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酒愁

醉作一溪云 洒落在无言的神州 与泥土私语、草木依偎 长啸一声化为石头 任野草青青的呼唤 任清风徐徐的绸缪 谪仙已矣、东坡老去 信说人间有酒愁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君山二妃庙坟

每个乡村都散落着一丘丘荒冢, 每座城市都存留下巍峨的庙坟。 撒尽鲜红的血滴, 却用荒冢裸露着无名的人生。 参天的古树早已倒下。 却用石化的躯干夸耀着幽远的年轮。 这儿葬着四千年前曾长绿的野草, 两个女人塑像和流传至今的怨恨。 山地象黄色的兵马俑, 湖水象黄色浑浊的天空; 眼泪也是黄色的,代代 同斑斑点点的湘妃竹一样, 皮肤也是黄色的,代代 同枯草摇摇的坟茔一样。 溺水殉夫化为湘君、湘夫人, 死后...

蔡楚:如果风起

如果风起 泪海绝不会沉溺 如果风起 天空就会陡然变色 我愿是风 无形中把自我超越 1988、5 原载《野草》总第33期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回答——致诗友

肩上 负着历史的重压 足下 踩着岁月的沉渣 你的双眼撑满血丝 你的赤心 却能把五湖四海装下 常常 你擂着长夜的门锁 系住 对诗友的牵挂 在圣殿外 采撷 野草、春花 终于 我明白了 走过去又绕回来 腐朽的繁华 空泛的现代化 这世界靠什么主义 谁也无法回答 可是 你仍翘首南天等待 你的头上已悄生白发 等待 等待是行云逸霞 等待 等待是盲人瞎马 等待 等待是水月镜花 等待 等待成秦砖汉瓦 可是 你仍翘...

蔡楚:怀秋

九月的晴空 沉醉于农家的镰下 群星坠落 静谧的湖也失去安祥 水面的箫声 同瓜果一样酣熟 故乡的秋燃在山野的红叶上 悠远的号子声 透出峡谷 牧女的铃响 流着透明的寂寞 稻香使牛背上的笛声更悠扬 故乡的秋跌进牧童的笛孔里 残荷聆听秋雨的淅沥 白霜点染了青瓦 促织的吟唱日趋寥落 雁唳声声撕碎了乡心 我的相思眠熟在故乡的秋天 故乡的秋眠入圆月的银梦中 03-07-02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 ——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文革前后,我在成都先后参与了两个地下文学群落的活动。一个是从一九六一年初具规模,到七一年正式被打成反革命组织,几经波澜,终于烟消云散的“星四聚餐会”,又称“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另一个是从一九六三年开始集聚,绵延至今的“成都野草文学群落”。说是群落,因为这些人既无一定的组织形式,又无文学纲领,更没有带头人。连欧洲上流社会清谈的「文艺 沙龙」也不算,因为,他们只是在当时严酷的现实中的一群底层行...

蔡楚:长城浮想

睡在这里已经两千多年﹐ 风风雨雨﹐雷劈电斩。 两千年异族多次入侵﹐ 你也挡不住塞外的风寒。 有人说你是历史的流源﹑智慧的装典﹐ 情不禁啊﹐我往烽火台上登攀。 眺望你蜿蜒起伏的废墟﹐ 却使我兴味索然﹐一唱三叹。 雄伟的古长城啊﹐ 你身上岂止血迹斑斑。 那破败不堪的城围﹐ 曾被匈奴捣毁﹐被女真踏践。 这是多么痛彻的回音﹐ 我可以听见戎夫的呐喊﹐孟女的哀怨。 这是多么真实的梦幻﹐ 我可以望见幽王的烽火...

蔡楚:孔形拱桥

负着重压﹐弯成弓腰 好一座孔形拱桥 背上的车辙印 诉说着你的岁月 孔底的黑色苔藓 生长着团团封闭的苦恼 桥身的龙纹被刻意重雕 却又刷上有特色的广告—— 留下村民们凿成的象征图记 聚集在桥面﹐模糊又清晰 分不清是今天还是往昔 总是卖甘蔗的老农﹐在桥头 用新月般古老的弯刀 引诱孩子们去争食 河床上溢出呜咽的歌谣 一代接着一代 辗轧过一个又一个王朝 1988﹑10 原载《野草》总第39期 《蔡楚作品选...

蔡楚:广场夜

人空空,我匆匆, 广场冬日夜朦胧。 那华灯照不亮我的心哟, 只照我寻路悼英雄。 广场上卫兵荷枪逡动, 纪念碑前栏杆几重? 都怪我这远方的迟来者, 没有赶上时代的脉冲。 左侧,历史馆沉沉入睡, 前方,纪念碑巍巍高耸; 后方,天安门赫赫禁地, 右侧,大会堂酣然入梦。 都怪我这远方的迟来者, 黑夜里看不清血迹的殷红。 都怪我这远方的迟来者, 偏赶在这霜欺雪压的严冬。 停了步伐,不要前行! 前面横亘着现...

蔡楚:一个侨胞的话

我不是不爱你啊﹐我的祖国﹗ 当我踏上深圳的时候﹐ 我回过头来凝视你﹐ 泪水湿透了我的衣袖。 我不是不爱你啊﹐我的祖国﹗ 当我踏上深圳的时候﹐ 我回过头来﹐ 向你依依挥手。 回想那年刚回到你的怀抱时﹐ 一腔热血涌满心头。 我也是炎黄子孙啊﹐ 汗﹐理应在这儿撒﹔ 血﹐理应在这儿流。 二十年的惨痛教训﹐ 我仍是一只海外的孤舟。 但颠簸在你的湖海上﹐ 雾漫漫﹑浪滔滔﹑恨悠悠﹐ 我找不到栖身的港口。 我仿...

蔡楚:母亲

起雾了 你的心囚禁在干燥的季节 使我生而缺水 不能随遇而安 干燥的季节滋生渴望 缺水的日子掀扬躁狂 起雾了 躁动的岁月澎湃无奈 水面上朦胧如梦 你投身去追寻宁静 遗下一张你拥我微笑的黑白照 灿烂的童年﹐稚气的小脸 年年岁岁抹去发黄的记忆 但令旁人说往昔我最幸福 03-6﹑25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思念(散文)

思念,属于从前 每当清明时节 去野草丛生的坟头 悄然无声地 把晶莹的泪珠点燃 …… 前些天,接到小弟从老家四川寄来的信及照片,信中说他和弟媳于清明日驾摩托车去贾家场上坟,特寄来照片以疗我故土之思。照片上依旧是那座令人魂绕梦牵的,葬着母亲的骨灰和父亲的照片的合葬坟。坟头上野草青青,坟四周桃李争艳,坟当面墓碑上的字迹十分清晰,看得出那是1983年清明日立的……许多的往事立即涌上心头。 1968年8月...

蔡楚:我与《野草》结缘

我与《野草》诸君中结缘最早的是九九君和罗鹤君,那是五十年代的后期,我家还住在原临江西路11号院内,门前有一个贮木场,再往前便是锦江,是我儿时充满乐趣和幻想的母亲江。我比九九君蠢长几岁,但我在龙江路小学的同学邹国昌、赵德辉、蒋先清、龚勤廉等都与九九君相邻而居,所以我在同学家中见过九九君和罗君。何况当时位处新南门大桥外的临江路、致民路一带已属城外,住户不是很多。顽皮的我们大都彼此认识,常在江里一起游...

蔡楚:月夜思

冷月婆娑彻夜的寒 承载起流传的吁叹 人道是斫去桂树清光更多 我说是一个美丽的梦幻 美丽的梦代代流传 圆圆缺缺的月依旧孤悬 人间因此增添双双的情怀 斫去桂树斫不断游子的思念 4、27-03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听郭生《洋菊花》

友人从故乡邮来电子音响 一曲《洋菊花》牵动我热肠 高山流水舒缓地奏鸣着天籁 皎洁的月辉在花间悠悠流淌 柔美的和弦穿越时空 化苦难为雨露化仇恨为阳光 那些物我匮乏的岁月 全都忘形于无形的琴瑟上 2003年诗人节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明天

昨天和今天凑到同一个地方 在一旁悄悄地商量 “不如把明天紧紧地拖住 看这儿能落得个什么模样” 于是昨天祭起了陈旧的绳索 今天撒出了黑夜的罗网 明天被禁锢在午夜的阴影里 挣扎不出满天的霞光 这儿明天将满目荒凉 假如今天仍不肯去开创 1988﹑3﹑15 《蔡楚作品选编》...

蔡楚:与独立灵魂对话

银河倾斜纷飞如洪 穿过橘子洲头 万山不再红遍 一个灵魂没有远去 独立在中国的上空 没有责备这个亏欠的世界 直播开始了 死神站起来祭奠 从此人们救不活自己 淹没了的红色祖坟 不需要软埋 只需要颠覆 2017年7月13日...

蔡楚:依据

花开花落 潮涨潮退 星际运行 人死人生 我们只是一朵浪花 一片浮云 或者是 一个分子式 一颗小 小的 小小的 机器 制造出的螺丝钉 但纵然是死无轮回 我也要直问到—— 那绞刑架上的 久已失去的 ——依 据 (1968.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