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送别难友张先痴君

我相识多年的难友,1957年政治受难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著名作家张先痴先生因罹患肺部重病,于2019年2月21日18时30分在四川省成都市逝世,享年84岁。得悉恶耗,我虽早已知其疬情无可挽救,仍不免悲从中来,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这一批追求民主的老一辈人中,又少了一名优秀的战士。 张先痴先生原籍湖北黄岗,他的父亲,是中华民国国军的少将,被中共杀害。而他自己却在1949年后选择了当时所谓的“参加革...

冉云飞:一生负气成今日——张先生书序

01 二十五年前,我大学毕业被要到四川省作家协会不久,就与办《星星诗刊》函授部的张先痴先生相识。我那时也写点诗,但写诗只是药瘾子,老杜的“饮酣视八极,俗物何茫茫”,才是日常生活的核心主题。因此看到温良恭俭让的张先生,并没有想要结识的念头,只能算是点头之交。经过那场著名的口口后,我的诗心静悄悄地流淌了两年,就已基本干涸。加之读到阿尔多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后,写诗是可耻的”一说——虽然我不能胶柱鼓...

蔡楚:送别张先痴先生

张先痴,原名张先知,1934年3月8日出生于湖北黄冈官宦之家。张早年就读于教会学校,接受西方式教育。1950年,张入二野军政大学,加入共青团,任团支部副书记。因其父张家驹系国军少将,被中共枪毙,1954年张被转业到四川。1957年张先痴被打成“右派分子”,先后被劳教、劳改23年。 张先知自幼爱好文学,1956年,以笔名“张先痴”发表文章。张先痴后半生反思命运、直面人生,创作出版了《格拉古轶事》、...

中国异议作家张先痴葬礼在警方的干扰下仍如期举行

2019年2月23日星期六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2月23日,本网获悉:张先痴,中国异议作家,2019年2月21日在成都去世,享年84岁。今天(2019年2月23日)上午,在成都市殡仪馆举行的告别张先痴老先生的仪式上,受到成都警方和民宗局较大地干扰和阻挠。 昨天晚上(2月22日),张先痴夫人杨文婷去派出所跟成都市成华区国宝交涉,初步证得国宝同意,国宝口头答应由芳邻教会长期对张先痴患病儿...

中国异议作家张先痴去世:“右派”炼狱的记录者

2019-02-22 中国异议作家张先痴。(图源:中国公民运动) 中国异议作家张先痴2月21日在成都去世,享年84岁。他因被打成右派,以及后来的“反共投敌罪”,先后被劳教、服刑长达23年。1980年代初期获得平反后,他撰写了关于他被劳教和服刑经历的格拉古三部曲《格拉古轶事》、《格拉古实录》和《格拉古梦魇》。 据独立中文笔会2月22日的简短消息,该会成员张先痴先生的告别仪式将于2月23日在成都北郊...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先痴先生逝世讣告

独立中文笔会沉痛宣布,本会会员、诗人、作家张先痴先生于2019年2月21日18时30分因病于四川成都逝世,享年84岁。独立中文笔会对张先痴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对其家属致以最深切的慰问!本会将通报国际笔会,将张先痴先生列入2019年度国际笔会逝世会员名单,接受全世界笔会会员和作家的悼念。 张先痴,原名张先知,1934年3月8日出生于湖北黄冈官宦之家。其父张家驹先生官至国军少将、中统华中区负责人、...

李悔之:“民国公子”张先痴的“格拉古”传奇

发布日期:2014-05-13 来源:随缘新浪博客 作者:李悔之 录入:春雨 如果说曹雪芹的《红楼梦》“看来字字都是血”的话,张先痴老人坐在电脑大象穿针般地一字一字敲出来、缩缩着自己半生血泪经历的《格拉古轶事》和《格拉古实录》,则是血和泪的结晶! “民国公子”张先痴的“格拉古”传奇 ——有感于张先痴老人新作《格拉古实录》出版 看过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一书的人,相信都会对斯大林时期前苏联的极端...

侯建刚:张先痴:古拉格囚犯

蓉城的早春料峭春寒, 报春花覆盖着他沧桑的容颜。 这一次真的是累了、困了, 就这样停止呼吸,撒手人寰。 一生都在惊悚中逃亡, 逃无可逃的逃犯和囚犯。 黑夜沉沉鲜见闪烁星辉, 浩荡的苦海浑然无边。 苦海中的荒屿星罗棋布, 浓腥的绯色血光飞溅。 惨烈与屈辱不堪回首, 莫非这就是祭坛下的宿命大限? 挣扎与抗争了无意义, 了无意义也不能淡忘人的尊严。 个人苦难微不足道, 一代人的噩梦就是时代的灾患。 《...

张先痴先生逝世

2019年2月21日18:30,张先痴先生于成都新华医院平静离开人世苦难,荣归主怀。妻子儿子及好友、主内弟兄姊妹数人陪伴身边。#愿张先痴老弟兄安息主怀,记念他在地上为主公义做的工。哈利路亚。 灵堂设在张老师家里。(地址:双林中横路49号) 2月23日(星期六)上午10:00,成都北郊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

张先痴:黑白分明——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画外音...

六.四二十周年到来之前,有人在互联网上创议,在这个中华民族流血不止的日子里,有切肤之痛的我们,将身着白色服装,借此对二十年前,被解放军用机枪和坦克屠杀在北京街头的无辜同胞表示哀悼。这个既“在法律框架内”又“芒刺在背”可谓两全其美的创议博得我会心一笑。 家住成都市至今残存的我等右派老人,可说已寥若辰星,共同的苦难凝结的友谊回味无穷,大家相约每逢星期二都去大慈寺喝茶聊天叙旧。这个星期二是六月二日,再...

裴毅然:又一位右派凄惨人生

因研究知识份子,十余年间读了三十余本“右派”自传,底层右派的惨烈度远甚于中上层,底层右派的苦难最有“时代特色”,可看清“无产阶级专政铁拳”如何真正落到实处。康正果的《我的反动自述》(据说骆家辉上任前所看两本有关中国书籍之一)、和凤鸣的《经历--我的一九五七》,最感人也最有细节。日前,得阅四川“右派”张先痴的《格拉古轶事》(美国溪流出版社),深深撼我,感觉很有必要撮精转述。本人读后感可浓缩为两句话...

欧阳懿:张少爷的路——《别样的中国:张先痴篇》

也许是书从手中或身上滑落掉在地板上,我从小睡中惊醒。我半躺在客厅的木椅子上,透过门窗,可以看见院坝里的树叶和蔬菜,天空是实而非地晦暗和寒凉着,典型的深秋的盆地气候。这里是距离成都半小时车程的新都,作家李劼人的故乡和他的《死水微澜》的发生地。 我继续半躺着,头上方是一书橱,塞满古今中外正版、盗版、允许出版发行或者出版后又被禁止发行的书籍。客厅的里间传来键盘打字的嚓嚓声,和由电脑阅读出来的刚打出的一...

谭作人:关爱幸存者,就是救赎自已

2017年,反右六十周年,由张先痴杨文婷夫妇,罗小刚先生和我,联合发起一社会倡议 : 关心身边的幸存右派,让他们在风烛残年之中,感受到一点点社会关爱。 有人调查过,当年55万(另说为300多万)幸存右派,如今在世己不足3万人。这批当年的民族精英,经过二十三年牢狱生活后,如今大多数生活在社会底层,贫病交加,缺少关爱,老境凄凉!而当年右派子女,现在的右二代们的人生之路,也被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 当...

唐泽慧:如何亦庄亦谐地讲一个老右派的故事?

唐泽慧为纽约时报中文网撰稿 2014年5月22日 《痴》剧照,政治犯。COURTESY OF STAR GALLERY 四月中旬,艺术家、独立纪录片导演邱炯炯的纪录片《痴》在北京星空间画廊举行了小规模的放映会,算上两次中场休息,影片一共放映了将近七个小时,在我个人的观影史上也可以算作一次“极限体验”。 邱炯炯是一位有着早熟气质的艺术家,他也是属于“过渡的一代”。他生于1977年,因生于川剧世家而...

刘二狗蛋:成都,一位84岁双目失明的老人笔耕不辍,他说只要活一天,就要揭露谎言还原真相...

在中国西南省府成都市 新华公园附近 有一批右派老人 坚持了二十年定期相聚喝茶/聊天 随着时光流逝 这一群老人不断凋谢辞世 每次聚会,能来的人越来越少 其中 有一位名叫张先痴的右派老人 第一次听说张先痴老人的名字 是秋雨之福的丁书奇弟兄介绍《格拉古轶事》 希望我帮着在朋友圈推广张先痴先生的书 一个中国人写的书叫《格拉古》 难道他想和诺贝尔奖作品 ——索尔仁尼琴的《古格拉群岛》争辉 是自不量力还是确...

张国庆:老作家张先痴只想再活两三年

张先痴老爷子又病了,听说这次病得很重。 这些天,身陷困局的我,还是带着贴身“保镖”,前往成都东门的新华医院去探访他,老爷子气色看上去还不错,我倾坐在他病榻前,攥着他脉搏孱弱的手,故意打趣说:老爷子,还想不想再活五百年? 病中的张先痴被我嘿嘿地逗笑了,很萌很童真的那种,我突想起圣经中的一句话:“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子,断不得进天国。” 耄耋之年的张先痴,时下正是返老还童的神态。 那天,张老...

小琼:请留住才华横溢的中国良心作家张先痴!

著名右派作家张先痴老人病了!躺在病床上的85岁的耄耋老人,是如此地羸弱不堪,如此地虚弱无力!这位老人,一生没向严酷的命运低过头,即使在被打成右派分子坐牢23载期间,即使在牢房里受尽各种各样折磨和屈辱期间,他也没低过头!这位曾经在许多人眼里的天之骄子,因为时局变迁,父亲被“革了命”,家道中落,他一瞬间从环境优渥的翩翩公子变成备受冷落欺侮的“低端人口”;又由于老人一生不愿屈服权势,不愿为君王唱赞歌,...

艾晓明:幸存者的语言反抗——荐读张先痴《格拉古轶事》...

在未来的中国文学里,真正的经典或会属于当下还默默无闻的一群人。 他们中的很多人,未必被人们看作文学家或者小说家;他们所从事的职业,也未必是和文字相关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曾经是共和国的死敌、罪犯,被判劳教、入监,服刑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即使后来因“改正”、“平反”等名义释放,也不得不在社会底层、贱民角落挣扎图存…… 但他们曾经受过教育,被当作知识分子——当然是在这个词的负面意义上,知识...

谭松:张先痴:当年,我傻乎乎地被利用

张先痴 在”解放区“斗杀地主的“望蒋台” 张先痴著作《格拉古轶事》 讲述人:张先痴 ( 1950年土改工作队成员 1934年生) 我读高中的时候,受我酷爱的文学作品的影响,成为一个比较激进的学生,像绝大多数旧社会的青年学生一样,反对黑暗向往光明。1950年6月,参军半年后我在军政大学参加了青年团,并一直担任了好几年的团支部副书记。 土改时我在西南军区土改工作团,我们这支小分队由战旗文工团、西南军...

张先痴:极权与“洋相”

洋相,被《现代汉语词典》注解为“出丑”和“闹笑话”。生活中因各种原因,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自己的和别人的洋相,因为是寻常人身上发生的寻常事,通常是一笑了之。 但是,国家元首级人物,在外事活动中出丑或者闹笑话,就肯定会造成一定的国际影响甚至“震惊世界”,轻则使该元首个人形象受损或者矮化,重则降低国格伤及国家民族。因为这类洋相的非比寻常,完全有资格享受“国际洋相”的“美誉”。 当代史中,几桩令全世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