉。然而,30年来,为毛泽东所最为担心的“鞭尸”却迟迟没有发生——个中原委,值得我们说叨说叨。 在毛的心目中,他一生干过两件事。一件是赶跑了蒋介石,另一件是搞了文化大革命。对第一件事,毛并不担心。他认为死后不会有人拿它做文章。他担心的是,有人会拿第二件事对他实行“鞭尸”:继任的执政者通过否定文化...

武宜三:“三线建设”与“强奸母牛反革命案”

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想起我所知的荒唐、可笑又心酸的往事。 张戎、乔·哈利戴《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以下简称《毛》)不但让我知道了毛泽东许多我所不知的故事,也让我想起了许多我所已知的故事。例如“三线建设”这个词,对于许多人也许很陌生,但对我这个当年的三线建设者来说,却是刻骨铭心的。《毛》使我回到了当年“一怕不苦、二怕不死”的辉煌岁月。 所谓“三线建设”就是把大量工厂从东部迁移到中西部...

胡平:为什么最坏者当政?

读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你会得到一个强烈的印象:毛泽东实在是个大坏蛋。毛泽东不是后来才变坏的,毛泽东原来就坏。然而这就引出一个问题:如果毛泽东原来就是坏蛋,本来就是坏蛋,他怎么能获取中共最高权力并统治中国长达二十七年呢?共产党是个大党,里边想必也有很多好人,为什么到头来却让一个大坏蛋成了他们的领袖了呢?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六十年前就有人提出来了。著名的自由主义思想家、诺贝尔经济学奖...

昝爱宗:毛泽东人祸和他的理想破灭史

悲剧,已经过去,谁知道它会不会重演? 今年是2006年,是1956年“冒进”乱国、“反冒进”提出并被批判五十周年,是“文革”开始四十周年和结束三十周年。这些不堪入目的历史记忆,是中国人最不幸的时代,是中华民族的灾难。这段耻辱史,是后人永远也不能遗忘的历史。 提到“文革”,荒唐的事情很多,奇事很多:当时《解放军报》“当一版有毛主席照片时,就必须保证一版的其他照片上没有人把枪口对着毛主席的方向,甚至...

郭罗基: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作者按:德国第二电视台正在制作一部人物传记片《毛泽东》,德国笔会主席团成员史明先生应邀为顾问兼编导。本文是根据与史明先生的谈话内容以及录像采访整理、扩充而成。 怎样认识毛泽东,可能是几个世纪的课题。 《东方红》的歌词中说:“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是人民大救星”。当时的中国,人民苦难深重,盼望“大救星”。人们没有想到,“大救星”也可以成为“大灾星”。认识毛泽东就是要从根本上研究为什么“中国出了个...

余世存:为什么我们否定不了毛泽东

公元2000年前,我在一篇文章中专辟一节就“为什么我们否定不了毛泽东”这个问题谈我个人的感受说,“对于极权主义,一个民族现代化进程中的死敌,俄国人早已否定了斯大林,德国人早已否定了希特勒,我们还没有否定毛泽东。20世纪行将结束,我们还要在毛泽东的身影里也就是专制主义的阴影里生活并苟活下去,像当年生活在毛泽东时代里的人们自觉出奴隶的崇高、赞美和陶醉(即使现在否定毛泽东也延误了最好的机会,甚至仍对我...

王怡:黄飞鸿和毛泽东的无影腿

武功一词,小则指江湖中人的近身肉搏,是为武术。大则指冲锋陷阵、千万颗人头落地的功勋,是为王霸之术。两者之间又是大有渊源。吾国中世纪以来似乎缺乏尚武精神,宋以下文胜于质,每遇狂风,则斯文扫地。这一点就常常令壮士扼腕、英雄落泪。 第一个站出来鼓吹尚武精神的,是任侠好义的谭嗣同。大刀王五受人之托潜入皇宫,欲救出光绪帝南面为王,实在是武术家与政治家合谋的一种积极的救国尝试。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中有云:...

赵越胜: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文革五十周年(27)...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问:75年出现了文革将尽的气氛,开始谈国民经济了,甚至有的学校初中升高中还要考一考试,能感觉到社会对政治运动的...

赵越胜: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文革五十周年(26)...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问:文革开始时,刘邓一直并列,是第一号和第二号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什么刘被毛毫不留情地整死,而邓却被再次委以大权? 答:在中共老人中,平心而论,毛对邓的态度一直比较特殊。这有几个原因。邓当年...

曾伯炎:毛氏专权之败能解当下维稳之危吗?

毛泽东在文革(网络图片) 当前,无论专权之严,禁言之广,出手之狠,都在向毛时代回归,效毛氏变党天下为家天下套路,议论颇多的是毛氏叫老婆用文革小组进行了政变,而习氏以10个以上小组,仍未使政治局作废,毛氏好斗,用红卫兵斗走资派,习氏以纪委斗贪腐型的走资派,都是达到集权除异,专权立威目的。 中囯人为毛泽东混世夺权乱国祸民,付出过生灵涂炭共计8000万的代价,最后,他安排弱势华国锋过渡性掌权,权力必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