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举办王若望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

关于举办“大纽约地区王若望先生百年冥诞纪念会”的通知 今年二月四日,是著名异议人士、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先生一百岁冥诞。 这位被邓小平批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老祖宗”,中国著名异议人士,从中共追随者和高级文化官员,成为一位坚决抗击中共的反叛者和杰出公民领袖。王若望先生虽然故去多年,但其理念和实践对于目前中国必将到来的剧变仍具重要的现实意义。 大纽约地区各界人士和王若望先生生前好友同道将在二月四日...

张桂华:回国与悔过——纪念王若望

一 这是一个我们这一代行将忘却的前辈。 这是一个我们下一代中国人几乎没听说过的老人。 他的同代呢? 如果不计较用语礼仪的话,那是行将就木或已经落土的一代,风雨飘零,形散神失,无论崇敬还是轻蔑,同情还是可怜,于今都无足轻重了。 (继续阅读)...

阿钟:硬骨头王若望

在当代中国,大概没有一个人能如王若望这般以一个硬骨头著称。 2007年,我在纽约见到了王若望的伴侣羊子。上世纪八十年代,王若望与羊子的爱情故事,也曾是巷议中的话题。 虽然已年过七旬,但老人精神瞿烁,话锋凌厉,使我自然就想起当年见到王若望的情景:棱角分明的脸、倔犟;以及在那个年代罕见的自负。他说:我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祖师爷,我感到很光荣。 这种话语,当然也充满了挑战的意味,也让我这个年轻人在略感意...

刘也:王若望:光荣的背叛

化大半日读完新出炉《独一无二的背叛者——王若望传》,作者喻智官,溯源书屋出版,田园书屋发行,2011年月12月第1版。兴许是我孤陋,这是我读到的第一种王若望传。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不会是最后一种。不管是毁是誉,单从有人愿为王若望作传并且已经面世这件事来看,王若望先生已成为一位历史人物。 无论是誉是毁,都不能不承认,“王若望”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文学界与思想界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在一个由党掌控一切...

郁郁:故人往事十年祭——王若望先生与“上海星期文学讲座”...

新世纪头上的那一年,岁末将至,一个冷飕飕的黄昏,宝林荒园——笔者寓舍的电话铃声,一阵骤响,闹心又刺耳。 一个声音沙哑、语气诡秘的中年男人。 ——老朋友,晓得阿拉是啥人伐。侬格老朋友王若望,落了美国死脱勒,侬晓得伐? 这些国家的鹰犬,喜欢躲在阴暗的地方,人不人鬼不鬼,再不阴不阳地给你来点“动作”。早在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在他们针对上海“地下诗人/文学”的几次大面积“整顿”中,我就彻底领教了。国...

喻智官: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王若望“代人受过”说蜂起 年初,一生追求自由民主的先贤许良英病逝,他的不少亲友学生著文怀念,其中傅国涌等人都提到一件事,“一九八六年,许(良英)、方(励之)与刘宾雁共同发起《反右运动历史学术讨论会》,赵紫阳向邓小平口头汇报这件事时,把他(许良英)错成了王若望,所以邓随口要开除三个人的党籍,没有他。他这样逃过了一九八七年,却没有幸免于一九八九年。”[1] 许良英本人二零零一年后也多次在访谈和文章说...

石建哲:从左翼作家到持不同政见者——纪念王若望先生...

前几天,朋友聚会,正好抛出这个话题:王若望。哦,知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被点的名,基本的反应就是这样,一个旗杆般的名字。再往下呢,他的作品文章,政治作为及论点,大致模糊不清了,甚或有说他业已过时了。当然,是指他对民主的看法,已不太契合当今的中国现实,毕竟二十多年过去了,新自由主义、新左派、国家主义及毛派等观点和主张层出不穷,就民主本身,也非那么简单的几个基本概念。 从学理、思考的角度而言,可梳理的...

陈接余:反封建:任重道远

下个月的今天——12.19运动,即被冠以“反自由化”的学生与市民们被打压的自发性诉求运动,距今已24年了! 正巧,远在美国的一梁提起王若望逝去十年了。 想起随后即去了美国的夏雨,去了日本的其凡,最不济去了澳洲的那几个,也还算是幸运的。而偷越国境,走出中国的京不特;偷越国境,走进监狱七年的蒋存德就不是什么十种辉煌,九十九种秘诀能解脱的了的。能解脱的是后来赴美的西飏,和至今仍在上海,可我从不敢与之有...

蒋亶文:忆若望先生

如果从衡山路朝南往徐家汇方向走,我通常都会特地经过高安路,经过高安路50弄的门口,王若望先生去国之前的住处就在那。 高安路是一条南北向的小路,周边是旧时的法租界,又毗邻当代上海的政治中枢“康办”,所以这条路没有理由不是幽静的,幽静得就像一条只会存在于记忆中的通道。即使今天它的一头紧连着以酒吧街闻名的衡山路、一头通往商业喧嚣的徐家汇,它也依然显得冷清和孤寂,入夜之后就只有淡淡的路灯会映射在两边的行...

李国涛:思念——追忆若望前辈

思念是一阵微风 来了去 去了来 辗转旋回 萦绕心头 思念是一条游鱼 游过去 游过来 一个猛子 潜入心底 思念是一条小泉 源远流长 叮叮咚咚 绵延流淌 徘徊心中 思念是一片彩云 漂过去 漂过来 缓缓悠悠 萦绕心间 思念是雨露 滋润生命升华 思念是火炬 照亮人生前程 思念是号角 催促人们向前 思念是船只 承载生命远航 ——题记 引子 2001年的冬天,已过去整整10年了,然冰冻至浑身麻痹的感觉,至今...

阿森:说说王若望先生

去年年末听到了王若望先生在美国去世的消息,心头一振,作为王先生的读者,有一种写东西的冲动,想告诉王先生的亲人,告诉我的朋友,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些人常在惦记他。 七五年的冬天,我去复旦大学看一位因“胡守筠反革命集团”牵连坐了两年牢的朋友,交谈之下,虽然感到国内的政治气候还处在“红色恐怖”之中,但自由的空气巳在中国人心中悄悄地懦动,尤其在知识份子之间。这位朋友向我推荐并敬请留意《解放日报》一位名叫“王...

楚寒:不死的流亡者——写在王若望诞辰纪念日之际

前些天在一期旧刊北美《世界日报》上,读到一则题为“刘宾雁、王若望也客死异乡”的报道。文中提到,八九事件以后流亡海外的大陆自由派人士,各有不同的人生际遇。被视为中国民主运动领军人物的刘宾雁、方励之、王若望,都曾被中国当局开除党籍和公职,先后流亡海外,三人如今都客死异乡。刘宾雁一九八九年在美国讲学时,公开反对中国武力镇压学运,被开除中国作家协会的职务,而且无法回中国。此后经常为文批评中国腐败制度,直...

姜福祯、张铭山:若望不能忘──悼王老若望

燃一烛心香 送王老远足 相当年 怒发冲冠为民主 不怕宝剑尚方 看今朝 神州大地犬儒遍地 若忘总难忘 自参透子丑寅卯 屡出头铁肩担道 呐喊大陆 摇旗海外 虽年迈壮心不逍遥 恰泰山高 为我等景仰 若望不能忘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自由之笔》第八期:蒋亶文:忆若望先生

如果从衡山路朝南往徐家汇方向走,我通常都会特地经过高安路,经过高安路50弄的门口,王若望先生去国之前的住处就在那。 高安路是一条南北向的小路,周边是旧时的法租界,又毗邻当代上海的政治中枢“康办”,所以这条路没有理由不是幽静的,幽静得就像一条只会存在于记忆中的通道。即使今天它的一头紧连着以酒吧街闻名的衡山路、一头通往商业喧嚣的徐家汇,它也依然显得冷清和孤寂,入夜之后就只有淡淡的路灯会映射在两边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