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当今西藏妇女现象

生活在自己土地上的西藏女性,被剥夺的权利要比西藏男性更多。一方面是因身为藏人,在外来殖民势力的统治下,公民权利遭受剥夺;一方面是因身为女性,在藏人社会固有的传统中,往往遭到压制。不过就后者而言,由于各地各具特色的历史和文化,其情形也各有差异,比如拉萨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就要比康和安多的妇女高得多;农区和牧区的妇女也有不同。 如今,越来越多的西藏女性开始拥有作为藏人和女性的自我意识。一个值得关注的...

唯色:参与和愿景

11月22日,在印度达兰萨拉,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对于境内藏人而言,有这样一种特殊的参与,是与上周六结束的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密切相关的。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看上去已成僵局的现实,限制的是这边的脚步,限制的是这边的声音,却无法限制这边的内心。可以上网的,在网络上寻找着;可以收听广播的,带着收音机去信号干扰不了的地方;可以接收卫星的,在电视跟前守候着;当然,这一切都不会是公开的。友人说:在拉萨,...

唯色:这是什么 让那一刻成为永远

——Tibetan艺术家Losang Gyatso的新作品 他们可能知道那一刻,不但会出现在许多国家的电视上,还会出现在遮天盖地的网络上,不说别的,就在You tube上,祇要搜索Jokhang(大昭寺,位于拉萨,中文的藏语音译又写成“觉康”、“祖拉康”),前10页至少有10多个视频,拍摄于那个时刻。他们应该知道的。他们应该早就接到通知,那个上午,将有20多个外媒记者,在3月10日之后,首次来到...

唯色:我的相册——我家三代

这些照片的跨度是从1947年-1991年;照片中的人,有我的父亲的父亲、母亲和弟妹,也有我的母亲的父亲和母亲,还有我和我的妹妹、弟弟。这里面有着我家三代西藏人的历史。 这张照片是1970年拍的,我四岁。作为背景的布达拉宫,仔细看,顶上那隐隐绰绰的五个大字,其实是巨大的“毛主席万岁”。当时,布达拉宫差点改名为“东方红宫”。 1947年,我母亲的父亲作为噶厦噶伦、昌都总管拉鲁的管家,奉命去东部达孜多...

唯色:“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他们来‘援藏’!”

图为大而无当、与人无关、与西藏无关的“援藏”业绩——泰州广场,在拉萨市曲水县。 去年在网上的“多维电视”看过一个“时事交谈节目”,在美国的华人学者何频和孟玄谈“西藏问题的出路”。当时我曾写了一些有感而发的文字,现在依据今年时事再做一些补充。 对孟玄先生的这个说法——保护西藏文化的是西藏的地理环境,汉人难以在海拔高的西藏居住下去,达赖喇嘛不用为此担心,西藏文化不会因为中共的统治而削弱——当时我即有...

唯色:在“法制教育”的背后

图为2008年4月10日,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去拉萨甘丹寺向“法制教育”工作组和驻扎寺院的武警作指示(转自中国西藏信息中心网站)。 3月以来,中国当局在藏地各寺院进行多年的“爱国主义教育”换了一个名称,叫“法制教育”。各藏地都编译了五六本藏文教材发放至各寺院,内容是中国的法律法规、3•14事件在当地的反响,等等。由警察和各单位抽调的干部组成的“法制宣传教育工作组”进驻寺院。在“法制教育”的名义下,...

唯色:喇嘛久美的入狱史

图为喇嘛久美于2006年2月,持护照去印度接受尊者达赖喇嘛传授的时轮金刚灌顶,并拜见尊者达赖喇嘛。自此之后,他的命运发生转折…… 一、喇嘛久美的简历: 久美:42岁。拉卜楞寺僧人。法名久美江措,身份证名久美,外号久美果日。老家是甘肃省甘南州夏河县九甲乡录堂村。他出身农家,13岁到拉卜楞寺出家为僧,会弹洋琴、吹笛、绘唐卡、做酥油花和沙坛城等。曾经担任“喇嘛乐队”队长、拉卜楞寺喇嘛职业学校校长、拉卜...

唯色:“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图为在今年安多夏天,藏人们欲过赛马节,但载有坦克的列车就在他们身后隆隆而过(网上下载)。 显然藏中第八次会谈是一大转折。北京冷面宣布尊者达赖喇嘛“根本无资格和中央政府谈判”。参与谈判的统战部副部长在记者会上,毫无礼节地斥责尊者达赖喇嘛“包藏祸心”,说的是“骗人的鬼话”,甚至当场否认邓小平在三十年前说过的那句被人们用滥的老话“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对此,一位德高望重的藏人怒斥这根本就是“霸权主...

唯色:对图博(西藏)未来道路的不同观点

图为今年3月,在图博爆发的抗暴运动。 历史上,可能没有哪一次大会,会这样牵动境内外博巴(藏人)的心。这首先是因为历史上,博巴从来没有这么长久地被分隔。对于十多万流亡博巴而言,喜玛拉雅山麓的这边是故乡图博;对于近六百万境内博巴而言,喜玛拉雅山麓的那边也有一个图博,虽然很小,却包容着图博的灵魂。这个月中,在山那边,在达兰萨拉——图博流亡政府所在地,将举行世界博巴代表大会,讨论未来图博的走向,这显然是...

唯色:在夹那(中国)的一些关于图博(西藏)的细节...

图为今年4月30日,西藏大学的学生挥舞中国国旗迎接北京奥运会倒计时100天。 1、 下午去楼下邮局寄书。是我自己的书,一本《西藏记忆》,台湾大块出版的;一本是翻译成博伊(藏文)的《名为西藏的诗》,前不久刚从美国寄来。我想把这两本书送给安多的朋友。前不久,嗯,一个多月前,我也寄过书,是台湾杂志《联合文学》,还有我的书《看不见的西藏》,当时邮局的同志们大概翻了翻,就马上给寄了,不像奥运会那阵子,哪怕...

唯色:外媒采访条例与魔高一丈的对策

中共西藏有关部门给所谓对外开放的寺院下发的通知,标题是《关于回答有关敏感问题的口径》。 去年10月17日,尊者达赖喇嘛获美国国会颁发金质奖章。今年的这天,中国总理签署外媒记者采访条例,允许奥运之后,外媒记者在中国的采访报导继续拥有一定自由。有记者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这一条例是否适用西藏,长相难看的发言人称“根据西藏自治区有关规定,外国记者赴西藏采访应当向西藏自治区外办申请办理‘进藏批准函’,希望大...

唯色:向有良知的藏学专家和学者致敬!

图为北京最近召开第四届藏学讨论会,在所邀请的几十位藏学专家学者中,3月间因西藏事件致信胡锦涛的签名人士,据悉除一人外,其余皆未被邀请,即使原本早已邀请或要邀请的,也因此被取消了邀请。 3月间,世人目睹了在青藏高原各地爆发的藏人抗争,藏地百姓因此遭到当局严苛镇压,人数不明的逮捕受刑与为数众多的人员伤亡实乃巨大的人道灾难,包括中国知识分子在内的全球有良知的人士,以各种方式公开发声,呼吁中国政府妥善解...

唯色:另一个化身

刚才和Sushan说起我新写的文章,其中有对Losang Gyatso la过去绘画的感受——“多么美,多么美,/说不出来的美,/想像不到的美,/我的过去,/我们的过去,/没有用的过去,真美,真美,真美啊,/拿什么可以换回那样的美?”——Sushan问我是在哪首诗中,我差点想不起来,因为久远了,是在多年前写的那首长诗中……贴在这里,赠与Susan。图为Losang Gyatso la的画:红牦牛...

唯色:一首旧诗,献给在异乡离去的JP;还有这些画……...

低语 今夜如此孤独 庄园消失 宫殿寂寞 望着高高的雪山 我的心儿多么忧伤 哈达飘飘欲飞 连不上聚散的因缘 啊,谁能够抓住这无常的时刻 谁的生命像鲜花怒放 今夜如此黑暗 狂风呼啸 祈祷回响 走在长长的路上 我的爱人多么遥远 灯盏若明若暗 愿照亮今生的秘密 啊,谁能够听懂这深情的诉说 谁的灵魂像光芒闪烁 2000-4,拉萨 向画家Puntsok Tsering la致谢。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

唯色:当雄地震,不是“感恩”的机会

有藏人在网上介绍说,后藏扎什伦布寺出版的关于土鼠年的《藏历天文历算书》上,预测今年“……全年有风暴和地震”,“……地震和盗贼变多”,对照迄今发生的许多不寻常的自然现象与人间动荡,令人慨叹千年藏历的准确推算和可贵价值,而以监测、预报地震为专职并在各地建立的地震局、地震台,虽然标榜是现代科学研究机构,却每每放的是马后炮。 10月6日,在拉萨附近的当雄县发生的6.6级地震,波及拉萨、日喀则等地,均有很...

唯色:拉萨地震了

刚刚接到电话 说是拉萨地震了 下午四点半那会 房屋摇晃了数秒 人都跑到街上 激动不安的样子 走在路上的人 却似无感觉 但见纷扰一幕 以为又3·14了 说是震中在当雄 说是震级6.6 网上已有报道 说得完全一样 还多说了一句 离拉萨约82公里 人心有点惶惶 众口议论纷纷 难道地震已从后藏仲巴 一点点逼近? 我给母亲打了几次电话 一直占着线 不知是否在谈 突如其来的地震 文章来源:看不见的西藏~唯色...

唯色:“毒奶粉”也让拉萨孩子变成“结石宝宝”

图为从网上下载的拉萨市实验幼儿园的照片。这是拉萨最有名的幼儿园。 北京的超市里,奶制品区空空荡荡。三鹿系列已绝迹,蒙牛、伊利、光明等也一概下架。基本上只剩下三元和特仑苏了。三元是北京自己的品牌,虽然一遍遍承诺无毒,北京人还是抱以怀疑,说“我更得睁大眼睛,得防着三元变成三鹿”。但中国的许多地方,还在卖着北京已经下架的奶制品,而且买一送一,像是白白让消费者捡个大便宜。河北和陕西的官员在电视上大口喝奶...

唯色:拉萨的那些假冒伪劣商品集散地

图为我在去年拍摄的冲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 冲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是拉萨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在这里的经营者主要是来自湖北、陕西的汉族商贩,以及来自甘肃、青海的回族商贩。刚才在百度上搜索“冲赛康批发市场”,看到两个报道,一个报道是《湖北人在拉萨“克隆”汉正街》,汉正街在湖北省武汉市,是中国有名的小商品市场,报道介绍说“位于拉萨北京东路的冲赛康小商品批发市场被称为拉萨的‘汉正街’,因为里面80%的生意...

唯色:满城尽是毒奶粉,爱喝甜茶的拉萨人要小心

这是拉萨有名的“载追”甜茶馆(又叫“光明”甜茶馆),上图是老的“载追”,下图是新的“载追”,拍摄者是我。 拉萨人爱喝甜茶到了痴迷的地步。拉萨的大街小巷有多少甜茶馆,数也数不清。那些有名气的甜茶馆,像“载追”、“革命”、“港琼”、“鲁仓”,每天云集的不知有多少老中青藏人。寺院附近也有甜茶馆,3月以前挤满了朝佛的香客和僧人。每个甜茶馆里都有乞丐踯躅其间,伸手要钱。 甜茶的价格,过去一杯两毛钱,现在一...

唯色:“爱国主义教育”在藏地

这是新华社记者拍摄的,4月14日,四川阿坝州阿坝县查理寺在升中国国旗。 我在6月间路过四川甘孜州乡城县时,见到曲批岭寺高扬中国国旗。 “爱国主义教育”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巨大工程。追究它在藏地的历史,应该从我父母那代人说起。我有一本1951年北京出版的关于“十七条协议”的红皮书,藏汉文对照,第一句即“西藏民族是中国境内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开创了“爱国主义教育”在藏地的先河,从此巨浪滚滚,冲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