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悲伤的巴勒斯坦蒙面人

他们脸上的悲伤, 你们看不见; 他们内心的低泣, 你们听不见。 在F—16制造的震耳欲聋的“声幕”下 恐怖的蜚短流长在齐诵强权的公理 我们这些远东的回回要张开泥土的嘴 独自为你们发声 我们听到了橄榄树下的悲风—— “我知道我们将死去 我们没有飞机,没有坦克 只有自己的身体 烈火焚烧掉的不只是我的肉体 还有我的耻辱” 当悲伤到了顶点 当绝望越过尽头 就只有坚强装扮起巴勒斯坦女郎的冷艳 啊 孤绝无援...

安然:傲慢的诸神(第三部分)

Muslim viewpoint read Mumbai attacks 2、是谁干的? 印度内部的多种冲突被如今炒热了的穆斯林问题所遮蔽,借用英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印度三部曲》中一节章名“孟买剧场”来形容孟买这座国际大都会里多族群、多势能之间的热闹博弈是再恰切不过的。是将“孟买”一词写做天城体字母(现代梵文)的Mumbai还是写做拉丁文的Bombay,不同文化倾向的人都会有不同的选...

安然:傲慢的诸神(第二部分)

Muslim viewpoint read Mumbai attacks 二、愤怒的婆罗门 中学时代的历史知识告诉我们,婆罗门教是印度的上古宗教。但没有提及今天印度的国教印度教与之的亲子关系。公元前6世纪,佛法的昌盛曾让婆罗门教趋于没落,直到公元5世纪出现商羯罗这样一位大哲学家进行宗教改革才使印度教重新复兴,为世人诟病最多的种姓制度却得以保留,也成为日后印伊冲突的起因之一种。从古至今,都有大量来...

安然:傲慢的诸神(第一部分)

Muslim viewpoint read Mumbai attacks 孟买的枪声将人们的目光引向南亚次大陆那块古老的土地,据说有着三千年历史的印度教有多达3.3亿位大小神灵,8亿印度教徒平均每三人即可分得一“神”。如此泛神的宗教与认主独一的穆斯林之间在宗教观上必然势同水火,而近代以来随着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兴起更使二者的关系变得日趋不睦。世界印度教大会(一度是执政党之一)宣称只有赞誉印度教种姓和...

安然:(立此存照)被“修正”的言论

尊敬的中穆管理者们: 赛俩目! 对你们为穆斯林事业所付出的劳动,我深表敬意。最近,我在论坛发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一时之间感到很困惑,本来我是准备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但在与一位超版交流后,我决定还是将问题公开提出来,希望论坛方面能在深入调查后做出有效回应,以此消除我在参与论坛讨论时的疑虑,也有利于论坛日后的健康发展。 我发现自己的帖子被经常性地“修枝剪叶”,或是措辞被改换,或是整段话地不翼而飞,...

安然:答谢赠书

姐姐,色蓝! 书已领回,当我提着那两大包书,奋力地走在从收发室回家的路上时,心中忽然生出疑问:你是怎样将这二三十斤的东西抱到邮局去的?继而就是寒冬里内心温暖的感动,所有的不快一起冰释。 将这二十九本书一一取出检视,不得不感叹你是知我的。 金吉堂先生的《中国回教史研究》、傅统先先生的《中国回教史》是早期回族学的开山之作,我欲得而不得久矣,奈其皆出版自民国二十年代,难得一见。 西北马通先生的《中国伊...

安然:我们不是活死人

我本不想言,读过《圣学复苏精义》的“劝善戒恶”篇后却感到不得不言了,因为知而不言者是在放弃一项特定的主命。大约在一千年前安萨里巴巴就告诫过穆斯林社会:倘若劝善戒恶不存在了,放弃了分辨善恶的努力,则会导致圣品失效,宗教颓废,衰败蔓延,迷误横行,无知普及的灾难——“我们曾经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今欲陈说的穆斯林论坛时事板块的乱象,虽处网络一隅,却也是整个穆斯林社会衰败的阴影在其网站之上的笼罩。大量...

安然:马兰的《情感世界》

山西长治的马兰先生是一位很爱回族的回族作家。这是一个容易招致反对的说法,有人会不服气地抗议:“有不爱回族的回族作家吗?”有的,在一个政治上无权、经济上落后、文化上受猜忌抑制的边缘族群中,出现这样的离心现象并不罕见。当一个人在他的写作生涯中几乎从不提及自己的民族身份,毕其一生未写过回族的一事一文,对自己出身的母族的历史与文化充满无知时,他对回族能爱得起来吗?回族一词除了暗示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血统外...

安然:注定要庆祝

从马尔科姆·X、马丁·路德·金到这位侯赛因·奥巴马总统,美国黑人盼到了自己的“出头天”。“出头天”一语,如果用闽南语或曰“台语”来发音,一定更有味道。1996年,台湾本省籍的李登辉在首次总统直选中大获全胜就曾被视作台湾人结束两蒋大陆人统治的“出头天”。 历史上的弱小民族都经历过一个无声的“默片时代”,无声即无思想,无声即无权……具有讽喻意义的是时代的先声往往选择那些在殖民化教育中完成启蒙却最终走...

安然:礼物两件,秋粮一份

忽至两件礼物,一件是大通回族自治县的文学期刊——《老爷山》创刊号,上面登载了我的一篇近五千字的小说《邂逅大明宣德炉》(编者有删节);一件是伊斯兰之光工作室的赠书:一本沙特阿拉伯圣城麦地那法赫德国王《古兰经》印刷局荣誉出品的《古兰经中文译解》精装硬皮书。知感真主。 今年初,在昆仑山下一所回族女子中学执教的冶兄生福就向我催稿,鄙人担心自己文章的风格不合于官刊要求,一度推脱。但冶兄诱之以“薄有微酬”,...

安然:正是愁时候

我要走了,我不想等到一个白色的乌鲁木齐。虽然那意味着我会看不到古尔邦节的麦西莱甫、吃不上在严寒中吱吱冒着热气的肉串,也再不能到老巴扎广场附近的那家维族餐馆去要一份拌着葡萄干的金黄抓饭,慢慢享受异域的黄昏,至于店家奉送的那碗自制冰酸奶也将成为酸甜的回忆……但我必须离开,美好的日子越临近,我就越紧张,因为我不知道它是否如我在想念中的那般美好,在没有纳格拉激昂鼓声的斋月里我听到的是那个寂寞文明的悲泣。...

安然:记住!我是阿拉伯人(سجل، أنا عربي) Darwish...

  ——纪念伟大的民族诗人达尔维什(Mahmoud Darwish) 10月5日,全世界在纪念他;10月5日,我们这些穆斯林可曾想起这样一个的名字:穆罕默德·达尔维什(1942——2008),并向他致以敬意? 在柏林国际文学节的呼吁下,2008年10月5日这一天,全球数十个城市用多种语言举办达尔维什的诗歌朗诵会;在中国的一角——香港尖沙咀美丽华中心商务印书馆,《今天》和《字花》诗刊举办了专场朗诵...

安然:一篇诗话

缘起争议 《放牧的星星》发到论坛上后,有网友对这首诗读得很细心,并对诗中的词句提出了含蓄的发问。因为想到会有很多朋友有这样的疑问。我将自己写作时的心理真实以一段详细的文字的形式复原出来。说实话,诗人的心理真实有一部分藏在写出来的诗歌文本之后,二者之间的关系犹如浓荫之于树木,需要阅读者凭借自己的知识背景体悟,如果完全由诗人写出来(往往也做不到这一点),其实就有伤及了诗歌朦胧美的画蛇添足之嫌。所以,...

安然:放牧的星星

放牧的星星 围着新月诵经 琉璃灯盏 光上之光 圣人的蜜枣 赶在东方破晓前 落入穆斯林的手中 * 蜜枣、净水、美香 护佑一颗知感的心 急走在安拉至大的路上 为赴旷野的约会 只为安拉 即使不信者不高兴呢 * 绿旗猎猎 白浪起伏 阿爷心碎 珠泪淌啊 那里面映着主的倒影 藏着回民四海漂泊的大愁 藏着今世里的孽障 * 你看坚强的汉子 风中闪烁 远行的游子回到了乳母的门前 2008年10月2日星期四 文章来...

安然:驳“翔”对《“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一文的质疑...

这位小朋友,首先我欢迎你的访问,无论如何人类之间的思想交流是有益的。但是,我还是要指出你在逻辑上的几个耐人寻味之处,因为它们在中国的民族主义青年中很有代表性。 第一,你感觉自己能够访问我的网站很奇怪。难道只有当你因为信息审查制度的阻碍出现“连接重置”时,你才感觉是正常和幸福的吗?我认为那恰恰是对你的知情权的非法剥夺、是对你正当的权益的侵害。反过来讲,为什么要封杀我的网站呢,汉民族主义者不会连倾听...

安然:读《堂堂的斋月生活》及其他

堂堂的心里藏有一汪活泼、清亮的山泉,凭着斋月日记流淌成有点甜的文字。在人世跋涉的人们多有绝望的怨气,惟信道而且行善,并以真理相劝,以坚忍相勉的人则不然。世人眼中的信仰者形象如木雕泥胎毫无生气,堂堂则像个异数,她点染的生活是灵动的,她倾诉般的祈求出自真情真性,因为她有爱。最近在看张爱玲的小说,一面惊讶于她的聪明,一面也惋惜于她的世界的荒凉,那是在洞看世情之后心的寂灭。禅玄之理大约只能助人达于止水之...

安然:公布我的两则读书笔记

(一) 根据亨廷顿在《第三波》中所提供的理论,可以将穆沙拉夫在近日的下台解释为市民社会所取得的民主胜利。人民党和谢里夫所领导的穆斯林联盟分别代表巴基斯坦社会中最有影响力的两大思潮:世俗主义与原教旨主义。亨廷顿曾认为穆斯林世界中的确有壮大的市民社会出现,但其是由原教旨主义主导的。巴基斯坦的政治演进表明即使原教旨主义者不满于穆沙拉夫反恐和血洗红色清真寺的一系列背叛伊斯兰的行动,也需要同世俗自由主义者...

安然:黄昏西域

你略显惊恐的花眸在门口看到了什么 是探秘的长焦镜头 还是镜头之外拐角处的那双鹰眼 你的生活仿佛悬在塞外的谜 我们目睹过胡腾舞传入大唐的笑靥 龟兹飞天遗落世间的琵琶 而生活里最底层的忧伤 是无花果树上的花 是异族美人身上廉价香水的香气 是黄昏老城一腔无法治愈的情义 噢!还是—— 老城区的忧伤 必被拆去、掩埋的忧伤呵 请让路人采一朵带去作乡愁 他在此处与彼处都是异族 他迷失了故乡与他乡 这小小的乡愁...

安然:CCTV的救赎

QQ上的网友把CCTV说成CCAV,以嘲笑它的僵化或曰假正经。可当你不再寄望于这位老夫子时,冷不防它又扮回鬼脸儿,还真能带给你一点惊喜。今晚我就见到梁文道现身这期的《周六佳片有约》里。那些至今还没听说过此兄的同志肯定不能算骨灰级的爱书人,由于你们的缘故,请允许我唠叨一下——根据我对他的不完全了解列举出一长串头衔——这对看客们明了我特别提及这部“佳片”的当下意义有帮助:文化人、书评人、时评人、电视...

安然:《济南穆斯林》与一座回民城关的记忆(下)

南方的暴雪让2008的年初就隐隐透出一丝不祥之兆。 这座城市的晚报上登出一条不动声色的短讯:位于市中心的趵突泉公园计划西扩,欲将一座废置多年的道观纳入其中。而这座名为“长春观”的建筑很遗憾地坐落在回民小区腹心地带的楼群中,为此,回民小区要付出的代价就是丧失自己的半壁河山。被腰斩的回民小区必将虚无化。虚无的阴影不只停留在物质层面,更殃及附着在物质之上的精神。因为回民小区不单单属于它的住民,更对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