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转世(10)

10.眼球事件 台北总统府前有位展示标语牌的老人,每天午饭之后来,晚饭之前走。多数时间把标语牌立在一旁,坐在自带马扎上看报或刷手机。在游客多或是见到了有电视拍摄时就举起标语牌,站立或走动,不说话。标语牌上写着「台湾独立」,中英文都有。 老人是在国民党执政期间来这里的,民进党执政后继续坚持。民进党通常被视为台独党,执政后却为了避免惹恼中国不提台独二字,只是拒绝承认「九二共识」的一个中国之说。独立是...

王力雄:转世(9)

9.乡村混混 欧阳中华[1]赶最早一班飞机到兰州。在机场接他的车直接驶向武山县滩歌村。高速路上几乎看不到车。开车的兰州志愿者只要有看不到摄像头的路段就把车速开到一百五十公里。中国高速路全球最多,是投资拉动经济和官员捞工程钱的合力产物。光看高速路,中国跟发达国家差不多,一下路便会进入另外的世界。一条骯脏大道从镇中央穿过,两边是模样差不多的房子,蒙满灰尘,到处是随风飘转的塑料袋,街边建筑后的小巷更是...

王力雄:转世(8)

8.成都清场 沈迪的五十人团队从组建到抵达成都现场只用了三小时四十分,却没有见到现场的指挥官。武警副支队长解释说,张支队长正在一线指挥搜捕漏网的暴徒。眼线却报告张支队长是在厂区找他的藏獒。不光他找,清场已停,现场士兵都在为他找狗。藏獒的失踪让张支队长处于癫狂状态,骂军官打士兵,甚至亲手开枪射杀被抓的工人。值班员曾通知张支队长回指挥部迎接沈迪一行到达,他的回应是破口大骂。眼线对具体内容不很明白,感...

王力雄:转世(7)

7.仙人村 黄土高原星月消隐的夜空此时雪片漫卷,天地混沌。晋北仙人村的一座窑洞里,石戈在炕沿上看八一本,对面坐在小凳上的桂枝给他洗脚。他的穿着就像当地的老农,桂枝给她爹做的棉衣棉裤在农村也是守旧老者才穿的,穿在比桂枝爹矮半头的石戈身上,有点像裹着棉被。这种邋遢被石戈当成了退休者的享受之一,也算是对一辈子在机关的逆反。在北京时连最不讲究的他上班也得穿得中规中矩,几十年下来实在厌烦透顶。现在他剃成光...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十一)

2020-08-26 今天去村里,古丽娜和艾力江认为我要访贫问苦,专门问了村里人,带我去了最穷的一家。在那家看到一位老妇,一个男子,还有一个蒙在襁褓中的婴儿睡在两棵树之间的自制吊床上。据说男子是老妇儿子,但看上去跟他妈差不多老。那婴儿是什么关系我就搞不清了。的确是很穷的一家。母子俩衣服肮脏,都打赤脚,身姿佝偻,院子里凌乱不堪。我没有进房间,但是从院里摆的床看得出房间里不会好到哪去。南疆夏天炎热少...

王力雄:转世(6)

6.福建帮 黄士可代表的福建帮是家族联盟中唯一没有中央背景的。黄当到过福建省副省长,在董事中地位最低,他能进董事会,只因为福建帮肯缴纳超数倍的会费。年至七十的黄士可不适应北方冬天室内的燥热,半张的嘴总是发出年迈者呼吸系统的杂音。他知道邻座那个从瑞士飞来、不露声色的年轻人是总理陆浩然的秘密义子,哪国国籍谁也说不清,至少有好几本不同国家的护照。 “义子”是高官的一种长远安排。一般是从穷人家考上名牌大...

王力雄:转世(5)

5.后海会所 沈迪年过五十,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皮肤滋润,穿着讲究,对外只是一家低调安保公司的经理,顺带帮助管理一个对外不挂牌的会所。很少有人知道他掌握怎样的资源和拥有怎样的能量。 会所与安保公司在地面上是分开的,背靠背,隔着一道院墙,却是完全不同的天地。会所是座清代王府,三进四合院,假山园林,曲径通幽,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出院即是冰面覆盖白雪的后海。安保公司不靠湖,院门开向人车杂乱的大街,院内...

王力雄:转世(4)

4.“替身” 王锋离高层将领退休的年龄只剩三年。半年前从中将晋升上将是最后一站。人到这个年龄,三年几乎不再算时间,只是瞬间。过去从不言老的王锋已不再刻意表现年轻,公开场合常戴上眼镜,有人询问便回答人老了眼神不济,其实是为了看眼镜显示屏。他越来越没耐心在这种应景的场合浪费时间。级别低的早年可以躲在后排看书;到了坐前排的级别,摄像机没普及时还好;后来却是任何场合都有一堆影像器材,不知哪个图像被公开,...

王力雄:转世(3)

3.前前总书记的国葬 深冬北京上空的太阳只是一团光晕。位于京西的“中华世纪坛”,从一个十九度的斜面伸出三十米的“时空探针”,就好像是伸向北京的一根中指。斜面的东侧,铺着二十米长的中共党旗,西侧铺着同样大的中国国旗,如同血的瀑布,沿着斜坡向下倾泻。下方的平台上,正在为刚去世的中国共产党前前总书记举行国葬。 读者没看错,不是多写了一个“前”,的确是“前前”总书记,就是死者与现任的中共总书记之间还隔着...

王力雄:转世(2)

2. 二神之死 凌晨三点的北京,浓雾从四面八方悄悄集聚,主要街道路灯的光线已连不成片,分散成相隔的光点。路灯稀疏的小街更显朦胧。疾驰而来的发动机轰鸣打破了阑珊沉寂,急转的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刺耳尖叫。奔驰G越野车拚命逃跑,三辆悍马从不同方向追赶堵截。如果有人在现场旁观,一眼就可看出奔驰G极度恐惧,慌不择路,见街就钻,难免要出事儿。果然,当一辆悍马从对面驶来,另一辆悍马在右边街道现身时,奔驰G猛打...

王力雄:转世(1)

1. 引子:法门 凌晨时分,在打坐中睡眠的确吉嘉布喇嘛梦到自己偏瘫多年的脚变成了马蹄,从僧舍踏雪无痕地向山顶飞奔,接着化作一匹有羽翼的马,在刚刚泛起紫色的天空乘风翱翔。脚下藏地黝黑,分不出层次,连绵的大山披戴着皑皑白雪,涂抹着一层朦胧的星光。他越飞越高,而空气越来越冷。飞翔变成了在与天穹一样巨大莹透的冰块中游泳…… 确吉嘉布喇嘛睁开眼睛。裹在身上的羊毛大氅已经敞开,刚在梦中展开双翅时自己也真的展...

纪硕鸣:王力雄写中国改革生死劫

政治幻想小说《黄祸》作者王力雄推出新作《转世》,他表示,愿把小说引向希望的结局,藉转世走出黄祸!中国的前景不是黄祸,就是转世,实现不了转世,就只能变成黄祸。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王力雄(初版笔名:保密)出版了政治幻想小说《黄祸》,从中国现实的政治环境出发,推导未来的发展途径,最终促成了在重重危机下中国崩溃,数亿中国人走向世界,引发各种冲突的悲剧故事。王力雄亦因此被标签化为崩溃论者。最近,王力雄的又...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十)

疏勒县距喀什市只有7公里,属于喀什地区。但历史上疏勒在先。两千年前这一带是疏勒国所在地,直到公元十世纪喀喇汗王朝建立后,才出现喀什噶尔之称。喀什是近代人对喀什噶尔的简称。清朝在新疆建省后,疏勒被当地维吾尔人称为新城,主要是汉人居住。民国时成为疏勒县。现在的疏勒是南疆军区所在地。县城内很大一部份都和军队有关。 住在疏勒的古丽娜是个美丽、文雅的维吾尔族女孩,民考汉,从小上疏勒驻军子女的学校,汉语发音...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九)

2020-06-25 疏勒农村的一个院子,家里只有妇女和三个孩子,男人赶驴车去疏勒的巴扎卖柴禾,为的是交不知道为什么要收的医疗费。家里已经没有一点钱,本乡星期四的巴扎天都没有去买菜,这个星期原本准备不吃菜了。但突然要求收医疗费,晚交就要罚款,只好把家里仅存的柴禾拉到县里去卖。 女人三十多岁,高个,丰满但还没发胖,虽然双手粗糙,皮肤晒得黑,仍然算漂亮,少女时肯定是个美人。她和昨天见的那家穷人不一样...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八)

2020-05-26 火车到巴楚,一些人下车了,空出座位。一个到喀什搞传销的汉人立刻占了整条三人座,躺下装睡觉。巴楚新上车的人多,有些人找不到座位,那汉人一直装睡不起。一个上尉军衔的维族军人带着老婆孩子,转了好几圈没有座位,便试图拨醒那人,请他让座。那人没法继续装睡,却不让座,和军人发生争吵,很凶的样子。其它一些维族乘客帮上尉说话,那人还是混不讲理,很让人讨厌。我相信如果在十年前,他一定会挨打(...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七)

在去喀什的火车上,与我对面座位的是个新疆出生的汉人,原来当警察,现在自己做生意。他父母是山东人,退休后在青岛买了房子,然而子女都在新疆,老人需要有子女在身边照顾。他家三兄弟原来协商其中一个去青岛照顾父母,结果谁都不去,因为每人的社会关系、能做的事情都在新疆;如果去青岛,一切都得从头开始,看不到前途。父母自己在青岛住了一年,只好又回新疆子女身边。 这位前警察向我透露,喀什正在拆毁维族的老街区,主要...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六)

早起下雨,感觉天气有点冷。街上积了很多水,上车都不方便。坐公共汽车时和邻座一个干部模样的汉人聊天。他说阿克苏近年生态变化很大,快成了南方那种多雨气候。他认为变化原因是开垦和绿化的增加。我倒不认为只在新疆开垦和绿化就导致这种变化,应该还有更大范围生态变化的影响。我问在干旱的新疆下雨多应该是好事吧?他说那不见得,比如现在棉花正在开桃,雨水一灌进去,棉桃就会变黄,棉花等级随之下降。还有在玉米抽穗季节,...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五)

阿克苏的市容跟中国其它地方一样,到处都在大拆大建。很多街边的房子上面都写着大大的“拆”字。原本维族多数住在城中心,现在搞开发,被从城中心的黄金地带迁出。付给维族人的迁移费每平方米三、四百元,而开发商盖的新房子每平方米要卖一千几百元。维族人买不起,只好到城外自己盖房子。因此在阿克苏城外形成了一大片维族新区,人越聚越多。房子是新的,却是单调简陋,没有学校医院,也没有好的商店等,甚至没有上下水,用压井...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四)

进城时,出租车司机说他的营运执照马上到期,但是政府不再给办。今后阿克苏的出租车都归王乐泉女婿的公司。想开出租车只能给那公司打工。车由公司提供,司机交二万元押金,然后一切运营费用自己出,每年上交公司五万元,剩下的才是收入,五年后车归司机。司机骂那简直是空手套白狼,公司提供的车用不着公司拿钱,有权力,银行自然会给贷款,王乐泉女婿其实就是坐地收钱。而五年后车差不多快报废了,司机要那么一个车有什么意思?...

王力雄:回忆新疆旅行见闻(三)

跟调查组下到一四八团二营十一连。到连部联系时,有三个干部正围着切开的西瓜而坐。他们介绍十一连现有一百多户人家,三、四百口人。第一代老职工死的死,老的老,病的病,第二代人也是上学的上学、打工的打工,外出者占百分之二三十,用他们的话说:“留下的都是没本事的”。 原来兵团的集体化组织已经解体,现在主要靠出租土地获得收入。兵团如同一个最大的地主,前辈开垦出来的荒地变成了良田,后代靠吃地租过日子。一四八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