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理群:一个乡村教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读赵旭《死亡劳教营夹边沟幸存者——乡村教师王永兴》 读完赵旭的《死亡劳教营夹边沟幸存者——乡村教师王永兴》,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是一部写一位名不见经传乡村教师的人物传记,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生活在偏远乡村普普通通的人物却久久徘徊在我的眼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闭上眼睛静静地靠在沙发上,王永兴这位甘肃省永登县大同镇王家坪村的乡村教师,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生,在我的眼前一一闪过:1921年,他出...

秦晖、钱理群等:共同的底线是用来坚守的

“共同的底线”绝不是中间道路,也不是第三条道路,甚至不是折中。我不是说我反对折中,假如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自由的正常社会,也许我会持一种有原则、有逻辑的折中立场。但是,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折中自由和福利的问题,而是这两者都赖以成立的基础不存在的问题。 秦晖著作《共同的底线》出版座谈会嘉宾 1 刘苏里:学者。万圣书园总经理。会议主持。 2 秦晖: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历史系教授 3 周志兴:资深媒体...

钱理群:“农村发展组”:八十年代的改革互动

近年来,人们在关注、研究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特别是中国农村经济改革与发展的历史时,包括我自己在研究80年代民间政治、思想史时,都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以下简称“发展组”)。“发展组”是“一群自愿者”的自由组合,但却“颇有深度地参与了高层决策”,在80年代的改革中发挥了相当重要而独特的作用。 一、“发展组”出现的历史背景 “发展组”的主要骨干和基本成员,都是下...

余世存:幸存者的精神突围

——读钱理群《我的精神自传》 一 钱理群先生是令人为难的。他难倒了很多人,官员、学者、同事、朋友,年轻的学子或世故的知识者们,他令人为难的地方似乎不在于思想观念上的清晰、糊涂或复杂,而更在于他的姿态。在一个类似胡适的平台上,他满怀激情地诉说着鲁迅。用钱先生自己的话,他先后对20多届北大学生讲解过鲁迅。鲁迅不是钱先生的一门课程,而是他的事业,是他想象也实在的精神支柱和精神资源。这种吊诡、乌鸦般的异...

钱理群:谈胡平《论言论自由》的第二个发现:对“民主与现代化关系”的思考与探索...

现在我们再来讨论胡平的第二个贡献:他对“民主与现代化关系”的思考与探索。 胡平在总结近现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经验教训时,有两个重要发现。一是“权力的异化”:“由人民自己组成的力量反过来成了压制人民自己的对立物。在这个异化的过程中,垄断言论是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这一点,在前文论述“以权利限制权力”以及“言论罪”问题时已有讨论,不再赘述。前文的讨论中也已涉及胡平的第二个发现:“在近百年来中国...

钱理群:可以对社会失望,但对人性要有信心

本文节选自北京大学中文系钱理群教授2014年4月在中国人民大学第八届文学节上的开幕讲演。钱先生说,面对社会与生活的困境与社会的,第一不要发牢骚,第二不要等待,要行动起来,从改变自己和改变周围的人的存在开始。钱先生说,我有个口号“好人要联合起来做好事”,因为这个世界,坏人已经联合起来了。 读书,为了健康、快乐、有意义地活着 文| 钱理群 01 要真正使得每个中国公民快乐、健康、有意义地活着,实际上...

钱理群:大学里绝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钱理群先生是北大著名学者和教授,维基百科称他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最具有代表性的人文学者之一,老北大精神的传承者。在国内外学界享有崇高的声誉。他对中共当局有犀利大胆的批评,对大陆思想文化特别是教育的批评尤其振聋发聩。 他提出“北大失精神”等言论,并撰文称中国最好大学培养比贪官更可怕的人。语惊四座,引起社会强烈反响。 钱理群教授在他撰写的《大学里绝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指出,“在中国的大学里,包括最...

钱理群:心是颤动的,血是热的, 灵魂是圣洁的!

——谭蝉雪:《星火——兰州大学“右派反革命集团案”纪实》序 这是一本血写的书。这是一本拷问我们灵魂的书。这是一本 期待已久的书。 我们早就从已经成为民族圣女的林昭的叙述里,知道她有一群来自大西北荒原的战友:他们共同编印了《星火》杂志,在“万家墨面没蒿莱”的黑暗中发出反抗的希望之光,却因此而罹难。我们永远怀想他们,更渴望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群人?他们当年究竟发出了什么声音,让执政者如此恐惧,非除之而...

钱理群:解“毒”于丹

于丹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讲《论语》引起了中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值得注意的是知识界、学界的反应。有著名学者公开表示支持和赞赏,认为“她在新的社会条件下讲生活快乐,安贫乐道,普及了《论语》等经典,使国人有了类似《圣经》、佛经和其他宗教读物一样的东西”(《南方周末》2007年3月22日)。更有许多学者持“宽容”态度,认为儒学的普及与通俗化也自有意义。但也有尖锐的批评,主要是指其对孔子思想的曲解和常识...

余杰:毒太阳何时落山?

——钱理群《毛泽东时代和后毛泽东时代》 在一九八九年那个血腥屠杀的夜晚,北大教授钱理群在书房裡阅读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两份讲话稿,在一张小纸条上记录下自己的感受:「儘管人们已经千百次地宣佈『毛泽东时代』的结束,但两个时代,两个领袖人物——毛泽东和邓小平,其观念,思想方式,行为方式,以至语言,却是惊人但相似。……并不存在所谓『新时代』,我们仍然生活在毛泽东时代。」从那时候开始,钱理群便产生了研究毛泽东...

孟繁勇:钱理群:告别不了的教育与青年

钱理群这样概括自我矛盾:“当学者,不肯。当战士,不敢。混日子,不愿。我承认并且自责我的自私与怯懦,我毕竟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不过是一个知识分子中的理想主义者。” 7月8日晚,一些学生约温儒敏聚会,温是原北大中文系主任。席间畅聊,一位同学无意间谈起钱理群夫妇要去养老院了。温和钱是老同学,之前也曾听得钱说过要去养老院养老,但消息传来,仍然不免有些失落和感慨。 翌日,温特意给钱理群打电话询问,电话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