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自传(三)(第二部)乌云笼罩的大陆

1、无意间得知的秘密 “厂长基金”的建立原是学习苏联的结果,只不过学习了点老大哥的皮毛。五十年代,中国领土上还有两处属苏联管辖:旅顺、大连的中长铁路,都在东三省境内。1952年9月,北京机械部通知:组织一批机械工业大厂的厂长们前往哈尔滨中长铁路机厂,学习那里的科学管理方法。由马天水部长领队,集合了十多位厂长来到北国城市哈尔滨,本人也得厕身其间。 到了哈尔滨的铁路机厂,学到的工业管理方法称作“什么...

王若望自传(三)(第一部)进入上海第一程

(原名:《自我感觉良好》) 目录 第一部 进入上海第一程 1、侵入交通银行 2、知己难得 3、衣锦荣归 4、回娘家兴师动众 5、忆苦思甜风起云涌 6、失救会的失落 7、南京路上大展鸿图 8、天平山民工吐苦水 9、一千万赚个守法户 10、转业吴淞机器厂——永久的纪念碑 第二部 乌云笼罩的大陆 1、无意间得知的秘密 2、现代弃妇怨 3、跨过鸭绿江 4、红色恐怖惨案实录 5、设计救人罪一条 6、转进作...

王若望自传(二)附录

附录一: 意想不到的残暴 纪仇 芦沟桥战争发生,我那时深信北平不会丢,所以一旦北平丢了之后,我才离开北平。可是在途中被日本宪兵抓住了,我说我是商人,但是他们还是把我在拘留所里关了五天。 我走进一个阴暗的充满着潮湿气味的拘留所,里面一连串排列着七八个人。当我一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后,我惊倒了,我晕眩了。 他们八个都没鼻子,再看一看,耳朵那里紫的血凝成一堆,代替了耳朵原来的位置。七八个人用一条铁丝串在...

王若望自传(二)(第五部)山东行脚

一 夜过同蒲路 共集合了二十六七人的队伍,从陕北的葭县(现改称佳县)渡黄河,即进入晋西北根据地的临县地界。我开始了一生中最艰苦的长征,计行程七百多公里,横跨三个省(山西、河北、山东),翻过两大山脉(吕梁山与太行山);从一九四二年五月中旬起程至十一月到达鲁中,历时五个月。我们所经过的地区,都是最贫瘠的山区,有点像进入原始社会那样,除了女人出门穿裤子,讲究点则着裙子,其他的大人小孩全是赤条条的一丝不...

王若望自传(二)(第四部)二度回延安

一 抗婚小组 青年人来延安的都是高高兴兴,我第二次回延安却是一个失落了新娘的丧家之犬。我赶紧赶到中央组织部报到,接待我的人从容不迫地向我说明:把你调回中央青委。他既没有提到国民党将要下手捉拿你,更没谈到授意的是蔡大姐(畅)或张大姐(秀岩);因我去过安吴堡青训班,就归属中央青委系统了,故称“调回”中央青委,这是通常的一般性调职,一点用不着大惊小怪。回想在永清堡出发前的猜疑和痛苦都是多余的庸人自扰。...

王若望自传(二)(第三部)长安烟云

一 一张表格定终身 安吴堡青训班的组织处长史洛支同志忽然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跟我谈话。一般共产党员对组织处是陌生的,他那里找着你了,大多是不大愉快的事情,因为组织处“也就是人事部门,又称干部科、人事科”掌握“政审”的大权,在审查中发现什么问题才找到你。 这一回找我谈话,是这样的内容: “中央交给你去干一项光荣的重要的任务,指名要调你去西安从事职工运动, 因为你是上海来的工人,曾一度做过青年团的...

王若望自传(二)(第二部)小荷才露尖尖角

一 扫兴的余兴节目 我在三原附近的那个云阳镇呆了一个星期,我和王哲然、王金月总算通了“政审”只有吕恒留在原地,我们三人来到了延安。我被分派至刚成立的“陕北公学”。那时,“陕公”还只是招生广告上存在的名称,我们是第一批吸收入学的新学员。刚来乍到,发现这个“公学”无“学”可入,既无校舍,又没宿舍,没有校门,当然看不到学校招牌,也就没有桌椅板凳,只是从西安看到的一份招生广告上,知道我们的校长是成仿吾。...

王若望自传(二)(第一部)不平静的旅途

(原名:《自我感觉良好》) 出版说明 本书是王若望的自传体小说《王若望自传》的第二卷;书末附录三篇文章,既是这部“自传”的注脚,又是历史的物证,尤其《“西路军”覆灭秘史》一文,揭开中共党史上长期被掩盖、被歪曲的一段惨痛史实的真相,冲破了由毛泽东亲自设置的、连徐向前元帅和李先念等亲受其害者部不敢触动的“党史禁区”,为“西路军”两万多寃魂申诉惨情,更是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献。 王若望因参加“八九民运”而...

王若望:自我感觉良好(一)(第四部)炼狱

一 跌入深谷 我被带到三科的一间办公室格局的房间里,审问我的家伙是个白净面皮的知识分子,他那问话里带出若干革命术语,猜得出此人是个不久前叛变了的叛徒。我按照预先跟小周统一的口供讲了我是跟他一起到浦东收书款的,我是一家书店的学徒,收书款的人里头,就有顾××。我们上阁楼问他算钱,想不到楼下来了两名警察。……后头这几句回话,是临时凑合的。自己知道漏洞百出,没料到审讯官一开头就夸奖我一番:“你比那个姓周...

王若望:自我感觉良好(一)(第三部)祸从天降

一 告急 这一天,上午九、十点钟,秦老师气急败坏地奔至我的灶披间,见到连弟也在屋里,她十分严肃地对她说:“请你到外边去一会儿,我跟王先生有话说。” 连弟从没见到她的老师这么冷峻的面孔,她被吓坏了,感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似的,赶快溜了出去。我的预感也不好,猜测秦老师大概查究我们是不是背地里成了夫妻。检查自己幸而没有跨出这一步,不过心里总是不踏实。 谁知秦老师来通知的是更不幸更严重的消息,她说:“小姚...

胡平:犀利文章,非凡胆识

——读王若望文章有感对 1988年8月8日 争民主自由是艰苦历程 《百姓》第一四八期以廿二页的篇幅,刊出了王若望挨批后撰写的一组文章,细读之后,十分振奋。与此同时,我也读到了方励之在出国参加学术会议期间的一些讲话。的确有不少感想。 王若望文章(还有方励之讲话)犀利深刻,发人思索,这自不待言。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他们通过这些文章和讲话所表现出来的非凡勇气。 近代史上,我们经常轮给那些文明程度比我们高...

王若望:自我感觉良好(一)(第二部)杨浦星火

一 转入地下 我的生活轨道来了一个大转弯。 组织上通知我,调我去一个新的工作岗位。明天,我就要离开长城书店了。 新的工作岗位在哪里?要我去干什么工作?领导上都没有讲明白,只是说在什么时间什么路口去会见一个怀里夹着一本《圣经》的同志。这种不明确的指示,给我留下了一个自由发挥想象的天地。我起初有点惴惴不安,以为一定是去干更冒险的事业,我联想起书上看到的俄国虚无党几次谋刺沙皇的故事,还有清朝末年徐钖麟...

王若望:自我感觉良好(一)(第一部)少年不识愁滋味...

一 第一次冒险 人在五岁以前的事迹,已是无从记忆了。要我把童年时期的感受写下来,在五、六岁期间也是一片模糊,留下来的影子实在不多。当我已届六十五岁之年,追怀旧事,五岁那年尚有两件事有点印象。 头一件事还是我的妈妈和叔叔在我懂事的时候告诉我的。 我家叔伯共有五人,都是勤俭能干的小伙子,在我祖父的统一领导下,家业兴旺发达,终于动工盖起了二层楼的楼房。在上好梁的第二天,所有木工瓦匠都去吃午饭了;我,一...

王若望:《自我感觉良好》(一)出版说明·前言·目录...

出版说明 本书是王若望的自传体小说《王若望自传》的第一卷,原题为《自我感觉良好》;内分《少年不识愁滋味》、《杨浦星火》、《祸从天降》、《炼狱》等四部,历述王若望的家庭背景、童年生活、求学过程、学徒生涯和参加中共革命活动的经历;其中《炼狱》一部详述王氏因参加罢工叫争而被捕的经过和狱中四年的囚犯生活,真实地记叙了某些鲜为人知的史实(如暗杀宋子文案主犯刘刚就刑前的政治立场、如中共对十九路军在福建成立人...

王若望:《自我感觉良好》的设想

文人打算写什么作品,过去的风习是保密,产生这种心理是有相当理由的,一是怕为不好,给人一种自我吹嘘的印象;二是怕自己志大才疏,计划很好,终于没写成,给人的印象更糟;三是宣布自己要写什么故事,引起别人竞逐的念头,产生题材碰车事故;如此等等,所以还是秘而不宣为佳。 这一回我是反其道而行之,小说没完成,就急急乎向外公布我的作品题目,而且答应《书林》写一篇“设想规划”的短文,我这么宣布,有利也有弊,衡量的...

王若望:喜鹊王

我向诸位介绍一位颇有奇气的朋友,他就是外号叫“喜鹊王”的陈勇同志。 他是喜鹊的知心,是研究喜鹊的专家。我曾经拜在他门下,向他学习鹊语并获得有关喜鹊的各方面的知识。 请别把本文当作小说看,因为它主要的是普及科学知识;请别把它当作“科幻小说”看,因为它里头排除所有的幻想;也请别把它当作“科学”读物看,因为本文的作者是作家,并不是鸟类学家。 我认识陈勇同志是在一九四三年的夏天,他大约比我大两岁,他是胶...

王若望:宾馆娇客

一 一位知名画家潘家训,从某省来到沿海开放城市的一家豪华的宾馆居住。凡接待外宾的,都是第一流房间,第一流服务,潘先生来到这里,也许是客气,或者是有点儿自卑吧,他主动提出住底层的一套房间。底层还有一个好处,门外的地盘比较开阔,早上起来好打打太极拳,他之获得如此出格的照顾和优待,是因为某国即将举行他个人的画展,他必须在二十天之内在这里做好一切出国展览的准备。五天已过,他住的房间楼上来了一队房修工人,...

王若望:邻里之间

楼上厢房里住着沈家七口人。上帝安排的面积只有十四平方,这厢房朝南没有窗户,朝北出入口正对着四户邻居的煤炉锅灶。夏日炎热,这间房像蒸笼,高温以及从四只煤炉里放射出来的一氧化碳,连这个季节的宠儿苍蝇.蚊子都不敢光顾。耐得住高温又耐得了严寒的中国人却在这巴掌大的地点,照样生活下去,生儿育女。两个儿子中有一个结了婚,新房就挤在这十四平方米,只在中间隔一块纤维板。双职工父母的两个单位,福利科都郑重其事地把...

王若望:蝗灾

一 韦陀旅游服务公司诞生快两年了,社会上传说纷纭。有的说它是暴发户,已盈利数百万元。全民企事业挣钱挣得多,是光荣的,报上还要介绍厂领导的先进事迹。韦陀公司是自筹资金的民办第三产业,挣钱太多不但不光荣,还获得了使人侧目而视的“暴发户”的称号,这个称号里包含着嘲弄的不祥预兆。 果然,市一级新成立的“打击办”(打击经济犯罪办公室的简称)派了四名干部开进了韦陀旅游公司,说是收到了两份知情人的揭发信,紧接...

王若望:魔笛记

第—回 首都北京,“东方红”受检阅 下车伊始,黑六类遭遗弃 北站的人流永远川流不息。这一天忽然来了成千上万的学生,喧闹着,歌唱着,奔跑着,一齐拥向大栅栏的出入口,出入口虽然站着检票和挂有臂章的纠察,也无济于事,青年们在出入口外边万头攒动,愤怒地骂着: “谁敢阻挡我们去北京,谁就是口头革命派!” “大串连是伟大领袖批准的,不让我们去,你们就是反对毛主席!” “冲啊!冲啊!” “我们要去见毛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