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认识王林费了一番周折。先是引荐人介绍,王林欢迎我上门作客,讲好见面的日子,引荐人因军火生意无法分身,只好延迟。待引荐人有空,我因一场个人演唱会无法成行。举办单位说,票卖出去一大半,市长甚至市委书记都已答应捧场,取消的代价太大,我仔细一想,扣除税收有二百万净收入,也就算了。再者,电影《杨贵妃受宠记》刚开拍,我试了几个镜头,王总导演倾向我担当主角,只要出资方同意便成定局。基于以上因素,只好把拜访王林...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胡兰成,这农夫一生勤于耕种。他不像浙江山民,赤脚戴笠,满头黄汗,夏日炎炎,连件像样的布衫都不穿,他一袭长衫,或一身西装,戴副眼镜,套双布鞋或皮鞋,有时候还像说书人那样,手里拿把折扇。他原有支手枪,后见时局不妙扔在汉水里了。胡兰成不像胸无大志的土着,只是钟情于家门口的一亩三分,他带着铧犁四海为家,见缝插针,逢田便种。即便种了人家的田,给人印象,多数田地恳求耕种,而不是铧犁自告奋勇。不管有主的田,比...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我好多次在华灯初上或夜阑更深时分,打开王晓明先生的散文集《有荷的日子》。不知由于书中他那帧沐浴于青山绿水中的近照,激起了鼓上蚤时迁偷窥其内心世界的欲望呢,还是我想从他不知深浅的文学造诣中剽一点汤油。他双手插袋,似笑非笑,那矜持又近乎暧昧的表情,是为了显示江苏作协会员的风范,还是旁若无人沉浸在天上人间,而忘了有人偷窥?这一直让我苦思不解,并试图探索。说真的,我至今不明白是那才子式的文字吸引了我,还...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温斯顿是奥威尔《1984》小说中的男主角,他可能具有天生的叛逆性格,当然也可能生性爱自由,所以一直跟以老大哥为首的党对着干。我说的对着干,不是指寻衅滋事,上街游行示威贴反动标语,也不是说将炸弹定时装置放在伦敦的地铁或汽车底下,而是说,只要在自以为安全的状态下他就写日记。他的目的:一是拒绝遗忘,二是试图唤醒过去的回忆。这也难怪,他已记不清母亲和妹妹什么时候死的,他只记得她俩为他而死,还记得他不仅抢...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郭文贵连续爆料,其内容已超出我的认知范围和人生经验,其背景与用心也不是局外人所能知晓,因此我只配吃瓜旁观,至多给双方当事人一点人文关怀。 一系列或真或假、虚虚实实的爆料,让人看到了跟《教父》相媲美的剧情,比如对吴征身份以及香港议员无耻的披露,还让我们看到了所谓网络大V任志强、潘石屹的真面目,就像我们从韩三篇中晓得他是何许人一样。 郭文贵颇有基度山伯爵的气质,他口如悬河、激情澎湃,其攻击力度,以及...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去年五月中旬,我从四川贡嘎山驴游回来,发现玻璃缸里的金鱼发生了变化。具体说,不像以前那样淡泊宁静知足常乐,相反稍有风吹草动,便惊慌失措,比如我的影子闪过,就乱作一团,有的甚至钻到了水草底下。我估计它们可能受到什么惊吓,问孙子,他说猫儿爪子曾伸进玻璃缸。 就这样失踪了两条。再仔细观察,剩下的这六条金鱼还有点呆头呆脑,样子像李和平注射了药物,又像谢阳遭受了啥酷刑,和签署了承诺书,保证不乱说乱动。老婆...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有进网许可证的国内出售的安卓型手机,不管是三星还是华为联想,都有个root权限不容染指。所谓root权限,就是内嵌各种有用无用甚至形迹可疑的软件,不管你喜不喜欢都无权删除。假如你对其中的软件,比如360、搜狗或百度输入法深恶痛绝,我都能理解,因为谁都担心被人记录银行卡支付宝的密码。 要是想用第三方的root软件,夺取权限,给予删除。结果往往是前门驱虎后门迎狼,为了消灭宦官,迎来了凉州董卓。你貌似...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太阳西斜时,河水已浑浊不堪,血腥的战斗让河马们心胆俱裂,以致顾不上吃草与哺乳,最后我们的老公兼主人遍体鳞伤,或者说奄奄一息,躺卧在河东岸边的泥地上。临死前,它用劲地抬起头颅,嘴里唉唉唉的,也不知在呼唤它的妻妾,还是它的儿女,还是它臆想中的救星。只有一位听出了它的言语:“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同胞们团结起来!”我们被暴力所垄罩,或者说害怕杀身之祸,也不敢走近舔它肚腹和嘴边的伤口,只有一匹,就是那青梅...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插队乡下,不到一年就跟杨宝打得火热。杨宝,男性,年36,赤条条的一无所有,是村里有名的光汤。所谓光汤,就是好吃懒做,安贫乐道,亦称二流子。平日里,杨宝衣衫不整,可头发梳得整齐且贼亮(估计使用的是真菜油),一双黄跑鞋却臭得像粪坑。容貌倒可以,只是牙齿有点翘裂,嘴也甜,蛮讨人喜欢。他给我的印象,女人都喜欢听他说笑话,却不愿单独接近他。因此,杨宝接触女人只好车逆水。所谓车逆水,就是外大队放露天电影,散...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尽管叶兆言大名鼎鼎,认识他却比较晚。记得十年前,他跟南京一些作家王干、费振钟、储福金、顾小虎们来常熟下围棋,我才有幸相识。说是说他来下围棋,其实他究竟会不会,还是不怎么喜欢,我都不晓得。反正那几天大家忙着下围棋的时候,我陪着他四处玩。 叶兆言貌不惊人,身材不高,体型比较瘦削,后来知道,他一只眼睛好像还有毛病。他穿着极其普通,混在人群中,你根本看不出是个名作家。谈吐也随便,一点都没架子,我记得他刚...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何谓酷刑,本文定义为,为了口供或折磨,受害者身受肉体或精神上的刑罚。而谋害,无其它目的,只是为了取人的性命,当然也有可能受利益驱使。就此而言,隋炀帝叫部将猛击其父的胸脯,让他哀嚎不已七孔流血而死,这不是酷刑,而是谋害;把人饿死于寢宫或寺院,将大臣装竹笼沉于黄河,同样如此。石虎把谋反的儿子架在火堆上烧,再把孙子放在火堆上烧,也算不上酷刑,也是谋害。若是人烧得半焦,仍死去活来,就进入酷刑的范畴。同样...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大年夜,我又看了一遍“勃兰齐特集中营”电影,它又名“烽火情缘”,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该电影讲的是苏联女看守看押几十个德国战俘的故事。故事发生地显然是在寒冷地带,因为眼目所见是冰天雪地,还有粗壮的圆木。故事发生时间也显然是二战末期,因为影片以德国战俘被释放回国结束。 镜头告诉我们,无论看守还是战俘,双方的生存状况均极其恶劣,不仅严寒,还有饥饿,以及无形的政治高压,大家心里都像放了块冰块。囚禁与监...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倒不是怕排队,我毕竟有的是时间,也不是怕花费,反正有医保,更不是怕患有艾滋病而心生绝望,都知道该毛病大多通过性传染,而生殖器,我还是敝帚自珍的,晓得是妻子的专用品,不该轻易示人,更不该让来历不明的第三方享用。 说实在的,一台运行几十年的机器,若是去检查,用不着吹毛求疵,总能查出一些毛病,脂肪肝、高血压、心律不齐、肺斑点、胆结石、肾结石、胃溃疡、忧郁症、骨刺、肝功能失常、不孕不育……随意找个软肋,...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前篇:成也情色 插队前三年,我的行踪一直在城乡之间打转。回家,吃勿消所谓“倒流回城”以及节前“大扫除”的压力,至多一星期又回到生产队,继续吃籼米麦粞饭,干着削草茎、塘草泥、挑河泥的活儿。一个做漆匠的朋友看我老是穿一件白布衬衫,外加青涤卡外衣,瘪着口袋在街上光汤,动了恻隐之心,刚过五一节就介绍我往本地某船厂工作,做漆匠的活儿。 由于我不是漆匠,他躲在船舱里手把手地教,比如,如何铲铁锈、磨砂皮,如何...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人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的出生却历尽磨难,共费时730天又二小时。难产主要卡在射速上,父亲对症下药,量身定做,设计子弹射速非要每分钟高达6000发不可,这样固然可以打破吉尼斯记录,有效地消灭有生力量,但也产生两大问题,一是枪管发烫,二是子弹容易卡壳。如是放低技术指标,我的出生又失去意义,毕竟重机枪、轻机枪、冲锋枪都能代替我完成小规模的杀伤任务。因此射速是不能改的,尽管为了防止我的出错,可以将射...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我出身于黄包车夫家庭,过惯了穷日脚,一根咸萝卜、三块榨菜皮就可以吃一碗粥,饥饿年代,我甚至不会轻易放下粥碗,还要用舌头在碗壁上舔几舔,并且将其伸向碗的纵深处。父亲蛮赞赏我的表现,有时身体力行,做出比我更出色的动作,端的风卷残云,迅如闪电,粥碗晶莹透亮,如同洗过一般。我一直认为父亲舌头比我强,胜过洗碗的抹布,其实是用进废退,长期的实践,它自然看上去比别人的灵活。 一个对粥汤斤斤计较的,自然屙勿出大...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历朝饥荒的起始都有征兆,渐变的反应都比较真实,没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误导,官府也没有挨家挨户掀锅盖,观察你的伙食结构,看你有没有弹尽粮绝,当然也从不灌输海晏河清的夜郎梦。 每次米价上扬,没有涨跌停板的限制,它显示了市场经济规律,这个有目共睹。如果米价又涨了,不是青黄不接时那类的上涨,且越来越难以购买,则告诉你离饥荒不远。若是村民惜售,还挖窖藏粮,预防饥民强盗来抢,只是把近日所食的放在床下,则是...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

作者声明:本文缺乏公正,具有强烈的情感偏见,十足体现了何谓屁股决定脑袋,某种程度上还涉嫌损害了道义与伦理,若是继续阅读,你便失去了批评与谩骂的权利。若是通过微信发稿酬,哪怕一分钱,你不仅具有上述二项权利,作者还坦然接受语言暴力的攻击。 正文: 顾春芳集资失败事件尘埃落地,她以名誉扫地、身陷囹圄,几乎以性命为代价,让众多受害者获得了心理补偿,同时也让吸顾春芳血的那些高利息受益者,以及黑吃黑者,松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我家养有两只乌龟,时间长达二十年了。起先买了一只,后来生怕它孤单,又买了一只,刚巧一雌一雄。它俩小手掌大,放在一只陶瓷盆里,清水半淹,让其滋润,平时给点螺蛳小鱼小虾之类的食物。刚养几天比较骚动,大概环境不熟悉的缘故。缩在乌龟壳里的头不时伸出来,挪动身子也比较勤快,给了食物,尤其大量食物之后,神态举止又显得祥和起来。给人感觉,只要有吃的,哪怕没有奖金,延长退休年龄,它俩也能安于现状。 后来的表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