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建刚:孤寂·狂奔死亡

再不会有人来了,初夏 只剩下一片金柔的阴影 孤零零的穿过我的指间 再不会有人来了,扬花 飞雪般娑娑地飘落窗台 寒冷的忧郁浸透我的心坎 阳台上爬满了荆棘的花冠 随着阳光的流逝,我的躯体 被岁月残忍的刻刀雕錾 太阳,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寒冷 象似来自北极冰川的棺材 再不会有人来了,窗外 两棵高大的杨树在栖鸟的聒噪中 静静地纺织网一般的地狱 在单调有节奏的纺织声中 我感觉有死神在舞蹈 黑色的舞姿象旋风那...

莫建刚:国家主义暴政的社会恐怖

20世纪是一个战争和革命的世纪,同时也是一个充满着暴力与恐怖的 世纪。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理论在中国经过实践而颠覆和夺取 了一个国家的政权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个充满着血腥恐怖的社会。 这个社会在经过暴力的清洗后,一个政党、一个国家主义的政权,一 个单一的政治舆论,在暴力与恐怖的协助下,将多元的政治、经济及 人文的开放社会强行演变为专制独裁的封闭社会。 国家主义的实质:灌输抽象而毫无意义的国家...

莫建刚:印象小村庄

我来到这北方的小村庄 黎明,太阳站在我的头顶上,吹奏着我的长笛 戴着这金色的王冠 在田野上鸣响,在小路上荡漾 那哼着小曲的烟囱,在房顶上厥着嘴 吐出淡青色的烟圈,和我的笛声飘来飘去 在蔚蓝的空中袅袅升起 (继续阅读)...

莫建刚:洪秀全:天国的布道者

大清帝国到了道光年间,由于上百年的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对中国社会及其民众的凶残肆虐,社会问题日趋严重。加之老态龙钟的封建社会制度此时已呈现出一派末世之光,特别是近代的中国,在清王朝无度的压迫、奴役、侵占和掠夺中,民众已不堪重负。于是,便出现了大大小小的农民起义暴动,遂对清廷所实施的专制暴政进行强烈的反抗。但是,由于起义暴动的规模很小,在起义暴动的过程中,那些所谓的农民领袖其心理呈现出的狭隘和偏执的...

莫建刚:“上帝”赋予洪秀全的使命

每一种宗教的、政治的、文化的的信仰都来源于无意识的本能冲动,并且独立于理性的思维及其延伸出的思维逻辑。在无意识本能冲动中,这种信仰从来就不受理性的思维及其逻辑的影响。当任何一种宗教的、政治的、文化的理念在观点上引起了激烈的冲突时,人们应该从信仰的范畴里去寻求解释的方法和原由;而不是从知识的角度去寻找教条式的论证。 所以,当从宗教信仰的范畴里出现了神秘主义的情形时,感性考量的情感逻辑以直觉的审视直...

莫建刚:仕途的悲凉对洪秀全的心理冲击

一、 从严格的意义上说,中国历代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在政治观念上,都缺乏自由的判断精神,在文化的广度和深度上显现出底蕴不足的偏执性,并患有先天的政治软骨症,既无力量也无胆略,充分担当起国家和社会重建的使命。他们苦修学习、攫取和积累文化资源的,大多情况下,是为了报答父母和家族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并在这种意义上进京赶考,进入官场,希冀通过这个途径来光宗耀祖和报答父母的最大恩情。 但是,一朝这一目的没有达...

莫建刚:时代的张惶

19世纪中叶,是中国历史进程走到了一个急遽变革的时代。中国社会的变局,已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政治动荡,社会的变形已经处在一个天翻地覆的起始阶段。这个拥有数千年文明历史的泱泱大国,在构筑那无与伦比的独特文明进程的同时,要把所有的社会问题与政治诉求仅仅在数年或在数十年间的狂热时期中一举解决,这显然是需要一群政治人物的所拥有的非常特质;以及在政治智慧上拥有相当的知识文化和现实社会实践过程中的经验。从中国...

莫建刚:民众社会不平等之原由

民众社会不平等的原由,是建立在对文化资源以及由其所生产的文化艺术资本的拥有所形成的等级。这种经由文化资源再生产的艺术资本所形成的文化市场,其性质是出于“自生自发”的自由经济;在经过艺术品的交换而出现尊卑、高低、优劣等一系列不同的占有关系所构成的专业市场。其不平等的根本,就是文化知识分子通过由其所创造出的文化艺术品的尊贵,所导致文化知识分子身分的尊贵,由于其身分的尊贵而出现了获取和拥有丰厚的物质财...

莫建刚:政治口号的灾难性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里,刻意制作所谓“和谐社会”之理论的自称为有思考能力的所谓高智商的威权主义者,以强调整体利益为主的国家主义等级结构作为专制独裁的秩序和稳定,事实上是以一种强权政治的命令与绝对服从为其基础的。由此便出现了用党中央的意志而发布命令,用镇压与迫害的手段迫使每个个体对“党和国家”的绝对服从,而最高等级的权力机构为了所谓的“和谐社会”的稳定和秩序;无视着每个个体民衆的生存与极其微薄的生...

莫建刚:中国革命论导言

革命,在中国从发难到实践已有一个半多世纪的历程。洪秀全太平天国革命(1851年);推翻大清帝国的辛亥革命(1911年);并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了中华民国及其政府。但是,最凶残、最惨烈的还是发生在中国的共产革命,它的时间可以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开始,一直到1949年中共的建政;以及197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结束。 至此,从1851年太平天国革命的兴起,到辛亥革命的中华民国及其政府的成立;以...

莫建刚:形成公民社会的必然因素

公民社会的形成,是以其成员在参与政治和实践宪法中的行为而逐渐形成的社会形态。每个民众在没有受到政治、文化、经济的文明进程的启蒙时,都不可能具备公民这一名称所赋予的全部责任和实质。要形成公民并形成公民社会的群体,其条件就是要使每个民众在实现自我启蒙的过程中,塑造一个具有道德义务以及诚恳而真实的法律责任人。自我塑造的最深刻的意义,就是必须具备公民的政治正义的道德理念。专制极权的统治集团认为:政治无道...

莫建刚:参与和实践的公民政治

反抗专制独裁的暴力革命及其政治,是具有公民特质的自由个体的人格价值;在公共领域中坚持人的自由、基本的政治权利以及尊严和崇高的政治信念。这样就需要公共领域中一切具有公民特质的知识分子、工人、农民甚至军人以极大的激情所凝聚的力量;来参与和实践属于公民的以及应该恢复政治正义和公共领域中的人伦道德的责任;及其政治自身蕴含的崇高目的。并在专制独裁的暴政统治下,坚持自由个体及道德人格的普遍价值,拒绝来自暴力...

莫建刚:思想、言论与出版自由

人类社会的道德进化、渐进式的文明进程、经济的发展及其繁荣,还有宗教信仰的传播等,这些文化模式的形成,都离不开理性的思维、思考以及思辩的自由想象、感性的考量、激情以及批判的自由言论所组成的文化因素。 正因为有了这些来自思想者经过知识筛选后所积累和开启的智慧,在生活苦难的炼狱中,实践着人生理想的过程,从而彻悟出辉煌的思想。思想者人生实践的经验和大彻大悟的思想智慧是支撑人类社会文明进程的基石。他们思想...

莫建刚:庸俗邪恶的极权统治

如果说,在现当代国家统治的形式中,什么样的统治模式最为残暴、邪恶和庸俗,那么无疑就是极权主义所形成的专制暴政与独裁恐怖。 这一残暴、庸俗、邪恶的政权,在违反人权自由民主的价值以及合法理论的基础上,将公民社会划分出要消灭的群体及其敌对的阶级。例如在共产党中国的建政初期所划分出地、富、反、坏、右等的阶级成分。劳改农场是对人性进行彻底改变的实验场所,所有具有道德伦理以及能在政治正义上作出正确判断的人,...

莫建刚:联邦自治共和的现实性

当一个国家及其政府无论在什么时候组织和怎样组织起来,为了使这个新生的国家及其政府,能更好地保护国民以及使这片生育民众和养育民众的领土不受任何外来的,以及从内部发生动乱的占领和掠夺其国土和国民财产的侵略行为,民众就必须将自身的自然权利授予这个新生的国家及其政府。然而,权利的授予应该怎样进行,这就是一个备受当代国民关注的政治议题。当政的中国共产党在使用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力革命,将前一个专制独...

莫建刚:政治人的道德责任与正义

当人们面临和进入政治这遍领域时,他们应该怎样直面功利、道德、责任以及正义所呈现的诸多问题。政治不是抽象的道德伦理和茶余饭后的无聊清谈,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私欲和极端功利的获取,而耍弄邪恶及其愚蠢的聪明所形成一番大业的渡河的木筏。政治哲学的理念以及政治的行为,都将进入到公共社会的实践中去。其面临和遭受到的一切并不是功利的辉煌,还有私欲的满足。它所要做到的是:为了极为负责任的正义行为和申诉,去实现宪政...

莫建刚:经济繁荣的阴霾与乱象

从上个世纪末所兴起的改革开放,至今已有28年。其经济繁荣的状况,犹如中共所控制的媒体所说,是空前辉煌的。即中国人民在中共党团的领导下,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式中,已经布入了“小康”社会的幸福生活。这是一个多么使人向往的乌托邦,当中共的媒体在每日的CCTV的,《新闻联播》中,沾沾自喜地按其主子的旨意通过电视新闻向每个中国人;灌输着在改革开放中所取得的成果时,人们不禁对这些电视新闻所报道的真实性产生了极...

莫建刚:制衡绝对权力

在各种政治思想的著作中,经常出现一种称之为最好的统治形式,即以“仁慈”或“仁政”的这种政治观念来论述君主与帝王治理国家的政绩和功德,企图将君主与帝王所行使的专制独裁的统治手法,用“仁慈”和“仁政”这两种近是于道德伦理的术语,掩盖其对臣民残酷压迫的暴政。他们认为在君主与帝王行使其绝对权力时,只要实施了“仁慈”和“仁政”,那么,君主与帝王的权力就应该得到认可。 可是,只要看一下历史并对它进行深刻的逆...

莫建刚:中国原始社会禅让的形态

在中国上古时代,传说有一种“禅让”的所谓民主选举制。这种制度皆出于《尚书》中的《尧典篇》。这一传说讲述了尧在称帝时就打算将帝位禅让给舜。于是召集四方部落诸侯以议此事,经过几番议论后,便决定将帝位禅让给舜。在《论语·颜渊篇》中也记述了这种“禅让”的说法:“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不仁者远矣。”经典著作的记述是这么一回事,但是,现当代的学人却把这些记述演绎成是一种所谓...

莫建刚:知识分子的蜕变

知识分子这一阶层,是受人们尊敬的特殊群体。然而,直面人类社会面临暴君所实施的灭绝人性的暴政时,这些有学识的、对某个学术领域有着深刻研究的;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有影响的知识分子,却极为不负责任的。他们带着惧怕暴君的战战兢兢的神色,背叛着自己自由而独立的人格,支持和捍卫着专制独裁的原则与暴政恐怖的体制,用自己精心设计好的棱模两可的暧昧语言或隐蔽、或公开地站在认可暴君们大规模的迫害与镇压、甚至屠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