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六期:艾鸽:自由的诱惑(长篇小说节选)...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艾鸽 第八回:天安门战役惊中外 手无寸铁全民抗暴 (生灵 光) 碧溪情涌看文漪。历史就是一座秘宫似的博物馆,你想进去就什么都能看到,不过不要走错了门。否则,你看到的全是假象。有一页历史太沉重。谁言解寄此时情。当时有一首流传在广场的歌曲唱道:    历史的伤口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创痛在胸口  还...

《自由之笔》第六期:颜敏如:天安门——一个刻意的遗忘...

南台湾的五月,天气已显得燥热。摩托车轰隆隆,在早晨七点的路上飞驰。我赶往医院,是为了照顾已让医生宣布病危的母亲。那是1989年,暮春。 架在病房墙角的电视机开着,声音不大,影像却让人焦虑。母亲因瘦削而扩大了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瞪着屏幕。我把从台湾媒体得到的消息,以电话告知在美国波士顿的友人,好让他能把消息转传给在中国上海的家人,重点不外是「注意、小心、减少外出、党内可能有大变动…」。 在我安排了母...

《自由之笔》第六期:郭小林:方砖•广场

被挤压得扁扁 你们 匍匐于广场 却被误认作 叩长头者 多么规矩方正── 那是被切割成的 软弱松散的你们 因吸吮了青春的热血 因履带的碾压 皮靴的践踏 而凝重坚实 铁丝网勒痕 陷进皮肉 已淤满了泥土 却不准萌生一丝新绿 不容有一只广场鸽 伐尽树木 夷毁民房 它们 需要八百米开阔地! 太阳一只毒眼不够 城楼 瞪圆八个 血红的灯笼 千年老花眼 换装 电视监视器 如此巨大的空间 可否盛下无边的恐惧? 你...

《自由之笔》第六期:朱虞夫:八九那一年(节选,上)...

一  那年8月22日(那天我还与公安打趣说,今天抓我,正是你们送给邓小平的生日礼物)杭州公安局江干分局政保科科长张宝裕和另一个姓陆的便衣老头来到我单位(江干区房管局)把我“传唤”去了。从张宝裕的亢奋状况看,他一定以为逮着了一条大鱼。他那塌陷的眼眶发着幽幽的光;抿得薄薄的嘴唇,牙床咬得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特别是那晚他指挥多批人马搜查了我和我亲戚的五处住宅,拿到了刘青1979年2月写给我们《四五》月刊...

杨建利:为了亏欠的公道和正义

各位朋友: 二十二年来,每年的今天,在中国,许多受害者、同情者和八九民运的参与者都会流下无声的泪水,但在专制强权之下,他们的声音被长期压制,正因为如此,我们站在这里,向全世界呼吁给六四受难者以长久亏欠的公道和正义。 二十二年前的六月三日、六月四日和此后的几天,无数中国人赤手空拳站在北京的街道上面对枪口、阻挡坦克,他们希望以热血唤醒专制者最后的良知和理性,但是迎接他们的却是罪恶的子弹,时至今日,历...

雷浩然:“六四”二十二周年后的中国将何去何从?

1989年6月4日发生在中国北京的大屠杀事件震惊中外,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宣告结束,此次运动因此被称之为“六四”运动。弹指一挥,22年就过去了,在这22年时间里,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社会环境和22年前可谓大不相同。 “六四”改变了什么? 在中共统治中国60余年的时间里,政治最开明的时期当推上世纪80年代无疑。因为有胡耀邦和赵紫阳两位开明派政治人物先后担任中共党魁,所以,即使在当时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