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传知行郭玉闪、何正军案被检察院二度退侦

  (维权网信息员张义民报道)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本网获悉: 8月14日,北京传知行郭玉闪、何正军涉嫌非法经营罪案被检察院二度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据郭玉闪代理律师李瑾介绍:8月14日检察院第二次审查起诉期满后,再度退回公安机关侦查,期限为1个月,这是最后1次退侦。她又指,本月曾到海淀区看守所会见郭玉闪,他知道二度退回补充侦查,他的健康还可以,他已有心理准备面对任何结果。 郭玉闪...

郭玉闪案再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北京传知行创办人郭玉闪及高层何正军被指涉嫌非法经营罪案件,检察院二度退回补充侦查。(海蓝 报道) 郭玉闪、何政军被指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上周五(14日)被检察院再次退回补充侦查。郭玉闪其中代表律师李瑾指出,上周五检察院第二次审查起诉期满后,再度退回公安机关侦查,期限为1个月,这是最后1次退侦。 她又指,本月曾到海淀区看守所会见郭玉闪,他知道二度退回补充侦查,他的健康还可以,他已有心...

江雪:阿潘探夫记

七月里,北京的天亮得早。 不到六点,阿潘就醒了,蹑手蹑脚收拾着东西。这是北京城里一个老小区的两居室,2014年10月9日,玉闪被抓走后,阿潘带着公公婆婆和孩子搬到了这里。 公公婆婆其实早已醒了。阿潘在手机上用“嘀嗒”软件叫了车,临到6点10分要出门时,儿子醒了,拉着妈妈,不让走,闹着要看妈妈昨晚烤的面包,看到已经被切片了又哭,老人也来帮着哄。 等一切收拾停当,终于要出门时,儿子乖了下来,给妈妈挥...

郭玉闪、何政军案检察院重新审查

  郭玉闪、何政军被指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代表律师李瑾周五(10日)表示,案件近日退回补充侦查期满,公安机关已送回检察院重新审查起诉。 (海蓝报道) 检察院在周三(8日)收到文件,审查起诉最长有个半月期限。此案已退回补充侦查一次,这是检察院第二次审查起诉,她希望检察院依照法律审查此案。她不清楚郭玉闪是否知道此事,下周将到看守所申请会见。 李瑾说:他已经送还之后,就是重新审查起诉,然后审...

郭玉闪会见律师 退侦期将届满

  被关押近9个月的北京传知行研究所创办人郭玉闪,其代表律师李瑾周二(30日)到北京巿第一看守所会见,会面约个半小时。 (海蓝报道) 李瑾向本台表示,会面过程顺利,郭玉闪精神状态不错,身体则较弱。她又指,案件到了检察院后,郭玉闪很少被提审,检察官只见了他一次;而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警察见过他一次。今次会面主要问及他们之间的交流情况,以及了解案情。案件退回补充侦查期限近日将届满,暂时...

柳建树:送你一个好消息

玉闪、老何,你们好啊! 转眼六月了!此时窗外郁郁葱葱,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肆无忌惮地伸展着。 【关于树叶】 老郭,看到植物,想起你讲过的一个故事。你的那位盲人律师朋友,从家里翻墙逃出来,摔折了一只腿,在野地里摸索。忽然,他触到一片树叶,是树上的新叶。他停下来,用指尖仔细摸那树叶,嫩嫩的,软软的,温热却又清凉,一种奇妙的感觉。那是他许多年来第一次摸到树叶。他被囚禁得太久了,无论在监狱,还是在家里...

人权组织和中国持不同政见者批评中国人权实际上不断恶化...

人权组织和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对中国官方昨天发布的2014年中国人权年度白皮书指称中国人权在各个领域取得重要进步持有批评,指出中国人权实际上不断恶化。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对中国当局昨天发表2014年人权白皮书称中国人权事业又取得了新的成就,国际人权组织和中国异议人士都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不断恶化。 中国异议人士、中国民主党创建人之一的查建国批评说,中国民众的知情权、选举权、游行示威...

郭玉闪、何正军“非法经营案”进展

6月4日报道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郭玉闪和与行政主管何正军涉嫌非法经营案,检察院第一次退回补充侦查时间已到。郭玉闪妻子同时也是郭玉闪代理律师的潘海霞昨日发布的案情通报中并没有明确说明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进展,以及是否再次起诉。 今天,记者以时间先后顺序整理出本案从去年到现在的进展,以及何正军代理律师李金星对本案的分析: 郭玉闪,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创始人、所长,于2014年10月9日凌晨被北京警...

声援占中相关案件情况通报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本网获悉,截至2015年6月5日,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逮捕的公民还有:王藏、张淼(女)、朱雁光、追魂、谢文飞、王默、苏昌兰(女)、天理(陈启棠)、郭玉闪、何正军、叶晓铮、张圣雨共12人,其中北京6人,广东6人。望能持续关注!...

萧瀚:火刑架上的传知行

北京市公安局具有惊人的破案效率,他们花了六个月的时间,传讯、非法剥夺自由多人,除了郭玉闪、何正军甚至被送检起诉,黄凯平、柳建树也曾数月被非法羁押,警方将传知行研究所翻了个底朝天──简直是要拆掉这座小庙的架势。 在用尽了这部伪《刑诉法》(一个犯罪嫌疑人连沉默权都没有、审前羁押被视为理所当然,想关多久关多久的“刑诉法”,当然是部恶法伪法)授权警方滥用权力肆意非法剥夺公民自由的特权之后,北京市警方终于...

杨支柱:蓄意算总账不是法治思维

有人说,“浦志强微博所发表的都是公开言论,如果凭微博言论就可以定罪,那么罪证早就摆在那里,为什么要等一年之久才起诉?”还不止如此。这种靠日积月累才构成“犯罪”的言论或行为,政府有没有义务阻止“损失”扩大?如果有,那么扩大的“损失”就应该由政府承担责任。这可能意味着被告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最多属於情节显着轻微的犯罪行为。 我在《读北京市公安局对郭玉闪、何正军的起诉意见书》一文中也表达过类似的意思: ...

曾金燕:郭玉闪和土气的传知行

2015年春末,从海淀区看守所取保候审两个月后,和密友网络聊天时,资深NGO行动者和写作者A,失口说出自己被单独关押了一百多天,除了守卫和审讯的警察,谁也没有见过。一经保释便进了医院手术室。单独关押及酷刑的心理后果显而易见,独处家中的A坦陈自己还需要时间来消化。审讯初期,警察对她说:“我要挽救你这样的人”。取保候审时,警察对她说:“中国需要你这样的人”,又说“中国需要你们这样的人”。警察对她说的...

赵思乐:“依法治国”下NGO“被犯罪”

两份法律文件完全是为“传知行”和“益仁平”等权利倡导型NGO“量身定制”的。 “十八届四中全会说要『依法治国』,一开始我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终于明白了。”一名“传知行”前员工说。他指的是4月1日起实施的《内部数据性出版物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和刚刚开始公开征求意见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第二次审议稿。在他看来,这两个法律文件完全是为“传知行”和“益仁平”等权利倡导型NGO“量身定制”的...

北京为何要打倒传知行研究所和郭玉闪

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长期以来遭受中国政府的调查与打压,其创始人郭玉闪在2014年10月9号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目前仍身陷囹圄。日前北京市警方提出“起诉意见书”,建议法院以”非法经营罪”起诉郭玉闪与何正军,引发外界批评违宪。传知行研究所为何成为北京当局的眼中钉?郭玉闪与陈光诚的关系,是否让他成为当局必除之而後快的原因? 时事大家谈:北京为何要打倒传知行研究所和郭玉闪? ...

柳建树:政治犯的春天——给郭玉闪和何正军的私信

玉闪,老何: 一 近来可好?春天来了,你们也感到天气暖和了吧?这个开头是前几周写的,如今北京简直是炎热了! 老郭,前一阵梦到你。之前L、W、H等人都梦到过你,而且无一例外都梦到你出来了。我这是第一次梦到你。在梦中,你也出来了,走进屋时,正和几个人侃侃而谈,在策划一本关于以色列的画册。画册有四开纸那么大,全是铜版彩图。”看了这一本书,就等于去了一次以色列。”你兴奋地说。梦中我想,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柳建树:雾霾与酵母——给玉闪的私信

你好啊玉闪, 我又来给你写信了。希望你这周过得好。 上次和你说,这封信要谈些春风啊、挣扎啊、爱呀什么的。其实呢,那只是为了修辞啦。我们这些文艺青年,有时说些奇怪的话,只是为了押韵,千万别当真。反正你不能回信,我就随意唠叨吧。当然,理论上你是可以回信的,但理论难免败给中国特色。 早晨拉开窗帘,阳光倾泻在身上。于是想道,你在豆各庄,今天也可以享受阳光。无论在看守所大门的哪一侧,无论在政治光谱的哪一端...

柳建树:给玉闪的私信——关于人道主义和猫

你好啊,玉闪, 想为你写些东西很久了。一开始想面向公众,讲讲你。不单讲你做过的事,更重要的是,讲讲你这个人:你的快乐,你的疲惫,以及为什么大家应该把你当做朋友,而不是一个路人、一个怪人乃至——一个敌人。 可是一落笔,总是掌握不好语气。写出来,要么像讣告,要么像诉状,还常常有种教训人的意味。索性放弃。但灵机一动:何不给你写信? 写给你还是写给公众?于我这是一个哥白尼式的转变。这种转变,最近常在我生...

传知行涉嫌“非法经营”案情通报(二)

上周四(4月30日),海淀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以面谈的方式通知潘海霞:同意其以律师身份担任郭玉闪的辩护人,并已将决定告知海淀看守所。今日(5月4日)上午,潘海霞律师顺利完成了第一次会见。郭玉闪请律师转达他对传知行的研究项目合作方的歉意,希望案件不会影响他们的正常工作。 上周四(4月30日),四位律师均基本完成了阅卷工作。同日,李金星和龚祥栋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何正军的取保候审申请。 上周一(4月27日...

笑蜀:传知行案标志中国仇外思维抬头

对公民社会的大规模镇压,是近年中国时局的鲜明特点。4月24日律师曝光的北京警方对传知行研究所创始人郭玉闪和行政主管何正军的起诉意见书,标志传知行案的升级,也标志着镇压的持续。 笔者曾经供职的传知行,是中国著名的民间智库。众所周知,中国的体制属于全能体制,即政府垄断一切公共资源,其中就包括了对智库的垄断。中国几乎所有智库,包括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社科院,包括大学的各类研究所,都是政府附属物,没有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