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祺:天安门广场的精神

“六四”过去已经30年了,由于在发生“六四”的这块中国土地上,“六四”至今仍然被视为“反革命暴乱”,至今没有恢复真相,所以,“六四”还没有成为历史。六四30年来,人们经常提出一个问题是,1989年5月20日宣布戒严了,为什么学生不离开广场?为什么成千上万、数十万人还不离开广场?离开广场了,似乎这样就可以避免一场大屠杀。 事实上,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广阔沙漠中,天安门广场是中国唯一的一块“绿洲”。19...

严家祺:六四30周年看未来中国

——中国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和“制宪运动” 一个幽灵,又一个幽灵,数不清的幽灵,在北京中南海上空徘徊。这些幽灵,是民主的幽灵,也是六四和其他政治死难者的幽灵。六四30年来,这些幽灵,总与文革和文革前中国一个又一个幽灵,在北京中南海上空徘徊、游荡。这种徘徊、游荡,使在中南海的中国统治者不得安宁。六四过去已经30年了,中国至今没有民主,没有法治、至今仍然充满危机。中国怎样才能建立民主制度?怎样才能有...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二○一○年七月五日 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周年的前夕,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英文版名为《国家的囚徒》)出版,一年过后,《李鹏六四日记》现身,两本书以不同角度揭露了六四事件的始末。曾在赵紫阳领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的严家祺,也在《李鹏六四日记》中被点名,严家祺认为,两部作品在四个关键问题的事实描述上大体相同,但在天安门广场的镇压上,李鹏做了极大的掩盖,李鹏日记也充分暴露出李鹏一开始就要...

严家祺:在《八九民运史》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陈小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的副研究员,是我在北京时的同事。1994年,陈小雅在北京写出了《八九民运史》初稿,1996年,由台湾风云时代出版公司出版。因为这本书在台湾的出版,她被社科院政治学所剥夺了工作。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本书,有135万字,是陈小雅在失业的情况下,历尽六四后的苦难,写出来的。这本书,是陈小雅30年的生命的结晶,是六四30年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发出的正义呼声。 在陈小雅被开除公职...

王丹、王军涛、李进进、严家祺:“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纪念“八九民运”三十周年、“五四”一百周年 作者:严家祺(执笔) 现在是北京时间四月十五日,三十年前的今天,中国人民尊敬的开明国家领导人胡耀邦去世。胡耀邦逝世引发了一场伟大的民主运动,但是最后以大屠杀告终。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六四”大屠杀。中国近代的民主运动是从100年前的一九一九年的“五四”运动为起点。“五四”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次“新文化运动”产物。在纪念一九八九年那场伟大民主运动三十周...

严家祺:在达赖喇嘛流亡60年华盛顿纪念会上的讲话

2019-3-28 尊敬的Ngodup Tsering先生: 尊敬的Phagpa tsering先生: 尊敬的夏明教授: 尊敬的每一位会议参加者: 在达赖喇嘛流亡60年纪念会上,我要讲三句话。首先,我要讲,达赖喇嘛是人类5千年文明史上,流亡时间最长的流亡者。达赖喇嘛说,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是他心灵的故乡。但流亡者心中总是包含着回到家园的意愿。达赖喇嘛60年来,始终没有放弃回到自己家园西藏的努力。...

严家祺:“五四”给毛泽东种下了“反孔”种子

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是两个不同的运动。五四运动是1919年5月4日以北京学生为主体的抗议运动,新文化运动从1915年开始,目标是“反传统、反儒家、反文言”,是五四运动发生的一个背景。在五四运动后,新文化运动受到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一分为二,一些人仍然主张自由民主,另一些人传播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两部分人在批判中国传统儒家问题上,有共同点,把反孔的新文化运动的时期,称为五四时期,有一定合理性...

严家祺:新二次新文化运动

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五四运动爆发前三年,1916年1月1日,是中华民国成立的第五年,当时的国家元首袁世凯不想再当总统,在这一天,正式宣布自己是中华帝国的皇帝,并把这一年的年号改为“洪宪元年”。在这之前,袁世凯为了当皇帝,亲自发表了“尊孔令”,鼓吹了“孔学博大”,后又发布《祭圣告令》,通告全国举行“祀孔典礼”。正是在尊孔祭天的大环境中,袁世凯公布了《修正大总统选举法》,规定大总统任期由五年改...

严家祺:“崇拜”不是“爱”

袁耀锷《地狱河》 “崇拜”与“爱”一样,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也是永恒的话题。赫鲁雪夫反对个人崇拜,邓小平也反对个人崇拜,在共产主义世界,当时都被认为是新鲜的事情,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谁都没有想到,21世纪的今天,对一个毛头小孩金正恩,整个朝鲜都在搞对他的个人崇拜。 全部人类史表明,个人崇拜从来是不能持久的。从古代埃及阿蒙荷特普四世、法国路易十四,到史达林、毛泽杔、齐奥塞斯库、卡紮菲,不仅给国家和人...

严家祺:武统使中国走向“五代十国”

【作者按】习近平1月2日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说:“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这里发表的文章是2012年习近平即将上台时的旧文,提及习近平时代可能发生的一些事件,其中提及东海海战、新疆事件、南海冲突等。文章分析了两岸和平统一的可能性。旧文说:‘两岸和平统一首先必须有大陆的民主转型’,并说‘2015年大选,国民党有可能失去政权。’习近平上台只做成了一件大...

严家祺:政治现代化是中国改革的首要目标

在美国国会大厦召开的《民主墙40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2018年12月10日 历史既要从近处看,也要从远处看。远和近,有时间的远、近,还有空间的远、近。我们隔着一个太平洋看40年前北京民主墙运动,就是从时间的远处和空间的远处看北京民主墙。 当年习仲勋给儿子起名时,就有这种由近及远的潜意识。要挽救金融危机、要促进经济增长,依靠良好政策,会有近期效果。经济学家清楚地了解到,经济的长期增长,什么财政政...

严家祺:“GDP负增长率”与“负GDP”

向松祚是“欧元之父”蒙代尔六卷本《经济学文集》的译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在中国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前两天,向松祚以“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为题发表演讲,引起了全世界对中国GDP真相的注意。 向松祚说:“2018年我们可以说是非比寻常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大事。但是最主要的是什么?──2018中国经济下行。今年下行到什么程度呢?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是6...

严家祺:王朝循环原因论

中国历史是王朝循环的历史,革命起义、宫廷政变,总是走不出王朝循环。中国历史上只有三个人,对打断王朝循环作出过贡献,一是孙中山,二是蒋经国,三是邓小平。孙中山的努力,加上蒋经国的明智,今天在台湾结出了果实,没有人能够终身执政。邓小平做得不彻底,不到四十年,邓小平一九八二年宪法规定国家首脑“限任制”的努力,就被废除。探讨王朝循环的原因,在今天中国,仍然有重要意义。 零一二个王朝 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

严家祺:邓朴方发出“不能倒退”的最强音

中国第一传统,不是孔老夫子的儒家传统,而是王朝循环、再循环。在中国历史上,孙中山第一个打破了王朝循环。在孙中山后,毛泽杔发动文化大革命,复辟了王朝传统。毛泽东当了国家主席、党主席、军委主席还不够,还想当皇帝;而继承毛泽东的邓小平,有两个儿子邓朴方、邓质方,从没有想让他们以“血统论”,继承皇位。 如果中国没有邓小平的1982年宪法,2018年的中国的国家元首,应当是邓朴方,什么江泽民、胡锦涛,根本...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严家祺提起了香港民族党。他说,不要把所谓“香港独立”简称为“港独”,香港不是新加坡,“香港独立”永远不会成气候。提倡“香港独立”,北京极左派最高兴,使他们可以有藉口来打击香港民主派。他认为有人提倡“香港独立”,连自己都不相信能够实现,还奢谈什么独立和民主是同一个方向、同一件事。严家祺认为,一个人要忠于自己的信念,自己并不相信是可行的目标,不要引导别人跟你去奋斗、去献身。对一些人来说,最可怜的是他...

严家祺:一带一路和三宝太监下西洋

一带一路由两部分组成,一带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对中国来说,500多年前,就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者,就是明朝的三宝太监郑和。 郑和小名马三宝,十岁时接受宫刑而成为宦官,服侍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朱棣。朱棣比马三宝大十岁,后来让马三宝改名为郑和。朱棣42岁时,当了皇帝,三年后,即1405年,派郑和率领船队向印度洋进行远洋航行...

严家祺: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这篇文章不谈中国,不议“国事”,只谈外国历史,包括1989年以来的当代外国史。取消国家元首“连续任职届数”的限制,这并不是一个新鲜事。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十次,每次都以开辟一个“新时代”为起点,每一次都以走入一个死灭的“旧时代”告终,然后,引起国家和人民的灾难,发生大变革。 在世界历史上,国家政治制度从君主制转变为共和制,或者从共和制转变为君主制,国家首脑人物...

严家祺:怎样使中美贸易战停息下来

贸易战根本不是战争,把“贸易争端”说成“战争”,不仅误导了舆论,而且误导了“政经不分”的国家领导人,以为要一分胜负。 美国提高许多中国商品的进口税,如果中国反其道行之,对从美国进口到中国的商品,降低进口税。这样,不管特朗普怎么提高美国的关税,中美贸易争端就会停息下来。这不是战争,要决定谁赢了谁输了。在现在中国外汇储备过多的情况下,降低进口税对中国的好处大过对美国的好处。这里先谈对美国的好处,再谈...

严家祺: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修宪为中国历史留下了一个大痕迹 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习近平连任国家主席,这是人们早就知道的。要说大事新事,只有两项,一是删除了1982年宪法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任限制的规定;二是王岐山复出。去年王岐山从权高位重的职位上离职后,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在这次人大会议上,当选为权高位重的国家副主席。 两大循环和两次转型 这次修宪,修改的是1982年宪法条文,删除了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

严家祺: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

——全国人大修宪前的呼吁 习仲勋 邓小平公开谈“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星期内,也许就在同一天。宪法规定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是邓小平“废除终身制”思想的体现。 全国人大即将召开,我希望,这次全国人大,不要删除一九八二年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一规定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内容。宪法规定要遵循邓小平理论,同一宪法在逻辑上要前后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