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显宁:追忆刘美仪老师

从同学群得知刘美仪老师仙逝,不胜哀痛! 4月8号下午7点28分,刘老师在美国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家中安然远行,高寿九九,仁者寿!(上图为刘老师逝世讣告,照片来自文光来先生《送别刘阿姨》,下同) 刘老师生于美国长于美国。1942年毕业于美国西雅图州立华盛顿大学。1949前和先生刘炽亮(1943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抗战期间曾担任中国驻美国中国国防物资供应公司翻译)举家离开美国。后来到山城重庆定居,教授...

谢显宁:这个小丑

这个小丑本不足道,其恶名已被刻在耻辱柱。“小丑录”上,想必雷雷二字也已记录在案。 奈何宅家寡趣,今天又恰逢4月27日。想这小丑“出道”,不正是3年前的今天在成都“如愿以偿”的么?既如此,身为成都人,何不放松心情乐一乐!也许有人以为,雷雷“横空出世”辱骂方方,无非是一个持有保健按摩上岗证的按摩师,为搏出名而“剑走偏锋”的“聪明”之举。 错! 雷雷,本名魏雷,1975年生人,北京人氏,早年在什刹海体...

谢显宁:恐惧2

3月31日晚,微信突然被疯,手机显示被疯3天,相当于被“软禁”3天——4月3日晚上才能“解疯”。世界文明越发展,特色疯号越癫狂。朋友们连连被疯的信息,把耳朵都听起茧巴了!“四04”之不可理喻,大有与文明决一死战之势。 3月5号被疯过一次,这次被疯就成了“过来人”。既然它们疯禁的权力不受约束,我们就放飞思维吧。于是敲击键盘,以“恐惧”为题,记录下再次被疯的感受。写完之后便静待4月3号解疯。 疫情期...

谢显宁:恐惧

早上打开手机就看见几条短信。本来,“微信时代”大家已经不太使用短信,因为昨晚微信被疯(此处和下文的错别字皆属有意而为,形同被歹徒“逼良为娼”,原因“尽在不言中”。)朋友们发来短信表示安慰,令我甚是感动!从短信得知,昨天至少还有3位朋友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其中,老满兄“享受”的还是“永久疯号”。 同一个月里,这是第二次被疯了。想起来真想吼一声川骂:我……你的仙人板板!但是,骂谁呢?对方躲在无人知晓...

谢显宁:悼珍年学长

昨天,在“七中老三届”群得知珍年学长仙逝,不胜悲痛!去年秋天见他们一大帮同学自驾满洲里,再转俄罗斯旅游的照片,还是那么和善可亲,高大健壮,怎么会突然之间就走了?(上图左2为藏区旅游的珍年,右二为珍年夫人 摄影:黄惟公) 我认识珍年是在文G“上山下乡”前夕。从认识到后来和他相处,加起来一共也仅20来天。而且,第一次和珍年见面,甚至连“认识”都说不上。但“相交贵在相知”,对他的印象却永难磨灭。 19...

谢显宁:底线

前天晚上正想转发这个帖子,眨眼间手机“失灵”。再点微信,显示“该微信账号因涉嫌传播恶性谣言……”明白是被疯号了。 微信一下子被消失很不习惯。和被宅在家的感觉差不多。被宅被疯,双“被”叠加,颇有又瞎又聋之感。好在这两年听惯了朋友们被疯的故事,看惯了不少朋友在微信上瞬间消失,然后又在某天重新露面。假如没有这些“前赴”者,猝然被打成“后继”人,不定还会瞎想以后会不会遭……病毒期间啥事不能发生?好在被疯...

谢显宁:覆巢之下——街子镇四访铁流

今天前往街子,奉还向铁流老先生借阅的《往事微痕》百期精选第一册和四川文联1957年11月10日编印的《四川文艺界右派集团反动材料》全本资料。除借阅这些资料外,铁老先生还慷慨惠赠我《往事微痕》百期精选第二至六册电子版和他百余万字的回忆录《我所经历的新中国》,令我感铭! 《往事微痕》创办于2008年7月,由谢韬先生提议,谢韬夫人卢玉策划,铁流主编。至今已历10年有余。铁流说,已经出了140多期,共约...

谢显宁:悼乐加兄

和乐加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琴台路散花楼茶园。天气晴好,大家心情也好。一边喝茶一边闲聊,纯粹信马由缰。那时,乐加的眼睛已经相当糟糕。我问他影不影响作画?他说问题不大,在眼瞎之前把几张想画的画画完没问题。依稀感觉到他有一种紧迫感。闲聊中嫂夫人嗔怪他不知爱惜自己,关爱之情溢于言表。那次喝茶,聊得高兴却未能尽兴,我本想问他的两个问题也没有机会提出。我们约定择时再聚,哪知道一分手却成永诀!昨晚读到大泽兄微信...

谢显宁:时代之子——张先痴先生逝世周年祭

2月21日是张先痴先生逝世一周年忌日。回想一年前的今天,方德兄电话告知噩耗,闻之悲从中来!之前,先生已卧病逾月。原本以为,尽管这次疾病凶险,但凭他坚强的意志和几番闯过鬼门关的身体,仍能一如既往度过劫难,谁知最终没能扛得过去! 悲痛之下,当即驱车进城。是夜皓月当空,成都难得一见。“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难道这轮明月是特意为他照亮天堂之路?一路思量,差点闯了红灯,急踩刹车,只见大街左边霓...

谢显宁:2020年庚子正月初一

疫情凶猛,去龙凤山公墓给岳父母扫墓后本想回家。但又想,既然已到新都城边,何不去桂湖看看田家英?他那样的良知人士如果多点,何至于搞到那般田地不可收拾?尽管知道,在“你懂的”那种体制下,根本不会有良知人士存在的空间,但这样的认知并不能稍减对田家英的崇敬。 第一次知道田家英,是在老家天回镇范家巷小学读小学的时候。那时正值大饥荒最严重的年代,在饿得吃糠吃菜吃稗子,吃得吐清口水最后没得吃饿死人的时候,就听...

谢显宁:街子镇三访铁流

打电话,听铁流说已经找到了《往事微痕》百期精选第1册和足本的《四川文艺界右派集团反动资料》(会议参考文件之九,四川文联1957年11月10日编印),即刻直奔街子。 赶到时,老先生正在手机上写帖子,让我等半小时,写完帖子就给我拿资料。我便趁机溜达,观看“铁流水榭”。这地方确实选得好。走廊在水榭二楼,放眼望去,楼下就是味江,也就是“大蜀王祠”正殿大门两旁“日暖味江茶岭白,旗开川峡阵云红”那副楹联上写...

谢显宁:街子再访铁流

2020-01-6 即从13到92页都没有(见图) 昨晚,拜读铁流老先生惠赠《会议参考文件之九:四川文艺界右派集团反动材料》(四川文联1957年11月10日编印)。这册资料是四川省文联在反右运动中编印的,共92页。看目录,应该是当年揭发批判石天河先生的资料集。阅读时,发现只有1至12页流沙河先生(2019年11月23日病逝于成都)“我的交代”。其余的大部分资料,即从13到92页都没有(见图)。于...

谢显宁:街子一访铁流及给铁流打电话

去街子,在铁流水榭幸遇铁流老先生。 老先生伉俪皆健谈,论及人、事,如谈及流沙河先生反右运动中写“我的交代”,无中生有,构陷朋友蒙冤坐牢;回答我“在反右那种情况下谁也免不了交代揭发”的问题时所表达的见解;老先生对“交代”与“揭发”的看法;他与某些右派难友的历史恩怨等往事……老先生伉俪皆坦言直语。或褒或贬,并不隐讳。我虽不完全认同,甚至反对。但这样直来直去的交流,“过瘾”两个字可以概括。...

谢显宁: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金)元好问 昨日接到九九兄电话,今天应约前往九兄家茶聚。一进门,九兄便把何洁先生惠赠,委托他转交我的《何洁往事》及随书附送的一盒“普洱花草茶”递给我。我接过书,见封面上除书名之外,还另有“何洁”两个大字。那两个字,一看就是流沙河手笔。翻开何洁亲撰的“写在前面”,得知此书系她本人亲选亲编。何洁写道:“书中的文章都是曾经在各大报纸杂志上发表过的,因它们都是...

谢显宁:“吹尽狂沙始到金”

——《耄耋老人忆劳改》读后 一 官鸿寿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不料婚后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挨斗挨打后被下放天全县山区劳动改造,瞬间妻离子散。因右派分子属于“黑五类”,即“地富反坏右”(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改造时被“十红夹一黑”监督劳动。“十红夹一黑”,指1个右派分子被10个人监督劳动,因右派的名字黑色书写,10个监督者的名字红色书写,故称。 下放不久,大饥荒爆发。活路重,吃不...

谢显宁:大佬叫板劳动节?

劳动节放假,不亦乐乎。不料假期中大多数时间天阴下雨,本拟远足也只好打住。但遗憾之下,静坐发呆,也是一乐。想起来,今年“5.1劳动节”其实并不寻常。甚至可以说,自1886年以降,除了当时促成5.1成为国际劳动节的那些大事件之外,2019年的劳动节也许是最不寻常的——虽然看起来似乎寻常。 众所周知,劳动节起源于1886年5月1日。这天,美国2万多家企业的数十万工人举行大罢工和示威游行,要求缩短工时,...

谢显宁:省医院开药实录

按规定,今天和老太婆去省医院开药。算起来,从查出高血压到现在,每月一次(遇周末或节假日可顺延或提前,但提前或顺延都不能超过一周)例行开药已10年了。 排队等医生时,一位红衣女士走过来问:“大哥,你的问题解决没有?” “啥问题?”我一时不解,反问她。同时,脑子里马上飞快地搜索与问题和这位女士有关的记忆。 “她认得倒你?”见我没有吭声,站在身后的老太问道。我因专注于回忆,没有回头,也不知老太是在问我...

谢显宁:日元和日元上的人物

近日有新闻报道说,日元上的人物要重新更换了。和原有的人物一样,准备要换上去的仍然多为日本民族的文化科技精英。碰巧,笔者3年前曾在名古屋有过短暂停留,因为要去超市购物,天天和日元打交道,心有所感,于是写了如下这篇短文。 出门在外离不开钱。时光如水,在名古屋不觉已快一月。因为天天要和日元打交道,一个月下来,无论纸币还是硬币,也算混了个熟面孔,对日元有了两点比较鲜明的印象。 一是干净整洁(上图)。硬币...

谢显宁:清明时节祭英灵

——远征军老兵出发赴滇缅战场扫墓记 今天,10位川籍远征军老兵从成都出发,重返滇缅战场,祭扫悼念在抗日战争中以身殉国的战友。 10位老兵都曾参加滇缅作战。当年慷慨赴死,卫国御敌的少年,如今已是耄耋老者。重返战场祭奠战友,是他们有生之年的共同愿望。在志愿者组织的帮助下,老兵们终于在清明节前夕实现了多年的夙愿。10位老兵中,年龄最大的已经101岁,最“年轻”的也已88岁高龄,虽然行动不便,却个个精神...

谢显宁:“观今宜鉴古”

——快乐的星期天 鸟本先生是个学中文的日本青年,汉语流利,对中国历史也很有兴趣。到成都旅游时想去参观金沙遗址。张先痴先生夫人杨姐叫我们作陪。金沙遗址历史悠久,各种出土文物琳琅满目。大家一边参观,一边闲聊。 图: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方德兄本是独立抗战研究专家,同时对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没料到他还熟知金沙遗址及其发掘过程,于是顺便当了导游。黄教授本来就长期担任过她们学校外语学院的院长,教过好多届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