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夜郎皮子赋

乞儿朝思暮想,饭团也;寒士梦寐以求,制服矣。无论紫袍,抑或皂衣,均乃无形之权柄,建功立业之途径。勿劳鞍马,毋须长征,亦不必苏武牧羊,昭君出塞,更不必火烧连营,六出祁山,惟诵八荣八耻,常戴三只手表,在世坐享其成,亡后稳躺八宝,痴汉不为矣。 绿黄蓝黑,大盖小盖,衣帽加身,则朝廷中人。皂快刑官,工商算盘,人材济济;文宣刀笔,玉环飞燕,蛔虫一堂。衣一身,帽一顶,凭此有交椅,有职称。享俸禄,领车贴,财运不...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昨晚裸聊,菲丽丝给我服侍得心花怒放,不过半小时就到了高潮。事后,她兴致勃勃问起了夜郎高知晟的近况。 我说要紧写小说,就地取材,跟舞厅里的女人鬼混,对这个律师的近况不怎么了解。不过,我认为他是傻蛋,年收入几十万,却不识时务为子虚乌有的正义,而去过问轮子的事。当今挣钱、养小蜜、搞腐败,是正常人干得正经事。要是精力过剩,可以酒台麻将桌上和桑拿房里消磨时光,不尽兴,还可以到澳门葡京,或拉斯维加斯玩几把梭...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菲丽丝,你好!吻你的脸!再舔你的脚! 你上次裸聊提到夜郎国百姓生活跟过去相比大不相同,电视有了,电话有了,红烧肉有了,至少缺柴少米的人不多了,也没有饿死人了,可为什么仍到处骚动,忙得衙役抓这个,关那个,电棍子、拇指铐、龙抱柱、铁笼子、催泪弹、老虎凳、达姆弹、冲锋枪、坦克车、焚尸炉什么都用上了。 由于你的题目太大,足于写本书,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再加上当时我心思都在肉欲情色上,因此没作回答。今天...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我在路上及证券所,常有人向我打听刘的处境,还问我啥叫零八宪章,一个不熟悉不热衷政治的,也只得凭记忆一条条告诉人家,讲得我唇干舌燥、血压升高。(阅读全文)...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最近,我跟婆罗洲女友裸聊,时常以淫荡的眼光盯着她的私处,并做一些炫耀阳具之类的猥亵动作,嘴里还一股劲称她为“美眉”。横美眉,竖美眉,肉麻得有趣。她春风得意飘飘然,后来清醒,说怎么老是美眉美眉的,翻不出新花样,也可以形容我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嘛,你哪怕形容倾国倾城嫦娥下凡我也吃得进。于是我改口称蛾眉,叫海伦,又形容她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觉得不够,再翻了《洛神赋》,背了句:“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说出来不好意思,闲着无事,我时常跟婆罗洲女友裸聊。起先觉得新奇,下身也跟着茁壮。那番婆年纪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皮肤白白的,乳房硕大,双峰之间的沟壑深不可测,眼睛可以用一汪秋水形容,而且裸聊不戴面具,还会做出几个骚形怪状、令人馋涎欲滴的动作。后来由于远水救不了近火,老是画饼充饥,我裸聊的劲头渐渐消褪,言语干巴巴的,不像过去那么滋润了。有时,即使在网上也不想跟她见面,以免她没完没了的情感压榨。番婆大概...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十月一日,红朝六十周年生日,天按门广场举行了盛大阅兵式。三军将士的生气勃勃,整齐划一的步伐,以及琳琅满目的武器,还有响彻云霄的口号,让我大开眼界,看到了朝廷的强大。作为红朝子民,能生活于盛世,在富裕的江南过着《好日子》,衣食无忧地吃着河蟹,看着朝廷宏大的排场,而且没有衙役像六四前夕那样前来骚扰,的确深感荣幸。写到这里,我想三呼万岁,又想寻章摘句继续歌功颂德,考虑到网络及纸质媒体已有大量的颂文,也...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网上获知,郭飞熊因太石村事件囚禁几个月,无罪释放后,隐居于广州某住宅小区。按理双方纠葛告一段落,即便官府有啥仇恨,牢里对他报复也十分尽兴了。再者,郭飞熊出狱后也没有出格的举动,他在安心过着小家庭生活,根本没理由再朝他张牙舞爪。广东张德江却无事生非,将他的秘密住址提供给黑社会成员。随后郭飞熊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贼头贼脑,盯梢跟踪,警告了仍一如既往,就像赖皮癣那样贴得人家紧紧的。在此情况下...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最近,遇到一位超凡脱俗的高人。此人年已六十,长期山中修行,披长发,执羽扇,饮清泉,读佛经,且晓五行八卦,烂熟唐诗宋词,还会草书一个八仙桌大的“佛”字。一眼望去,仿如孔明再世。他不吃荤只吃素,人瘦得仅剩百多斤。虽有婆娘,却不近女色,也不知看破红尘,厌倦活塞运动,还是夫人有啥暗毛病而不能房事。他平生不事积蓄,生活来源靠算命和抽几根观音签。 我问他:为何“恶”在地球上飞扬跋扈,占有主导地位,“善”只能...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9)

9 宋思雨仰面朝天躺在小床上,一无动静,腿稍微弯曲,似睡非睡。床头柜站着一只瓷瓶,插了荷叶、红莲,既像灵堂里的摆设,又若佛堂里的清供。旁边竖着我跟雨点在曾园拍的合影照。听见脚步声,雨点披头散发,赤身露体,身上掉着水珠出现。那儿黑糊糊的,没用浴巾遮住。靠拢我,话都不说,搭住我的肩胛,没来得及看她的眼神,我便昏了过去,不知惊吓过度,还是急性高血压所致。 失了知觉,魂灵在阴阳两界游荡,天空半明半暗,明...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8)

8 之后,雨点请我曾园燕园吃了两次茶,我请她去西城楼阁,还有龙殿玩,看湖,看龙殿寺千年的银杏,她不理,我行我素。只陪我玩了苏州山塘街,看了五人墓。吃茶时正眼看我,欲念四射,不像以前躲闪,我晓得这是入肉三寸的缘故,不用羞答答了。无人之际,亲我的脸,伸手摸我,叫我吻头发,摸乳房,我贼忒兮兮,她嘻皮笑脸,彼此感受对方的骚劲与风流。 请她去樱桃园、草荡园玩,说一个在肖家桥,一个在沙家浜,都是朋友的宝地。...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7)

7 有一天晚上,大约过十点,雨点泪滴私信中献我三朵鲜花,问睡了吗。敷衍了一句刚睡。她说,能否将你的小说《梦莲》发给我看?我说好的。天亮看微信,发我红包。我平时不领网友红包,尽量克制人性的贪婪,这次出于好奇打开了。哇,188.88元,超出我的预料,不由重视他(她)了,说了声谢谢,发了鲜花打拱。想发个拥抱,觉得肉麻息了念头。不知怎的,对他(她)的性别感兴趣,不好意思问。雨点泪滴说,小说写得好,所以发...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6)

6 第二天去枯藤池,将宋思雨墓碑复原。在她旁边八座坟堆上各插小树枝,各念三遍“嗡齿临”。不知何意,道士朋友说,此咒乃诸咒中最大神咒王,文殊菩萨原创,一说释迦牟尼嫡传。能让厉鬼魂不守舍、头痛欲裂,有紧箍咒之效。要亲口念,不能用录音放,像念入党誓词那么认真、虔诚,还要有武松打虎的劲头。又叫我播放《大悲咒》,沿着坟堆转,一共放三遍。若第二天小树枝倒地,给它吃小灶,继续念咒、插小树枝,放《大悲咒》。如此...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5)

作者说明:隔了两年,意犹未尽,又将此小说发展下去。读者请先看此前的五节,以免不知所云。 5 2017年6月下旬,与宋思雨分手。发了个高烧,吃了退热片,一星期后恢复健康。对妻子说雨淋受寒之故,心里觉得可能阴气上身,毕竟与其距离太近,给她掮了墓碑。 掮了不多远,大汗淋漓,卸墓碑时差点扭伤腰。迁坟不过两百米,见一棵松树底下有个凹处就在那儿埋了。按其意,非自作主张。我的意思,将碑竖立,活的光明磊落,死的...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4)

4、 乌云重叠,山雨欲来,刮起了大风,天色开始幽暗。雨终于下了,起先滴滴答答,后来连串的雨珠跌落地面,跌落池塘,跌落在堆砌的黄石假山上,其中还伴随着远处的响雷。 宋思雨恢复了常态,而且敢于正视我的脸,我倒有点尴尬羞涩起来。我想扶着她到池塘旁的凉亭躲雨。可是她拒绝我的搀扶,却脚不踮地,身轻如燕,先我十多步到了凉亭。这时凉亭外的景物笼罩在风雨之中,池塘里溅起了密密麻麻的水花,在雨水的浸染之下,树更绿...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3)

3、 双方处于对峙状态,或者说冷战。最后她无心练功,坐在凳上继续看她的乐谱,而我拿着夹拖,徘徊在池塘边,假意看风景,始终不敢进去拿自己的茶杯与背包。隔了一会,我播放云水禅心之《静心》,以松弛自己的神经。播放了三遍,又播放《大悲咒》。这时觉得徐娘躁动不安,她莫名松开了独辫,翻乐谱也特别勤快,还用右手揉了揉胸部,一会儿又用手帕,而不是纸巾,不时地擦眼睛,反正显得软弱好动,不像以前镇静嚣张。我乘她意志...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2)

2、 大概由于茶水茶叶溢出杯外弄脏了地面,徐娘挪了挪位置,一张足有15公斤重的厚木靠椅,她一只手便搬离了一公尺远,仿佛在移动一只绒布制成的熊猫。我惊讶不已,怀疑她是神仙级的人物,说不定是何仙姑,否则腿肚子如此疲软,如何能一只手搬动这件重物? 徐娘搅乱了我的心态,《黑猫》看不下去了,不过我仍装作在看电子书的样子,心里揣摩她是何方神圣。这时,一阵寒气在我身上弥散开来,我的皮肤一阵鸡皮疙瘩,而我的心也...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1)

1、 退休之后由于老婆喂养得法,加上缺少运动,肚皮那儿沉积不少肥肉,这有失雅观,我还担心因此提前离开尘世,减少退休金收入,于是时常远距离徒步,希望体型苗条一点,身体结实一点,生命延长一点。我每天走八公里,有时走欣福一个来回,有时绕隅山一周,有时走到小石洞再乘车回家。 从宝严往小石洞的山路,我常走。那条路最近几年刚开拓,一路环境幽静,人踪稀少。走得累了,就在帝师苑那儿休息一会。帝师苑由亭子、栈道和...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从网上得知高知晟已被衙役跟踪七十多天。我觉得这举动,好像在故意毁损朝廷的威信和削减它的寿数,也好像不是在迫害高知晟,而是在帮助他树立威望。只要看看“输几沙龙”的帖子,就可晓得夜郎国有多少知识分子在支持他呵!可以说,目前高知晟已成了秀才心中的圣人,草民眼中的偶像,他的威望仅次于一国君主。 想一想,这个唯利是图的世界,“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有几个愿意抛弃律师的锦绣前程,和“舌佳律师”的光荣称号...

陆文:鸿蒙赋

鸿蒙,天地之元气,东方之野也。无官场之权柄,有洪荒之法道。日光罩其红霞,月色披其轻纱。山峦为之伴侣,江河让其滋润。鸿蒙者,非蒙蒙鸿雁、蒙胧鸿鹄,亦否传闻之野鸡。浑沌、广袤、虚空,了无痕迹;多义、歧义、会意,众说纷纭。云里雾里,任千古评说;若虚似无,由文人意会。开天辟地之前,已经存在;三皇五帝之后,依然隐匿。窥其形貌,难似九天揽月;视之踪迹,仿若冰海探船。征飞避而不见,寸草不生之辈;挽州勿予笑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