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哲人其萎 王者曰归—王康先生事迹述略

野夫:哲人其萎 王者曰归—王康先生事迹述略 一 2020年5月27日下午四点半,得到确认消息——王康兄终于走了。 我点燃一支烟,吞吞吐吐,魔怔一般面无表情。我似乎没有太大的悲伤,又仿佛陪他一起如释重负。他在这尘世活得太辛苦,又已经在弥留期好些日,前些时整个世界还误传过他的死讯。这一次,他是真的撒手尘寰了;我认为我们终有一别,更觉得其实我们,早已完成了诀别之礼。到此刻,物伤其类的哀痛,大抵都徒余默...

王翌翀:一路走好,康叔

康叔,世人给你的定义太多,我始终以一个最朴素的称呼叫你:王康叔叔。 若干年前,当你被活活地拒绝在故国之外,被终身取消了返程机票,被剥夺了一切时,在异乡,你仍然坚守着自己中国人的身份,尽管”中国”己让你身心疲惫,把你推到了绝境,你依然用纯粹的方式表达着你最深的的爱。 今生成为你的家人,是我累世修来的福分。 感谢上天的眷顾,让我在疫情封航两个月后,竟然能顺利赶到DC,见到你,亲耳听到你的叮嘱。愚笨的...

郑义:马车从天上下来——在王康葬礼上的悼词

今天,在瘟疫流行的日子里,遵照维吉尼亚州“居家令”,只有我们十来个人来为王康送行。这里有王康的旧雨新知,都是他思想、艺术上的知音,都是他流亡岁月中尽力相助的朋友。都是些很普通的人,教师、医生、节目主持人、机械师、退役军人、计程车司机、学者、木匠等等。我把自己归入木匠,这里有两个老木匠,江西木匠老黎和我这个山西木匠老郑。回想起来,我们为《浩气长流》画展和王康借居的老房子真是干了不少活儿,主要是老黎...

曾伯炎:王康,重庆的又一座精神堡垒

每天上网,首先看“纵览中国”上,王康命悬一线之危的公报,多么聁望有回天之力,能转危为安。他是今日可贵的仁人志士,他是敢“头颅掷出血斑斑”的文人,他是当今知识人犬儒化的真儒,他是浅薄读书人中难得的学富学者,我读他,便联想到重庆那解放碑,曾经是抗日胜利纪念碑,又称精神堡垒。而王康一生的人格示范,正是树出又一座精神堡垒! 何况,他还有千多米长的《浩气长流》纪录抗日历史的丰碑,还原了我中华民族那一座血肉...

陈破空:追忆王康:那个长得像列宁的人

在大瘟疫袭来的2020年,四月间,郑义告知,王康病危。我打通王康的手机,听到他嗓音沙哑地说:“破空啊,我的情况很不妙……”才说上几句,已经被他剧烈的咳嗽声和喘息声中断。我心情沉重。这是大瘟疫时期,有禁足令,困于纽约的我,既不能外出,更不能前往探望。只能把自己要对他说的话,写成手机短讯,托北明转发给他: “老康,我是破空。闻兄近况,不胜忧心感慨。遥想当年初识,即为兄之博学和深思而打动。记得那是19...

王康纪念馆网站wangkang.us开通

王康纪念馆网站wangkang.us开通 《王康纪念馆》网站(wangkang.us)已于2020年5月27日面向公众开放。网站经由王康先生本人生前同意,受王康先生好友郑义先生委托,由义工同仁建立并维护。 本网站旨在收集、保存王康先生文字、书画、照片、视频、音频等资料,并收集保存他人有关王康的评论。网站同时为读者开辟《王康论坛》,有意参与评论者需注册后登录。 本网站属公益性质。本网站不涉商业考虑...

小民之心:国士无双 遗世独立——痛悼王康先生

著名的民间思想家、布衣学者王康先生在今天去世了,享年71岁。王康先生出生在中国历史上一个最关键的时间点,1949年,这一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出生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党国没有终结,而王康先生的生命却结束了。党国已经摇摇欲坠、随时有可能、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可惜,王康先生没有能够亲眼看到这个邪恶政权的终结,没有看到中国的重生,真是遗恨千古。 王康的父母都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的大学生,他们的一生先后...

郑义:神圣的维度——《老康秉烛》附笔

打开信箱,见王康电邮,称有澳洲友人为他编辑出版文集,请我作序,以壮文行。我大感诧异,早劝过他编辑文集,他却不以为然,是坚持述而不作的。是学孔夫子,还是胶着于贴身近战,没有心思整理出版?记得他患病后在大陆群里演讲,要一分钟按一次键,一小时60次,每次长篇谈话都按得手指痉挛。有许多仰慕者愿意为他整理成文,自己却拿不出精力校阅。他铺的摊子太大,生命不够用了。他只能往前走,不敢稍有停留。另外,思路涌动如...

王康病逝:独立学者、画家、 民间思想家、英雄

2020-05-27 王康病逝:独立学者、画家、 民间思想家、英雄(图片素材来自社媒) 以抗战史诗国画《浩气长流》闻名中外的中国独立学者、民间思想家王康周三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家中病逝,享年70岁。王康知识渊博、学贯中西,给后人留下了大量发人深省的政论纪录片和画作。 王康的家人周三早间在他的推特账户上发文说,王康已于当天凌晨病逝。王康华盛顿护理小组证实了他在弗吉尼亚州家中去世的消息。据悉,他在20...

讣告:中国独立学人王康先生逝世

王康先生遗容 著名中国人文学者王康先生于2020年5月27日在美国维吉尼亚州病逝,享年70岁。 王康先生辞世,是当代中国的一桩精神事件。作为一位民间思想家,这是中国思想界的损失;作为一位儒学传人,这是花果飘零的华夏儒门之殇;作为一位晚年皈依耶稣的基督徒,他终于荣膺主恩,获得了救赎。 王康诞生于公元1949年,时值中国国运转折点。冥冥之中的他,命定被抛入风雨如晦之邦:礼崩乐坏,民生多艰;黄钟毁弃,...

讣告:刘宾雁良知奖创建人王康先生逝世

刘宾雁良知奖创建人王康先生于2020年5月27日逝世。刘宾雁良知奖评委会全体成员为之感到万分悲痛!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兄弟,好同仁!我们沈痛哀悼他的逝世! 2013年,王康与郑义先生作为召集人,携手众友创立刘宾雁良知奖,以之纪念刘宾雁先生,弘扬良知,复兴中国民族精神与道德。 至今,刘宾雁良知奖已颁发七届,一路筚路蓝缕,十分不易,于中王康先生起到重要作用。刘宾雁良知奖是民间奖项,其大部分资金都是由王康...

余东海:学富中西一代豪——悼王康君

惊悉王康君仙逝,不胜哀悼。 对王康不曾识面早相知而有前缘。我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笔会第一任会长是刘宾雁先生,王康曾是刘先生秘书。2013年5月,河南郑州朋友召集“中原论道”雅会,蒋庆、王康两位和我与会,得以相见,大慰平生。 三人就中华文化现实政治诸问题作了交流和碰撞。主办方曾根据录音整理出《儒家与当代中国—— “中原论儒”座谈会记录》发表。蒋和王,性格特征、思想倾向和文化根基各不相同。与蒋庆是重...

蔡楚:未曾谋面的王康

人生有不少相知而未曾谋面的笔友,这在当代地球村里,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我知道王康在2001年,他被余世存的《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公告了首届当代汉语贡献奖。 这显然有些闭塞,因为我在文革前后,去过重庆几十次,也没有听朋友们提过王康,可见那时的中国多么封闭。 后来,中国社会逐渐宽松,才有了网络通信讨论。 2004年4月24日,还是余世存来信中提起王康:“诸位师友,家父不幸于本月20日过世...

余世存:王康:痛苦的中国知识分子代表

王康,文化学者、民间著名思想家。他对中美关系、台湾悬案、中日现状以及马克思主义、港台新儒家皆有独到心得,自谓“人世”未尽解,而“天命”已略知。 一. 王康是说不尽的。 2001年5月,北京当代汉语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公告了首届当代汉语贡献奖,王康是首届得主之一。学术委员会公布的授奖辞是:王康先生怀抱理想主义,他以布衣之身忧国忧民,对于俄罗斯民族的启示,对于中国的统一前景的展望,在小范围内流传,影响了...

王康:挽狂澜于既倒,障百川而东之——台湾2020年总统选举断想...

鸟瞰台湾宪政之路 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蓝绿统独中美混合羼杂,形同一艘三桅帆船,独立不倚还是飘向大洋彼岸抑或被吸入大陆,仁智各见。二战告终前后,台湾归属已由《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略具国际效力的条约勘定,所有土地人民政事回归中华民国,旋即被苏美英《雅尔塔秘密协议》否弃。若非斯大林于1949—1950年策动朝鲜战争,美国赓即出兵,以及1950年—1951年《旧金山和约》,“台湾地位未定”将...

曾伯炎:向重庆好汉王康谭松致敬

重庆有尚武风气,无论巴人为周灭商打先锋,电视中:袍哥军头范哈儿与江湖棒棒军逞武勇,或唱红打黑为薄熙来夺权抬轿子,若用刘欢唱的《好汉歌》颂扬,那“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拳头,很逼人,若比之司马迁列传中朱家郭解之义勇,荆轲刺暴秦之大勇,难免有匹夫之嫌也。 鲁迅赞勇士说的:“真的猛士敢于直靣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看:今日重庆人里,敢直面与正视的猛士,乃王康与谭松也。 王康飘泊海外,在世界学术...

王康:刘宾雁的遗产

2006年12月8日 我是凤凰,只在火里歌唱! 冰的篝火;火的喷泉! 我高高地竖起我自己高高的身躯, 我高高地举起我自己高高的 交谈者和继承者的天职! ——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二十世纪下半叶,世界上出现了一次影响深远的历史进程:苏联、中国等国生活在共产主义铁幕后面的亿万男女,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开始投身一场攸关人类安危祸福的自由解放运动。这是西方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和美国革命以...

王康:十月革命90年——救赎、悲剧与启示

俄国革命如此出人意外地收场,真正体现了历史辩证法的缘由。它那伟大、神圣、终极性的目标虽然被背叛,但并没有被灭绝;它的报复虽然无形,却具有最强大的力量,虽然无情,却使俄国和全人类获得最珍贵的启示 斯芬克思之谜 无论拥护还是反对,没有人能否认十月革命对于20世纪乃至可以想象的人类命运所具有的划时代意义。从世界历史的完整性出发,十月革命才是全球近代史的终结,现代史的开端。直到苏联解体,世界历史天空最夺...

王康:不废江河万古流——长江三峡刍祭

你来自冰原,又复归沧海。 东方最雄险激湍的江峡开始断流,蓄水,滞涨。亿万年间栖息于斯的无量生命,以我永难知悉的心情和姿态,开始沉潜、奔逃、亡逸。 在这片云横雾纵、大气氤氲的山水之间,正在垂影沧浪的是另一派风光,另一番景象,另一套旗幡,另一类角色,莽苍三峡正迎候着一次空前的洗礼。 长江三峡,远古地壳造山运动雄浑壮美的鬼斧神工,苍海桑田寂寥无悔的守望者,自《神女赋》、《高唐赋》生气相吹以来中国性灵梦...

景萱:王康:我的人生不留后路

2019-04-17 王康: 我生在1949年,民国38年。 王康:人生只有一次,转头就是本人这么一副模样了,不留后路,莽撞行事,有时候很沉闷痛苦,很迷惘,一旦快活起来可以酩酊大醉,我患了一个晚期癌症对我来说是一种命运的安排 ,没有住房,没有汽车,什么也没有,我走可以走得很轻松,我是王康。 王康:哥,这是自由亚洲的三个年轻人。 你们好。 这是我哥哥。 景萱:今天我们受邀来到王康先生的家,第一次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