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从网上得知高知晟已被衙役跟踪七十多天。我觉得这举动,好像在故意毁损朝廷的威信和削减它的寿数,也好像不是在迫害高知晟,而是在帮助他树立威望。只要看看“输几沙龙”的帖子,就可晓得夜郎国有多少知识分子在支持他呵!可以说,目前高知晟已成了秀才心中的圣人,草民眼中的偶像,他的威望仅次于一国君主。 想一想,这个唯利是图的世界,“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有几个愿意抛弃律师的锦绣前程,和“舌佳律师”的光荣称号...

陆文:鸿蒙赋

鸿蒙,天地之元气,东方之野也。无官场之权柄,有洪荒之法道。日光罩其红霞,月色披其轻纱。山峦为之伴侣,江河让其滋润。鸿蒙者,非蒙蒙鸿雁、蒙胧鸿鹄,亦否传闻之野鸡。浑沌、广袤、虚空,了无痕迹;多义、歧义、会意,众说纷纭。云里雾里,任千古评说;若虚似无,由文人意会。开天辟地之前,已经存在;三皇五帝之后,依然隐匿。窥其形貌,难似九天揽月;视之踪迹,仿若冰海探船。征飞避而不见,寸草不生之辈;挽州勿予笑颜,...

陆文: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司马璐先生回忆录《中共历史的见证》,谈到我跟张国焘在武汉打交道的经过,基本符合事实。不过,有的地方过于简略,有的地方跟事实略有出入,另外有一事实,张国焘先生的确按照我俩当时的君子协定保守秘密。现在事过境迁,再者,我也以自己的死亡成功逃离了老毛的手掌,说话没必要像以前那样忌讳,因此我在这儿将此事公布于世,希望有识之士明察。 张国焘逃离边区的第三天深夜,长江局收到关于此事的电报,令我们阻止叛逃,实在...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菲丽丝:吻你!并用泪水沾湿你的脸! 这几天,你在裸聊中几次抱怨,说我不专心,不是以含情脉脉的目光欣赏你的玉体,而是敷衍塞责略微扫瞄,你说,宁愿以淫荡猥亵的目光意淫,也不希望我礼节性的用筷子碰了碰就歇手。还说,我说我爱你舔你那儿,像老和尚念经,一点都没感情色彩,眼睛也不盯住你。你说,女人的高潮全靠男人协助,既然鞭长莫及,不能亲手操刀,目光表情姿势情感总该到位了吧。你什么时候競競业业,就承认你是我独...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施先生:最近看到你的战友叫“红草”的一封公开信,题目叫《左翼反对派红草致国际的同志及朋友们的一封公开信》,坦白说,看了觉得好笑,又觉得难受,特别是他的口气好像他是你的代言人。 在他唯我独革的言语中,口口声声“工人运动”、“共产主义运动”的迷失中,我看到了我过去红卫兵的形象。想到过去的狂热,误入歧途,为毛泽东摇旗呐喊,欺负刘少奇,现在仍觉得羞耻和脸红。党内斗争本与老百姓无关,参与也赚不到一文钱,而...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译者陆文按语: 我不懂外语,只懂婆罗洲语。凭此,曾跟婆罗洲女友裸聊。婆罗洲语有点像苏北话,叽哩咕哝的,比如,汉语中的“孩子”,我们叫“小伙”,他们也叫“小伙”;“稀饭,小米玉米粥”,我们叫“脆儿作”,他们也叫“脆儿作”(有的地方写成“翠尔粥”,也不知笔误,还是不同写法);“姑娘”,我们叫“矮陀”,他们也叫“矮陀”;“爸爸”,我们叫“大大”,他们也叫“大大”,由于我籍贯苏北,精通“苏语”,因此学起...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下面说说我的隐私,谈一些你想了解的所谓的嫖娼。 老实说,我虽是个品行不怎么检点的人,但并非生来嫖客。假如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我何必当嫖客!没有哪个帝王被称为嫖客。假如有足够的钱,包二奶三奶四奶五奶,谁都不愿做嫖客。 早年,嫖娼风气还没形成时,由于老婆外地工作,夫妻没法同床,寂寞难熬,除了意淫,梦里遗精,我只好偷野食。习惯成自然,久而渐之竟成了嗜好。也不知荷尔蒙丰富的缘故,还是本质上是个钻墙...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修正版) 推油,激活你的性感地带。 ──白威猎人 陆文,今天选择这僻静场所,把亲身经历告诉你,一则闷在心里难受,二则,晓得你喜欢稀奇古怪的题材,一点都没写作禁区。我也不求报酬,只是希望你一点一划写出来,不要加油添醋。讲得噜哩噜嗦,前言不搭后语,不要见笑。我毕竟70多岁了,情绪亢奋时,不知怎么表达。我晓得这件事不登大雅之堂,说出来有伤我的脸面,而且还给了人家罚款机会,我收入不多,每月退休金八百多...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我有个婆罗洲国女友,是网上裸聊认识的。对我比较慷慨,不仅甜言蜜语、那个让我看,还曾做了几个令人怦然心动的怪动作,让我禁不住汁水涟涟。上次东南亚海啸,她好长时间没在网上露面,以为葬身鱼腹,没想到最近她又频频出现网上。今天凌晨,她搔首弄姿、捏着硕大的乳房,跟我聊天时,说想出国旅游,问我世上有哪几个地方值得玩。我说,口气这么大,发了财了?上个月,你好像还希望我做洋葱头,给了我帐号,要我念意淫的份上,赞...

陆文:开封陷落记(27)

箭伤裂了口子,洪水浸泡,伤口呈白色,血渗出,用温水洗,涂了云雨备在箭桶里的金枪创伤膏,土布包扎,素莲令其床上休息。 休养十天,箭伤痊愈,不过伤疤未脱落,红红的,痒痒的,细秀时不时给他搔痒。期间素莲发了寒热,吃不下烙饼,只能喝点薄薄的玉米糊,五六天后才有所好转。起初高烧,浑身发烫说胡话:爹,娘,我不骗自己了,你们早死了,我跟你们回家。没本事给云雨生个亲亲,不好意思呆在他身边,掰姐姐的份儿。细秀,姐...

陆文:开封陷落记(26)

援兵受阻,左良玉部队徘徊不前,城内粮绝,眼看开封不保,周王巡按接受推事建议,9月14日,掘朱家寨黄河堤坝,水淹围城的闯寇,农民军扎营于地势低凹的原黄河故道,淹死数万人。李闯将老营移往高地,开决马家口黄河堤岸,直淹开封。 黄河乃地上河,溃堤引起水灾,历史上曾发生数次,最惨的是魏国,就此国家灭了。关于这次黄河决堤有两个版本,一说李闯所为,一说官府所为。第一种说法之理由:李自成被挖了祖坟,射瞎左眼报复...

陆文:开封陷落记(25)

中秋节后一个上午,官兵撞门,以为饿鬼。门砸开,原来征粮队。张举人就是被这些人搜得粮仓不剩底脚,还硬捐二千两银子的。张举人说社兵之粮等同于军粮,没了粮,社兵没法打仗,没人听他诉说,只顾运粮搬银子。那时城中缺粮,粮店已无粮食可卖,馍馍店关了,黑市粮价一石八两。都是弄堂交易,夜晚交易。给了银子,拿不到粮食的也有,死于非命的也有,告状不理,说黑市不受保护。 云雨射了一箭,正中一官兵帽缨,官兵收住脚,自称...

陆文:开封陷落记(24)

云雨住的宅前跟曹门城墙隔一条惠济河,距离顶多一百米,从楼上能一箭射中爬城的贼兵。宅后便是夷山,夷山是个山冈,城中小山头,高出城墙许多,在那儿可俯视开封全景,包据金碧辉煌的周王封,王典所在的推事府就座落在山坡上。 住宅不能说固如金汤,但丈二高的围墙没隐患,因为吃人的饿鬼没力气翻越,只好在大门上打主意。素莲在门缝中间悬了块石头,若有推门砸门举动,石块掉落发出响声报警,减轻云雨监.控强度,可以安心睡个...

陆文:开封陷落记(23)

云雨偷袭两个原则:不杀梦中人,不要首级。原想老弱病残、手上有老茧的也不杀,瞎灯黑火检验困难就算了。他按三字经行事:摸,找,砸。摸,摸银子。找,找吃的。砸,砸反抗的。两个社兵年过五旬,体力弱,肯下跪,跟在他身后打捞战利品吃现成的,云雨常分饼子与肉类给他俩。有一次,刚起锅的熟牛肉,热气腾腾,有十多斤,给了每人三斤,激动得喊将军要下跪。好端端的偷袭,成了谋杀盗窃,再加上看见部下割梦中的头颅,割得贼兵鲜...

陆文:开封陷落记(22)

写到这儿,作者翻阅前面章节,不堪入目。比如对饥饿的叙述过于渲染,人吃人该隐于字里行间,为汉族讳。还冒出当代用语:网.格.员、五.毛、政.工.师、信.息采集员,时空混淆,影响作品真实性,自己也成了读者的笑料。就拿信息采集员此名称来说,查一下资料便不会犯低级错误。担任此职务的,周朝称谍报,武周称耳目,宋代称线报,明初称报人,明末称线人。经济宽松时,雇资深美女、退役宫女,萧条时启用小脚老太、朝阳大妈。...

陆文:开封陷落记(21)

华云多日不见云雨,想云雨,思云雨,欲云雨,有云不见雨,打雷不下雨,心内烦躁,不好意思主动打电话,不,打招呼,坚持了几天,叫蔡木出面邀云雨吃酒,跟他面谈。碰头地点昌记酒楼。她扮作民妇随蔡木出场。会谈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进行,桌上放了一对大元宝。元宝透亮,发出性贿赂的光芒。临出宫洒了云雨喜欢闻的香水,这有点放下公主的架子,女为悦己者容的意味。有生以来,这算第一次,华云对男人谄媚巴结。 华云意思:和,双...

陆文:开封陷落记(20)

崇祯十五年四月底,李自成第三次包围开封。包围前开封备战备粮,开拓护城河,周王府宫墙加高,警卫加强,主要路口设置类似当代警务室的哨台,把路石、石条,井圈,门前的石阶撬了,运上城头充飞石。此外,文化软实力也作了改进。 用朱漆黑漆在路边刷标语:江山永固,人人有份。开封安危,个个有责。多想开封事,常做大明梦。拒闯贼千里,亲官兵咫尺。冒着闯贼的箭矢前进,开封儿女们,到了为开封献身的时候了。文化软实力包罗万...

陆文:开封陷落记(19)

正月十八,云雨回家,大门敞开,夹墙洞开,里面的青铜器连同一千两纹银不见了。王叔王嫂不见人影,父母与小香已经死亡。就尸首腐烂的程度而言,死了两至三天,都死在母亲房里。父亲临死受了刑,两只脚断了,虽没有脱离小腿,但受的伤痛跟“水火掌”不相上下,胸口戳了一刀。母亲的颈项有勒痕,几只手指断了,不是用啤酒板头扳断的,是使用了“拶指”(zǎnzi)的刑具。用啤酒板头扳手指,是拶指的升级版,便于携带,刑具隐蔽...

陆文:开封陷落记(18)

12月24日,李自成包围开封,号称四十万。临战前,叫部下骑马拖着树枝在黄河堤岸奔跑,制造烟尘缭乱,大兵压境的景像。第二天朝数座城门发起攻击。开炮轰击城楼,三炮轰坍了曹门城楼两只角。天摇地动,仿佛城破在即。密密麻麻的人群越过五丈开阔的护城河,直达城下。其中有被裏胁的乡民,人头攒动,分不清民还是贼,闭着眼睛射箭都能射死射伤一个。乡民七八一组,掮着云梯,举着门板。门板接受如雨的箭矢,掩护三四个精兵。云...

陆文:开封陷落记(17)

除了绘画丹青,素莲亦喜欢唐诗宋词,先进了闺房,等待云雨当儿,想克制激动抄写李商隐《无题》: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又想抄写张先《千秋岁》: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想去书桌抄诗篇,就像当代进洞房抄当章的,结果放弃了书法,屈从于繁殖本能与性的欢娱,两条腿儿走到了床边。坐在床沿上窃窃私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唠唠叨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