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文:天堂的使者

天堂慢慢离我远去, 脚下的阴风总在扯着裤腿。 我知道,地狱之门慢慢在敞开着。 人不分贵贱, 哭着而来,闭着眼睛而走. 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没有人能逍遥与自在, 在生命的尽头里, 你不能带走世界。 我是天堂的使者, 我用滚热的心去点燃地狱的烈火, 纵使九层的黑暗。 我要用天使的翅膀去煽动吉祥的白云。 我是天堂的使者, 我要用战将的勇猛,与魔鬼们殊死一拚, 尽管阎罗王挥舞死亡之剑, 我要用灵魂的战鼓...

韶闻:告别,我的2017

最后的时刻 妳的手慢慢滑出的瞬间 我便知道 妳成就了我不灭的历史 但月亮还是挂在头顶上 岁月虽然长了一轮 胡须白了几根 颤抖的声音在呼唤 仍然青春的心 渴望着荣光的梦想 太阳灿烂在头顶上 2017 我生命的链条 沙漏扣着板机 激发着永不停歇的长跑 前途的竞赛之路 便是挑战生命的浪漫 云霓在头顶上歌唱 辛勤地攀登 听着松涛的风 伴舞丹顶鹤的婀娜 尽管我已蹒跚 凤凰的啼鸣 梵音在头顶上回响 别了,我...

陈少文:湖南涟源市三甲农民大起义揭密

前言 中国,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度,一个永远执着向上、不屈不挠的民族,数千年间,曾暴发了陈胜吴广起义、黄巾起义、北魏各族人民大起义、隋末农民起义、黄巢起义、王小波李顺起义等等波澜壮阔的农民革命。这些声势浩大的农民革命,曾缓和了历史的冲突,左右了朝代的更替,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国历史发展的进程。 湖南自古“好造反”,特别是在最残暴、最黑暗的社会里,湘人的反叛意识犹为浓烈。在清末的维新运动和辛亥革命中,...

陈少文:谁享受了黄金周

五月,春光明媚,气候宜人,中国国民迎来又一个流光溢彩的黄金周。在国人眼中,所谓的“黄金周”假日是中国人又一次享受到盛世所带来的恩赐,是中国人又一次南北大运动,是中国人又一次疯狂的消费潮。推动出游便成为政府官员的重要决策,渲染富足生活便成为新闻媒介的热点,灯红酒绿的繁华更成为商家牟取暴利的重要时间。于是乎,全体中国国民从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短信消息、街道广告里受到“黄金周”的洗礼,中国人生活质...

陈少文:师涛被强迫劳动之苦役“宝石加工”真相揭秘...

师涛先生目前在湖南省沅江市“赤山监狱”暨“湖南省第一监狱”内服苦役,烟波浩渺的洞庭湖里的“赤山岛”真可谓是目前中国关押政治犯最大的监狱之一,也是中国目前最黑暗、最惨无人道的世界。我曾经把这座人间炼狱比作台湾的“火烧岛”,那是台湾民主斗士们最为痛楚的地方,同时也是台湾民主自由之圣地,故后来被改称为“绿岛”。 赤山岛内除少量原住民外,全是身披警服、手执警具的警察,全是身着黑白相间铁窗形囚服、脑袋被刮...

陈少文:《民主论坛》,祝贺您的生日

今天是您的生日,我的《民主论坛》。我要放飞心中的白鸽,为您祝福!为您祺祷! 一个人光溜溜地来到这个世界,最后光溜溜地告别它。彻底想起来,名、利都是身外物,只有尽一己的心力,使社会上的人因为他的工作而受益,才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洪哲胜先生和他的朋友,正是为这件愉快的事情,用心用力创办了《民主论坛》,使中国人,甚至于世界各地的华人,聚集于旗下,大胆放言,揭露共产统治的真相,抒尽心中的理念,探寻救国之...

陈少文:抵抗之术

“兔子急了还咬人。”这是一个常识,更是一个真理。兔子是一个善良的形象,也是动物世界温顺的代表,人与善之,其性亦善,人若恶之、逼之,它也会反抗、咬人。中国民众与兔子何其相似:忍让、善良、平和、顺从得使当今世界目瞪口呆。中共执政50年,历次政治运动,造成无辜百姓饿殍遍野,殃及无数人民流离失所。封建暴政下的人民,俨象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一样,逃也是死路一条,不逃也是任人宰剐!与其忍辱屈服,不如奋勇抗争。...

陈少文:唯有自救才是出路!

现在,三农问题与下岗失业问题已经变成中共的两条绞命索。为了不被中共牺牲而陷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命运,广大普通群众,特别是下岗失业者与流离失所的农民,必须依靠自已的力量,砸碎自已身上的枷锁,解放自已。 湖南的涟源、新化、双峰、五冈、益阳五县,是全国闻名的贫困县市。其农民遭受的苦难绝对比李昌平《我向总理说实话》笔下的湖北省监利县要严重几倍。从李昌平的书中可以看出:棋盘乡是“神仙聚会的地方”——鱼米之乡─...

陈少文:自主组织是群众自救的唯一办法

李昌平的《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的出版,使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合法性受到强烈的质疑,引起中共的高度恐慌。书中所披露的残酷事实,只是癌症中国的一个小小病菌而已。尽管这本书说的是大实话,由于在谎言充斥的世界里,在“万马齐喑究可哀”的神州大地,由一个中共信徒出来揭露铁幕,在当今中国是绝无仅有的。5,600万中共党员只出现了这么一个“始终不渝代表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乡党委书记,无异是向“三个代表”歪理邪说抽了...

陈少文:“五.一”节里警笛鸣

平时,我们这座山城小镇充满着祥和欢乐的气氛。尽管下岗工人太多偶而会有诸如小偷盗窃的事情,问题并不严重,往往在人们的笑谈中烟消云散,引不起什么狂风暴雨。可是,今年的“5.1”节,我们湖南省涟源市(市府所在地)兰田镇,却莫明其妙地陷入一片惶恐的气氛里,倒使普通老百姓迷惑不解、惊怵不已。 那天晚上8时,人们在街上漫步散心,大街小巷上都窜动着警车,公安警车上的警灯贼亮贼亮,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警车两侧赫然...

陈少文:猴子变人的把戏

在中国共产党所推行的宗教式“共产主义”的专制下,人民公仆不仅共了老百姓的产,让家里的小姐、老婆成为了党的私产,也让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的任何事物,都富有党的特权与象征。新世纪的中国又如何呢?中国加入了WTO(世贸),政府开始引进国外的一些“先进”、“文明”的东西。2002年5月28日,中国的法官第一次用上了国际通用的“法槌”。而所有的宣传媒体也连篇累牍地报道“法槌”的好处与神异功能。 在公堂上,中...

陈少文:企业是我家,发财靠大家!——与吴辉商榷他的《改革需要大智慧》...

吴辉发表于《民主论坛》的《改革需要大智慧》,对国企的剖析,确有独出心裁的心得。然而,我认为尽管此文论据充实、例举详尽,但作者似乎有所顾虑,没有说到点子上、没有切中问题的本质。 吴先生住在娄底市,笔者住在涟源市,相距仅有4、50公里。他是娄底市民主同盟的成员。我的亲友大多在该市的华达机械厂工作,而华达厂原来的两个企业──“湘中机械厂”和“湘峰机械厂”──都在涟源市。因此,我与吴先生对华达厂的兴衰史...

陈少文:你坦白从宽——我判你死刑!

在中国公、检、法司法机关的每一个拘押所里,无不在南墙上张贴上一条醒目的大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条被共产党司法机关奉为金科玉律的攻心政策,其实,在老百姓眼中只是一出骗人的把戏罢了。早在建政初期,毛泽东发动三反五反运动中,那些所谓的“现行反革命份子”曾把它篡改成了:“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最多半年。”,因此,在这条攻心政策的背景下,神州大地到处冤案如山。犯人只要“坦白”,不仅可以获...

陈少文:株洲下岗工人的恶梦

株洲,是湖南省最大的工业城市,是毛泽东亲手缔造的新兴工业大区。它的辉煌的历史已经过去,留下的只是恶梦与恐惧。这里已是湖南省下岗工人最集中的一个城市。这座城市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有关现代都市穷人的悲惨故事: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过了很多年平淡和珍贵的日子。1994年前后,夫妻先后下岗。妻子耐不住清贫的日子和没有亮色的未来,跟着一个有钱男人走了,留下一双尚未成人的儿女。失意的男人在激烈的就业市场屡屡碰壁...

陈少文:中共为什么害怕清明节出事?

2002年3月16日,湖南省涟源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严禁借清明节祭祖扫墓为名进行违法犯罪的通告》,其重点如下: (一)清明期间的祭扫活动只能以家庭为单位依法文明进行,不得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和引发矛盾纠纷。(二)严禁以各种形式成立以姓氏、宗族为名的各类宗族组织。凡已经成立的,均为非法组织。必须立即自动解散,如数清退所筹资金,停止一切非法活动,否则,依法予以取缔和法办。(三)严禁组织进群体性的祭扫...

陈少文:风在吼!车在叫!司机在咆哮!

——涟源市的士司机抗议目记 横贯于涟源市东西南北的人民路与交通路,是涟源最主要的交通干道,是通往娄底、长沙和泠水江、邵阳的重要枢纽。这两条马路上,集中了涟源所有的党政机关和商肆,是涟源最繁华、最忙碌的地区。2002年4月8日涟源的250辆的士全部封堵了它的要口,致使全市的交通陷入严重混乱,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异常的困难。但当地的市民却很支持他们的行动,融合到抗议的人潮中。此次抗议行动,是继今年4月...

陈少文:涟源市出租摩托车自救协会纲领

2002年7月,涟源市人民政府接二连三地发布了《严禁摩托车出租的通告》与《整顿运输市场,打击非法黑车条例》和《加强管理交通秩序,实行六证查验制度的通告》,其目的是保护政府专营的出租车行业,打击个体摩托车出租。这个事件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7月26日,竟然又有300多辆的机动车围攻市政府,并发布了《涟源市出租摩托车自救协会纲领》。这是我从墙上取得的。 我们是来自下岗工人,东借西挪地筹措资金,购买...

陈少文:北京人的皇权与中国人的奴性

中国的户籍制度不仅在城乡之间、同时也在城市之间建起了重重壁垒。从政治上讲,它是不平等、不人道、歧视性的。从经济上讲,它是过时的计划经济的产物,阻碍区域性、乃至全国性的人力资源市场的形成,不适合市场经济的要求,也与中国加入WTO后所承诺的普遍国民待遇的原则相违背。 北京人享受皇权其来已久 自古以来,北京做为千年古都,其领域更是壁垒森严;中国共产党号召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后,其神权更是无以复加。天安门前...

陈少文:那时那刻

足足十年了,八月五日那天,我在黎明前就被全室的人轻轻地叫醒了。 汉寿人兵司令从床底下一个大旅行袋子里掏出一个竹制枕头,黑暗中望了望门外走廊里巡视的更夫。实际上,我整夜没睡,是盯着星星在等着天亮,汉寿人的举动让我很吃惊。 这位年轻人本来就与死神握了手,要不是其舅舅是高院的终审庭长,那他的坟头上早就是萋草漫漫了,他是罪不可赦的杀人犯,但他却是一个具有真正男人气慨的汉子,从不哭泣, 他拿着这个竹枕,悄...

马萧:政治犯监狱生活采访之五——异议作家陈少文

受访人:陈少文 故事整理人:马萧 采访时间:2014年7月17日 受访人简介:陈少文,男,异议作家,湖南涟源人。2002年因在境外媒体发表文章四十余篇,曝光了1990年代末湖南涟源三甲农民“抗粮抗捐”事件,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5年刑满出狱。 (一)逮捕 我被逮捕的具体日期是2002年8月4日。 其实警察在之前就有一系列的信号了,大约在半个月前,一个在市电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