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青春消失,记忆有罪

2014-08-26 机械轰鸣,履带纷纭在工地上 叽叽嘎嘎吱吱 一台挖掘机掉了链子 噢呵,我坐在履带中间 看2014年下6月1日的大雨 如若不是为了工钱,我会说 掉链子和下雨很好啊 由此我可以怀念我的一生一辈子的快乐、美丽 快乐和美丽的故事从国际儿童节开始 少男少女们在高台子上唱歌、跳舞 他们都有嫣红的笑脸、白衬衣和红领巾 面黄肌瘦的孩子们在台下拥挤 我们破旧的书包或者肮脏的衣衫口袋里 装几块新...

欧阳懿:从明天起,做一个反革命

2014-08-26 【昨夜、今晨,在一个圈子瞎掰、扯怪,即退,作打油以记之】 从明天起,做一个反革命 关心大米、萝卜、白菜 革命先生,我是路人甲、乙 我不是你的朋友,我为自由生,为妻儿死 革命先生,我或者是路人丙、丁 我不是你的兄弟,我喜欢 和康康、王金波谈情说爱 喜欢洗刷陈云飞、张明和张羽 革命先生,我也可能是路人戊、己、庚、辛 我喜欢在树梢叽叽喳喳 最极端时扇自己耳光、搞乱自己的头发 对你...

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六书:爱不可以追寻

亲爱的若宇,爱是两情相悦,爱是心灵相通,爱是生死相许,爱是永不离弃,爱是神的祝福和预备。 爱不可以追寻。你只需从从容容地走过任何大道或涉过任何小溪,你只需自信地吹着口哨穿过任何森林或者翻越任何山坡,你感觉自己是一个农夫或者一位猎人,你要有满满的收成、收获,在你感觉倦意的时候,夕阳西下,一灯为你点亮为你闪烁,一柴扉为你咿呀开合,一边是羞涩的微笑,一边是怦然心动。 设若是春天,你感觉到阳光灿烂馨香沁...

004:欧阳懿

姓名   欧阳懿 笔名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68年6月28日 出生地点 四川省遂宁市 居住地点 四川省遂宁市电大宿舍2单元9号 教育程度 四川省川北教育学院毕业 职业   中学教师,自由撰稿人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出狱后) 拘捕日期 2002年12月5日拘留,2003年1月6日逮捕 拘捕机构 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 拘捕原因 撰写发表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呼吁民主宪政 罪名   煽动颠覆...

欧阳懿:2014年4月16日,长沙

飞机哪儿去了,该死的印度洋 吐几绺油迹那么难,让生者与死者 找到互望的方向 2014年4月16日,乌贼的老父亲去世了 八卦中学去娱乐化,环球屎报把儿子 和父亲割裂,尼玛真贱 一棵恶心死人不怕填命的奇芭 北中国到南中国的天空地下都要晴朗哈 风和日丽,我举起手来投降,安检们才不要 对我变形的身份证惊诧,我才能从第十二代 开始,第一次踏上我祖先离弃的土地 第一眼看见响马弯刀这个杀客 除了喝酒,还能干什...

欧阳懿:教育学院:万马踏沙或无形的泥淖(1987年-1989年)...

(接上篇) 教材陈旧,上课很无聊,讲师和教授自言自语,同学要么连标点符号也做笔记,要么在教室后面打情骂俏。背时的是,这打情骂俏的人中也有我暗恋若干年的女孩子阿紫。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大学竟然如此,只好逃课。 将头发弄得乱乱的,装着有气无力的样子,只等教务处那个中年女人来查毕考勤,然后除了癌症和爱滋以外的病都是借口。 老师一般都不为难,只有一次,我没有装病也没有请假,到涪江堤上看划龙舟,惹火了有“...

欧阳懿:教育学院:从鲁迅到琼瑶(1987年-1989年)

(接上篇) 尽管处在连接川渝两地的交通中点,但物产单薄,与外界的交易意义不大,人们过而不留,遂宁真是一个偏僻闭塞的地方。外界的自由化再次兴盛时,它还在清除和压制。我刚进入学院时,一帮人还在对高尔泰来此讲学时批评了郭大师沫若而愤愤不平。郭大师的衣服一揭就穿帮,真要帮腔不如不言不语。这不,我看定他们是一伙左嗓子或糊涂虫,便要不听。 不听是可以的,不学就是糊涂虫中的大哥大。 从小马哥处得来一个市图书馆...

欧阳懿:教育学院:革命文本的阅读(1987年-1988年)

(接上篇) 我现在是在教育学院学习和生活了,现在是指公元1987年9月以后的两年时间。 教育学院在遂宁中学的一墙隔壁。对于我而言,只要是升学,就是该庆幸的事了,但真到了教育学院,我却希望有一次补习的机会而不愿在此地呆下去。 开学的第一堂课,一个瘦削无肉脸孔的先生走了进来,说了一通无盐无味的话,突然把话风一转:“我知道有些同学不愿意在这所学校读书,这我能够理解,如果有这样的同学,我欢迎你们下课后来...

欧阳懿:遂宁中学:我读故我在(1984年-1987年)

(接上篇) 1984年8月,因有人装怪捣鬼,我没能得到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幸有好心人暗示,我才于匆忙中准备了些东西进城。客车将行,父亲削好一个沉甸甸的大梨递上,我捧着它平视前方,向城市去。 我在学校外的墙壁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和班级,因没有录取通知书,费了许多口舌才给予注册。 学校是全省28所重点中学之一,清末民初时期是一所由教会主持的女子中学,几排松柏树中的图书馆和另一座建筑保持原貌,图书馆墙...

欧阳懿:阅读的空白与干涸的心灵(1982年-1984年)

(接上篇) 中国农村社会的人们要改变自己的社会角色的途径不多,当兵和升学而已,这两条道路是中国数千年文明所形成的。但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二元社会结构相对成熟时,后一条道路似乎不很管用了,这种停滞持续了二十余年,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略有改观,“早为田舍郎,暮吃国家粮,草鞋变皮鞋”的蜕皮农民梦想又可以做下去一些时候了。所以,近三十岁的大男人和老姑娘还变着法子读初中考中专和中师,我们这些小毛孩就很难为考...

欧阳懿:小小书贩子(1980年-1982年)

(接上篇) 20世纪80年代开始,我到人民公社的初中上学了。某一天早晨上学,我看见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们低着头无声地站在场镇口一片空地上,听一个人在宣告什么。人说,那是些地、富、反、坏、右分子,新的共产党中央来命令解放他们,不再把他们作为敌对分子和剥削阶级对待。关于这些,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认识,只是觉得这以后可以吃饱肚子了,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供销社卖小人书的柜台里有越来越多的书籍陈列着,我的阅读进入了...

欧阳懿:故乡和民间文化(1973年-1982年)

(接上篇) 对于广大的中国农村社会而言,以文本作为文化传播的方式的历史并不久远,民间文化的传承是以口头讲述的形式来实现的。毛泽东共产中国后,除了他本人的书籍以外,他也没有让人们阅读其它文本的意思,这进一步延续和加强了民间文化传承的口述形式。 我祖父是中国早期天主教的后人。或许是无神论宣传很时兴以及与他的信仰相悖逆的缘故,他一面让照例该张贴马、恩、列、斯、毛的画像的我家堂屋的墙壁空置起来,一面闭口...

欧阳懿:少年不识书滋味(1974年-1982年)

(接上篇) 少年一阳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后出生的,他老人家的这场乱革命结束时,一阳已经粗粗识得几个方块汉文字,所谓阅读也是有的。 《鸡毛信》、《王二小》、《小八路》、《草原英雄小姐妹》、《雷锋》、《少年刘文学》、《董成瑞》、《黄继光》、《邱少云》、《闪闪的红星》和《一江春水向东流》,全是阶级斗争、阶级对立和革命教育的小人书,翻来覆去的。 有一年,少年一阳随父亲到邻县小爷爷家玩,小爷爷...

欧阳小戎:自由的城堡——为欧阳懿先生《心灵城堡》序...

(接上篇) 当候鸟纷纷离去, 我在霜雪的北国 为你编制一片遮月的云。 大地呀!从此 别再为那流逝的过去深沉。 请掩埋 我的足迹, 在远方, 我的背影不再单薄。 是宿命的车轮, 于你四千年前的梦中 辗出了轨道。 然后我 踏进阳关。 我忽然明白,不是持不同政见者在挑战专制,而是专制在挑战持不同政见者的承受能力。因为人生而自由,是以专制天生不具备合法性,而异议人士不过是秉持着人的天性而已。从逻辑上,应...

欧阳懿:糊里糊涂的阅读经赠美女张涛——《心灵城堡——一阳阅读史》代序...

闲居成都三年,渐渐与张涛熟悉。 张涛不是美女作家那种因为是女性就可以称为美女的那种美女。我们的认识,是在栅子街三一书店开始的。 三一书店将进入中国西部文化史的时间序列,这是我深信不疑的。 这并不能阻止三一书店的倒掉,却让部分真爱它的人们叹息,人们还希望有一个安放自己与尘俗保持距离的存在的角落,所以,我们象大棚车队结集和流浪在成都的楼宇之间。这当中的坚定分子,便有张涛。 我从“王老虎”(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