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万古流芳(5)

下半夜来了一督察,自称姓吴。听了投诉,和颜悦色说:公民应接受盘查,尤其国庆期间,这是法律规定的公民义务。警察并没有侵犯你的权利和你的财产,租车证良民证,还有手机现金都在这儿。为了对你负责,不怕麻烦联系了租车单位,证明确有其事,这说明不放过一个坏人的同时,对你也是负责的。另外告诉你,调查结果该自行车来路不明,可能赃车……你所说的搜身其实是安检,进来的嫌疑人都要采取这一措施。所谓殴打,不能由你说了算...

陆文:万古流芳(4)

警察:小伙子,请你停车接受检查! 我:马路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单单挑我?盘查公民,应出示你的证件。 警察:一个个来,请你下车接受警察的调查,出示你的自行车凭证。 我:这车我租的。请出示你的证件。 警察:请拿租车凭证交给我……你拿着纸这么远,我能看得见吗? 我:看不见执什么法啊? 警察:请你把车子靠靠边! 我:你有什么理由耽误我的时间? 警察:在法律的前提下,请你配合检查! 我:法律有哪一条规定可以...

陆文:万古流芳(3)

中午十二点,饿得咕咕叫,吃了方便面,喝了白开水,想出门溜哒,找个同学聊天,没有合适对象,况且可能上班,到良生那儿又太远,就断了这念头。 小睡半个钟头,懒洋洋的,下面却蠢蠢欲动,仿佛一团火燃烧,一支剑直插云霄,根本由不得我作主。我一直为此伤脑筋,23岁后尤其加剧,不知如何安抚才好,上网看了文章及视频,明白了自摸怎么回事,才稍微缓解饥渴,多少抑制了它的骚动。记得第一次自摸做贼一样,摸了半天一无感觉,...

陆文:万古流芳(2)

母亲出门总穿一件黄色长袖外套,并习惯性检查提包里的钥匙。今天临走对我说,中午来不及回家,锅里有饭,碗柜还有方便面,自己吃吧。我“嗯”了一声。我从不过问母亲外面干什么,正如她也不过问我的生活方式。我哪怕上网到深夜,母亲也不会敲我的房门催我睡觉。 母亲走后,吃了碗稀饭和一只咸鸭蛋,走进小房间。打开窗户想吸点新鲜空气,见天空黄蒙蒙的,像沙尘暴的样子,要紧关了窗户。 打开电脑,上网整理博客。发现一夜之间...

陆文:万古流芳(1)

早上,洗漱时闻到香水味,发现母亲洒了香水,涂了唇膏,还对着镜子拢了拢头发,过后又拿剪刀叫我检查后脑壳有没有白发,此外,换了双平时舍不得穿的皮鞋。这出乎寻常的举动,让我想了一会,母亲也许去干临时性的营销活儿,也可能到某个新单位做钟点工,才不得不注意形象。当然,母亲也可能跟某个对象碰头,因为近几年她去了好几趟婚姻中介所。 夜郎0994年,我14岁时父母离婚,随后与母亲一起离开父亲的住屋,搬到惠忠里。...

陆文:万古流芳(引言)

作者说明: 小说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只是巧合;一些素材及文字取自于网络,出处恕不一一注明;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效颦作品男主角之口吻,其思想观念、情感倾向,还有小说名均不代表作者立场,作者不过是“人间喜剧”的书记员;该小说处于流动变化状态,欠缺失真之处,有待于补充完善。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 引言 夜郎国“荣耻日报”讯: “昨日9时40分,一男子持刀闯入松江府北闸县警察分局,用刀连...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菲丽丝,风和日丽,茶花盛开,不与你打情骂俏,而跟你说大小便,真不好意思! 这东东不登大雅之堂,雅人虽时不时涉及茅坑,解开纽扣或裤带亮出那个来,但都文雅地说“洗手”,古人则称为“更衣”。公共场所,我们放个屁都十分检点,特别放连珠炮,也就是连环屁。你说,谁愿意把屎尿整天挂在口头上呢?见面问安,我们都问:饭吃过了吗?不会问:今天有没有拉屎? 不过,由于雪灾坍塌了我家的卫生间,这东西一直没法落实,我为此...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网上报道,有人破釜沉舟卖房入市,有人用活命钱孤注一掷,还有人告诉白领如何上班时间瞒着上司看行情……我所在社区,邻居晚饭后河边散步,话题除了股票还是股票;证券营业所亦一片欣欣向荣,大厅空气浑浊,人满为患,散户就像热锅里上下翻滚的饺子;昨天交易不畅经常塞单,成交汇报要隔半小时显示,开始以为有人做手脚;我认识的在招商城做生意的服装老板有几个也来了。一个进场120万,一百万买基金,二十万买股票,也不懂K...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菲丽丝,昨晚你问我世界性金融危机有没有影响生活。我急于说笑话,以博得你的欢心,没兴趣多谈经济的事。今天跟你说,至少长江三角洲没有经济崩溃的迹象。就我所见,我们这儿的饭店时常客满,KTV包厢也常爆满,高档浴池,有钱人都赤条条的躺在睡椅里,接受着小姐的按摩,基本没听见哪个工厂拖欠工资,尽管我们这儿不断有老板破产潜逃,也有外商坏账五十亿贷款出走。(说句题外话,要是这五十亿用于赔偿,完全可以平息官府伤脑...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菲丽丝,你又缠着我谈杨佳,我承认杨佳事件的发生,大大增加了安全感,又可以让我们苟延残喘一阵子。不过,你逼着我以他为原型写小说有点过分,毕竟写这种作品没有稿费,又没有哪个杂志敢发表。但既然你逼着我写作,我只好勉为其难。 不瞒你说,我已整整两个月不出门,专心研究他的案例,研究官府的公文与新闻稿,还有网友与名人的独特看法,比如艾未未……,以及会友的真知灼见,比如刘晓波、草虾、余杰、刘路……我也被熊烈锁...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作者说明:本文根据网友“我比你傻”的文章《被嫖篇》改写而成,纯属游戏笔墨。曾以“竹园荒田”的网名发表于常熟福地网站上。文后附“我比你傻”的原作。 陆文:我嫖篇(仿作) 本人业务员,一年到头为单不得歇。有单还不作数,货款到账,老板才展龙颜,非此天天包公脸。 有一单子,三五万的余账,要了半年多,心急如焚无计使,老板见我次次提起,还在会上做反面教材。害我食宿不宁,性欲不振,见老婆退避三舍。对方一直说没...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菲丽丝,你问我奥运会开幕式的看法。不瞒你说,看了运动员入场前的部分,谈看法或许没什么资格,只好谈谈印象。还要说一声,由于夜郎朝廷没有落实荷蟹,奥运会前大赦天下,释放全国异议人士,包括独立中文笔会五位笔友,还抓了黄琦、杜导斌,我是带了情绪看奥运会的。 谈开幕式,不能不谈开幕式导演张艺谋。凭心说,张先生费了一番苦心。他以富有创意的打开画卷的形式开始表演,自始至终宏观展现了夜郎的几大发明,还有丝绸之路...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菲丽丝,怎么搞的,你又和我提起杨佳?好像他是你的亲兄弟!你问我杨佳的历史地位,让我为难,你要晓得县城中人知识浅薄视野狭窄,根本没能力回答此类问题,再者这是历史学家的事,何况还要经过时间的检验,可为了取悦于你,我只好勉为其难跟你谈一下。 首先,你要了解杨佳杀警的大背景,就是该事件在非暴力的维权活动处于低潮时发生的。六四,党内保守派开明派自相残杀,无数学生死于非命,精英人士流亡国外,党的力量极度削弱...

陆文:梦莲

一 接到洪宽来自南山监狱的信已下午五点。当时,我正点着一支向阳牌香烟,用洗脸的搪瓷盆在宿舍门口汰脚。我插队所在的农场场部广播喇叭,正播送京剧样板戏《红灯记》。李玉和娘一股劲地大骂“贼鸠山”,骂个没完,句句押韵,声声血泪。之所以这么愤怒,这么声嘶力竭,估计一是抗日热情,二是晓得非嫡亲儿子凶多吉少。 他信上说:唐兄,我不在家,娘没人照应,看在同学面上,请有空探望,尽量帮助,我担心她身体,毕竟有高血压...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十岁读小学三年级时,家里饭菜起了变化:惯常的大米饭变成干粥烂饭,不久,又变成黄萝卜饭,后来又变成黄萝卜荚饭。桌上的青菜豆腐不常见了,晒干的小黄鱼、臭带鱼更看不见了。起先觉得好吃,因黄萝卜软软的,甜甜的,有淡淡的糖味。可吃了几天,就觉得这东西不好吃,还容易肚饿。于是盛饭时挑挑拣拣,尽量盛白米饭。两个弟妹跟人学样也动手盛起了饭,所以吃到最后,锅里黄黄的,尽剩些黄萝卜。 娘下班吃我们剩下的黄萝卜倒没说...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东窗现出鱼肚白,房间明亮起来,放在五斗橱上的两条被面亮灿灿的,显得分外鲜艳。我看了看手表,说,今天无论如何去苏州。新娘推开汤婆子,搂住我的脖颈说,明天走,不行吗?我说结婚超假三天,再不上班,担心人家闲话。最近油漆组在染织厂工作,活儿忙得要死。新娘没说话,不过,眼神显出恋恋不舍的样子。我有些不忍心,于是被窝里摸索了一会。临起床,对她说:你口袋里还有十五元,我刚从生产队拿了二百斤米,日常开销嘛,反正...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菲丽丝,昨夜你好意思对我说:在海滨度假村玩了21点、轮盘赌,然后跟一个外表像许文强的印尼游客看了三级片,性趣出来了,洗鸳鸯浴,上床颠鸾倒凤,还给他吹了箫,而且不瞒老公的姘头──就是那个度假村主管。你说得津津有味的,两只眼睛水灵灵的,胸脯一起一伏的,给人感觉奶子就像两只活泼的小松鼠。我不晓得你是刺激我,还是不知羞耻,还是自以为冯程程,理应占有许文强。 老实说,要是我像你这么放肆,罚款不知多少次,也...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菲丽丝,不要说你对夜郎目前的状况担忧,不瞒你说,我也有好多个晚上睡不着觉了!进入2008年,老天好像故意跟夜郎过不去,先是下雪,下得一塌糊涂,都是下在南方,不像以前那样下在东北。交通堵塞,断电断水,一瓶矿泉水都要卖十元,据说有六个农民出身的电工当场死在抢救高压电线的现场。有二三个晚上,我的耳朵老是听见地震的声音,砰砰砰、嘭嘭嘭,砰砰砰、嘭嘭嘭,真是惊心动魄,其实都是堆在屋顶上的雪块从天而降发出来...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今天情人节,比较落寞,手机就像停机似的,平时来往的朋友,有小资情调的朋友都不见踪影,估计去献花送巧克力或上床,就像营销大师──青荷居兄所说的,让情人欣赏内裤。只有一个朋友打来短消息,内容都是对异性挑逗的话语,估计按错号码打错了对象。 由于年纪关系,再加上囊中羞涩,今天的精力与时间处于闲置状态,我既没有向人献一束花,更没有目标去开钟点房以完成一夜情,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英雄无用武之地”吧。无奈,只好...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管常熟市委领导,还是江苏省常熟市城市规划局,没有法院裁定书、公安局搜查证,不经我允许,私闯我的住宅,后果自负。由此引起的其它后果,也与我无关!所有网友及天下人,请为我作证!我决心以斧头保护自己的家园! 因雪灾,漏水坍塌,我拆掉了院子里原有的灶间、卫生间,面积共达14平方,现三十平方的院子白地一片,婆娘想重建一个三平方米的拉屎地方,并把围墙砌好,这又不碍谁的事。可城市规划局书面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