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昨天晚上,我又看了一遍电影《戈雅之灵》。这电影主要讲18世纪后期,一个西班牙女郎,名叫伊斯的,因在酒馆不吃猪肉被人告发,落入宗教法庭的遭遇。 只有犹太教穆斯林才忌吃猪肉,伊斯不吃猪肉,天主教认为行迹可疑,视为异教徒,认为她在遵守犹太教的清规戒律。他们在黑暗的审讯室,帽子上点着蜡烛,循循善诱,对她进行审讯,并叫她发誓,以上帝的名义要挟。尽管伊斯承认没吃猪肉,他们仍不满足,以为有什么阴谋,于是丢开上...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胡锦涛先生: 上次跟你书信距今已有不少日子,其间你的手下──三个地方警察曾上门询问关于零八宪章的事。态度温和,彬彬有礼,有点例行公事的样子,也没有叫我画押按指印,所以没及时向你汇报。(阅读全文)...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今天下午三点,我在方塔公园读电子书籍《1984》时,接到户籍警“汤司令”电话,说有人有事找你。(阅读全文)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英台贤弟:分手一年,不知近况如何?原答应本月拜访贤弟,顺便探望你家小九妹,可家中接连出事,不能动身前往,请贤弟见谅。 事情这样的:今年本县计划生育抓得挺紧,超生男女望风披靡,街头墙壁上到处都是“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出来!”“不见人,要见物;不见物,要见屋!”的标语。县官强调“要用冻结存款、征收实物等强硬措施确保工作有成效”,师爷鼓励,“乡、镇主要领导在运用硬措施时要大胆唱黑脸”。官...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从网上知道,前几天博讯记者莫巨烽被夜郎衙役传唤。据说莫先生傻乎乎的,衙役将他博讯上发表的全部文章打印出来,他居然签名认可,还说没有生活来源,发表是为了赚几个稿费。我想,假使他看了卫子游《良心犯人权犯政治犯坐牢知识简介》和《维护自己的沉默权》的文章,以及学习了郭飞雄、曾仁全、孙文广的临场经验,他就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本以为像对待力虹、严正学那样罩上“煽动”或“颠覆”的帽子,莫先生吃官司是早晚...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菲丽丝:部落酋长离开人世,我很吃惊。难道正如你所说的,一个会跳草帽舞、踢达舞的异国女郎让他断送了性命?虽说牡丹花下死,作鬼亦风流,但一个德高望重的婆罗洲长老,晚节不保患了性病,烂了耳朵,烂了小便的器具,只好安装人造的入土,毕竟不光彩,给后人留下笑柄。 你来信抱怨说,丈夫使用贿赂,手段是许诺每家一人每月免费入住三天度假营,玩女人不要一个子儿,以获得肥缺,现在管理海滨度假营,一边捞铜钿,一边跟那些陪...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菲丽丝:吻你!你上次谈到夜郎拆迁问题,由于此事复杂,我不是拆迁专家,又不是拆迁户,没有亲身体验,再加上当时要紧关注你的玉体,欣赏你的乳房,所以没跟你细谈。今天书信,给你一个简单答复。 夜郎拆迁,早年大多用于公益事业,比如拓宽马路、建造公园,后来才发展成衙门跟房产商联手扒分。衙门高价批地给他们,然后不惜动用衙役,负责清理那儿的居民,清理完毕,房产商建造房屋、商场,然后高价出售。 名正言顺起见,制造...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拜读东海一枭大作──《不速之客偷访枭居经过》,我有以下看法。 这七个毛贼估计夜郎衙役,他们以盗窃的形式,对东海一枭完成了一次变相的抄家。因为在如此和谐的社会,堂而皇之开警车到小区“办案”,趁机做手脚,一般小偷是没这个能力的,即使黑社会也没这个胆。从失主没失窃重要财物来看,这种现象也不符合贼骨头的职业特征。另外,警车不是一般人所能搞到的,伪造警官证也有一定风险和难度。如此从容的做贼,预先伪造警官证...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菲丽丝: 来信收到,晓得你过了个寂寞的新年,很抱歉。我能想像你在婆罗洲偏僻的小渔村,以泪洗面孤眠独宿的心情。你老公圣诞夜没回家,元旦又一夜不归,只顾跟小蜜耳鬓厮磨,太过分了。本来我应该陪伴跟你聊几句的,但由于衙役将我的电脑控制得挺严,老是发一些我束手无策的病毒,以至于系统崩溃,不得不重新安装,再加上前几天电脑主板坏了,因此没顾得上与你裸聊。 你上次寄来的汇款,你知道我给孩子缴了一个季度的托儿所寄...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平生我有许多爱好,主要是看书、赌博、写作,还有旅游、跳舞,以及看电影、玩电脑。我将赌博放在写作前面,可见我对赌博的热爱程度。我这么喜欢赌博,是遗传基因引起的。我父亲也是赌徒,他玩沙蟹、推牌九,退休后搓麻将,手气不佳,赌技差劲,还老是给人出老千,但他仍身不由己赌。我懂事后家里好几次因父亲输钱揭不开锅。 自从2003年3月因小赌赌吃了联防队员的苦头后(详情可见我文集中《关于我违法赌博、联防违法捉赌的...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在我眼里,夜郎国的异议、维权人士中,郭飞雄算是倒霉鬼了。他不仅经常跟监狱有缘,而且老是给衙役羞辱殴打。据网上资料,“2005年4月底,他因为申请反对日本右翼的‘五四’抗议游行,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刑事拘留15天。”这次吃官司,有点莫名其妙。一个愤青吃着自己的饭,主动为国家效劳,朝廷居然给他这种待遇! 在太石村维权活动中,郭飞雄吃的苦更多,他不仅被拘捕,而且就他描述的狱中经历中...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懂你/菲丽丝·文 望着你那稀疏软绵的头发 望着你那朴素无华的服装 望着你羊羔一样无助的双眼 我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太多的无奈在我俩之间 只有信念、理解、真情永恒 你的胸怀容纳百川,你的情感丰富多彩 你的才智深邃渊博,你的人生印记沧桑 你没什么奢求 两腿便是你的汽车,电脑便是你的寄托 阳光、草地、丽丝是你的希望 每月五百元是你生存的保证 你是黄金我是沙,你是岩石我是草 你是泥巴我是水,你是大海我是...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近来忙于炒股弥补亏损,又帮一老板写马屁文章,还要写小说,因此无暇上网溜达,跟婆罗洲的菲丽丝亦断了联系。昨天上网看了些新闻,发现夜郎官府脑筋不正常,左右摇摆结棍,有时候像笑面虎,有时候又一副鬼心肠。举个例子,春节前,户籍警和居委主任拿了春联到我家嘘寒问暖,我和婆娘十分感动,后来晓得他们背地里打听我春节期间要不要外出,联系到他们过去将我内定为坏分子,我的心一下子又掉进了冰窟里了。 官府说的跟做的完全...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抓捕高智晟律师快近三个月了,我起先估计凶多吉少,因为衙役没什么本事,但叫人招供、让人屈服是十分拿手的。电棍子、细麻绳、拇指铐可以望风披靡一大批,要是动用老虎凳、电烙铁、辣椒水,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哪怕薄一波都有可能一泡尿于裤子里,哀求党中央让他写个自首变节书。要是关在小号里,每天吃“二三三”(早上二两、中晚各三两),24小时车轮战,不让睡觉,长此以往,不知哪个挺得住!至少像我这种高血压患者...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在吞并国有资产过程中,我耳闻目睹一系列高手的造假窍门。不外乎贿赂官员,攻守同盟,做假账,隐瞒国有资产,在改制过程中以难以想像的超低价收购。第一步成功了,则想方设法擒拿职工股份。或利用职工短视,急于兑现,低价收买;或以威逼手段,比如下岗歇生意,迫害亲属,送拘留所……,以迫使职工就范。 然而这些花招,在张国清眼里均是小菜一碟。此人乃加拿大籍华人,经过系统的空手道训练。在新加坡“亚州环保控股投资公司”...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昨天有朋友说:大纪元网站上曾看到一篇署名“陆文”的文章,题目叫:《剥(揭?)开中共的画皮》。他说,你不想活了!你活在夜郎,其实是他们的人质,就像他们的子弟活在夷邦,也是洋人的人质一样。他们六亲不认,连刘少奇、彭德怀都要搞,当AB团搞。你犯不着飞蛾扑火,写这种无济于世的文章。你用古狗查看一下,看是不是你写的。我说,不会吧,我是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眼前没敌人,对夜郎朝廷也没仇恨,尽管过去他们将我扁担...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英雄的诞生难度很大,往往需要内因跟外因配合,就像没有适宜的温度,鸡蛋孵不出小鸡那样。 就拿文天祥来说,他坚贞不屈欲为宋王朝殉葬。小算盘打得精明,跟手足分头包干、各干各的,叫兄弟继续做官、繁衍子孙,自己赴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何谓“汗青”,我文史知识差劲,起先以为流了汗,身子出现青斑,后来查了词典,才晓得本句大意是让史官记载他的红心,准备光耀千古的意思。他这种想法有点“为英雄而英雄”,幸好历代文...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今天傍晚,我在住宅附近散步,路过江苏省常熟市环城东路,见路边围着一群人,走前一看,一男子躺在车号为苏EECC026的常熟城管的白色小货车的车头底下。他下身穿着短裤,上衣敞开,露出肚皮,仔细一看,发现他的上衣已经破裂,拖鞋也没套在脚上。起先以为车祸,但看地上没血迹。 一外地中年女人在旁哭哭啼啼,问了一下,才晓得常熟城管执法时,打了她跟她的丈夫。起先十多个城管打她,打得她晕头转向,眼冒金星。后来这十...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最近“自由中国论坛”上,经常看到张国堂先生的文章,比如《给政治警察公开信》、《关于竞选下一任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声明》。说实在,张的文章恢宏大度,富有谋略,能团结大多数人,而且能一视同仁执政党跟轮子功。文章势头亦大气磅礴,或者说有天没日头,至少有耳目一新之感。有的分析,比如夜郎国情和目前形势,的确真知灼见,让人拍手叫绝。 不过,我认为他是政治上的三脚猫。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动机,不外乎:一、吸引...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我是菜鸟,电脑不会设防,没有安装防盗门报警器,更没有在窗户上安装防盗栅,只要电脑运行不死机,管它身上带什么病毒。你看,有些人胆结石、肺穿孔、高血压,有了这些疾病,不也活得好好的吗?运行不畅呆头呆脑时,我则以GHOST更新一次。我之所以这么掉以轻心,一是,电脑里的资料均可以公诸于天下,二是,即使病毒猖獗,只要坚持十分钟,我就获得境内外信息。 然而,最近夜郎国网络封锁实在结棍,超出我以往经验,我跟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