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赠洪复

你的名字使我想到洪荒水涯 先辈披兽皮撑一排木筏 我们为寻求生存的峰顶 象一朵水莲开在低浅的水洼 水无形而滴穿顽石 爱不变而绵延中华 如果山峦不懂得飘逸 我爱云, 我爱那舒卷的云霞 05,3,18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秋

扫去院中的黄叶 秋,色彩斑斓地来了 踏着落英,吹着口哨 秋栖息在桂树的香气中 喝一杯淡淡的花茶 秋夢寐在酣熟的瓜果里 向湖中抛出长长的钓线 秋游戏在鲈鱼的捕食间 花落不愁无颜色 秋缠绵在渡船人的竹竿上 2017年9月27日...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旅美大陆诗人贝岭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地下文学》一文里说:“在四川成都地区,六○年代文革时期产生了一个重要的地下文学团体野草诗社,其中的诗人有邓垦、蔡楚、杜九森、陈墨、冯里、乐加等。他们相识于文革中成都的地下书市,他们的作品也流传于当时的四川地区”。看上去这么小的一段文字却包含了野草诗社每一位诗人在当时惊心动魄的写作历程。比如蔡楚先生,他本名蔡天一,在1961年他16岁的时候就开始了“地下”创作,1...

蔡楚:Lake Tahoe

粼粼的,粼粼的水波, 微微的,微微的山风。 苍苍的,苍苍的青松, 皑皑的,皑皑的雪峰。 我驱车百里来探望你, 却怕惊扰你静谧万年的梦。 浑圆的山石诉说着岁月的皱纹, 拍岸的水声是你在叩问苍穹? 六十条溪涧汇入你的安祥, 润育出大自然的礼赞—— 生命的搏动﹗ 哦﹗Lake Tahoe, 天空上的湖, 印地安人蓝色的梦。 我丢一块石头沉入你梦里, 仿彿雪山在偷窥你梦的行踪。 我采一朵水花别在心上, ...

蔡楚:心事

前天他还站在夜里 冷风中,象一棵树 尽管不是绿荫婆娑 而我被压缩成文件夹 每天保存些交缠的古文,枯干的落叶 但愿有一片是 红的…… 蔡楚03-10-31 《蔡楚作品选编》...

无慧:一生的追寻——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巴山夜雨哦,夜雨巴山。夜雨涨肥了府河,涨肥了南河,涨肥了大大小小的池塘。也洗涤得天空更加澄净透明。正是读书尤其是读诗的最好天气。面前放置几本朋友间交流的刊物《野草》,读着友人或成熟或幼稚或潇洒或含蓄的真情告白,回顾几十年竟在弹指一挥间,感慨多多。野草在经历了将近四十年的风风雨雨之后,仍然在自己的园子里默默耕耘,不论有没有什么成就,仅此已经够朋友们自豪一阵子了。 多年以来我私下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将...

蔡楚:秋意

浓郁的桂香从窗外阵阵袭来 飞舞的黄叶遂化作片片异彩 无须点滴到天明的雨叮嘱 轻敲键盘自成虚拟的世界 我到那里去﹖又从那里来﹖ 人生已秋却弄不明白 问天地﹐问鬼神﹐问自己 一池乡思爬满青苔 心是秋衣﹐用苍茫去剪裁 03-09-01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水——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四十年前,我的一位文友黄达文曾这样描述水: 水,你自然的液态美 你体积一定而形态万变 你,矛盾的蕾 话虽稚嫩,却也抓住了水的神韵,所以我至今不忘。 可以是静谧的湖,可以是涓涓的溪,还能是奔腾的江或呼啸的海。 可以是一滴泪,可以是晶莹的露珠,还能是朦胧的雾或舒卷的云。 蔡楚在这里祝愿众位文友柔情似水,并恭请众位文友以[水]为题,或与水关连的诗词,全都尽情抒怀! 水是生命的起源和维持生命所必须的物质...

蔡楚:酒愁

醉作一溪云 洒落在无言的神州 与泥土私语、草木依偎 长啸一声化为石头 任野草青青的呼唤 任清风徐徐的绸缪 谪仙已矣、东坡老去 信说人间有酒愁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君山二妃庙坟

每个乡村都散落着一丘丘荒冢, 每座城市都存留下巍峨的庙坟。 撒尽鲜红的血滴, 却用荒冢裸露着无名的人生。 参天的古树早已倒下。 却用石化的躯干夸耀着幽远的年轮。 这儿葬着四千年前曾长绿的野草, 两个女人塑像和流传至今的怨恨。 山地象黄色的兵马俑, 湖水象黄色浑浊的天空; 眼泪也是黄色的,代代 同斑斑点点的湘妃竹一样, 皮肤也是黄色的,代代 同枯草摇摇的坟茔一样。 溺水殉夫化为湘君、湘夫人, 死后...

蔡楚:如果风起

如果风起 泪海绝不会沉溺 如果风起 天空就会陡然变色 我愿是风 无形中把自我超越 1988、5 原载《野草》总第33期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回答——致诗友

肩上 负着历史的重压 足下 踩着岁月的沉渣 你的双眼撑满血丝 你的赤心 却能把五湖四海装下 常常 你擂着长夜的门锁 系住 对诗友的牵挂 在圣殿外 采撷 野草、春花 终于 我明白了 走过去又绕回来 腐朽的繁华 空泛的现代化 这世界靠什么主义 谁也无法回答 可是 你仍翘首南天等待 你的头上已悄生白发 等待 等待是行云逸霞 等待 等待是盲人瞎马 等待 等待是水月镜花 等待 等待成秦砖汉瓦 可是 你仍翘...

蔡楚:怀秋

九月的晴空 沉醉于农家的镰下 群星坠落 静谧的湖也失去安祥 水面的箫声 同瓜果一样酣熟 故乡的秋燃在山野的红叶上 悠远的号子声 透出峡谷 牧女的铃响 流着透明的寂寞 稻香使牛背上的笛声更悠扬 故乡的秋跌进牧童的笛孔里 残荷聆听秋雨的淅沥 白霜点染了青瓦 促织的吟唱日趋寥落 雁唳声声撕碎了乡心 我的相思眠熟在故乡的秋天 故乡的秋眠入圆月的银梦中 03-07-02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 ——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文革前后,我在成都先后参与了两个地下文学群落的活动。一个是从一九六一年初具规模,到七一年正式被打成反革命组织,几经波澜,终于烟消云散的“星四聚餐会”,又称“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另一个是从一九六三年开始集聚,绵延至今的“成都野草文学群落”。说是群落,因为这些人既无一定的组织形式,又无文学纲领,更没有带头人。连欧洲上流社会清谈的「文艺 沙龙」也不算,因为,他们只是在当时严酷的现实中的一群底层行...

蔡楚:长城浮想

睡在这里已经两千多年﹐ 风风雨雨﹐雷劈电斩。 两千年异族多次入侵﹐ 你也挡不住塞外的风寒。 有人说你是历史的流源﹑智慧的装典﹐ 情不禁啊﹐我往烽火台上登攀。 眺望你蜿蜒起伏的废墟﹐ 却使我兴味索然﹐一唱三叹。 雄伟的古长城啊﹐ 你身上岂止血迹斑斑。 那破败不堪的城围﹐ 曾被匈奴捣毁﹐被女真踏践。 这是多么痛彻的回音﹐ 我可以听见戎夫的呐喊﹐孟女的哀怨。 这是多么真实的梦幻﹐ 我可以望见幽王的烽火...

蔡楚:孔形拱桥

负着重压﹐弯成弓腰 好一座孔形拱桥 背上的车辙印 诉说着你的岁月 孔底的黑色苔藓 生长着团团封闭的苦恼 桥身的龙纹被刻意重雕 却又刷上有特色的广告—— 留下村民们凿成的象征图记 聚集在桥面﹐模糊又清晰 分不清是今天还是往昔 总是卖甘蔗的老农﹐在桥头 用新月般古老的弯刀 引诱孩子们去争食 河床上溢出呜咽的歌谣 一代接着一代 辗轧过一个又一个王朝 1988﹑10 原载《野草》总第39期 《蔡楚作品选...

蔡楚:广场夜

人空空,我匆匆, 广场冬日夜朦胧。 那华灯照不亮我的心哟, 只照我寻路悼英雄。 广场上卫兵荷枪逡动, 纪念碑前栏杆几重? 都怪我这远方的迟来者, 没有赶上时代的脉冲。 左侧,历史馆沉沉入睡, 前方,纪念碑巍巍高耸; 后方,天安门赫赫禁地, 右侧,大会堂酣然入梦。 都怪我这远方的迟来者, 黑夜里看不清血迹的殷红。 都怪我这远方的迟来者, 偏赶在这霜欺雪压的严冬。 停了步伐,不要前行! 前面横亘着现...

蔡楚:一个侨胞的话

我不是不爱你啊﹐我的祖国﹗ 当我踏上深圳的时候﹐ 我回过头来凝视你﹐ 泪水湿透了我的衣袖。 我不是不爱你啊﹐我的祖国﹗ 当我踏上深圳的时候﹐ 我回过头来﹐ 向你依依挥手。 回想那年刚回到你的怀抱时﹐ 一腔热血涌满心头。 我也是炎黄子孙啊﹐ 汗﹐理应在这儿撒﹔ 血﹐理应在这儿流。 二十年的惨痛教训﹐ 我仍是一只海外的孤舟。 但颠簸在你的湖海上﹐ 雾漫漫﹑浪滔滔﹑恨悠悠﹐ 我找不到栖身的港口。 我仿...

蔡楚:母亲

起雾了 你的心囚禁在干燥的季节 使我生而缺水 不能随遇而安 干燥的季节滋生渴望 缺水的日子掀扬躁狂 起雾了 躁动的岁月澎湃无奈 水面上朦胧如梦 你投身去追寻宁静 遗下一张你拥我微笑的黑白照 灿烂的童年﹐稚气的小脸 年年岁岁抹去发黄的记忆 但令旁人说往昔我最幸福 03-6﹑25 《蔡楚作品选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