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我就不好意思喊“天佑”

中国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乐观者也说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西方人说天助自助者。 自以为不是一个落后野蛮的人,但文明程度还不够高,比如说话大嗓门,也不懂很多礼数;自认为不是恶人甚至说不上坏,可又绝非人们心中那种“天使”般的好人,用侯宝林去世前跟王蒙的谈话中所言,属于“不好不坏的人”。有时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无缘无故地流泪,那也只因自己“泪点”低,表明同情心较重而已。 因此,不管自己遇到多大难处,都不好...

闵良臣:敢问胡锡进:当年毛泽东为何“不爱国”?

这些年,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一共发表了多少所谓“爱国”言论,没有统计,不得而知,这里选他两条微博,可窥一斑。 他在2018年5月21日用“iPhone 7 Plus”即加强版的“苹果7”发了一条微博,对一些批评这个国家的网民极尽讽刺嘲笑并爆粗口之能事: “有时候我会绝望地想,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真是个大SB。他不知道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吗?而且抗什么英,那是先进文化的传播者...

闵良臣:他们的“手”是不是也能伸到网民的电脑里来(短章三则)...

白岩松,你不要生气,民众就是这么势利 这两天看到很多“自媒体”简直就是在讨伐白岩松,估计这是白岩松没想到的。 刚才在微信“订阅号消息”上找文章,又看到一题目《要韩红!不要白岩松!》,从文字到标点,直白得不要不要的。也不知白岩松看到是否会生气——至少不会高兴是肯定的。 不过,我劝白岩松不要生气,他应该明白,民众就是这么势利。 如果他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连这个道理都不懂,那么他思想的深度也就值得怀疑。...

闵良臣:人类永远不要嘚瑟

先说几句废话,类似申明:自己属于人类,当然希望人类能天荒地老,地老天荒,与宇宙共存亡。那样,尽管本人只是其中一分子,一想到自己所属的人类能“永生”,也就死而无憾了。可理性偏偏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你说我这则短文包括题目是在诅咒人类,在本人看来,智商不说,至少是在侮辱我的理性。 废话说了书归正传。除了专家论文会用大量数据,很多人说话写文章都是凭天性凭感觉,还有常识以及所见所闻,本人也不例...

闵良臣:真正的悲剧所在

都知道痛定才会思痛,所以现在还不是为李文亮的死多说话的时候。 下面文字大多是早上敲的,因些缘故,现在才把它弄出来。 先来看一个帖子,作者是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宗教学讲座教授张平特拉维夫: “李文亮并非经典意义上的英雄,他没想对抗谁,也没想破坏什么,甚至也没想救苦救难。他不过是一个有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的专业人士,他不过是在专业范围里好心告诉大家一个新情况。把这样一位有点公德心的专业人士活活逼成了英雄...

闵良臣:读陈丹青两则

民主社会的风景 一党制是不好的 大概是上苍对本人的惩罚抑或关爱,要我这辈子最好足不出户。 也好。全世界每年因旅游死掉的人不计其数,但我这辈子因旅游而“夭折”或“早逝”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当然喽,这些看着都像笑话,真实情况应该这么表述:一是经济条件差,二是乘车坐船,晕个死,那时,你说前面有再好的风景,也吸引不了我,心里总在想着的一件事就是:什么时候赶快下车。就连在市里坐千儿八百米公交,都晕得难...

闵良臣: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

一篇《李嘉诚出走之后》近日又在网络上流传。这是中央党校教授蔡霞2015年11月12日接受凤凰评论《高见》栏目独家专访的文字稿。此稿内容第四部分的小标是——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说真的,看到这儿,有点不想往下看了。因为问改革走不下去问题在哪里,实际上也就等于问现在中国的问题在哪里。而问中国的问题在哪里,估计至少有1000万网民都能告诉你:学习西方,对,就是学习西方。 学习西方干什么? 走真正自...

闵良臣:暴君的奴才有什么“人格”

文章还没做,先莫名其妙起来:自己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题目?待大脑回过神,原来还是因前不久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而且最先还是从微信朋友转载的人民网截图看到的。当时只看题目就“怦然心动”:《废立之际谁是忠臣》。 谁都能“闻”到,这八个汉字组合,一股浓烈的封建气息。自然,原文章作者写的是古代,是“三国杂谈”,无可非议。可人民网要转载,就不知什么意思了。再联想到几年前有高官大员要“以‘成仁之心’示忠”,且...

闵良臣:大臣为何不敢杀皇帝

文章还没做,先莫名其妙起来:自己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题目?待大脑回过神,原来还是因前不久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而且最先还是从微信朋友转载的人民网截图看到的。当时只看题目就“怦然心动”:《废立之际谁是忠臣》。 谁都“闻”的到,这八个汉字组合,一股浓烈的封建气息。自然,原文章作者写的是古代,是“三国杂谈”,无可非议。可人民网要转载,不知什么意思。再联想到几年前有高官大员要“以‘成仁之心’示忠”,且“忠...

闵良臣:胡锡进最怕跟他谈什么

这二年,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真是越说越赛(这是民间口语,后一个字应该是甚),好像天不怕地不怕,那意思他可以与任何人讨论中国的任何问题。真的如此吗? 一个月前的2019年12月7日,他在上海参加观视频工作室“答案”年终秀,做了一场题为“我们即国家”的个人演讲。在这场演讲中他牛皮哄哄,意思是不管什么人提多么尖锐的问题,他都能回答,还说,他胡锡进“对提问从不设限,因为交流、碰撞、沟通,是达成理解的桥”...

闵良臣:中国知识分子群体再不堪,也还是有值得骄傲的...

几乎整整两年前,只比这早一日,文化老人周有光走了。 两年后的今天,知名作家、诗人白桦,也走了。 他们莫非都知道等不到,或者说都等累了吗? 周有光是个奇迹,不说。只说白桦先生。活到89岁,已经是高寿了,对很多人而言,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但我们还是希望他能继续活着。为什么,就因为他是这个时代中国知识分子的骄傲,是这个民族的良心。只要骄傲还活着,有良心陪着我们,我们就仿佛还有依靠,还有希望,还有精神支柱...

闵良臣:我们跟他们不是观点对错的问题

据说这两天的日子有点意思,一个是圣诞,一个是人诞。不过本人从没过多地去想它们的意思。自己多次说过,我们跟他们,不是观点对错的问题。 都知道伏尔泰有句名言:即使不赞成你的观点,也要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而还有一位比这位法国先生晚出生一个世纪还多的英国的约翰·密尔,在他的《论自由》里说得更邪乎:即使一个人的观点与全世界所有人(当然要除掉这人自己)的观点都不同,也还是应该允许他发表自己的观点。至于理由...

闵良臣:新西兰火山喷发有感

先请不要骂我没心没肺。当看到新西兰火山喷发“伤者和失踪者中有中国公民”的报道时,也不知怎么,第一感觉是中国人应该感到自豪,大大的自豪。 自豪什么?当然不是自豪中国公民的“失踪”(现确认有两位同胞严重烧伤,其中一位还在昏迷中),那样,就真的可以骂我没心没肺了。 自豪的是,如果在四十年前或在毛泽东时代,会有中国大陆民众去新西兰看火山吗?凡是看火山者,用中国传统百姓的思想,都一定是“吃饱了撑的”;而吃...

闵良臣:估计暂时不骂“搬起石头”和“注定失败”了...

凌晨两点多醒来,看了十三分钟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答记者问视频,只有一个主题:中美贸易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听完问答,仿佛皆大欢喜。 我要是老美,也觉得有点冤。中国人民大学的金灿荣教授公开说“中国成功地把美国给忽悠了”(有视频为证)。且不说中国是否承认忽悠老美,只是觉得事实真相果如金灿荣教授所讲,这个姓金的就是最大的、货真价实的“汉奸”:一个国家忽悠另一个国家要算国家最高机密,而泄漏国家最高机密者,处罚...

闵良臣:“烧书”的政治涵义

“烧书”事件出来后,新京报手快,紧跟着就有篇评论,题目叫《图书馆“焚书”,要经得起文明和法律审视》。看来,作者不仅很爱国且很认真,因此才会用是否“经得起文明和法律”来“审视”这种烧书行为。我就比作者要悲观得多,因而绝不会这么想。 甘肃省镇原县政府图书馆将65册馆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并销毁(网络图片) 此文在微信朋友圈一出来,本人就点开浏览了,感觉讲得有道理。遗憾的是这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讲道理的时空(所...

闵良臣:《老调子已经唱完》不单中国人要读

据本人读鲁迅所知,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预言家”,而且一再希望自己的文字“速朽”。但凡真懂一点鲁迅就该明白,他之所以那样“希望”自己的文字,正是缘于他对这个民族的期待和祝福:一旦他的文字毫无现实意义,这个民族也就真的进步了,文明了。 然而,不能不替鲁迅遗憾的是,即使在他死了八十多年,给中国人的感觉,不仅他的许多文字都还热辣辣地活着,且让世人感到鲁迅很像个预言家——这两天人们在微信中要么转《记念...

闵良臣:美国不喜欢骂

动物界咱不知道,因为自己是人(与是否中国人无关)。人心尚且不通,遑论人与动物。 自从动物真正进化成人“那天”(因为谁也不知道是哪一天真正进化成的,更不可能有分界线分水岭,故“那天”不能不打引号)起,估计就有了骂,也就是表达不满,乃至仇恨。其实用“合理法”来推,动物界一定也有骂,即表达不满乃至仇恨,只是我们与它们并非同类,不懂他们的喜怒哀乐而难以了解。 人最后成了万物之灵不假,但人一直没有完全摆脱...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印度人” ——印度民族的圣雄甘地 这题目好大呀!确实大。 科技、文化、理论、制度、资源、环境、人口、教育、素质、智商。 完了吗,没有。“最大的问题”留到最后说。 先粗粗罗列这十个,没细想,完全顺口,因此不分先后轻重。 这十个里面,最没意义也最不值得讨论的,是智商,因此应把智商去掉。 中国人的愚蠢或愚昧,不是因为智商,是别的原因。 这一点,西方人客观得多,夸张点说,比喜欢...

闵良臣:骂国民党也不行(短章三则)

写在前面:先前都说做人难,现在是大学里教书难,作者写文章难:怎么说都不行。前不久发表了几个月前做的一则短文《“写什么都是讽刺当下”》,说的是管虎的《八佰》影片撤档。编剧说,开始如实写国民党,表现真实的历史,其实也就是实事求是说几句国民党,不行,审查说那是美化国民党。后来改了,改说国民党的不好,包括贪污腐败玩女人,也不行。说这是在影射现实。得,最终只有撤档,不上映拉倒。审查老爷,是不讲实事求是的,...

闵良臣:“废立之际谁是忠臣”与百姓何干

别人我不知道,只说自己:一读书就兴奋,一作文就头痛。敲出这句后,又想,说读书“兴奋”是否有点夸张,于是想改为“高兴”。谁知刚敲出“高兴”,即觉得不足以表达真实情感,于是又改回“兴奋”——可见读书是真兴奋,并非矫情。 读书少与读书多者作文明显不同,所以古人也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其实说恨少的人,往往都读了不少书,否则是没有说“恨少”的资格。就像自己说一作文就头痛一样,真要是“一作文就头痛”,断然不会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