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龙

齐家贞:澳洲反击中共渗透的枪声响起

中共搞改革开放,借“万恶的资本主义”起死回生了频临崩溃的文革经济。三十年后,西方“栽林养虎,虎大伤人”,习近平公开宣称“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倡导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向世界扩张的狼子野心暴露无遗——事实上,中共早就为此昼伏夜行日进一卒了。 这二、三十年里,美国、澳洲等民主国家在“中国崛起”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下,被貌似有理实则谬误的“政治正确”牵着鼻子走,放弃西方基本价值的坚守,忽视国家...
刘晓波诺贝尔颁奖会场:阿森(左)、齐家贞(中)、小乔(右)

齐家贞: 刘晓波、我和笔会

刘晓波诺贝尔颁奖会场:阿森(左)、齐家贞(中)、小乔(右) 一 1987年8月底我人到澳洲,心,依然恐惧着大陆时的恐惧,直到2005年1月下旬到澳洲十七年半之后,我才抛弃恐惧冒出头来,说我想说的话,做我想做的事。从此,站起来做人。 独立中文笔会进入我的生活,正当其时。 2005年11月下旬,蔡咏梅和余杰等知名人士出席悉尼举办的“亚太作家圆桌会议”后,到墨尔本阿木家做客。通过他俩的生动介绍,我们意...
齐家贞5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5)我与庭长孙白亮的一席话及其它...

五,我与庭长孙白亮的一席话及其它 (第二十三章 一张纸举起的问号) 毛泽东死了,许多人活了。七九年以后,我在监内认识的人,阴一个阳一个的陆续开始平反。 我为胡薇薇、黄达成等友人的平反庆贺,但是对齐家贞我自己,在平反问题上我相当地冷眼旁观,与父亲不还我清白誓不罢休的态度天壤之别。 这不仅因为有父亲为平反打沖锋,我“大树底下好歇晾”,更因为我缺乏政治是非感,看问题很浮泛,感性肤浅,反应迟钝。二十年来...
齐家贞4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4)

四,我在暗处导演了一出戏 (第二十三章 一张纸举起的问号) 我生性大而化之,像个男孩,有时候记住了事情的细枝末节,并非由于心细,而是有个好记性。现在,我开始认真观察蒋忠梅了,我需要自己来证实。 首先,我发现她在年龄上对我撒了谎。六一年我们刚认识,她说她二十九岁,比我大九岁,现在我在蒋忠梅家看见她骨科医院门诊薄上的年龄大我十六岁,也就是说,那时我二十岁,她已经三十六。缩小年龄差距是为了交我这个朋友...
齐家贞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3):差点二进宫

作者摄于高中毕业,两年后入狱。 三,要不是“陌生人”冒险救我,我差点二进宫 (第二十三章一张纸举起的问号) 母亲于七二年九月四号逝世,第九天,我在楼梯口理菜,抬头惊奇地发现蒋忠梅和她的女儿站在我面前。蒋姐指着我臂上的黑纱,神情凝重地问我,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坐牢十年出来后,对于过去的熟友同学老相识,我一律采取不认人的态度,那怕互相面对面,我也绝不主动打招呼。不是我反目无情,而是耽心对方不愿与我接...
齐家贞3

齐家贞:我的 XX / 7 和我(2):我出卖了父亲朋友和我自己...

二、我出卖了父亲朋友和我自己,唯独隐瞒了一个人 (十三章:审讯三日灵肉俱毁) 一到看守所,审讯立即开始…… 我明白了,我不再是我自己,我不能讲我活生生的经歷:我的感受和思索,我的快乐与悲愁,我的羞辱尊严、沉降升浮,包括莫斌的“太天真、太幼稚、太单纯”的评价。这一切统统是犯罪的借口,反革命的遮羞布,一律通不过。 我已经是反革命,必须用他们的“箍箍”,卖我的“鸭蛋”,削足适履,证明我是反革命。 这提...
齐家贞一家

齐家贞:我的XX / 7 和我(1):飞来的“好朋友”

四九年后作者一家唯一的全家照:父母、作者(后排中)和四个弟弟,作者当时读高一 【作者附记】看了《窃听风暴》,我把《自由神的眼泪》里有关蒋忠梅,我的XX/7的故事整理出来,看看“社会主义”国家在监控迫害他们自己公民方面是如何惊人地相似。 一、飞来的“好朋友”(第十二章“叫花子”和她的“集团”) 六一年六月初的一天,天清气爽阳光明媚。我坐在窗前看书。 一位女士敲了敲开著的门,我的眼睛从书上移到她的脸...

齐家贞:普林斯顿反右运动五十周年研讨会拾掇

六月六日和七日,由中国信息中心和劳改基金会共同主办的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普林斯顿大学举行。 大会邀请了不少当年的知名右派和卓有成就的反右运动研究者,尽管其中部分人在中共直接威胁或动员子女家属阻止的情况下无法前来,仍有一批人不顾险阻、不计后果、“智斗座山雕”赶来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参加了会议。别提这些人上台发言论理,就是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坐在下面当听众,也绝非易事,个个勇气可嘉。 岁月不饶...
六四6

齐家贞:马力,别忘了天安门屠城的冤魂

香港亲共民建联主席马力周二(五月十五日)与传媒茶聚时谈及六四,他批评教师用“北京屠城”字眼来形容六四事件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并质疑“六四时有坦克碾过学生”的说法,还说“不如找头猪试一下,看看会不会变成肉饼”。 电视上看到马力,不像是对六四事件一无所知的年轻人。估计那时的他起码三十岁,在新闻自由的香港,应当对六四事件有充分的了解。 六四期间以及十八年来,香港人民愤怒谴责中共天安门屠杀,要求平反六四,...
齐家贞2

齐家贞:我的HGW XX/7——看《窃听风暴》电影有感

我这个人性子急,很容易被感情左右,属于挨头刀那种,可对有的事又非常慢,属于西方人说的very slow,脑子有点愚钝的那种。德国电影《别人的生活》,中文译为《窃听风暴》,荣获奥斯卡最佳外国语影片奖,我是奥斯卡粉丝,网上也好评如潮,我都没有动心。直到简昭惠看了,写的文章也发表了,在她鼓励下我才驾起势去看了。 这部电影当真值得一看。 大家都说震惊,我也有震惊,不是西方人震惊的“居然连两口子的事都监视...
齐家贞2

齐家贞:右派兄弟之歌——一个真实的故事

大约是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林方去看医生。医生打了个比方,野鸭关的时间太久,翅膀退化飞不起来,它就变成家鸭了。他催促林方赶快结婚,否则野鸭变成家鸭,悔之晚矣。 这件事成了四哥林蕉的心病。 五七年反右时,在重庆建筑工程学院读书的林方为只有一面之交的诗人流沙河打抱不平,自己也当了右派,开除学籍放回农村劳改。路上,他朝新疆逃跑,抓回来后升级成现行反革命,判刑七年。可怜呱呱坠地就死去母亲的林方,从此更跌进...
齐家贞

齐家贞:回忆重庆二十一中的右派老师们

五七年,我在重庆市第一中学读高一下,那是我生命中一个大转折年。之前,他们老说我“只专不红”,真的太抬举我,“不红”是事实,“只专”完全名不副其实。 我的“只专不红”几乎与反右运动同步,反右越高潮,我“只专”越深入。所以,学校放映什么反右纪录片,林希翎穿着褪了色的军装,在台上慷慨陈词,章伯钧给愤怒的群众吐了口水,狼狈躲进屋里,语文课加了一篇“不平凡的春天”强调学生要认真阅读,我根本没有其他同学所谓...
齐家贞2

齐家贞:从王军涛讲的几句话所想到的

从王军涛讲的几句话所想到的 中国宪政协进会主席王军涛将于三月底来墨尔本,与他同期到达的还有从德国来的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和香港民主党主席、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和中国劳工权益活动家韩东方。他们四人将作“中国民主化前景”的演讲,墨尔本是这次世界性巡回演讲计划的一个站。 我今天只谈谈王军涛。 直到今年元旦的一次晚餐上,我才见到久闻大名的王军涛。 对王军涛,他放弃许多中国人求之不得的当高官发大财的机会,而...
齐家贞3

齐家贞:方文尸比和家

方文尸比由两个字拆开而成,两个有气味有沖劲不受欢迎的字拆成四个后,摇身一变无色无味无沖劲,大摇大摆登上大雅之堂,还可以用来写文章而不至于冒犯诸位读者了。可见,耍耍小手腕,搞搞变证法变戏法,有气味变得不气味,不气味变得有气味,也就二变四四变二这么简单。 我相信,除非死人,只要你还在吃饭喝水干事,你就不得不方文尸比。有时候,几天不方文尸比,难受得胃痛肚子胀,你还得找医生,请求他帮你疏通航道方文尸比,...
齐家贞一家

齐家贞:介绍《自由神的眼泪——父女两代囚徒的真实故事》...

四十四年前的十月二十九号上午十点,六个公安人员带着手枪镣铐警车,到重庆和平路家里把我逮捕,当时我正在读居里夫人自传,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中国的居里夫人。我的父亲同时被捕,他当时在离重庆两百余华里的綦江东风农场集体改造。高中同学和朋友伊明善、朱文萱、吴敬善也被抓了起来。他们说我在搞反革命集团,我和父亲是主犯,其他几个朋友是成员。 父亲和女儿同时被捕,又是反革命罪,在重庆这是很惊人的新闻,对于我的母亲和...
龙应台

齐家贞:和龙应台——南部来的女孩——聊天

在独立笔会邀请龙应台来澳洲墨尔本演讲前,我并未读过她的作品,只知是台湾一个针砭时弊、观点尖锐的大作家,还望名生义,一直以为他是个男的。直到半年多前,读了“请用文明来说服我”,并看到了照片——一张线条分明很有个性的脸,才知道龙应台是女的。后来,读她的东西多了,我开始喜欢上她,并在心里同她聊起天来。 我觉得龙应台父母取的名字真好,“龙”,“应”当,生在“台”湾──龙应台曾对自己的名字有微言,为什么不...
齐家贞6

齐家贞:“姐姐”,我为你哭泣——读凌之《她不属于这个世界》...

我的心在痛,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被凌之的《她不属于这个世界》感动,忘记了排队的顾客在面前静候。我带着泪光,做出笑脸说“谢谢,再见”,他们回我一脸的猜疑。 我知道,今晚我将无法入睡,我要用我的心与“姐姐”对话。我知道,明天我会血压升高头昏脑胀,脸发肿心发闷,对顾客报错价找错钱,还可能出几个“drive off(加了汽油跑掉)”,哪怕喝两罐“red bull”也提不起神。但是,有什么办法,我无法阻止...
齐家贞5

齐家贞:关于采访——与《自由神的眼泪》有关的故事之五...

第一个采访我的是美国华盛顿“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主持人北明。通过越洋电话采访我了约两小时,那是1999年11月。采访集中在我为什么入狱,逮捕我的时候都想了些什么,在监狱里印 象最深的事情,十年监狱的总结等等,这些问题都已写在我的书里,不再赘述。 北明有两个问题特别有意思,令人难忘。 她问,你被捕是六一年,那时候的政治运动很多,假如情况不是那样,你觉得你能实现你的居里夫人梦吗?我答,我不能肯定我一...
六四8

齐家贞:六四见证:坦克碾死祖孙三人

天安门血案二十五周年,天安门母亲望穿二十五个秋水。她们疲惫了衰老了,心还是一片破碎,眼泪还在长流,可人心不死,她们要求为六四伸张正义。 二十五年过去,再一个二十五年过去,世界不会忘记“子弟兵”的机关枪冲锋枪狂射而出的子弹,留下的无数应声而倒血流如注的尸体;世界不会忘记,坦克车碾过人群,人体变成一摊肉饼。 一个政府如果杀了一个孩子,这个政府就应该立即倒台法办,因为它是个杀人犯;一个政府一次就杀了成...
齐家贞4

齐家贞:出本书是不容易的——与《自由神的眼泪》有关的故事之四...

成千上万册书放在书店里出售,成百万上千万册书籍储存在图书馆里供人借阅,很容易使人认为只要书写出来,出版社出版是顺理成章的。孩子出了娘胎,还有不让落地的? 直到我自己写了书,找出版社落地,我才知道出本书有多么艰难,才知道,那怕书已经出了,还要经历多少艰难。更别提不计其数的书尚未见到阳光,便胎死腹中,相信其中不乏写得很好的。尤其在商业化竞争激烈的当今社会,情况更为复杂,出书的难度就更大了。 对《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