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尾声)

尾 声 田懿没有失踪,她被亲自过来的韩军长和张楚楚接走了。原来陶岚护理田懿时,一连收到张楚楚两封信。她拿信给田懿看,田懿伸手就撕。陶岚没奈何,只能拆开信。之后与焦成贵商量决定,如实把情况告诉张楚楚。 那是田懿疯后十个月的一天黄昏,两部军用吉普驶进了小镇,就在路上截住了一路走一路念叨着楚儿的疯子,老将军和张楚楚急忙跳下车,儿子认得妈妈,妈妈已不认得儿子。韩军长当场决定,让一个随身秘书陪伴张楚楚就地...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七)

第二十七章 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仍旧继续,田懿逃避不了。与此同时,军宣队进驻了工厂,从北京到各地的革命元老几乎都落了水,成了风水轮流转,很多人要比阶级敌人的待遇更不如。应了一句俗语:“看昔日,捕鼠的猫儿雄似虎,观今朝,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此举还带来了一个另类大民主,除了毛主席,谁也别对办案人员摆资格。 丈夫下葬十来天后,田懿被叫去了清理阶级队伍办公室,是从厂部大楼原保卫科腾出来的一间屋子。新机构的...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六)

第二十六章 一个星期天上午,田懿早早来了诊所。张汉泉正给一位老农诊脉,她说:“今天太阳好,你的被子该晒晒,把床单洗洗。”又笑着告道,“楚儿和两个同学城里买书去啦,午饭我就在这里吃。”说罢,她动手了。 张汉泉送走老农,便过来打帮手,田懿却住了手,道:“王明山来信啦,你先看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张汉泉看起了信。信不长,先是几句客套话,说他一直没忘记原部下和原妻弟,深感内疚,尤其没想到是这样的政策...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五)

第二十五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有苦也有宁静。街上没人去关心张汉泉是个历史反革命分子加特嫌的事儿,当然与他的职业、医德也有关。工厂里也没人轻慢田懿是个犯了大错误的人,有时候不合群也是一种保护色。上面似乎忘记了阶级斗争,老百姓看人的标准也就回到了只看个人品行的老观念。每隔上几个月,他们还会相约悄悄地去焦成贵家作次客。每次,张汉泉总会带上一点菜,是因他和菜农们关系好。 在田懿的坚持下,这对夫妻每隔十天半...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四)

第二十四章 转眼又是大半年。 这几天,田懿领着省政府一个秘书,省教育局局长和两名处长,分乘两部吉普奔驰在省内简易公路上,完成年初的计划,考察部份市县的教育工作。具体就是检查教育经费的使用情况,缺口多少,中小学校舍建设现状,老师队伍存在哪些问题。最后制作报表,供省政府决策或上报北京。 田懿已然大变,一天 难说几句话。每次听下面人作汇报,她十次就有两三次中途推说头痛心痛,需要休息,而请各部门主官或秘...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三)

第二十三章 田懿带着楚楚在省政府招待所住了四个多月,分到了三室一厅共四个房间的一套平房,那是十几幢绿荫丛中的红砖房,外面人叫常委楼或部长楼,家俱都是公家配的。有厨房,但除非星期日,她不开火,天天吃食堂,委实没得时间。她每天需起早,先给儿子收拾一番,由司机送去幼儿园,自己则准时去办公。她比在朝鲜战场上轻松多了,那时候敌情就是命令,哪管什么吃饭和睡觉。不过,她还是怀念那号令行禁止的军营生活。现在,工...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二)

第二十二章 一早,田懿就起床了。漱洗完毕,她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脸色憔悴,明白精神尚未复原。她在房里舒展了一番身子,便自己命令自己:“振作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她仍无食欲,早饭也没吃,便赶去了十二总吴家。吴家两口儿才起床,认出田懿,仍如上次那样热情。田懿明言来看儿子。 “还睡觉哩。”妇人边说边领着田懿去了里屋。 五岁的楚楚伴着小哥哥,仍睡得香甜,脸蛋红朴朴的,一只小手伸出了被窝,显得很壮实...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张汉泉真个感到了安心,看什么都往好处想。 街上不再有保长甲长,换上了居民小组长,向居委会负责。这只是形式改变,真正的变化是原先的保甲长,多半有点名望,现在管事的人是革命积极分子,以穷为光荣,无须学识和人品,动不动就领两个兵来。街上人都明白个中厉害,大兵后面,是队伍。既然没人敢跟队伍作对,当然是新社会好。于是,共产党万岁,蒋匪军什么坏事都做,等等,街上人不这样说都不行了。 不时有部队的...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二十)

第二十章 今年的三伏天气配上改朝换代,愈发几家欢喜几家愁,平添躁热。 木屐会上有人举家南去了,据说有两家去台湾,一家去香港,另有一家去美国。他们倒也不属于财产太多怕共产,而是有亲人在政府里面做官手上沾有血债,怕清算。对此,太多的小市民或忌恨或幸灾乐祸,也有一些人对自己是湘潭人感到荣幸,因为新的皇帝毛泽东想必会恩泽家乡人。 “毛泽东,一看就是真龙天子相。”此话从一个老者口里讲出,很快传得尽人皆知。...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九)

第十九章 三月,张汉泉回了木屐会上。 张汉泉办的第一件事,是请了五六桌客,遍请街坊邻舍和街上头面人物,声明他太累,海外生活不过尔尔,他想落叶归根。他没有全讲真话,称在海外没再娶妻,原先娶的那个,死了。邻舍们表示相信。 他办的第二件事,是用高价盘回了那三间瓦屋。仿二十年前模样,厅屋里立起了两大排中药柜子,门口牌子上注明中西医兼治,请了龙二婶的十四岁孙女做护理。他收费极便宜,略有盈利即可。他认为钱财...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八)

第十八章 抗日战争胜利了。 胜利来得突然,田懿当然欣喜,一时竟也有点不知所措。就在一月前,她和韩宝生分析形势时,都认为抗战必胜,但中国战区或许还要拖上一年。其实不要说他们了,重庆和延安都被胜利提前到来而不免手忙脚乱。 八月底,王家塆的二十旅司令部举办了旅长和旅部医院苏护士长的婚礼。他们恋爱多年,终于结合,实现了韩宝生抗战胜利再成家的誓言。主婚人非政委田懿莫属,她是一对新人的红娘,司令部尽人皆知。...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七)

第十七章 在十八旅的基础上,不久前新组建了路东军区,田懿从路东指挥部政委位置上,调任军区卫生部长兼直属医院院长。 军区司令员王明山直接干预了这件事,事因田懿开春后病了一场,源于旧伤犹在,过度劳累所造成。直属医院一位有名的内科大夫对田懿作了全面检查,报告司令员,田政委内伤很重,极可能不能生育了,建议调离繁重工作岗位,最好疗养一年。王明山深感内疚,再三思量,便调田懿去了相对清闲的工作岗位,仍为正团级...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六)

第十六章 张汉泉突返雅加达,林家人无不又惊又喜,他也激动不已。儿子飞飞喊阿爸了,他抱着儿子,一边听着妻子相告的种种趣事,一边一次又一次亲着儿子小嫩脸,直到儿子哇哇大哭,他才放手,笑道:“连胡子都怕,长大了,象你阿爸一样没出息。” 林家人的欢迎离不开此前张汉泉几次信中报告的消息:老家的原配已改嫁他人,且又再次下落不明。这事在兵祸连连的中国内陆,等于斩断了张汉泉的最后一缕情丝。张汉泉既回雅加达,日后...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五)

第十五章 张汉泉在竹沟镇医院工作了七个月,期间,他在医院外面见着了从黄泛区过来的数百名难民,向他们打听田懿母子的情况,一无所获。他仍不愿死心,信心却也受到了毁灭性打击。他不得不作出计划调整,再待上五个月,满一年就回南洋。那边一对母子,同样令他牵肠挂肚。 张汉泉不曾料到,王明山赶来了确山,竟是催促他快点儿动身回南洋。 王明山说了他的来意与计划:国内抗战已进入相持阶段,日本要迅速呑下中国已明显地力不...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四)

第十四章 田懿没有死,且脱颖而出了。 那天她抱着死去的毛头去投井,委实不愿活了。谁知那井是口废弃多年的枯井,井底离井口只有一米多深,当时里面还躲着两个老头儿。他们明白了田懿想干什么后,便劝田懿想开点,好死不如孬活着。这样的劝慰已不可能说动田懿,但有个老头儿说了一句话,竟使田懿的眼皮眨巴了两下。那句话是:“这样死,太便宜了那帮畜牲。” 田懿就着枯井掩埋儿子后,往西走去,一路上不看任何人,准备了随时...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三)

第十三章 张汉泉已于六月到达广州。 他痛感到了百感交集的滋味儿。当年广州街头上饥肠辘辘者,珠江边上过夜的那个人,成了现今的年轻华侨白领。他为之愧疚的是,那场轮船触礁,使他不复再有阳伍芝和工友们老家的姓名、地址,他无法履行去看望那些人的诺言。现在,阿秀和儿子已成他生命一部分,他到了广州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写信向阿秀报平安。前往湖南故乡则是无论如何要做的事儿,即便田懿不在人世了或改嫁了,田家父女仍是他...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二)

第十二章 此时的田懿,仍在服刑。 她得感谢那位镇公所副所长,因为副所长要求警方逮捕田懿的理由,不只是“骗婚”和“逃婚”,而且是江西转监途中的逃犯。他认为这样一说,警方就会全力帮办,却未料到把这号匪谍逃犯交给中山铺处置,警方认为不合条文。这样的结局,是中山铺那帮人都没有料到的,土鳖终究是土鳖。 田懿的公文卷宗很快就由江西转来了郑州,她果然是个匪谍逃犯。鉴于袭击狱警队伍,放走女犯,是共匪军干的事,田...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一)

第十一章 张汉泉乘坐的这艘货轮,翻译成中文为“海王星号”,据称与原先的“海神号”出自同一船厂,外形近乎一模一样,排水量略小,船龄更长,虽刷了新油漆,但从舱内几个隐蔽处的斑斑锈迹不难看出,此船不久将退出海运生涯。 张汉泉买了一个等于二等舱的客房。他原本有点不舍得花高价,固然眼下是个小财东,身携六年薪水,但皆是血汗钱,带回国让钢用于刀刃上该多好。但身边跟着林阿秀,他终不免常人皆有的虚荣心。 今非昔比...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十)

第十章 此时的田懿,却在更大的苦难中挣扎。 那天早晨苏醒后,田懿很快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她感到奇耻大辱,恨不能马上死去。她已哭不出声,眼里的仇恨已不及对人生的绝望来得多。五年来她曾视为骄傲的清白身子遭到趁人之危的糟蹋,并非来自兵痞,而是来自她曾信赖的本应同病相怜的劳苦人家。这是什么世道,这样的生活还值得怀恋? 眼见外乡女子一边泪流不止一边渐成痴呆状,杨四老太情知外地女子不能接受既成事实,...

罗祖田:动荡时代的爱情(九)

第九章 张汉泉成功了。 公司早就通过了他的试用期,与他另签了为期五年的正式医生聘用合同。头三年,他还只是名义上的正式医生,享受不到白人医生的各种待遇,哪怕他的业务能力获得公认。这有两个原因,一是世界经济大危机影响到了泛美公司,此时的劳动者不宜向资方提很多要求。二是排华法案在美国尚未被解除。张汉泉需要面对现实,这世界终究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他只有一个信念决心坚守到底,一旦条件成熟,马上申请探亲假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