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子:寂寞的人权义士李国涛

一九九二年八月,若望与笔者虎口余生,来到海外,甜酸苦辣三年余。友人问我:“羊子,你也是作家吧?”我答:“非也,我只是在特定条件下,比如说,当若望在狱中,他的手不准握笔撰文时,被‘逼’我偶尔向境外或海外书面呼吁:救救我夫王若望”。 前几天,我们千呼万唤,总算迎来了杨周夫妇,与他们分别数年,只从报上获知,杨周,为了天赋人权,他老是在监狱大门进进出出,直到去年,终於又判他三年劳教。今年夏天,我们又从报...

羊子:中共党性、人性

“大纪元12月20日讯”《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及时地发出了海内外中华民族的心声,我想,待到大陆大半同胞明白中共的本来面目时,就是中共铁幕闭幕日! 《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共产党》研讨会,已经成功地举办了一次,与会者是近年来少有之多,文教中心礼堂不仅座无虚席,甚至老年听众,宁愿坐地板,也坚持听到底。 今天,决策人小姐安排我讲的是:共产党党性与人性。这个题目,现今在中国仍然敏感,然而在此...

羊子:民主的情怀

王若望与刘青的交往…… 原题:民主的情怀 羊子 “茉莉的话”王若望先生的遗孀羊子大姐,最近撰写了《王若望与刘青的交往……》(原题:民主的情怀)一文。此文是一份珍贵而真实的历史见证,它见证了王若望先生的高贵、善良和宽容大度,也见证了刘青诽谤王若望、至今仍拒绝道歉的恶劣态度。文中特别令人震动的是,羊子大姐发现,刘青今天仍不思悔改,仍然如此对待刘宾雁、方励之、郭罗基等流亡老人。 茉莉曾经在三年前致中国...

子仲、羊子:为修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加砖添瓦

共产主义的幽灵在世界上游荡了150多年,给许许多多国家的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人类终于越来越清醒地认清了共产主义给世界犯下的罪恶。终于,一座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市中心矗立,昭告全人类,共产主义被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个消息让我们想到了位于华盛顿市区中心的“美国二战大屠杀纪念博物馆”(American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在博物馆中的...

羊子:江泽民献给邓小平的厚礼

“大纪元7月19日讯”(编者按)羊子女士是著名中国爱国学者王若望先生的妻子,日前撰文回忆往事,以醒世人。 1989年的春夏之交,江泽民镇压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成功,加上巧妙地故意让外访期间、同情学生运动的万里,从上海绕道返京,说服了万里,与邓家班子保持一致;从而被邓小平等元老看中,上京担任儿皇帝。 上海方面,则由朱镕基担任市委书记。1989年9月8日,正在受监视居住的王若望先生,趁着我上班动身...

羊子:江泽民 勿做两岸统一绊脚石

江泽民在日本《朝日新闻》社长松下宗子和总编辑三浦昭彦访问时说:“最近辜振甫访问大陆有利于两岸的理解”,但重申“江八点”的提案有效,并说:“两岸会谈的实现,需要气氛和环境,两岸若统一,台湾可维持军队,派遣代表参加中央的领导,但不能取代我担任的国家主席”。三浦昭彦问:“辜振甫向汪道涵提出:”大陆民主化是两岸统一的前提‘,你对此表示赞同吗“?江答:”台湾问题不是民主之争,而是维护国家主权领土的问题“。...

羊子:她的名字叫“洛特斯”

世界进入纪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共产政权犹如多米诺骨牌纷纷倒塌,唯独中共──这个堪称最野蛮、最腐败、最贪污成风的黑暗政权,却仍然一年一年苟延残喘,虽摇摇,却不坠。是它番然悔悟,回头是岸,立地成佛,重新取信於民了吗? 没有。自美国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以来,我们看到的中共,政治气氛更加收紧,人权记录更加恶化,更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身患癌症的的陈子明都格抓勿论。这个政权还有什么人性可言?任凭中...

羊子:抗议李鹏 感慨良多

1992年,邓小平辈,终于实行撵王若望辈出国门。像我们这样的人,刚来美国时,仿佛一下子从稀薄窒息的空气中,忽然进入了阳光和煦、鸟语花香的国度……。我们所感受民主自由空气的喜悦,永不忘记。 每年,我们可以随意申请上街抗议中共暴政,声援国内受迫害的各类人士。我们心怀感激在美国所享有的一切,美国确实是世界和平、民主、自由的捍卫者! 或许,有鉴于中华民族几近“0”凝聚性,精英们个个以”Num...

羊子:今日王若望归

今天,我怀着愉快的心情,向诸位报告一个喜讯,我夫王若望终于走出铁窗寒门,回到了我身边,我的家庭又恢复生机,其乐融融。 前几天,市公安局忽然通知我去第一看守所说有事找我。我既猜不透此去目的,人按时到达。一位姑娘领我入内。见到了王先生案件的几位承办员,一位主承办员郑先生和气地、认真地对我说:“今天我们要处理王若望案,经研究,决定对王若望取保候审,放他回家,但尚未最后结案,我们还要对王继续审查。回家后...

羊子:何日王若望归

有一天公出,途经上海人民广场大道,远远望去,橘黄色的钜幅标语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醒目地屹立在大道一侧。顾不上列日炎炎,我伫立道中,浮想联翻,不知何故,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心中思念我至今尚在狱中的丈夫王若望先生。身旁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行走着的人们,啊,自由多可贵哪! 今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国政府人道主义地准许方励之夫妇出国治病,犹如一阵春风吹进了我寂寞的心田。从那日起,我便...

海伦、宪庭、功娴、羊子:七老八十自驾遊

我们四位古稀老者,海伦、宪庭、功娴、羊子的平均年龄七十六岁半,忽然劲头十足,凭着美国对老年人健全的医疗保健,自我感觉良好地、雄心勃勃地,于公元2015,4,2~2015,4,14,自纽约,转道莫斯科,抵达瑞士的苏黎世国际机场,租了一部奥迪汽车,进行了为期整整十二日的瑞士(Switzerland)、法国(France)、德国(Germany)、奥地利(Austria)、意大利(Italy)、列支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