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菲丽丝,昨夜你说在外海设置水雷,轰隆轰隆,炸死了好多条鲨鱼,鱼肉横飞,血腥四溢,鲨鱼吓得不敢来了,度假营因此生意兴隆。你说,要不是婆罗洲皇后叫国防部助一臂之力,鲨鱼食人以及谋财害命的名声怎么洗刷?我听了很高兴,你有皇后作靠山,ZY小姐为你拉生意,度假营的前程真的不可限量。 你昨天聊天时钻牛角尖,问我何谓“司空见惯”,一下子问住我了,只好支支吾吾。不瞒你说,我们对成语都不求甚解,满足于晓得它是啥意...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论盗贼在常熟作案的难度 全国盗贼先生们:你们好! 这么多年来,你们其中一些人听了我们这儿所谓“鱼米之乡”的宣传,富得流油的宣传,来常熟作了不少案,比如说扒皮夹子,和偷自行车摩托车。拿我家来说,也给你们偷了三辆自行车,还半夜溜进我的家。幸好一穷二白,才没遭到重大损失。我的姨姐更不用说了,她总共给你们偷了十多辆自行车。穷凶极恶旷日持久的作案,以至于警察见多不怪,对报案漫不经心,弄得我们不好意思报...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刘宾雁发表《人妖之间》,我正热火朝天做油漆工,天天戴着口罩,拿着大喷枪、小刮板,围着漆雾弥漫的糖衣机、水浴锅打转。为了养家活口,我将更多精力用于扒分上,余下时间,也只是研究、写作自己所热爱的小说,还有一些充满小资情调的千字文。因此,对他以前的作品并没有多少关注。不过,他这篇报告文学可以说家喻户晓,乡镇茶馆台上也成了热门话题,看过的,没有一个不翘大拇指的。我也认真读了一遍。才晓得我国有个右派,在平...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菲丽丝,昨夜裸聊时你说,度假村生意兴隆,可最近海滩常有大白鲨出没,有住客下水失踪,还有掉了胳膊断了腿的,搞得人心惶惶,已引起警方关注,一些无聊记者为此大做文章,有的说游客度假,难道为了成为鲨鱼的盘中餐,有的说孙二娘开店,谋财害命嫁祸于鲨鱼。 这种说三道四,我担心影响度假营的声誉和生意,因为顾客接二连三填了大白鲨的肚腹,哪怕警方为了保护旅游资源,不愿道破真相,也没法老是以溺水失踪结案了事啊。我认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今天上午十点四十分,户籍警“汤司令”打电话说:想跟我见个面“敷衍敷衍”,时间由我定,或者白天,哪怕夜里。所谓敷衍,是江南方言,意思交谈聊天。我一口回绝,说:你年薪十多万,我每月才数百元,你我之间敷衍得出啥呢?你又不给我红包,我有何必要跟你敷衍?我又没违法犯罪,你有啥理由叫我跟你敷衍?……除非用细麻绳将我绑了去,或者给我一千元出场费,我就愿意跟你敷衍,并且随你敷衍到什么时候。他见话不投机,就撂了电...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二傻在常熟福地网站活跃已久,之所以说活跃,而不说流窜,因为他长期坚守“文化虞城”栏目,两年如一日,有一种从一而终的态势。尽管他偶然进入灌水区,瞎嚼喷蛆,夜郎自大,碰一鼻子灰,只好灰溜溜回到自己的娱乐天地。不过,他坚守的动机,换了道貌岸然的我就说不出口,他说“喜唐经常请我白吃,有白吃真好,是我嚼蛆的动力”。 二傻网文众多,用语新颖,加上叙事放肆,喜露隐私,一味自我炒作,因此众网友对其人其文见仁见智...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认识邓玉娇是从网络照片上,一眼望去,觉得这女孩妩媚可爱,两只大眼一泓秋水光彩照人。其外表,既有南方小家碧玉的娴雅,又有类似苗族少女的纯朴。从网上了解,小邓红颜薄命,生活于湖北巴东县野三关镇那种穷乡僻壤,为了谋生,不得已在梦幻城捧着人家的臭脚板,当一名修脚工。然而,这种无奈无望的生活,在2009年5月10日,又被三个大汉打破。 “当晚7时30分左右,野三关镇政府招商协调办主任邓贵大,与同办公室的黄...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菲丽丝,我很高兴,你说前天婆罗洲三位元老,陪国王与皇后前来度假村休假,你给他们跳了草帽舞踢哒舞,国王望着你活泼的肚皮和乳房,眉开眼笑,老是捋胡子,皇后也情不自禁给你鼓掌,还搀着你的手,请你陪她吃夜宵。你说老公的小蜜也对你刮目相看。 你说跟皇后饮酒时,才晓得婆罗洲让我当荣誉洲民,是因为皇后看了我的小说《梦莲》的缘故。皇后对你说,要是梦莲还活着,一定请她来婆罗洲欢度余生。昨夜,我跟你裸聊,请你代我向...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昨天下午,跳舞结束跟舞友一同出门,临分手,她说忘了带钱买狗食,问我借一百块。我愣了愣迟疑了一下,倒不是认为她陪我跳了黑暗的四步舞欲喝蜜糖,不想借给她,而是没料到现在的狗如此奢侈,居然有专用食品。我说,狗的幸福生活让人羡慕,我也想做你的狗。她说,洗澡也用专门的牌子;付了几百块,为它公安局上了户口,可以堂堂正正出门玩,不像那些“黑狗”贼偷贼摸的;它多乖啊,吃完晚饭陪我出去溜几圈,用不着像其它的狗那样...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这次清明,江棋生俩口子从京都回常熟老家扫墓兼探亲访友,虽称不上衣锦还乡,却算得上荣归故里,因为他俩受到了苏南地区锦衣卫的隆重保护。从无锡下车,锦衣卫虽没有放礼炮、拉横幅、吹洋号、敲洋铜鼓,可仍在火车站出口处恭候他们的大驾。其警惕状态,犹如随时准备以胸膛迎接刺客的子弹。大概担心打草惊蛇,引起刺客警觉,他们为此穿了便衣。常熟朋友担心江棋生给衙役扣押了银行卡,没钱而步行回家,驾车前往迎接,结果引起锦衣...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清明节,“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前往济南英雄山悼念前总理、总书记赵紫阳先生,下山途中,遭到五名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后被送往济南齐鲁医院救治,经初步的诊断,肋骨断了三根,脊髓振荡,头部不能转动……”让人吃惊的是,这一暴力事件是在山东衙役的眼皮底下进行的。 孙先生接受采访说:“围上来五、六个人,把我从2米多高的山崖上摔下去,把我摔到下面,拿脚来踢,拳打脚踢,踢的非常痛,持续打10多分钟,我一个也...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菲丽丝,你来信问最近怎么不跟你裸聊,也不来信。我想你知道的,夜郎发生了八级地震,死了好几万人,大家沉浸于悲痛中,作为一个作家,怎么好意思非常的日子跟你打情骂俏?我即便有这个想法,表面上也只得道貌岸然!你想想,上次东南亚海啸,我同你贼头贼脑,你有没有给我好脸色! 不瞒你说,从5月12号至今,我从没有性生活,倒不是没力气,而是不好意思寻开心。家里听音乐,放音亦轻轻的,播放的也不是《喜洋洋》《花好月圆...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菲丽丝,昨夜裸聊你问我,半生做了几次洋葱头?我当时支支吾吾,不好意思正面回答。我爱面子,说实话,半生做了好多次洋葱头,但皆有意将其遗忘,实在遗忘不掉的,也要寻找理由、重新修饰一番。因为我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给世人看,心里也不想留下什么阴影,你提起这问题好像在戳我的伤疤。 在谈怎样成为洋葱头之前,需要说明的是,有些事其实算不上洋葱头,比如顶墙头、打耳光、扁担绑,逼着脱裤子给衙役看生殖器,因为当时别无选...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半夜11点,妹妹接到舅妈去世的电话,第二天清早急匆匆来告诉我,问我啥时候一同奔丧,每家出多少钱。我盘算了一下,决定明天去。因为当日去娘舅家,要住两夜,明天去,则住一夜。钱嘛,每家201元,如有孝心,铜钿分别塞给娘舅就是了。不知怎的,我们江北人的奔丧规矩,非要死者火化、吃了豆腐饭才能离开。要是不及时离开,就要呆在死者家直至头七。而遗体放在家中则要三天才能火化。 好多年不见面,舅妈相貌在我脑子里已模...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菲丽丝,昨晚聊天,你询问夜郎衙役对我的监控手段,我当时要紧关注你的乳房,没兴趣回答问题,只是敷衍了事跟你说了几句,今天以邮件的形式跟你谈一谈。 2003年之前,我要紧沙蟹跳舞写小说,对监控没切身体会,只是道听途说官府无孔不入地发展线人,其比例约占人群的2-3%。有人形容家里放个屁官府都知道。不过,线人有无津贴及其它待遇我不晓得,更没有证据证明夜郎线人的存在。不过,我认为厂政工科那些人很可能是线人...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4月29日,是巾帼英雄──林昭饮弹四十周年的忌日。网上说,官方在她的墓地安装了摄像头,目的监控和威慑前去祭奠的亲友及她的同情者、追随者,我不相信。因为晓得这东西照目前的生产量,并不库存积压。想想看,尽管大街车站已经安装,杜导斌所在社区已经安装,常熟虞山的上山路口已经安装,恍若一片繁荣的《1984》,但很多胡同小巷仍没安装,你说,怎么会安装到人迹罕至的林昭墓地呢?我特地去观察了一下,看看是否是虚假...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菲丽丝,昨晚你又讲小说《万古流芳》写得不错,婆罗洲皇后也持相同看法,还对着摄像头赏了我一个吻,让我受宠若惊、性致勃勃。不瞒你说,关于牛嘉狱中那些经历,均属于无中生有的虚构,这要凭我的想像力,以及以前关押城东派出所31天的经验。此外,写作期间我有时候听歌曲《白狐》《二泉映月》,有时候看电影《发条橙》《午夜快车》,和小说《1984》、《中午的黑暗》,以获取写作的力量与灵感。牛嘉梦中打毒针的那一章节,...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菲丽丝,很长时间没跟你聊天了,昨夜你提到海滨度假村生意萧条、门庭冷落,情绪极其低落。安慰了几句,你仍嘟着嘴愁眉不展,搞得我不知说什么才好,更不敢引诱你亮出你的酥胸让我看了。其实生意不好很正常,因为目前正处于世界性经济危机中,再加上季节性因素,估计明年七月份,度假村的生意会好转。 你说度假村的顶梁柱,那个著名的PP大厨跟度假村形象代言人ZY小姐有了私情一起跳槽,你宁愿老公的小蜜跳槽,也不愿ZY小姐...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菲丽丝,昨夜裸聊之余,你说:夜郎50%的衙役是违法犯罪分子,因为他们不是殴打犯人,就是敲诈勒索、贪赃枉法。你说,此观点的成立,是基于他们的行为违反夜郎的《衙役法》。还补充说,衙役打人有的是下马威,有的是报复,有的是通过打人以获得彩头。他们的犯罪都是从打人开始的。 老实说,我尽管同意,但缺少确凿的证据来证明你的观点。只能告诉你,衙役的无耻你想像不到,其行为有点像西西里的黑手党,让我们这些了解夜郎历...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菲丽丝,唉,你老是跟我提杨佳,让我没法专心致志的裸聊。我承认,五百年出一个杨佳,杨佳有万夫不当之勇,既有武松般的武艺,又有荆轲般的勇气,还有李逵般的猛劲。我和两个朋友讨论,一致认为,我们训练一个月,三个人一同做这件事,哪怕做事前吃五个包子,也达不到那样的效果。我真以为这是天意,这是上天对衙役经常作恶的惩罚!你这么惦念,还打算事情平息之后,捐款一万婆罗洲币,让我感动。不过,你难道不晓得成了衙役的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