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民众反感警察的原因

孙志刚的死,表面上是由于触犯了收容制度而造成的。其实质,我以为并非如此。假设孙志刚不把他们当作警察,只当作马路上的剪径,口袋里又有钱,并且不据理力争,愿意傻乎乎的交出去,你说性命不依然在他手中吗? 如果站在中性立场上,评论警察的所作所为,他们也是没法子。社会既然已经普遍腐败,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利益,也显得十分正常。他们要吃要穿,开销庞大,既要用手机汽车、又要抽烟喝酒洗桑拿,为了如意安排家中的...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菲丽丝,皇后的玉照已收到,谢谢!你来信问这些日子为何不上网聊天,也不写封电子邮件,是否电脑给没收。还说婆罗洲皇后读《梦莲》,一边流泪,一边惦念著作者的下落。她希望你不要由于电脑的没收而放弃写作,以及跟婆罗洲元老院的联系。 不瞒你说,亲爱的,六四二十周年,夜郎局势十分吃紧。朝廷如履薄冰,不仅依然扣押刘晓波博士,监控软禁关押各类异议人士,比如把石家庄的朱欣欣软禁了八天,浙江的吴高兴关了十多天。天安门...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今天下午一点半,我在房间写作小说《月圆之夜》时,三个协警前来探脚路,打听我住在什么地方,也是天意,刚巧问了我老婆。我老婆说,住在这儿,有什么事?三个协警愣了愣,表情十分尴尬,要紧转移话题,随后溜之大吉。 出这种洋相,暴露自己的贼念头,按衙役的术语,就是“工作粗糙”,我认为户籍警“汤司令”有责任,“市局领导”与那个“小孙”更有责任。要是黑夜时分,“汤司令”人衔枚、马勒口,带着这些人偷偷落实我的住处...

陆文:我眼中的九头蛇

懂事后,昆山周市外婆给我吃了糍粑,哄我睡觉时跟我提起九头蛇。说看不见,无处不在。能飞会爬,日飞千里,夜爬八百,一顿吃300头肥猪,一口喝干家门口的蔡泾河。蔡泾河曲折绵长,无穷无尽,直通通天河,七仙女曾在那儿洗澡,何仙姑一同陪浴。按外婆说法,九头蛇之食量,可称之为肚如东海,腹似猪库。我想听下去,外婆说,你睡,明天告诉你,就此没有下文。外婆目不识丁,闭塞乡野,记忆中有九头蛇,可能是口口相传在她脑海留...

陆文:孽种

陆文:孽种 作者简介 笔名陆文,曾用网名江苏陆文、竹园荒田,江苏常熟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1950年出生,1968年插队,1979年回城,1987年获江苏省自学考试中文文凭,随后开始写作。著有小说集《桃花源消亡记》,代表作《梦莲》、《细麻绳》、《肾盂肾炎》,作品散见于《钟山》、《漓江》、《东方文化周刊》、《雨花》、世纪沙龙、关天茶舍等。博讯新闻网《独立笔会》栏目有“陆文文集”专栏。本小说...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去年,网上看到李劼一篇评论,题目叫《自由需要运动吗》,其内容主要评论袁红冰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纲要》。讥评之余,没来由的打了独立中文笔会一闷棍。我看了大失所望,因为在我印象中,李劼虽个性张扬,遗世独立,却自称为怜悯、淡泊之人,还喜欢“田野和放风”。因此,国内出现重大事件,他不表态,不签名声援,我也没把他视为逃避现实的软骨头。可此文,对袁红冰苛刻刁钻、吹毛求疵,简直不近情理。他说:难道自由需要运动...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2006年8月21日,宜兴市江苏鹏鹞药业有限公司一百多位职工,为控告单位法人代表──张国清非法侵占职工股份事,去市政府进行上访。他们举的三条横幅标语是:张国清,还我完整股权!鹏鹞药业职工忍无可忍!当代包公站出来,支持弱势群体! 为避免官方强加“堵塞交通”的罪名,职工们平静地举着横幅站在市政府的马路旁边,等待市政府领导接见。可领导迟迟不出现,最终没出现。2004年,这些职工曾来此地上访,一副市长出...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菲丽丝: 收到你的信很高兴,很久没收到你的信了,也不知你不想书信于我,还是我有啥信件给衙役拦截了去。最近网上衙役十分结棍,他们大概又发明了不知名的病毒,将我的电脑搅得一塌糊涂。面对死机,我手足无措,恨不能请他们吃酒、叫一声娘舅,希望他们教授我逃离经盾工程的新技术。 东吴证券的股票分析软件也趁火打劫,逼住我更换所谓的经典版软件,否则原有软件没法使用。我晓得他们的用心,或者让我惟有在线才能看到股票信...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继力虹之后,严正学因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昨夜我上网搜索了他的资料,资料计有《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被判刑的抗议声明》,和《严正学案庭审笔录》等。 总体印象,刘路律师的辩护滴水不漏,且恰到好处。他抓住了衙役的软肋,使他们判决时不得不有所收敛。最可贵的是,在为严正学辩护时,他仍为民主党派说了公道话,且有理有节。他引用的大量我党早期关于民主自由的言论,挺有说服力。看了,...

陆文:肾盂肾炎

陆文:肾盂肾炎 作者简介 笔名陆文,曾用网名江苏陆文、竹园荒田,江苏常熟人,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1950年出生,1968年插队,1979年回城,1987年获江苏省自学考试中文文凭,随后开始写作。著有小说集《桃花源消亡记》,代表作《梦莲》、《细麻绳》、《肾盂肾炎》,作品散见于《钟山》、《漓江》、《东方文化周刊》、《雨花》、世纪沙龙、关天茶舍等。博讯新闻网《独立笔会》栏目有“陆文文集”专栏。本...

陆文:肾盂肾炎(58·完)

呆不下去,宝囡放了1001元礼金想走,犹豫一下,又走近跟小圆握手,可能出于好奇心,想看她长什么模样。小圆梨花一枝春带雨,看得宝囡心都软了,握住手,久久不放。想撩开我脸上的白布看最后一眼,没勇气,不过掀了我身上的绿被面。发现脖子上的紫红领带,泪水脱眶而出,喊了声德德。 惠娣当着小圆的面,对我说,本来是你的,等了好长时间,当年你帮我清除蚂蝗,我帮你搭帐子就激动。德德,给你生儿子,服侍到死,与你两清,...

陆文:肾盂肾炎(57)

2001年中秋,给姐妹俩过生日,没忘了给娘和弟弟送月饼,小圆也收到娘寄来的两盒广式月饼。儿子从四川打电话给小圆,祝娘生日,还叫小圆代他向惠娣问好。惠娣明明在场,没机会跟儿子说话,电话就挂了。惠娣沉着脸,还斜眼白了小圆一下。 一天下半夜,我起床小便,之后想大便,可又拉不出,坐在瓷马桶上用了力,大便倾泻而出,先硬后稀,没完没了,像退赔搞四清,又像吃了泻药。躺到床上,不久心口痛,头里昏,似有勺子搅拌我...

陆文:肾盂肾炎(56)

起先咯咯笑,没当一回事,见我床上一躺,挥挥手,急了。求我,老夫老妻了,爸爸,给你生了儿子,你打我耳光,我没跟你算账,你帆扯足,不给我脸,姆妈不是好欺负的,姆妈不怕流氓。隔了一会,软了下来,说,女儿求你,给我脸,我在小圆面前不好交代,我拍了胸脯。你不回去,我不敢回去。我假装睡觉,惠娣发飙,说,不信玩不过老流氓。一把将我从床上拉起来,说,你不走,喊救命,闹得六江水浑(翻天覆地),叫老和尚赶你走,你这...

陆文:肾盂肾炎(55)

惠娣没有饶我,一天下午小圆去甸桥图清静,她坐在我对面跟我拉清单。知道不能说话,把笔记本油笔放到我手里。笔记本红封面,纸质泛黄,首页有毛主席语录: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估计是早年文艺演出时得到的奖品。面孔严肃,不过她哪怕对我不自然的微笑,也透露那难以言说的美,26年来我一直为此着迷,曾为此用血汗钱,给她买高统套鞋和雨衣。我也喜欢她肚脐那儿的一粒痣,我不仅亲,还舔。尽管我...

陆文:肾盂肾炎(54)

摇摇晃晃进门,话都不说,一屁股坐在客厅红木圆凳上,坚持不住,倒在大方砖地上,叫,姆妈小圆救救我!声音却是,母吧巧远求求唔!姐妹俩慌了,晓得出了毛病,要紧叫出租送医院。走出家门时,我抱住惠娣,又吊住脖颈,叫母吧母吧母吧(姆妈),唔晓祠财,唔晓祠财(我要死哉),声调带哭腔,精神崩溃。小圆见我不成体统,把惠娣当救命稻草,皱了眉头。惠娣说,姆妈在,妹妹在,德德,挺住! 《海虞日报》文艺副刊上,一首《今夜...

陆文:肾盂肾炎(53)

年底某一天,确切说1999年12月30号,我清楚记得那天星期四,跨新世纪前夜,大家担心千年虫的时候。上午接到宝囡来自姑苏的电话,邀我马上去,开好房间请回电。语言蛮简洁,仿佛旁边有人,担心偷听似的。原来她开会,会散抓时间与我幽会。开好房间,与她通了电话,吃了饭中午到,让她洗澡,自己出宾馆吃藏书羊肉面。待进房间,她躺在床上看书,书名叫《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宝囡说,服装社区房子已造好,验收结束,钥匙...

陆文:肾盂肾炎(52)

离开华山,离开西安,去成都。由于提前购票,这次睡硬卧。小圆睡下铺,惠娣中铺,我上铺,聊到熄灯才睡。今夜小圆多上了两次厕所,我也不舒服,有一瞬间天旋地转,想呕吐,流口水,又吐不出什么。惠娣听我干咳,不放心,问怎么啦。我说要喝水,她想下去拿水给我,小圆递了上来。小圆起床去厕所,惠娣不放心到厕所门口等。后来又坐在她床边,好长一段时间,直至她说,姐姐,睡吧。惠娣才放心去睡。 成都的风景,大家知道,有杜甫...

陆文:肾盂肾炎(51)

大师兄通过赵所晓得惠娣底细,认为她是有缝的蛋才这么试探的。因此五一节大师兄二女儿出嫁请吃喜酒,我没带惠娣去,借口她身子不适。我也是老江湖,我不信玩不过大师兄,毕竟我足智多谋,体内还有典当朝奉贼头贼脑的基因。我想好了惠娣失控,或者说有婚外恋倾向,我要将背叛扼杀于萌芽之中。作风问题以经济手段解决,甚至扬言扫地出门,没收她的儿子,小圆取而代之。我还可以跟小圆摊牌,动员她做耳目,监.控惠娣一举一动。惠娣...

陆文:肾盂肾炎(50)

有一天,惠娣回职工大楼收拾房间,门底下有一封厂党组织来函,要求离职的我每星期参加一次党支部会议,并及时上缴党费。我没理它,我明白这群众组织由红烧肉掌握,摸石头生不如死,由摸石头掌握,摸石头如鱼得水。不管站在哪一边,时间会证明都站错队。目前党被我榨干油水,或者说我被党榨干油水,理应好聚好散,相敬如宾,敬而远之。 年前小圆参加姑苏文艺汇演,由县文化局组织接送,门票紧张,家属没法亲临现场,只得早早吃了...

陆文:肾盂肾炎(49)

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有靠山,我下午不再出厂跟小圆盘桓。小刘也压抑,说,以失去自由为代价,获得生存稳定、社会名声,满足父母愿望,娶个好媳妇,我宁可做和尚。我说,呆不下去,我要留职停薪,花钱买工龄,虚岁49,人生有限,不能把有限时光浪费在这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血压高,在服药,不知活到啥时候。冯又祥打了一拳,经常头昏脑胀,怀疑随时要倒掉。有消息调动我职务,小刘,照顾自己,我帮不上你了。小刘说,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