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菲丽丝,昨夜聊天,你说度假村生意大有起色,客房入住率高达68%,这消息使我振奋。你还说跟PP大厨私奔的形象代言人向你的老公讨饶又回来了,我认为没有更好的,暂时用ZY小姐也不错,况且不少有钱的客户跟着她转。你不要猜测她究竟出于魅力还是姿色,才成为度假村的红人,这种猜测我怀疑其中有妒忌吃醋的成份。我想,ZY小姐跟PP大厨鬼混过,你老公总不至于再吃他下人的下脚菜吧。 闲聊之余,你谈起风波的事,我认为此...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菲丽丝,提起夜郎的将军与烈士,我有一肚皮话要说,只因为裸聊盯着你的玉体,没心思讲清楚,今天信中再说一下。“将军”,不止于你所以为的领军打仗建立功勋的军官。“烈士”同样如此,也不止于死于敌人之手的人,比如,消防队员死于救火,也称为烈士。你的概念有点模糊。当然我同意你的看法:花木兰是将军,文天祥是烈士。 先说将军,词典两种解释:一、武官名。春秋时诸侯以卿统军,故称卿为将军。战国以后转为武官之称。如汉...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中午休市,我在证券营业所看见一个我所熟悉的半老徐娘在啃菜馒头,咬口馒头,吃口开水,她还忙里偷闲看电脑上的K线图和布林线。发现她脸胀得通红,眼角仿佛还有两滴晶莹的泪水,我吃了一惊,要紧问有啥不舒服,她抬起头,擦了擦眼睛,苦笑说:“没什么,中石油给套了,套了十五元,幸好买了五手。” 她问我要否补仓,我盘算了一下她输掉的七千五百元相当于多少只菜馒头,又盘算了一下这相当于我几个月的工资,然后说:不忍心叫...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写下这个题目,笑了出来。倒不是笑自己好为人师,想做教书(输)先生,而是笑自己的无奈和无聊。原想写篇如何教人股市赢钱,可想想自己不是庄家,又没有赢钱的体会,输钱的经验却不胜枚举,比如九元多的闽东电力最后输剩二元六,十元的科龙电器最后输剩一元六……因此只好扬长避短,不写那种误人子弟的文章了。 在夜郎股市,要想钱输得快,可以低抛高吸、追涨杀跌、频繁的买进卖出,也可以耳听好消息,比如听信电台、电视台那些...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去年,我曾碰到三个锦衣卫,估计是那些外地网友惹骚引过来的。他们的黑色轿车如影随形的跟在后面,像保镖又像跟屁虫。我不觉紧张,反感到新鲜。我发现这些网友均是老江湖,他们心情虽不像我那样,却也若无其事。我之所以觉得新鲜,一则呆在县城从来没这种待遇,二则锦衣卫无缘见识,他们只是出现在我的想象中。 在我想像里,锦衣卫有三种类型,一是明代东西厂的那种,喜欢敲竹杠、用大刑,还善于瓜蔓抄,智商体能全面发展,银子...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踏进乌有乡,宽阔的马路两旁都是一幢幢崭新的两层楼房,整齐划一,假使不看门牌号码,就像进了迷魂阵,陌生人很难找到自己的亲眷和朋友。乡镇到处刷了些“与时俱进、富国强市、招商引资、落实科学发展观”之类的标语,“三个代表”也不甘淘汰,仍然死皮赖脸的厕身其中。楼房之间的空地还种了树木,花坛也种了玫瑰杜鹃之类的花草。楼房前面有老人晒太阳,还有孩子在玩耍。如果听觉良好,还能听到楼里传来的麻将声。给人感觉,这里...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从历史现实、小说野史笔记,以及我的亲身体验中,我晓得长年处于监狱那种阴暗的环境,衙役哪怕戴三只手表,天天放在冰箱里保鲜,仍有可能变态,染上冷酷嗜血的特征。外部表现:除了通过威胁,敲诈勒索迫使就范,就像神行太保戴宗,和某座因此而暴动的监狱农场,另外则是动用酷刑,以获得口供和利益。古代的拶指、杀威棒、披麻戴孝,均是达到目的之手段。 不过,酷刑跟死刑,有时候盘根错节很难区别。千刀万剐的凌迟、大卸八块的...

陆文:电棍子的爱

提起电棍子,话就多了,这东西虽是件短兵器,却是衙役手里的原子弹,又是捕快掌中的金箍棒。既能防身又能攻击,而且它能不吃不喝连续作战,它的威慑力远远在铁笼子拇指铐之上。有时候在空中挥舞几下,再嚎嚎叫几声,做出跃跃欲试的样子,就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至少手握电棍子,令人家解下裤腰带,双手抱头蹲墙根是不在话下的。 电棍子种类丰富,超出常人想像,有大号中号小号,就像避孕套那样。握在手上沉甸甸的,外表又像黑非...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尊敬的无界浏览: 首先让我对你们表示感谢!因为多亏你们跟自由门一样惠赠的、无坚不摧、鱼肠剑般的软件,三年来我划破渔网,登上你俩的码头,了解了外面的世界。说实在的,你们是一对可爱的难分伯仲的孪生兄弟。 晓得我过去了解世界是那么的艰难,就知道我是怎样感激你们了。当年,我或通过有限的纸质阅读,或凭那只老掉牙的半导体收音机,才知晓一点外面的信息。那时候除了《艳阳天》《李自成》《金光大道》之类的垃圾,其它...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自从衙役通过第三方威胁我的儿子,扬言你父亲再写那种文章就敲掉你的饭碗,我就感觉这政府已放弃人伦底线,沦为黑社会组织,社会已退化成一丛林世界,特别是晓得了教授孙文广被打断四根肋骨、律师高智晟被衙役用竹签刺生殖器、最近浙江一村长,叫钱云会的,因反抗强迫征地被他们谋杀之后,更加深了我对这世界的绝望,更理解杨佳、邓玉娇鱼死网破式的反抗是不得已而为之。说真的,我觉得改良主义有点像文人包括我的一厢情愿,非暴...

陆文:墨华春色丽——汪瑞璋书画艺术欣赏

“汪瑞璋书画展”年初一在常熟方塔园开幕,增添了羊年新春的气息和亲朋好友的喜悦。进入展厅,迎面就是他的艺术照:地阔天长,水波荡漾,清风徐来,芦苇摇晃,汪瑞璋独自摇橹,孤舟行驶于艺术的河面上。金色的阳光照耀在饱经沧桑的脸上,那灿烂无忧的微笑,仿佛将往年的坎坷、昔日的磨难一扫而尽。此刻画家显然融化于大自然中,与天地浑然一体,这让我不由想起“天地一个人,诗书一幅画”此类纷杂的词句。 是的,汪瑞璋的书画艺...

陆文:人生难得几回醉——汪瑞璋印象

我与瑞璋相识已久,虽平时来往不多,但曾好多次饮茶吃酒、游山玩水。我记得瑞璋几乎每酒皆醉,有年中秋节在月光下的尚湖旁,醉了还唱了“天上一个太阳,水里一个月亮,我不知道哪个更圆,哪个更亮……”声调低沉,头颅高昂,一改平日的激情内敛温文尔雅,他一边唱一边还流下了两行泪水。五味的情绪顿时传染了湖水,传染了我们,我忍不住也唱了一曲《红高粱》。多次来往,我发现瑞璋很喜欢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他在一江渔火、满...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自从夜郎国不惜血本,建立强大的今遁工程,很大范围控制了境外敌对势力的洗脑,再加上各地网评员的笔走龙蛇,另外综合治理,关停并转一批负隅顽抗或面目不清的网站,不管它是雁楠还是燕北,先峰还是后锋,基圣还是承恶,事实证明,效果出来了,舆论千篇一律了,它基本与忠先部的喉舌保持了一致。不和谐音少了,唱反调的不多了,正气抬头了,干群也扬眉吐气了,衙门的声音占领了主导地位。即使还有几条居心叵测的漏网之鱼,在斑竹...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最近要紧写小说,不经常上网,今天博讯网上看到关于施晓渝的信息,说他已拘留。我感到震惊,觉得这没必要。施晓渝在浙江做生意,空闲时网上表达一些观点,为了这屁大的事,重庆警方千里迢迢捉拿施晓渝,好像有点小题大做。毕竟他没有煽动造反,给重庆特钢工人提供五四式手榴弹,而且他所有的言论,不足以使特钢事件发生质的变化。像我们这儿,我同情被捕的常熟开关厂工人,并写有文章,当局也一笑了之,没找我的麻烦,至多封掉当...

陆文:擒拿嫖客记

接到举报电话,也有说法,巡逻的衙役恰巧路过那家美容店。衙役进店时,发现一辆停在路边的车子刚驶离,眼看追赶不上,衙役当即记下了它的车牌号码。 接下来该店的一位20岁左右的女店员被传唤到派出所。也不知用了啥手法,这姑娘立刻一五一十交待,有种说法,主要口袋里的二百元坏了她的事,因为她没法讲清这些钱的来龙去脉。待口供录毕,天真的姑娘满怀希望人家放她一码时,留置室的铁门打开了,姑娘,不,这时只好叫卖淫女了...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对李敖先生,我从不说三道四,因为我觉得此人深不可测,不是寻常之辈所能洞察。我甚至认为,如果你能理解欣赏他的的言行,你基本跟他处于同一水准。我所说的同一水准,意思是对事物的感受及理解,并非指个人的处事能力。 最近,我有个当地的爆炸性独家新闻,但由于担心后果而未敢报道。从本人的懦弱,我深深感到李敖先生的强悍!不谈他写了那么多著作,像柏杨那样影响了大陆一代人,也不谈他不屈不挠的战斗史:吃了六年官司、锲...

陆文:联想手机的封网技术

两年前,我买了只联想k50–t3s手机,它的配置:安卓5.0版本,运行内存2GB,手机存储16GB。我卸了百度输入法,安装谷歌输入法、谷歌浏览器,用来打电话,看微信,看股票,浏览国内网站。书写软件也用国外的,不用什么wps。翻墙的重任起初没有交给它,后来笔记本电脑系统落后翻墙因难,骚扰没完没了,翻一次墙,千疮百孔,只得用ghost将系统更新,于是用这只手机试着能否继续。 担心各种链接...

陆文:《肾盂肾炎》创作随想

八十年代中期,我开始写小说,不久就发现写小说是条死胡同。原因是,人心恒古不变,喜怒哀乐照旧,故事排到组合不管如何千变万化,结局,尤其情爱作品,都逃离不了那几种模式:团圆,死亡(或分离),或不了了之。比如《早春二月》以一方死亡解决,《廊桥遗梦》以一方离开结束。《红与黑》,于连以寄生异性失败为结局,《俊友》,杜洛阿以成功依靠女人向上爬为结尾。《罗马假日》以离别终止,《金玉盟》以团圆结束。就我所见,《...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前几年我四川亚丁转山结束,按计划打算从卡斯村走往泸沽湖。行前仔细看了驴友绘制的地图,上面有明显的道路,于是放心前行。谁知山路崎岖错综复杂,没有向导GPS导航,很难到达目的地,说不定还要迷路。幸好途中搭上一辆纳西族人的轿车,才摆脱了困境。 搭车途中,经常碰到三五成群的纳西猪,大摇大摆走,喇叭响了也不让路,自以为道路的主人,一点不明白“人走人行道,安全才可靠”的道理,甚至看见两只猪在路上交战。它们不...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获取生存所需的食物,在我眼里,对高端动物来说是不在话下的,比如低端吃糠咽菜,为家无隔宿之粮满脸愁容,高端灯红酒绿,吃茅台红烧神采奕奕。拿狮子来说,合作猎取一头老弱病残的牛,不过追赶五分钟,随即屠杀分肥,然后酒足饭饱躺在草地上晒太阳。狼都能完成的,它们恐怕不能叫苦喊累吧。鳄鱼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忍气吞声潜伏水下,总有猎物送上门,其省力程度几乎跟剪径收税罚款没收差不多。是的,大象比较艰苦,它固然不是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