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与独立灵魂对话

银河倾斜纷飞如洪 穿过橘子洲头 万山不再红遍 一个灵魂没有远去 独立在中国的上空 没有责备这个亏欠的世界 直播开始了 死神站起来祭奠 从此人们救不活自己 淹没了的红色祖坟 不需要软埋 只需要颠覆 2017年7月13日...

蔡楚:依据

花开花落 潮涨潮退 星际运行 人死人生 我们只是一朵浪花 一片浮云 或者是 一个分子式 一颗小 小的 小小的 机器 制造出的螺丝钉 但纵然是死无轮回 我也要直问到—— 那绞刑架上的 久已失去的 ——依 据 (1968.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

晓波与我相识于网络,正如他在2008年7月4日于北京家中给我的诗集《别梦成灰》所写的序言——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中所说:“这本诗选中的最后一首诗《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写于2007年10月5日。这让我想起与蔡楚相识,如果没有笔会,我们大概至今无缘。从笔会建立到今天,磕磕绊绊也将近七个年头,这些年与蔡楚相交,完全是通过网络,至今,我们还无缘见面。” 独立笔会于200...

谢显宁、蔡楚等:咏刘晓波刘霞(诗四首)

伉俪情深离别多, 一路相知尽蹉跎。 蜡炬成灰终不悔, 留待史家当墨磨! 谢显宁:成都、副编审。已退休。 2017年6月30日 六六外公:七绝 • 念晓波 患难晓波得道多, 一生一世未蹉跎。 愤燃火炬启明亮, 华夏留名不可磨。 ——丁酋岁仲夏于蓉   蔡楚:步韵集古句怀晓波 故人零落已无多, 阴晴圆缺任蹉跎。 此地他年难再饮, 亦复怀君旧琢磨。   白云乡人:步谢诗韵咏刘晓波刘...

蔡楚:七一

红旗和气球的雾霾下没有人 没有血腥,没有一丝痕迹 步枪华丽转身后哼唱着他的梦 影子被拉长,揉碎在白夜里 梦境中谎言被镌刻在奖章上 挂在共产党万岁的胸前 坦克碾过六月来到七一 化作南湖的木船 桅杆半拖挂着黑玫瑰花旗 黑色的神秘 驶向悲伤的彼岸 唤醒记忆和良知 2017年...

蔡楚:梦访鲁连居

清溪板桥﹐黄竹叶未扫 桃林掩映﹐红鹃花缭绕 我轻敲木扉叩问你 却惊鸣众声雀鸟 生锈的输氧瓶仍依在床头 数只秃笔斜插入墙角 半堆书稿爬满天空 组成一个巨大的问号 流水不腐﹐青山未老 我的诗友﹐你到哪儿去了 ※诗友鲁连曾以“现行反革命罪”身陷囹圄16年。于3月30日手书“赠汪伦”后羽化。 蔡楚痴梦 2003年4月15日夜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夜读薛涛

头枕锦水﹐身卧笺亭 簇拥你的是翠荷腊梅竹林 醉去千年丝竹尤响 飘弦唳夜﹐竹径淒清 冷月无心论圆缺 芳草有意泛花心 一魄诗魂悠然溢出 露涤音遥的澣笺井 2003年4月20日夜记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高汤:读蔡楚诗《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蔡楚 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 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 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 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 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 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 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于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2003年4月10日 高汤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学批评训练,修辞学方面的书也没好好研读过一本。由于爱诗成痴,对于喜爱的古体诗,时常反覆咀嚼,遍参诸方笺注,有得于心者则拍案称快、欢喜若狂。久而久之,读诗时储...

蔡楚: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 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 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 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 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 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 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於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2003年4月10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不能失去自我

在那个阴暗多雨的季节,/血,/是多么红;/心,/是多么沉重。/(邓垦,“在那个阴暗多雨的季节”,1967年秋) 三十多年来,“野草”同仁们从翩翩少年走到今天,唯一值得提起的事,便是我们用诗的形式,真实地记录了我们的心路历程——满足于一吐为快的心理本能的冲动;始终不渝地保持了“野草”不屈不挠的野性;始终不渝地坚持了对真善美,对自由民主理念的义无反顾的追求。 也许,这些诗并无多高的技巧;但她是泣血的...

蔡楚:鸟语在说些什么?

鸟语在说些什么? 小孩问风公公﹐ 风公公呼!呼!呼地回答﹐ 小孩一点儿都没有听懂。 鸟语在说些什么? 小孩问月奶奶﹐ 月光光一片朦胧﹐ 小孩怎么也读不懂。 鸟语在说些什么? 小孩问森林公公﹐ 森林公公用绿色的无言﹐ 告诉小孩鸟儿的苦衷。 2003.4.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遥祭鲁连

你手书<赠汪伦>后即羽化, 遗下我们凝视碧血似的桃花; 那一片片一点点涂满天际, 默默地昭示著秋实春华。 肆虐过的狂想早已崩解, 坟前的古柏却也冒出几枝残桠; 生命的脚步终究会休止, 我也要念你到海角天涯。 诗友鲁连,原名周永严。文革中系牢13年,於3月30日仙逝。 蔡楚遥祭 2003年4月3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妈妈,我没有红领巾

妈妈 我没有红领巾 我是“祖国的花朵” 别的孩子“荡起双桨” 我却十岁了 也没有戴上红领巾 妈妈 我看见 “小船儿推开波浪” 我听到 “红领巾迎着太阳” 我知道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我却没有 心爱的红领巾 妈妈 谁不准我“愉快地歌唱” 谁让我“做完了一天的功课” 却不许唱心中的歌 妈妈 我没有红领巾 注:引号内全部引自大陆五十年代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独生子

(一) 当你最初的啼叫声 低哑地穿透出产房时 我知道是你﹐儿子 (二) 我听过你的胎音 那是你妈妈和我的喜悦 你听过我的歌声 那是你不一定接受的胎教 (三) 当风铃唱出的歌声 在摇篮上晃荡时 你专注的神情 至今铭刻在我心里 (四) 你的摇篮曲是那条狭窄的短巷 和我不停的走动和摇晃制造的单调 而你的祖母就投身于墙后的水井中 (五) 你摇摇走步时 直向你妈妈和我摇来 象一只风浪中的小舟 而你妈妈和我...

蔡楚:全台湾至少有一万个人在用力写诗的回应

各位诗友好﹗看了你们的讨论感到受益匪浅。 诗歌在中华文化中至少存在有两千多年了吧﹗人们为什么要写诗﹖我看起初起于民间歌谣,正如现代的“卡拉OK”一样,众人都可以传唱。后来,诗歌渐渐偕音乐得以光大,而“中国的音乐起源于娱神,是先民巫文化的主角,至殷周时就有完整的《乐记》,音乐理论系统而完整,”诗歌也得以用文字记录下来,如﹕<诗经>。 到了汉魏晋与盛唐时代,诗歌便逐渐“格律化”,由风﹑雅...

蔡楚:等待

从鲜红的血泊中拾取, 从不死的灵魂里采来。 在一间暗黑的屋内, 住著我的——等待。 它沉沉的,不说一句话, 不掉一滴泪,如同我的悲哀。 它缓缓地,不迈一个急步, 不烦每次弯曲,如同我的徘徊。 有时,它闯入我的梦境, 带我飞越关山,飞越云海, 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那里是光明的世界。 但它却从不肯走到屋外 去眺望那飘忽的云彩。 它是缄默而又固执的啊, 懂得自己的一生应当怎样安排。 在那间暗黑的...

蔡楚:日用品断想

<日历> 在见证之前就催老了时光。 < 烘干机里的衣裳> 最干净的时刻看不到美妙的曲线。 <筷子> 两根就能相互支撑成人。 <闹钟> 我起跑的枪声﹐但很温柔。 <电脑> 终日陪伴我的无表情情侣。 <床> 上面有梦境﹐下面却脚踏实地。 <灯和保险丝> 都想做华灯一盏﹐ 照亮漆黑的夜晚。 做一根细细的保险丝吧﹐ 哪怕...

蔡楚:纽约问答

乘万里鲲鹏,我来自东方, HI!纽约,我问你: 在你自由的旗帜下, 为何弱肉强食,美丑并存 , 让我一眼便看透你腐朽的真实。 纽约说:你好!孩子, 自由正如你这样无拘束的表达; 或是天赋的权利;是人类无止境的 包罗万象的永不完美的追求。 在失去自由的地方, 首先你无法公开表达, 或因表达而获罪,其次嘛, 即使再多看几眼, 你也找不到真实。是吗?拜! 1999、7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祖坟

清清的山涧幽幽的树,一代代走向这不归路。 生与死的界线就在这里。祖父来祭曾祖,父亲来祭祖父和曾祖,我来祭父母亲和祖宗,提着香烛钱纸,走在这青青的山路上。 每年都在桃红李白、鹃泣春暮的时节来登这龙泉山。有时还下着雨,点点滴滴象泪似的雨,点染了苍翠而雾濛濛的山,舒缓了无声的寂寞。连山风也来助兴,阵阵细语般的林涛,象父辈的招唤,掠过这山路又不肯消逝,一波一波地掀动我的思绪。湿了的黄泥,沾上了鞋,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