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译者陆文按语: 我不懂外语,只懂婆罗洲语。凭此,曾跟婆罗洲女友裸聊。婆罗洲语有点像苏北话,叽哩咕哝的,比如,汉语中的“孩子”,我们叫“小伙”,他们也叫“小伙”;“稀饭,小米玉米粥”,我们叫“脆儿作”,他们也叫“脆儿作”(有的地方写成“翠尔粥”,也不知笔误,还是不同写法);“姑娘”,我们叫“矮陀”,他们也叫“矮陀”;“爸爸”,我们叫“大大”,他们也叫“大大”,由于我籍贯苏北,精通“苏语”,因此学起...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下面说说我的隐私,谈一些你想了解的所谓的嫖娼。 老实说,我虽是个品行不怎么检点的人,但并非生来嫖客。假如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我何必当嫖客!没有哪个帝王被称为嫖客。假如有足够的钱,包二奶三奶四奶五奶,谁都不愿做嫖客。 早年,嫖娼风气还没形成时,由于老婆外地工作,夫妻没法同床,寂寞难熬,除了意淫,梦里遗精,我只好偷野食。习惯成自然,久而渐之竟成了嗜好。也不知荷尔蒙丰富的缘故,还是本质上是个钻墙...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修正版) 推油,激活你的性感地带。 ──白威猎人 陆文,今天选择这僻静场所,把亲身经历告诉你,一则闷在心里难受,二则,晓得你喜欢稀奇古怪的题材,一点都没写作禁区。我也不求报酬,只是希望你一点一划写出来,不要加油添醋。讲得噜哩噜嗦,前言不搭后语,不要见笑。我毕竟70多岁了,情绪亢奋时,不知怎么表达。我晓得这件事不登大雅之堂,说出来有伤我的脸面,而且还给了人家罚款机会,我收入不多,每月退休金八百多...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我有个婆罗洲国女友,是网上裸聊认识的。对我比较慷慨,不仅甜言蜜语、那个让我看,还曾做了几个令人怦然心动的怪动作,让我禁不住汁水涟涟。上次东南亚海啸,她好长时间没在网上露面,以为葬身鱼腹,没想到最近她又频频出现网上。今天凌晨,她搔首弄姿、捏着硕大的乳房,跟我聊天时,说想出国旅游,问我世上有哪几个地方值得玩。我说,口气这么大,发了财了?上个月,你好像还希望我做洋葱头,给了我帐号,要我念意淫的份上,赞...

陆文:开封陷落记(27)

箭伤裂了口子,洪水浸泡,伤口呈白色,血渗出,用温水洗,涂了云雨备在箭桶里的金枪创伤膏,土布包扎,素莲令其床上休息。 休养十天,箭伤痊愈,不过伤疤未脱落,红红的,痒痒的,细秀时不时给他搔痒。期间素莲发了寒热,吃不下烙饼,只能喝点薄薄的玉米糊,五六天后才有所好转。起初高烧,浑身发烫说胡话:爹,娘,我不骗自己了,你们早死了,我跟你们回家。没本事给云雨生个亲亲,不好意思呆在他身边,掰姐姐的份儿。细秀,姐...

陆文:开封陷落记(26)

援兵受阻,左良玉部队徘徊不前,城内粮绝,眼看开封不保,周王巡按接受推事建议,9月14日,掘朱家寨黄河堤坝,水淹围城的闯寇,农民军扎营于地势低凹的原黄河故道,淹死数万人。李闯将老营移往高地,开决马家口黄河堤岸,直淹开封。 黄河乃地上河,溃堤引起水灾,历史上曾发生数次,最惨的是魏国,就此国家灭了。关于这次黄河决堤有两个版本,一说李闯所为,一说官府所为。第一种说法之理由:李自成被挖了祖坟,射瞎左眼报复...

陆文:开封陷落记(25)

中秋节后一个上午,官兵撞门,以为饿鬼。门砸开,原来征粮队。张举人就是被这些人搜得粮仓不剩底脚,还硬捐二千两银子的。张举人说社兵之粮等同于军粮,没了粮,社兵没法打仗,没人听他诉说,只顾运粮搬银子。那时城中缺粮,粮店已无粮食可卖,馍馍店关了,黑市粮价一石八两。都是弄堂交易,夜晚交易。给了银子,拿不到粮食的也有,死于非命的也有,告状不理,说黑市不受保护。 云雨射了一箭,正中一官兵帽缨,官兵收住脚,自称...

陆文:开封陷落记(24)

云雨住的宅前跟曹门城墙隔一条惠济河,距离顶多一百米,从楼上能一箭射中爬城的贼兵。宅后便是夷山,夷山是个山冈,城中小山头,高出城墙许多,在那儿可俯视开封全景,包据金碧辉煌的周王封,王典所在的推事府就座落在山坡上。 住宅不能说固如金汤,但丈二高的围墙没隐患,因为吃人的饿鬼没力气翻越,只好在大门上打主意。素莲在门缝中间悬了块石头,若有推门砸门举动,石块掉落发出响声报警,减轻云雨监.控强度,可以安心睡个...

陆文:开封陷落记(23)

云雨偷袭两个原则:不杀梦中人,不要首级。原想老弱病残、手上有老茧的也不杀,瞎灯黑火检验困难就算了。他按三字经行事:摸,找,砸。摸,摸银子。找,找吃的。砸,砸反抗的。两个社兵年过五旬,体力弱,肯下跪,跟在他身后打捞战利品吃现成的,云雨常分饼子与肉类给他俩。有一次,刚起锅的熟牛肉,热气腾腾,有十多斤,给了每人三斤,激动得喊将军要下跪。好端端的偷袭,成了谋杀盗窃,再加上看见部下割梦中的头颅,割得贼兵鲜...

陆文:开封陷落记(22)

写到这儿,作者翻阅前面章节,不堪入目。比如对饥饿的叙述过于渲染,人吃人该隐于字里行间,为汉族讳。还冒出当代用语:网.格.员、五.毛、政.工.师、信.息采集员,时空混淆,影响作品真实性,自己也成了读者的笑料。就拿信息采集员此名称来说,查一下资料便不会犯低级错误。担任此职务的,周朝称谍报,武周称耳目,宋代称线报,明初称报人,明末称线人。经济宽松时,雇资深美女、退役宫女,萧条时启用小脚老太、朝阳大妈。...

陆文:开封陷落记(21)

华云多日不见云雨,想云雨,思云雨,欲云雨,有云不见雨,打雷不下雨,心内烦躁,不好意思主动打电话,不,打招呼,坚持了几天,叫蔡木出面邀云雨吃酒,跟他面谈。碰头地点昌记酒楼。她扮作民妇随蔡木出场。会谈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进行,桌上放了一对大元宝。元宝透亮,发出性贿赂的光芒。临出宫洒了云雨喜欢闻的香水,这有点放下公主的架子,女为悦己者容的意味。有生以来,这算第一次,华云对男人谄媚巴结。 华云意思:和,双...

陆文:开封陷落记(20)

崇祯十五年四月底,李自成第三次包围开封。包围前开封备战备粮,开拓护城河,周王府宫墙加高,警卫加强,主要路口设置类似当代警务室的哨台,把路石、石条,井圈,门前的石阶撬了,运上城头充飞石。此外,文化软实力也作了改进。 用朱漆黑漆在路边刷标语:江山永固,人人有份。开封安危,个个有责。多想开封事,常做大明梦。拒闯贼千里,亲官兵咫尺。冒着闯贼的箭矢前进,开封儿女们,到了为开封献身的时候了。文化软实力包罗万...

陆文:开封陷落记(19)

正月十八,云雨回家,大门敞开,夹墙洞开,里面的青铜器连同一千两纹银不见了。王叔王嫂不见人影,父母与小香已经死亡。就尸首腐烂的程度而言,死了两至三天,都死在母亲房里。父亲临死受了刑,两只脚断了,虽没有脱离小腿,但受的伤痛跟“水火掌”不相上下,胸口戳了一刀。母亲的颈项有勒痕,几只手指断了,不是用啤酒板头扳断的,是使用了“拶指”(zǎnzi)的刑具。用啤酒板头扳手指,是拶指的升级版,便于携带,刑具隐蔽...

陆文:开封陷落记(18)

12月24日,李自成包围开封,号称四十万。临战前,叫部下骑马拖着树枝在黄河堤岸奔跑,制造烟尘缭乱,大兵压境的景像。第二天朝数座城门发起攻击。开炮轰击城楼,三炮轰坍了曹门城楼两只角。天摇地动,仿佛城破在即。密密麻麻的人群越过五丈开阔的护城河,直达城下。其中有被裏胁的乡民,人头攒动,分不清民还是贼,闭着眼睛射箭都能射死射伤一个。乡民七八一组,掮着云梯,举着门板。门板接受如雨的箭矢,掩护三四个精兵。云...

陆文:开封陷落记(17)

除了绘画丹青,素莲亦喜欢唐诗宋词,先进了闺房,等待云雨当儿,想克制激动抄写李商隐《无题》: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又想抄写张先《千秋岁》: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想去书桌抄诗篇,就像当代进洞房抄当章的,结果放弃了书法,屈从于繁殖本能与性的欢娱,两条腿儿走到了床边。坐在床沿上窃窃私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唠唠叨叨的...

陆文:开封陷落记(16)

过王家村不久,听见前面笃笃嗒嗒马蹄声,一队人马出现,衣服五颜六色,不像官军,手中持有长枪与刀剑,吃不准闯寇还是流贼。想让路,隐身路边灌木丛,可惜晚了被对方发现。马队加速奔来,箭矢身边飞过。挽弓搭箭射倒三人,马队放慢脚步。连射又射倒两人。马队停止前进。牵马至灌木丛,抱素莲下马,让出一条道,马队停滞不前。大约有三十多人,可能碰到闯寇。李自成攻破洛阳,今年二月攻击开封,失败而回,这次说不定卷土重来。从...

陆文:开封陷落记(15)

门前人影晃动,原来邻居田伯。单身汉,前年老婆死了,女儿远嫁他乡。问了详情,才知素莲一家已弃田潜逃,赋税逼得急,三个月前走的,不知去向。田伯说,庄里仅剩五户人家,死的死,逃的逃。翁家庄已被黄河流贼盘踞,白天开船出去打家劫舍,晚上在此落脚,住元元家。共六人,四个积年老贼,两个强盗,有武功。原有两个妇人,不知何处抢掠到手,哭哭啼啼,被他们杀了,也可能放了。乡亲不堪勒索逃跑。祥叔祥嫂实在缴不出银子,又言...

陆文:开封陷落记(14)

离开王家村,道路越来越荒凉,路上出现白骨,不见人影与炊烟,剪径贼不见了,车辙印模糊,废弃的田地长满荒草。浠水西岸的苗家桷一片废墟,梁柱裸露野外,似焦炭,像黑手,云雨似乎闻到了一阵尸臭味。这就是蔡木所说的官军冒领军功的地方。一把火把村子烧了,逃离的村民,砍死,射死,割了首级说是闯寇流贼的,其中有妇女儿童的头颅。 但见:天地昏迷,日月失色,土地哭泣,存者流泪,亡灵唱着无声的歌。骷髅张牙舞爪,黑血相聚...

陆文:开封陷落记(13)

临动身前一天,下了一场雪,云雨推窗看,屋顶白了,地上铺了一层。不过边下雪边融化,至五更地上的雪化得差不多了。细秀问素莲,要不要雪停了再走,隔几天再走。素莲说,姐妹团聚,总有离别一天,今天走吧。说这么说,脸上显出依依不舍的神色,细秀为她难过。 驴车马车雇不到,说来回走70华里,遇劫不给牲口的话,命都没了。于是云雨打算白马让素莲骑,他学赵匡胤徒步千里送京娘。他虽非宋太祖,亦是将门之后,百里送素莲不在...

陆文:开封陷落记(12)

麦采乘驴车往王家村的那天上午,素莲当着大娘的面,问老爷啥时候让她回娘家。老爷在麦采面前说过,云雨在场,生怕家人以为说话不算数,失去尊严与诚信,只得说,随你挑日子,雇驴车送你回翁家庄。素莲磕头谢恩,不去计较失信的三两银子。麦采喘着气扶起,说妹妹回家,仍到这边走走,望望姐姐。 可以走了,素莲不急了。整理行装,却不想马上离去,望着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庭园,干燥而宁静的闺房,平添一份感伤。那难以言说的欲念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