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祺:王朝循环原因论

中国历史是王朝循环的历史,革命起义、宫廷政变,总是走不出王朝循环。中国历史上只有三个人,对打断王朝循环作出过贡献,一是孙中山,二是蒋经国,三是邓小平。孙中山的努力,加上蒋经国的明智,今天在台湾结出了果实,没有人能够终身执政。邓小平做得不彻底,不到四十年,邓小平一九八二年宪法规定国家首脑“限任制”的努力,就被废除。探讨王朝循环的原因,在今天中国,仍然有重要意义。 零一二个王朝 世界上许许多多国家,...

严家祺:邓朴方发出“不能倒退”的最强音

中国第一传统,不是孔老夫子的儒家传统,而是王朝循环、再循环。在中国历史上,孙中山第一个打破了王朝循环。在孙中山后,毛泽杔发动文化大革命,复辟了王朝传统。毛泽东当了国家主席、党主席、军委主席还不够,还想当皇帝;而继承毛泽东的邓小平,有两个儿子邓朴方、邓质方,从没有想让他们以“血统论”,继承皇位。 如果中国没有邓小平的1982年宪法,2018年的中国的国家元首,应当是邓朴方,什么江泽民、胡锦涛,根本...

大唯:严家祺谈“三要三不要”

严家祺提起了香港民族党。他说,不要把所谓“香港独立”简称为“港独”,香港不是新加坡,“香港独立”永远不会成气候。提倡“香港独立”,北京极左派最高兴,使他们可以有藉口来打击香港民主派。他认为有人提倡“香港独立”,连自己都不相信能够实现,还奢谈什么独立和民主是同一个方向、同一件事。严家祺认为,一个人要忠于自己的信念,自己并不相信是可行的目标,不要引导别人跟你去奋斗、去献身。对一些人来说,最可怜的是他...

严家祺:一带一路和三宝太监下西洋

一带一路由两部分组成,一带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对中国来说,500多年前,就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者,就是明朝的三宝太监郑和。 郑和小名马三宝,十岁时接受宫刑而成为宦官,服侍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第四个儿子朱棣。朱棣比马三宝大十岁,后来让马三宝改名为郑和。朱棣42岁时,当了皇帝,三年后,即1405年,派郑和率领船队向印度洋进行远洋航行...

严家祺: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这篇文章不谈中国,不议“国事”,只谈外国历史,包括1989年以来的当代外国史。取消国家元首“连续任职届数”的限制,这并不是一个新鲜事。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十次,每次都以开辟一个“新时代”为起点,每一次都以走入一个死灭的“旧时代”告终,然后,引起国家和人民的灾难,发生大变革。 在世界历史上,国家政治制度从君主制转变为共和制,或者从共和制转变为君主制,国家首脑人物...

严家祺:怎样使中美贸易战停息下来

贸易战根本不是战争,把“贸易争端”说成“战争”,不仅误导了舆论,而且误导了“政经不分”的国家领导人,以为要一分胜负。 美国提高许多中国商品的进口税,如果中国反其道行之,对从美国进口到中国的商品,降低进口税。这样,不管特朗普怎么提高美国的关税,中美贸易争端就会停息下来。这不是战争,要决定谁赢了谁输了。在现在中国外汇储备过多的情况下,降低进口税对中国的好处大过对美国的好处。这里先谈对美国的好处,再谈...

严家祺: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修宪为中国历史留下了一个大痕迹 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习近平连任国家主席,这是人们早就知道的。要说大事新事,只有两项,一是删除了1982年宪法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连任限制的规定;二是王岐山复出。去年王岐山从权高位重的职位上离职后,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在这次人大会议上,当选为权高位重的国家副主席。 两大循环和两次转型 这次修宪,修改的是1982年宪法条文,删除了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

严家祺: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

——全国人大修宪前的呼吁 习仲勋 邓小平公开谈“废除终身制”与习仲勋平反,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星期内,也许就在同一天。宪法规定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是邓小平“废除终身制”思想的体现。 全国人大即将召开,我希望,这次全国人大,不要删除一九八二年宪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这一规定是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内容。宪法规定要遵循邓小平理论,同一宪法在逻辑上要前后一致...

严家祺:什么是共和国的根本原则?谈中国即将进行的宪法修改...

读到新华社昨天(1月12日)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1月12日召开会议,研究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建议。会议决定,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于1月18日至19日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宪法修改将贯彻四个原则,其中一个原则是,“坚持对宪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则”。 在中共19大闭幕后不到1月,去年12月22日,《博讯网》、《纵览中国网》刊登了我为《前哨》月刊写的《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

——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在近40年前中国政治学会成立大会上,王沪宁是一位来自上海的青年学者,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那么平平常常,不自我表现,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成为掌握中国最高权力的政治局常委7人之一。我常听叶丽仪演唱的《上海滩》: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成功、失败,浪里看不出有未有。 又有喜,又有愁,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仍愿翻,百千浪,在我心中起伏够。 5年常委任期...

严家祺: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一九八九年“六四”后,吾尔开希、李录和我最早到了法国,陈一咨、苏晓康等许多人相继到了法国。“爱丽丝”协会(A.L.I.C.E)是“与流亡的中国知识分子联系协会”的简称。协会的法国朋友对我们这些流亡者有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帮助。不久,我接到余英时教授的信,请我去普林斯顿做访问学者。在吾尔开希、李录、陈一咨、苏晓康等许多人离开法国到美国后,我向“爱丽丝”协会(A.L.I.C.E)表示,我希望去普林斯顿。...

严家祺: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

今天刘晓波在北京病逝,中国所有不同政见者和所有为民主奋斗的人士浸沉在悲哀之中,在海外民运人士中间,同样怀着无尽悲痛。与北京的愿望相反,刘晓波的去世,不仅不能消除刘晓波的影响,而且使08宪章在未来的岁月中将传向全中国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 08宪章将成为中国全民共识,成为改变中国的巨大力量。 2008年,当刘晓波被判刑时,我就知道,刘晓波是08宪章第一受难者,但08宪章的实际起草人是千千万万六四...

严家祺:回忆“六四”后偷渡出境

——原标题为《在大亚湾荒岛上》 人生也象江河那样有转折。一九四九年,许多人从大陆逃到了台湾,亲人分离、家庭破碎,四十年后,轮到我的人生发生大转折了。这一转折发生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八日,这个难忘的日子,就像雅鲁藏布江下游的大峡谷那样,把我从青藏高原带进了印度、孟加拉国的平坦原野。在这之前,我到过欧美许多国家,当时到国外丝毫没有感到进入了一个新的人生。与那些有意识、有准备到国外留学或移民的人不同,...

严家祺: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

《彭述之回忆录》问世 今年,香港天地图书出版了《彭述之回忆录》,上卷是《中国共产主义的起飞》,下卷是《中国第二次革命和托派运动》。两大卷书近一千页。 一九八五年我与王沪宁从中国到法国访问,在巴黎见到一位叫程映湘的人,知道程映湘是彭述之的女儿,而彭述之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回到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外事局告诉我,彭述之是一个托派分子。 “六四大屠杀”后,我与妻子高皋流亡法国。前年从美国重访巴黎,...

严家祺: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策根源

今日写好《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一文,将在今年11月1日正式发表。下面是这篇文章中的几段话,预先发表,希望中国经济学界共同探讨今日中国经济严重衰退的政策根源,看一看是不是于当年朱镕基推行的政策有关。 【今年九月三十日,李克强在国务院扩大会议上说:“房地产现状太疯狂了,似乎成了脱缰烈马。就是脱缰烈马,中央唯有把烈马截停、驾驭住,否则长则一年,快则三个月半年,整个经济会陷入危机。”就在李克...

严家祺:南海争端的两个不同问题与南海裁决的错误

南海争端有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一是南海中岛礁的归属问题,以及由此而来的专属经济区划界问题;二是南海中的国际水道或国际航道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南海周边国家“一国对一国”的争端。第二个问题,是美国、日本等国与中国的“多国对一国”的争端。 在南海争端中,中国大陆许多媒体和许多人,在谈起南海问题时,往往会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而且还会进一步说,“南海主权”是指九段线内的南海。正是这一说法,成了海牙...

严家祺:“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到现在整整五十年了,至今还是重要话题,在怎样看待文革问题上,不断引起讨论和争论,现在的中国,是“红卫兵”一代人掌握国家权力。中国的“官方”,就是“红卫兵”一代。 在五十年前文革中,刘少奇说:“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当时,习近平十三岁,因习仲勋被打倒而没有成为红卫兵。在文革爆发五十年的今天,习近平的感受,与比他大几岁的红卫兵有相同的地方。习近平和中国的其他掌权者想的是:“老红...

严家祺:文革三大根源──“红卫兵”的“文革观”影响今天中国政治...

今年是文化大革命爆发五十周年。我们今天谈论文革,就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谈论清朝末年的事情一样。现在已经六、七十岁的人,可以回想一下,在年轻时,当时谁对清朝末年的事感兴趣?应当说,除了历史学家外,当时没有多少人关注、谈论五十年前的往事,原因是,大清王朝早已灭亡,在大清王朝后,还有一个中华民国时期。就是共产党,也不关注大清王朝的遗老遗少,而把打击的目标指向国民党“反动派”和地富反坏右。 文化大革命之所...

严家祺:谁是动摇颠覆中共政权的重要力量

北京『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是中国社会『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召开的,这是中国正在成长的一股不大不小的思潮,如果任其发展,当中国资本主义化与『马克思主义思潮』发生激烈冲突时,中国共产党将走向分裂。 二十多年来,由于实行市场经济,中国社会发生了重大变化。现在,贫富两极分化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百分之五的人口,掌握百分之六十的财富,而中国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口掌握百分之七十的财富...

严家祺: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沉痛悼念老友于浩成 听到于浩成去世的消息,万分悲痛。我总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在一起畅谈,但不能实现。我们很早就认识。于浩成是中国政治学会创始人之一,在成立大会上当选为副会长。因浩成的“朋友圈”与我的“朋友圈”有很多重迭,加上中国政治学会关系,我们交往频繁。他在美国十年,我们也经常在一起畅谈。于浩成因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威斯康星大学等邀请任访问学者,和他夫人张晓薇,一起到到美国,在他八十岁时,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