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东风:伤痕文学的伤痕——重读王蒙的《布礼》和《蝴蝶》...

   【核心提示】我所谓“受伤的叙事”(wounded narrative),有三个含义。第一,指叙事主体(叙事者)是反“右”和“文革”时期受到过极左政治伤害的群体;第二,它所叙述的内容是主人公的受害经历或创伤记忆;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种叙事作为一种书写创伤记忆的形式,它本身就是受伤的,甚至是残疾的、带菌的、病态的,打上了迫害者、也就是极左政治的权力印记。也就是说,“受伤的叙事”讲述的是受极左...

张桂华:王蒙评刘宾雁《人妖之间》

一 此文早就想写,早在去年笔会开大会时,曾将文章意思征询笔友意见,却说是不合时宜。一晃过去半年,我估计现在应该没有适宜不适宜问题了,有点闲暇时间,赶紧写出。 文章非“原创”,不是出于自己主动,而是对他人文章的反应,所谓“有感”。他人文章,即王蒙第二部自传中评价刘宾雁《人妖之间》一节文字。我读后有感,急于写出告之笔会同仁,理由很简单,刘是我们笔会老会长。如小孩分帮干架,当听到旁人说自己头目坏话,急...

胡平:王蒙泄露了哪些天机(四)

王蒙在《中国天机》里写过一段话,值得玩味。 我们知道,王蒙在57年被打成右派,此后20年都生活在在中国的底层基层。四人帮垮台后,王蒙也和其他很多受迫害的知识分子一道获得解放。在当时那种历史转折关头,王蒙是怎么想的呢? 王蒙写到:“无论如何,1957年1958年的事情给我的刺激太深了,我也欢呼粉碎四人帮,我也欢呼邓小平复出,但是我根本没有往中国的大变化上想。一切都板上钉钉,往死里砸。什么都是铁案,...

胡平:王蒙泄露了哪些天机(三)

王蒙的《中国天机》也是一部个人历史,一部精神自传。读《中国天机》,我们可以发现,从少年到老年,王蒙从愤青变成犬儒。 王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比方说,他一方面用相当苛刻的道德标准去严厉地批判“旧社会”,批判国民党,而另一方面,他又用最大的同情与体谅去为共产党的滔天罪错作辩护打圆场。 今年3月,王蒙在《光明日报》上发表文章,为中共拒绝民主竞选,政党轮替做辩护,为臭名昭著的“政治协商”做辩护。 王蒙说:...

胡平:王蒙泄露了哪些天机(二)

王蒙的《中国天机》宣称讲政治讲历史,然而,一本35万字的大书,却没有一段话乃至一行字讲到八九民运讲到六四屠杀。是的,在现今中国,八九和六四都是敏感词,是禁区。但是,不能直接的讲你还可以间接的讲;有时,不讲也是一种讲法。比方说,有些人特意指出八九后中国政治或思潮或集体心态的重大变化,这就暗示了八九和六四的存在。王蒙这本书的问题是,他一路讲下来,让读者几乎感觉不到八九和六四的存在。这就大有抹煞历史的...

胡平:王蒙泄露了哪些天机(一)

在当今中国,体制内作家通常都避讳讲政治。可是,年近80的著名作家王蒙却写了厚厚一本书专门讲政治,书名叫《中国天机》。此书于去年6月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里,王蒙以个人经历为线索,从1949年中共建政前夕讲起,一直讲到今天,以史带论,夹叙夹议,写下了作者自己的政治见闻,政治发见和政治见解。 天机,即上天的机密,是上天为实行某一重要计划所必需,不可以泄露的,一泄露就坏了大事。这就叫“天机不可...

裴毅然:王蒙现象

近年,大陆流行词——精致利己,王蒙可为代表人物。这不,刚刚接获赤国七十周年颁发的“共和国勋章”,既得名也得利,估计将再得“王蒙现象”。(阅读全文)...

查建英:王蒙与刘晓波

从某种意义上说,虽然王蒙和刘晓波看似对立,但他们所参与的,其实是一项共同的事业。刘晓波从一位激烈反共的青年,已经进化为成熟的、非革命性政治改革的领军人物:他仍然对政府持批评态度,但也承认它在经济改革中的作用,以及它偶尔会表现出的宽容。他在自己的审判结束时说:“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在去年二月份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他写道,政治改革应该“渐进,和平,有序,可控”,“坏政府治下的秩序也优于无政府的天下...

查建英:国家公仆——王蒙是改革者还是辩护士?

查建英。这篇文章写了一个真实的王蒙,也写了刘晓波。 被大陆媒体包括网站拒绝刊登。(本刊资料) 金钟按:查建英(笔名扎西多)出身于北京知识分子家庭。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留学美国五年,回国,又返美。从小说到非小说,从中文到英文,是少有的活跃于中美文坛的作家之一。近年转向纪实性创作,○六年出版《八十年代访谈录》,○七年发表《国家公敌》,描写还在狱中的她哥哥查建国的理想主义人生。本文英文原载今年...

余杰:企鹅的远征必将胜利

——查建英《弄潮儿:中国崛起中的行动者和推动者》 如何阐释今天的中国?这是每一个有企图心的报道者和思想者都会面对的难题。中国既非天堂,也非地狱,在天堂与地狱之间,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查建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旅美多年之后归来,已经认不出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了。北京如此,中国也一样。面对陌生的故乡,她萌生了“以聚焦中国人去诠释中国”的想法。查建英的性情,有点像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上至皇帝太后、阁臣地...

王蒙:我为什么说文革在所难免

我相信1966年的中国,“文革”已经是在劫难逃了。 毛泽东是极富创意的不停顿地进行革命的人。他心比天高,才比天大。他来到地球上就是来干革命的,是造全世界的反的,尤其是要造那些比他与他的国家强大富裕自命优越的大人先生们的反。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有著名指示曰:“要敢于摸老虎屁股”,即要向强大者挑战。 是的,毛泽东一生,他要摸国民党蒋介石的老虎屁股,他干脆赶走了这位老虎。他百分百地成功了。他要摸美...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结果揭晓:81岁的王蒙首次获得该奖...

著名作家王蒙新书《中国天机》(网络资料图片)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8月16日在北京揭晓,王蒙的《这边风景》、格非的《江南三部曲》、金宇澄的《繁花》、苏童的《黄雀记》、李佩甫的《生命册》五部长篇佳作最终胜出。 新华社报道说,茅盾文学奖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每四年评选一次。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奖范围为2011年至2014年间出版的长篇小说,共有252部作品参评。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聘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62位...

羽戈:王蒙:欺世还是圆滑?

  鲁迅文学奖引发的争论,不仅涉及获奖者,还蔓延到为获奖者背书的文化名流身上。如周啸天获奖,曾赞赏周诗的著名作家王蒙便被殃及。   我找来王蒙评论周啸天的两篇文章,皆刊于《文汇报》,前后时隔八年。2006年5月12日,王蒙发表《读来甚觉畅快——谈周啸天的传统体诗词》,称道周啸天:“第一他写得古色古香,幽凝典雅,第二他写得新奇时尚,与时俱进;第三他写得活泼生动,快乐阳光;第四他写得与众不同,自立门...

王蒙专访:一个八零年代文化部长的“小起小落”

澎湃新闻记者 顾明 下个月,王蒙就整八十岁了,他最近出了一本“回顾一生”的新书:《闷与狂》。近日,王蒙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的独家专访。 据说,北大的陈晓明教授看过王蒙的新书后,说到小说开头写了关于黑猫的事情,他就联想到邓小平理论,“我们知道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可能是王蒙先生最为赞赏的理论”。 尽管王蒙对于这个评价多少显得“不以为然”,但对于这位在一九八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