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这次北京警方半夜三更劳动几个警察,传唤大陆著名知识分子刘晓波、余杰、张祖桦,感到很吃惊。为了一些网上发表的文章而随意传唤杰出人士,我认为有点过火,触犯了唇枪舌剑的道德底线和游戏规则。就像下了臭棋,推翻了棋盘一样。毕竟三位先生都是动嘴不动手的真人君子,手里摸的是电脑键盘,腰里也没有手榴弹五四式。我认为,如果大名鼎鼎的杰出人士的人身都没保障,我们还有啥安全可言呢。照这么起劲的拘捕、传唤,今天一个,明...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我叫彩芬,今年28岁,已婚,有个五岁男孩,家住贵州某县,在苏南已呆了三年,目前在美容店打工。只要有钱,可以说我现在什么都干。下面介绍的是我这几年的生活经历。 洗碗擦桌 守身如玉 99年春天,经同乡姐妹引荐,我来到苏南,开始在市三环路一家饭店干洗碗擦桌的活儿。工钱不多,每月四百,中晚两餐吃老板的。开始工作很安心,因为我原在家乡种地,活儿很累,也很少看到现金,除了丈夫干泥瓦匠的工钿。 但不久,估计有...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我前年才晓得网上有个知识分子网站,叫世纪中国。上去了,爱不释手。因为这儿有很多良师益友,从他们那儿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及经验。他们告诉我:什么是自由、民主和宽容;世上只有对手,没有敌人,唯一的敌人是你自己;如何避免偏激,以多视角、甚至对手的角度来了解这个世界……。大家知道,有些德高望重、学富五车的高级知识分子,平时身处小镇的,连进他们的课堂都不可能,哪儿有机会接受他们的教诲?我真是托了网络及世纪中国...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作为大学教授,拿国务院津贴的大学博导,犯“嫖娼”这种低级错误让人发笑,也让人痛心。你那幼稚的样子,仿佛是个情场上的赵括。 我不反对忙里偷着乐,下面多出一份力。我认为,谁都无权干涉你活泼的生殖器,因为它的所有权、运动权属于你自己,因此你有权支配自己的玩艺。无论小便,还是进这个洞穴,看那个水景,与第三方无关。有些人过问,只是出于妒忌吃醋、或想从中分一杯羹,要知道,老婆...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写下这题目,感到吃惊。因为才疏学浅,哪儿有能力驾驭这种大题材!但既然开了头,我就厚着脸皮,顺着思路胡言聊几句吧。假使由于这篇文章而入文字狱,也是咎由自取。希望这篇不拿稿酬的狗屁东西,能对站在文字狱边缘的人有所帮助。 这个问题对于文盲来说不成问题,古代的文盲即使为此吃官司,也是亲朋好友舞文弄墨而株连自身。这是没法避免的,就像航天器回归地球刚巧砸在自家的屋顶一样。 浏览古今,如果你是读书人,喜欢动笔...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想起当年上初中申请入团饿吼吼的样子,现在还难为情。 记得踏进校门没几天,班主任就号召大家争取进步,向组织靠拢。她所谓的“组织”,尽管没明说,同学们仍一清二楚。不知怎的,自从她说了这话,我就产生了入团念头,尽管这念头比较淡薄。 一晃一学期,随着班主任在各种场合的唠唠叨叨,以及其他老师的推波助澜,班级里冒出两个团员,我的心又受了诱惑(也有父亲的影响,父亲流着黄汗、饿着肚皮,仍然对我说,这政党是我们穷...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三十年前,与我同村的农村姑娘──彩娣,她是个优秀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员。她身材苗条步履轻盈,歌喉嘹亮演技丰富,不仅能演《智取威虎山》中的小常宝、《红灯记》中的李铁梅,《沙家浜》中的卫生员,而且没有“明星”架子,乐意搭布景跑龙套。当然,她这些优点对插队青年的我来说都是次要的。因为当时我身处逆境缺钱少粮,除了关心工分便是关心肠胃,对容易让人肚饿的宣传活动,哪怕娱乐活动并不怎么感兴趣。而在工分肠胃这两...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三)

父亲的“兵役证” 父亲患高血压症仓促离开人世,我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他几件珍藏的东西。计有:二百几十斤粮票(一部分是全国粮票,另一部分是江苏省地方粮票)、几十个毛泽东头像、一本红封皮的《毛主席语录》和一本《沙家浜》剧本,另外还有一些《三国演义》《白蛇传》《西厢记》连环画。最惹我注意的是:一双红绣鞋,还有一本“兵役证”。红绣鞋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仍然崭新,尽管有点潮湿,还沾上一点霉味。我估计红绣鞋是他...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二)

父亲送我插队 我籍贯苏北海安,出生在江苏常熟。父亲早期职业是黄包车夫,据说为了逃避国民党抓壮丁才逃到江南干了这营生。在我出世时,党和政府不忍心车夫作牛马,让他改行当上了装卸工。他一生勤劳刻苦如移山的愚公,跑跳板健步如飞,一直大汗淋漓于扛包的第一线。用他的话说,每天流的汗,可以让你洗个澡。不过由于嗜赌,许多汗白流了,流到别人的口袋里了。懂事后,我一直为他惋惜,可惜人微言轻,不能纠正他的缺点。父亲绰...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一)

盼望过年 我父亲原是农民,解放前夕,为逃避国民党抓壮丁,一方面买通当地保甲长,另方面听从他父亲吩咐,从江北逃到繁华之地的江南。他一无亲眷,二无门路,三无技艺,在异乡谋生只好做个黄包车夫。父亲的双腿──黄鱼肚皮特别粗,他拖车十分勤快,后来当装卸工也十分勤快,由于当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劳动之余,播种种子也十分勤快。解放没十年,母亲前后就养了我们兄妹七个。其中死了三个活了四个。以上数目也许不是确切数字...

陆文:包屁股(插队琐忆)

插队乡下时,本队社员给我的印象:除了热爱工分,便是热爱肥料。队里几乎家家有只粪缸,户户有个猪圈。他们虽不像北方人那样出门就带上拾粪的工具,但是对肥料的感情可不能说是浅薄的,它几乎弥漫于他们每天的生活里,以至于充鼻不嗅难闻的臭味。也就是说,走过粪池,绝不像贵族小姐那样用手帕捂住自己的鼻嘴。为了肥料,真是煞费苦心,在所不惜大量的工分和黄汗。不仅在本地罱河泥、种红花、塘草泥、养猪猡,还到外地削草茎、装...

陆文:当风点灯(三)

12 第二天下午二点,在火葬场举行良渚遗体告别仪式。大巴车乘满了人,还有两三辆轿车紧随其后。大巴车上有些人我不认识,甚至我感觉还有二三个形迹可疑者,他们鬼头鬼脑窃窃私议,时刻注视着周围的动静。不知怎的,一种无形的恐惧笼罩着我,仿佛有几双危险的眼睛形影不离地伴随着我。我发现朋友们也似乎料到了危险的存在,他们不管是在车上,还是在火葬场不是默默无语,就是说些不着边际、与良渚死亡无关的话。大家都不敢直面...

陆文:当风点灯(二)

7 我们呆在病房走廊至午夜四点钟,苏州的医学教授乘车来了,很快决定第二次手术。我们在病房外的走廊里等到天亮,手术也没有结束。听值班医生说,死马当活马骑,生死存亡难以预料,一切都看病人造化了。 手术到上午八点钟才完成。良渚能否度过危险期,仍是未知数。良渚躺在病床上看上去仍是老样子,但实际病情严重恶化。他昏迷不醒,手脚也不动弹了,呼唤也没有知觉。他父母站在他身边束手无策,他姐姐在旁边流着泪。架子上的...

陆文:当风点灯(一)

关于本小说的写作原因 这篇小说是在真实事件的基础上,加以虚构而成的。朋友的突然身亡,近似谋杀的身亡,深深触动了我,我知道他死的冤,死的不明不白(当然,他死于别人的算计,也死于自身的弱点)。每想起一部作品的成功,要以一个朋友的牺牲为代价,我就禁不住泪水盈眶。在写作过程中,我感到惊奇的是,每当卡壳时,仿佛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推动着我,为我解围。尤其是写第17章节时,仿佛我的朋友在天之灵在帮助我。另外作...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文革开始,小裤脚管花衬衫、尖头皮鞋大包头,类似这种装扮的年轻人,在我们这个小镇都属于流氓的范畴。如果家里还有吉他、拳击手套,或一张《天涯歌女》的唱片,流氓的称号更当之无愧。我亲眼看到许多没有政历问题的人,没抢没偷没贪污的人,就凭这身打扮和上述的业余爱好,站在台上哭丧着脸接受群众的批斗。此时,即便有骚扰异性的前科也退为其次,因为奇装异服足够激起民愤。口号响彻云霄,流氓弯下了腰。不过,经过急风暴雨的...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在我记忆里,青年时代的我挺热衷于舞文弄墨。具体表现:先是义务劳动写大字报,后是纸上谈兵写情书。写完二三十张贴在墙上的东西,上山下乡运动来临,革命的热情顿时烟消云散,心灵空闲的我,这时便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女人身上。当年,只要一个少女浮现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我春心荡漾无从相见,与她沟通的渠道便是情书。我认为情书不仅可以显示写作才华,而且可以写人面相对你不能说的事情。再者,装卸工的儿子囊空如洗插队乡下,...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中国警察是大陆上的百兽之王,它一声怒吼,没有几个犯罪分子能逃脱他们的手掌心。近几年来,有名的要案迅即告破,便可证明他们的能力非同一般。这一直让我深表钦佩!过去听说,夫妻在家被警察以“卖淫”的罪名抓获,现在听说,在家偷偷摸摸上网站看黄色图片的,也给他们捉拿归案,更让我对他们的想像能力及技术水准充满了崇敬。由于长期驻守于对敌斗争的前沿,培养了他们的勇气及铁石心肠。所以当你犯了事,即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陆文:游戏笔墨数篇(五)

“嗯”的含义 我一向不信洋人能掌握汉语的精髓。在我看来“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他们很难充分领略其中的美感。著名的荷兰汉学家高罗佩也谦虚承认不识吴越文人皆知的表示男性生殖器的那个字眼,自然连它的读音也不晓得。 就拿每人每天总要用上几回的象声词“嗯”来说吧,不要说洋人不求甚解,《辞海》的解释亦力不从心蒙混过关。它仅排列了三种:表示应允、怀疑、不以为然。其实它的内涵丰富...

陆文:游戏笔墨数篇(四)

徽州男人论野猪 偶然机会有幸结识一个徽州人,两盏白酒下肚,酒酣耳热之时,他谈到他所熟悉的野猪,并以人类的视角,总结出他独家拥有的观点,我听了觉得十分新鲜。之所以有这种感觉,一来他的看法独特,且有系统,二来我从没机会看见野猪,更不了解它的习性了。 我见惯无数庸庸碌碌的家猪,在我眼里这些偷生者,给人养肥等待宰割的动物,简直不值一提。它们能够忍受异类的阉割,厚颜无耻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主人花费钱财给它们...

陆文:游戏笔墨数篇(三)

坐圆桌的规矩 由于出身贫困,父母双亲忙于柴米油盐,从小就没教我附庸风雅、周旋酬酢的诀窍。比如坐圆桌的中国特色的“应知应会”,说出来也难为情,我也是近几年有了吃福之后才明白的。记得第一次进宾馆坐圆桌,众人磨磨蹭蹭眼观四方,不急于落座,我就耐不住一屁股坐下来了。大家哈哈大笑,说看样子今天陆文请客,原来我碰巧坐在作东的位置上。 几次上桌,我发现以下现象:作东的,就比作他是梁山泊的晁盖吧,用不着谦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