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开封陷落记(6)

素莲回娘家前一天,王员外睡了午觉,去族长兼里长王斯那儿开路条。王斯与王秀才客厅品茶。客厅有联一副:富贵由浣妇赐,荣华从胯下来。端庄,丰满,像私塾孙先生手笔。中间一幅画,乃王秀才的“月下追韩信”,图式是临摹古人的。构图不准确,马背上身子前倾的萧何看上去像驼背。见王员外到,笑着说,恩兴兄,来得正巧,上面有摊派,练饷照旧,剿饷今年加一成。麦熟之后,除了留吃的,不得私藏,不准买卖,运县里一部分,其余都往...

陆文:开封陷落记(5)

有天下午太阳刚西斜,老爷踱进素莲房间。正在刺绣,要紧站起来向他作揖请安,捻捻胡须笑了,似乎满意素莲的示好,摆了摆手,叫她继续女红。 这时小香进房烧炭火,并脱老爷狐皮袍。正在流清水鼻涕不让脱,小香偏要脱。脱的时候,可能有啥小动作,笑了,骂了声死丫头,没再坚持。生好炭炉,小香没说话,转身走了,没跟素莲打招呼。 提起小香,忘了说素莲不久便中了她的圈套,走了下坡路,事情出在洗衣上。在娘家她自己洗,到了夫...

陆文:开封陷落记(4)

素莲生性文静,不喜穿金戴银,对衣食住行、生存空间没啥要求,有一日三餐、一张床铺、一张画桌就行。平时沉浸于刺绣绘画中,入神时能在闺房待一天,娘叫她吃饭才回过神来。素莲不满足丹青,尽管在这方面有所造诣,尤其临摹宫廷画,虽不能说以假乱真,兄长拿出去换几钱银子还是可以的。兄长说题款差劲,书法稚嫩,印章不合规格,否则可以卖个好价钱。素莲精力主要放在刺绣上,有自己设计的图案,作为流水作业的模板,将牡丹的活力...

陆文:开封陷落记(3)

房事证明,叙述者被骗了,员外并没霸王硬开弓,麦采的通道比较滑溜,未发生当事人所说的疼痛,可能久旷的缘故。谣言啊! 员外再入洞房,新娘端坐床沿没入睡,眼睛有点湿润。一支蜡烛多了个缺口,烛泪滋滋的流,剩下小半根。烛座底下堆砌的泪水,犹如凝固的粉红色岩浆,软绵绵的,尚有余温。员外剪了灯花,补了缺口,燃烧趋于正常。覆水难收,两支蜡烛不相称了,一支高一支低。素莲服侍员外脱了衣服,脱了鞋靴,在他身边仰面躺下...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胡锦涛先生: 我在网上书信于你,请谅解。原想直接投邮箱,但不知你的邮箱地址,只好改为公开信了。(阅读全文)

陆文:开封陷落记(2)

王员外家乃五开间三进院落,有一座带有池塘石亭的后花园。围墙一丈五高,传说墙瓦曾用琉璃瓦,后因犯忌,连同大门的画栋雕梁,以及两座石狮都撤除了。石狮扔在宅前的浠水河里,风平波静时,仍能看见它俩在水底的轮廓。王员外系移民,祖上历史是王家村一个谜,员外闭口不言,王嫂透露陌生人不让上楼,家有象牙筷与青铜器,因此族长王斯对他礼让三分,祠堂开会亦召为上座,尤其其弟当上开封推事的管家之后。大院前二进是平房,第三...

陆文:开封陷落记(1)

崇祯十四年正月,生痢疾的15岁女儿巧巧死了,麦采悲伤至极,气喘病越发严重,王员外动了娶妾念头,征求麦采意见,说再生个孩子,老婆没二话。跟儿子说为了减轻你母亲的操劳,允雨说为儿孝顺父母,不敢违逆。 妾的身价不高,一百两纹银,说作算聘礼,说妞是黄花闺女,千金小姐,识文断句,吟诗作画,针指女红,侍父奉夫,样样精通,长得挺俊真带劲的。说媒的蔡婆保证,不见红,原银奉还,原轿抬回。其爹被诬陷,被抓捕入狱,急...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小王:给你写这封信时,先看了你父亲到监狱探望你的照片,你父亲满脸沧桑,张开嘴巴,显得傻乎乎的,活像一个两鬓苍苍十指黑的卖炭翁。他拄着一根拐杖,那迷惘的眼神,也不知寻找什么。他一身风尘,手拎包裹,显然经过长途跋涉,才到达嘴山市第一看守所,给我感觉,就像一个江西农民长征刚到了陕北。估计此时,他已晓得儿子那两句话:“我就是想死,死了总没有人欺负我了吧?”“不受骂,不挨打,有人权。看守所比工地好。” 告...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声明 由于出于义愤,对国有资产、工人血汗的肉痛,我发表了《空手道老手──唐春潮将警察推向工人对立面》一文,引起了网络,尤其常熟市民众的反响,我在常熟零距离的ID也被封掉。据内部消息说,市政府个别人十分头痛,试图有所动作。为此,我发表声明:只要敢轻举妄动,我马上发表一系列关于常熟市近几年黑幕的报道,即使将我抓进谢桥宾馆(常熟拘留所),报道也不会终止,并且图文并茂,内有上百幅地方首脑仿佛夜郎国君...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大概接受了父辈的遗传基因,我身上藏有一股赌性。因国情不同,赌博违法,因此将这赌性更多宣泄在炒股上。经常来往股市,发现有个现象,就是上市公司改名,就拿康达尔来说,一会儿叫中科创业,一会儿又叫康达尔,改来换去,现在叫啥,我也不晓得了。改名原因,被恶庄控制,股价上天入地,股民吃不消过山车,吓得不敢买卖,上市公司才不得不使用这花招。商店也有这现象,店名不好,或生意不行,老板也要改名。我的姓名也是这样,父...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开场白:野牛故事 一个炎热的夏曰傍晚,一群疲劳干渴的野牛前往大河洗澡喝水。有二只小牛离开牛群游进河中央嬉戏。饥饿的鳄鱼见有机可趁前来袭击,一小牛见势不妙,赶紧逃进牛群,另一只不知危险,给二条鳄鱼撕裂。 正文: 韩寒是个优秀的赛车手,曾获得好多大奖,还是个出色的作家,仅仅《三重门》的版税就让许多同行望尘莫及。尽管是上海人,却既不世故也不圆滑,仍然不顾安危,对一些敏感话题勇于发声,哪怕是当地大火的照...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我真没想到英国伦敦被恐怖分子袭击,牺牲了那么多百姓,冼岩居然叫好,理由是百姓支持政府出兵伊拉克,吃炸弹理所当然。按他这种说法,1945年,同盟国也有理由趁胜将德国歼灭,谁叫日耳曼民族支持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呢。冼岩这种冷酷与不近人情让我吃惊。《三国演义》中,周瑜被诸葛亮气死,诸葛亮仍假惺惺地吊唁,好像还流了鳄鱼的眼泪。古人说,做人要厚道,至少场面上要给哪怕是仇家的面子。人家丧葬时刻,说这种话,可见...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21 自那以后,我同小姚似乎达成了默契,成了一对互怀鬼胎的朋友,那夜的一幕,让她碰巧走进了我肮脏的内心世界,这使我觉得在她面前已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了,再者,对我游泳时的小动作她守口如瓶,这足于可证明她是我事实上的同谋,当然这也是我信任感激她的最初原因。不知为何,我三天二头请三妹吃晚饭,我想,也许我企图塞住她的嘴巴,否则何必这般割地赔款。三妹每趟就餐,举止均很随便,想啥说啥有啥吃啥,客堂充满着一种...

陆文:飞扬的尘土(中)

11 当夜11点,我在床上好象听到楼下什么声响,象开门关门,又象风吹窗户。我竖起身子。此刻妻儿睡得死死的,那睡相犹如两条蜷曲的黄狗。父母并肩贴在墙上和蔼地眨着眼睛,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的岁月。 我站在阳台上凝神倾听,却再也听不到儿时蟋蟀的唧唧和青蛙的呱呱,只听见成千上万吸血鬼的一片嗡嗡,和远处传来的救护车和警车声。天上没有一颗星星,也没有一丝月光,唯独风儿在浅斟低唱,银河北斗,牛郎织女,连同光彩照人...

陆文:飞扬的尘土(上)

(语言实验小说) 作者说明:本小说是我1991年的作品,囿于修养和境遇,以及社会剧变,当时思想比较幼稚激进。不过由于有足够的时间,和对语言艺术的痴迷,因此在词语的排列组合上花足了功夫。如果读者对语言实验有兴趣,不妨阅读,并赐教。谢谢! 最初并无宫殿院落。幸福的人们在山洞或幽静的树林里睡眠,他们不用墙围,却在铺满草叶的地上度着安闲的日子。他们不知有填塞羽毛的床垫或漂白的被单,但他们却也安眠无忧。他...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拨号上网已有三年,起先榕树下,贴点风花雪月的小资文章,有空跟网友聊聊天,发发电子邮件。说真心话,倒没受到骚扰。即使电脑癫头癫脑,沾染病毒,也大多是不小心在软盘拷贝时传染的。不过,自从我上新浪网为一电影明星说了几句公道话,ID被封掉之后,电脑就发生奇怪的现象。此现象,在博/讯设立专栏,发表了一通文章之后,出现得特别频繁。起先网速慢,并老是出现“服务器重置”的字眼,发展到后来,信箱内的信件被人复制,...

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孙志刚的死,表面上是由于触犯了收容制度而造成的。其实质,我以为并非如此。假设孙志刚不把他们当作警察,只当作马路上的剪径,口袋里又有钱,并且不据理力争,愿意傻乎乎的交出去,你说性命不依然在他手中吗? 如果站在中性立场上,评论警察的所作所为,他们也是没法子。社会既然已经普遍腐败,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利益,也显得十分正常。他们要吃要穿,开销庞大,既要用手机汽车、又要抽烟喝酒洗桑拿,为了如意安排家中的...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菲丽丝,皇后的玉照已收到,谢谢!你来信问这些日子为何不上网聊天,也不写封电子邮件,是否电脑给没收。还说婆罗洲皇后读《梦莲》,一边流泪,一边惦念著作者的下落。她希望你不要由于电脑的没收而放弃写作,以及跟婆罗洲元老院的联系。 不瞒你说,亲爱的,六四二十周年,夜郎局势十分吃紧。朝廷如履薄冰,不仅依然扣押刘晓波博士,监控软禁关押各类异议人士,比如把石家庄的朱欣欣软禁了八天,浙江的吴高兴关了十多天。天安门...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今天下午一点半,我在房间写作小说《月圆之夜》时,三个协警前来探脚路,打听我住在什么地方,也是天意,刚巧问了我老婆。我老婆说,住在这儿,有什么事?三个协警愣了愣,表情十分尴尬,要紧转移话题,随后溜之大吉。 出这种洋相,暴露自己的贼念头,按衙役的术语,就是“工作粗糙”,我认为户籍警“汤司令”有责任,“市局领导”与那个“小孙”更有责任。要是黑夜时分,“汤司令”人衔枚、马勒口,带着这些人偷偷落实我的住处...

陆文:我眼中的九头蛇

懂事后,昆山周市外婆给我吃了糍粑,哄我睡觉时跟我提起九头蛇。说看不见,无处不在。能飞会爬,日飞千里,夜爬八百,一顿吃300头肥猪,一口喝干家门口的蔡泾河。蔡泾河曲折绵长,无穷无尽,直通通天河,七仙女曾在那儿洗澡,何仙姑一同陪浴。按外婆说法,九头蛇之食量,可称之为肚如东海,腹似猪库。我想听下去,外婆说,你睡,明天告诉你,就此没有下文。外婆目不识丁,闭塞乡野,记忆中有九头蛇,可能是口口相传在她脑海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