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母亲

起雾了 你的心囚禁在干燥的季节 使我生而缺水 不能随遇而安 干燥的季节滋生渴望 缺水的日子掀扬躁狂 起雾了 躁动的岁月澎湃无奈 水面上朦胧如梦 你投身去追寻宁静 遗下一张你拥我微笑的黑白照 灿烂的童年﹐稚气的小脸 年年岁岁抹去发黄的记忆 但令旁人说往昔我最幸福 03-6﹑25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思念(散文)

思念,属于从前 每当清明时节 去野草丛生的坟头 悄然无声地 把晶莹的泪珠点燃 …… 前些天,接到小弟从老家四川寄来的信及照片,信中说他和弟媳于清明日驾摩托车去贾家场上坟,特寄来照片以疗我故土之思。照片上依旧是那座令人魂绕梦牵的,葬着母亲的骨灰和父亲的照片的合葬坟。坟头上野草青青,坟四周桃李争艳,坟当面墓碑上的字迹十分清晰,看得出那是1983年清明日立的……许多的往事立即涌上心头。 1968年8月...

蔡楚:我与《野草》结缘

我与《野草》诸君中结缘最早的是九九君和罗鹤君,那是五十年代的后期,我家还住在原临江西路11号院内,门前有一个贮木场,再往前便是锦江,是我儿时充满乐趣和幻想的母亲江。我比九九君蠢长几岁,但我在龙江路小学的同学邹国昌、赵德辉、蒋先清、龚勤廉等都与九九君相邻而居,所以我在同学家中见过九九君和罗君。何况当时位处新南门大桥外的临江路、致民路一带已属城外,住户不是很多。顽皮的我们大都彼此认识,常在江里一起游...

蔡楚:月夜思

冷月婆娑彻夜的寒 承载起流传的吁叹 人道是斫去桂树清光更多 我说是一个美丽的梦幻 美丽的梦代代流传 圆圆缺缺的月依旧孤悬 人间因此增添双双的情怀 斫去桂树斫不断游子的思念 4、27-03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听郭生《洋菊花》

友人从故乡邮来电子音响 一曲《洋菊花》牵动我热肠 高山流水舒缓地奏鸣着天籁 皎洁的月辉在花间悠悠流淌 柔美的和弦穿越时空 化苦难为雨露化仇恨为阳光 那些物我匮乏的岁月 全都忘形于无形的琴瑟上 2003年诗人节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明天

昨天和今天凑到同一个地方 在一旁悄悄地商量 “不如把明天紧紧地拖住 看这儿能落得个什么模样” 于是昨天祭起了陈旧的绳索 今天撒出了黑夜的罗网 明天被禁锢在午夜的阴影里 挣扎不出满天的霞光 这儿明天将满目荒凉 假如今天仍不肯去开创 1988﹑3﹑15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与独立灵魂对话

银河倾斜纷飞如洪 穿过橘子洲头 万山不再红遍 一个灵魂没有远去 独立在中国的上空 没有责备这个亏欠的世界 直播开始了 死神站起来祭奠 从此人们救不活自己 淹没了的红色祖坟 不需要软埋 只需要颠覆 2017年7月13日...

蔡楚:依据

花开花落 潮涨潮退 星际运行 人死人生 我们只是一朵浪花 一片浮云 或者是 一个分子式 一颗小 小的 小小的 机器 制造出的螺丝钉 但纵然是死无轮回 我也要直问到—— 那绞刑架上的 久已失去的 ——依 据 (1968.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

晓波与我相识于网络,正如他在2008年7月4日于北京家中给我的诗集《别梦成灰》所写的序言——刘晓波:长达半个世纪的诗意—序《蔡楚诗选》中所说:“这本诗选中的最后一首诗《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写于2007年10月5日。这让我想起与蔡楚相识,如果没有笔会,我们大概至今无缘。从笔会建立到今天,磕磕绊绊也将近七个年头,这些年与蔡楚相交,完全是通过网络,至今,我们还无缘见面。” 独立笔会于200...

谢显宁、蔡楚等:咏刘晓波刘霞(诗四首)

伉俪情深离别多, 一路相知尽蹉跎。 蜡炬成灰终不悔, 留待史家当墨磨! 谢显宁:成都、副编审。已退休。 2017年6月30日 六六外公:七绝 • 念晓波 患难晓波得道多, 一生一世未蹉跎。 愤燃火炬启明亮, 华夏留名不可磨。 ——丁酋岁仲夏于蓉   蔡楚:步韵集古句怀晓波 故人零落已无多, 阴晴圆缺任蹉跎。 此地他年难再饮, 亦复怀君旧琢磨。   白云乡人:步谢诗韵咏刘晓波刘...

蔡楚:七一

红旗和气球的雾霾下没有人 没有血腥,没有一丝痕迹 步枪华丽转身后哼唱着他的梦 影子被拉长,揉碎在白夜里 梦境中谎言被镌刻在奖章上 挂在共产党万岁的胸前 坦克碾过六月来到七一 化作南湖的木船 桅杆半拖挂着黑玫瑰花旗 黑色的神秘 驶向悲伤的彼岸 唤醒记忆和良知 2017年...

蔡楚:梦访鲁连居

清溪板桥﹐黄竹叶未扫 桃林掩映﹐红鹃花缭绕 我轻敲木扉叩问你 却惊鸣众声雀鸟 生锈的输氧瓶仍依在床头 数只秃笔斜插入墙角 半堆书稿爬满天空 组成一个巨大的问号 流水不腐﹐青山未老 我的诗友﹐你到哪儿去了 ※诗友鲁连曾以“现行反革命罪”身陷囹圄16年。于3月30日手书“赠汪伦”后羽化。 蔡楚痴梦 2003年4月15日夜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夜读薛涛

头枕锦水﹐身卧笺亭 簇拥你的是翠荷腊梅竹林 醉去千年丝竹尤响 飘弦唳夜﹐竹径淒清 冷月无心论圆缺 芳草有意泛花心 一魄诗魂悠然溢出 露涤音遥的澣笺井 2003年4月20日夜记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高汤:读蔡楚诗《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蔡楚 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 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 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 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 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 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 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于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2003年4月10日 高汤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学批评训练,修辞学方面的书也没好好研读过一本。由于爱诗成痴,对于喜爱的古体诗,时常反覆咀嚼,遍参诸方笺注,有得于心者则拍案称快、欢喜若狂。久而久之,读诗时储...

蔡楚: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你泼墨后浅浸的突兀 象含化的甜在指间复苏 一片透明的翼溢满局外 款款的飞在摇曳里模糊 她的裙裾飘逸已多年 活脱脱恰如水灵灵的露珠 在草叶间悄然翻滚 又於目灼灼时被晨曦淡出 2003年4月10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不能失去自我

在那个阴暗多雨的季节,/血,/是多么红;/心,/是多么沉重。/(邓垦,“在那个阴暗多雨的季节”,1967年秋) 三十多年来,“野草”同仁们从翩翩少年走到今天,唯一值得提起的事,便是我们用诗的形式,真实地记录了我们的心路历程——满足于一吐为快的心理本能的冲动;始终不渝地保持了“野草”不屈不挠的野性;始终不渝地坚持了对真善美,对自由民主理念的义无反顾的追求。 也许,这些诗并无多高的技巧;但她是泣血的...

蔡楚:鸟语在说些什么?

鸟语在说些什么? 小孩问风公公﹐ 风公公呼!呼!呼地回答﹐ 小孩一点儿都没有听懂。 鸟语在说些什么? 小孩问月奶奶﹐ 月光光一片朦胧﹐ 小孩怎么也读不懂。 鸟语在说些什么? 小孩问森林公公﹐ 森林公公用绿色的无言﹐ 告诉小孩鸟儿的苦衷。 2003.4.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遥祭鲁连

你手书<赠汪伦>后即羽化, 遗下我们凝视碧血似的桃花; 那一片片一点点涂满天际, 默默地昭示著秋实春华。 肆虐过的狂想早已崩解, 坟前的古柏却也冒出几枝残桠; 生命的脚步终究会休止, 我也要念你到海角天涯。 诗友鲁连,原名周永严。文革中系牢13年,於3月30日仙逝。 蔡楚遥祭 2003年4月3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