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从“文革不是什么”来看“文革是什么”

如何给文革定性,众说纷纭。我以为,要弄清“文革是什么”,不妨从反面着手,先弄清“文革不是什么”,弄清了“文革不是什么”,“文革是什么”就比较清楚了。 一 文革不是群众造反批斗当权派 一种很流行的观点认为,文革就是毛泽东号召“造反有理”,发动群众批斗当权派。我不赞成这种观点。 不错,文革和毛时代其他的政治运动相比,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在文革中,曾经一度,毛泽东竟然号召群众造反、批斗当权派。在那...

高新:习近平为何对“文革”情有独钟?

2018-10-05 在本专栏《习近平总书记就是活着的毛主席》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介绍了2011年由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亲自审阅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关于1957年反右派斗争部分叙述了“当时一小部分人在国际国内政治气候影响下,”向党、向社会主义的进攻。“因此,”对反社会主义的倾向进行反击和斗争,事实上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完全必要的。“...

林辉:“藏地的灵魂”大昭寺文革居然做了猪圈

对于大陆文革的惨烈,人们或通过亲身经历或通过若干书籍基本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有一个地方的文革,由于资料的有限,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知之甚少,这就是西藏。近日,笔者终于看到了西藏作家唯色和其父亲泽仁多吉藉由文字与照片展现的西藏文革,这本弥足珍贵的书籍的名字叫《杀劫》。 读罢该书,最令笔者震撼的是文革对西藏文化的摧残,亦如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摧残,惨烈、彻底、让人心痛。比如大批喇嘛被强制还俗,大批珍贵经书...

胡少江:三十七年前执政党的一份决议预测习近平为文革翻案...

2018-09-14 今年的9月9日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逝世42周年的忌日。虽然中国执政党低调地度过了这个纪念日,但是躺在水晶棺中的毛泽东还是应该为他的幽灵再次在中国大地肆意游荡感到欣慰。在习近平的主导下,这个月刚刚启用的中国新编中学历史教课书对毛泽东生前视为毕生重要事业的“文化大革命”进行了重新评价,这个评价是对邓小平否定文革的“再否定”,它标志着习近平在为文革招幡呐魂的道路上...

宋永毅:“文化大革命”和非理性的毛泽东

宋永毅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 一、政治现象背后的私生活因素 二、从多疑到妄想:毛泽东对“政变”的恐惧与“文革”的演进 三、毛泽东的政治幻想:左右毛主义的重要因素 【注释】 现代心理学认为:理性是人所特有的一种思维属性,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理性起着极大的作用。但是,人的精神生活并非纯理性的,人们同时还受情感、欲望、意志、直觉、理想、幻想、灵感、潜意识、习惯等等因素的影响,这些不自觉的、自发的、...

晓明:一个文革受难者的人生之路

——拜访阎长贵先生纪事 我与阎长贵先生相识和交往已有十年时间了。记得第一次与他结识是在2008年9月26日,那是在北京文衡文化发展中心组织的一次“关于华国锋功过是非” 的学术研讨会上,我受研讨会主持人李宇锋、郑仲兵之邀参加了这次研讨会,阎先生和在京的离退休老干部林京耀、姚监复、朱厚泽(胡耀邦时代的中宣部长)、高瑜女士(曾是一个资深报人)等老人,以及韩钢(中央党校在职教授)、胡少安、窦海军等十多人...

胡平:邓拓之死——文革期间自杀现象研究

文化革命中自杀的人太多了,几乎每一个经历过文革的人,都能根据自己的亲见亲闻讲出几件自杀的事例。然而,直到文革后三十五年的今天,我们却还没有一个文革期间全国自杀人数的粗略统计,更不用说比较准确的数位了。也许,我们已经永远不可能获得这一资料,中共当局长期压制对文革的调查研究,再一次造成有意识的遗忘,三十年的光阴足以使许许多多平凡人的故事湮没无闻。 文革期间,有很多人自杀。这本来不足为奇(!),因为在...

阎长贵:“千万不要患文革健忘症”

——漫议“文革”真相:错误,还是功绩? 2016年5月16日,《人民日报》发表一篇《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的评论,现在从网上很难查到,要想下载都仿佛不可能了。这是为什么?它表明了什么?我觉得表明,迄今关于“文革”仍然存在着两种根本对立的观点。毛泽东1966年发动文革究竟是错误,还是功绩 ,两种观点截然不同。应该说,厘清文革真相是当今和今后相当长时期思想理论战线上的一个重大任务。鄙人不揣疏漏,...

高新:赞美文革是“在政治上行动上与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2018-08-15 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赞美文革是向总书记政治看齐的自觉表现!》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一个由政治警察“华丽转身”为大学教师的叫李彬的清华人不幸受到胡鞍钢的“政治牵连”,被中国大陆网友扒出他数年前的“赞美文革,为文革涂金招魂”的“在四川大学的演讲词”。 说来也巧,习近平政权的御用文人中为毛泽东文革高唱赞歌赞最肆无忌惮的“北京二李”,就是这个清华的李彬和社会科学院的李慎明都是来自新疆...

晓明:桂林“文革” 运动的回忆与思考

——拜访杨福廷先生纪事 历史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文革” 运动是荒唐时代下人为制造的一场空前绝后、惨绝人寰的世纪大灾难。这场大灾难的始作俑者就是毛泽东,他的种种罪孽早已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受到国人千秋万代的唾骂。 然而,荒唐时代下爆发的这场“文革” 运动,在毛泽东一系列歪理邪说的欺骗和影响下,许多人都会受蒙蔽而被历史的浪潮巻入其中,作出各种不同举动,似乎成了厉史发展进程中的一种趋势。除去...

彭佩玉:论文革遗产——现代政治巫术

民间对文革重来争议颇大,举其要者,大致有三:1,绝无重回文革可能的经济决定论。该论断以所谓改革开放的经济基础势不可逆,独裁头子个人淫威呈代际递减趋势为论据,言之凿凿论断文革绝无重来之可能。且言下之意谓担心文革重来乃庸人自扰,实在有乾坤在握之感觉。2,文革从未离开过的此在论。该论断混淆了典型的基本历史特征,除了误导他人并不能提供有益的智识判断。3,文革处于复辟进程之中的过程论。该论断依然未能把握最...

刘晓波:从娃娃抓起的残忍

文革已经过去三十五年了,大陆对于文革历史的清理和研究,除了旨在洗刷自己的诉苦、并用苦难为自己贴金之外,并没有做出哪怕是差强人意的成绩。(阅读全文)...

张耀杰:关于文革批孔的若干反思

破四旧,砸孔子牌 今年是毛泽东挑起发动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50周年。2016年3月20日下午,在北京的几个朋友利用《1966阙里纪事》作者之一刘亚伟先生在京逗留的机会,在朝阳区望京麒麟新天地五号楼105画廊举办了一场周末读书会。读书会由我本人主持,由刘亚伟先生做主题发言。 《1966阙里纪事》原名《孔府大劫难》,1992年由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出版发行,2015年12月由曲阜政协文史委员会...

罗祖田:我经历的文革中几件小事

一、不是5%,是三分之一。 我17岁就很幸运地进了工厂。进厂约半年,迎来了“一打三反”运动。 初进工厂,我感觉工人阶级很幸福。每日进了车间,师傅们总是先围着火炉神侃上个把钟头,话题多半是早两年的夺走资派的权、抄家、武斗,为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而自豪。每天也就干上两个来钟头的活儿,便高喊着“下班啦”。 那时,我一点不识得即将到来的政治运动的具体滋味儿,凡事都觉得新鲜,见每个人都呵呵笑。我把班上同事都...

晓明:在疯狂、荒唐与悲惨、血腥的日子里

——“文革” 中若干历史片断的回顾与思考 文革运动从1966年春夏之交时节在全国开展时,我是桂林冶金地质学校(现在的桂林理工大学)的一名靑年教师,经历了这里文革运动的全过程。现在回想亲历的那一桩桩往事,仍感到惊心动魄,难以忘怀,许多问题令人深思—— 一、大动乱前夕的批判运动 1966年春、夏之交时节,随着姚文元和戚本禹等人的文章在报刊上发表,接着北京市委被改组,一股批判和...

蒋祖权:文革前后

刚开始用微信的时候,加了很多群,后来发现信息量太大了,手机也卡,就退了很多群,现在只剩几个不太争论的小群分享文字,交流观点。 微信群就像一个思想散步的地方,散步也会踩到狗屎,微信群里也会遇到因为观点不同就骂人的。微信群里有一个比较撕裂国人的话题是关于当年“领袖”的:有人称他是灾星,有人称他红太阳,有人说文革都是他带来的灾祸,有人说那不是他一个人的错。 一个人犯了那么多罪,却说成是犯错,到今天居然...

胡平:当公权力故意缺席的时候

——读李乾文革回忆录《迷失与求索》有感 去年,美国的柯捷出版社出版了李乾的文革回忆录《迷失与求索》,引起不少读者的兴趣,也引起一些争论。李乾是文革时武汉一所中学的造反派头头。邻近学校有一批学生拉帮结伙,行凶作恶,曾多次向李乾学校的同学发起攻击,有的同学被他们打得落下终身残疾,差点死于非命。李乾和老师同学经过商量作出决定,由他带领几个同学,在深夜闯进为首的两个流氓学生的家中,当场开枪将两人打死。1...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指挥部)——第4号通令 北京八中的校友会公布了陈毅元帅的儿子陈小鲁2013年8月 发出的道歉信,对于他在文革时期作为红卫兵领袖和学校革委会主任批斗老师和同学、责罚他们劳改等罪行做出了忏悔。并且还对自己“恐怕别人指责他反对文革而 没有制止红卫兵的暴行”做出了检讨。中国的党政高官子女中有很大比例都参与了在文革初期的红卫兵暴行。陈小鲁能够在有生之年,清醒之日,站出来表示忏悔和...

张敏:专访金钟先生:习近平巩固独裁肯定“文革”

——评中国教育部新历史教科书送审本(二) 2018-02-27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8,02,24) *就中国教育部新版八年级历史教科书送审本,专访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 在前面节目中谈到,前不久中国教育部推出新版八年级中国历史教科书送审本,其中删去了原教科书中“文化大革命”一课,将有关“文革”的内容与“十年探索”合并归入第六课,题目是“艰辛探索与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