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眼:如果因为情怀就不是偷,我们的奋斗毫无意义...

苍山夜谈 2020-02-17 这篇文章确实打扰到大家了,毕竟关注武汉疫情事大,在此先道个歉。 这件事又情非得已,有人剽窃了我写的纪念武汉医生的文章,署上自己的名。可我不认为这完全是个私人恩怨,举个例子,大家看过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有热心业主在小区雪地上写着大大的“中国加油”,一个是中新社记者拍摄的武汉,一个是潍坊。我很反感这种打着高尚旗号剽来剽去的习惯。 我认为,剽窃别人的文章和剽窃别人的照片...

李承鹏:在人间,做一只正义的蝼蚁

2020年2月6日晚21时30分,“造窑者”李!文!亮走了。按官方发布的时间,2020年2月7日凌晨2时58分。 此时你才明白,人不可能两次出生,却可以两次死亡。 有人说这是为了争取时间平息舆情从而进行了维稳型心压、政志性ECMO、表眼式抢救,他什么时候死得等待上级命令……这,一定是窑言。这个信使从训诫到死去,整个就是一个令人悲伤的窑言。 王晓渔说,关于2020年开头你只需要看了以下不足百字,一...

晓岚:我更大的悲伤,从李承鹏的文章被删除开始

作家李承鹏昨天发表了一篇文章《冷的冬,暖的歌,愿武汉人民早日坐在街头吃碗热干面》,19:13分上传,23:18分风沙。即使如此,短短几个小时内,转发量过十万。此后,还有很多网站在不断的转载。 文章写的很客观。武汉疫情不同于地震海啸,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人祸的源头很大程度上在于信息的不公开以及权力的傲慢。 如果2019年12月8日,武汉发现的27名确诊肺炎病例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那结果是怎么样...

李承鹏:冷的冬,暖的歌,愿武汉人民早日坐在街头吃碗热干面...

来源:【微信号】大眼李承鹏 昨天,8名因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而被警方依法处理的家伙,身份终于搞清了:全部是医生。他们通过这三个群造谣传谣:武汉大学临床医学04级群,武汉协和医院红会神经内科群,肿瘤中心群。 是的,医生,负责治病的医生因为在群里探讨医学专业被负责治安的警察以谣言依法处理了。这个笑话比这个冬天还冷。 我承认我被震到了,这相当于郭德纲相声升级版,火箭专家因为说火箭发射的燃料应该用液氢液氧,...

李承鹏:你删除得了世界,却删除不了尊严

我以为:说话是一种本能。花开了,鸟儿高兴地叫了,雨停了,蜜蜂嗡嗡地来了。肚子饿了,婴儿哇哇地哭了。可是在一个奇怪的时代,这种本能被删除了。整整六亿人饿了却不能说,说了,就是对国家的背叛。 我更以为:说话是一种尊严。是记忆的尊严,敢把历史的真相载于竹简。是情感的尊严,能大声念出死去者长长的名单。是智力的尊严,亩产不会两万斤,马脑袋上不会长角,梅花鹿身上有斑点。 可是不知何时,我们竟被删掉这份尊严。...

李承鹏:有个文工团

有个文工团,平时你是看不到它来服务的,它得好几年才上台一次,它每次演出要从纳税人包里收取几百亿演出费。每回表演成功,那些平时你永远见不到的首长都会跑去慰问,再用你的钱去嘉奖这些演员。而后,特别成功的演员会成为官员,把上面的情景再来一遍。 如果你知道存在这样一个神秘的文工团,肯定很不开心。可是我要告诉你,这个文工团叫“奥运代表团”……奥运代表团就是一个文工团。平时看不到身影,每个演出周期要四年,耗...

李承鹏:写在512的爱国帖

池见新草 2018-05-12 作者 李承鹏 池见新草(chijiancao2) 那年油菜花比往年晚开了整整一个月,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什么。那时人们还相信专家,专家说花期推迟很正常,青蛙上街很正常。那天我正在书房赶一篇文章,地动时还以为家猫在脚下调皮。直到满书架的书往外飞,才明白是地震。 大楼摇晃、灯杆倾斜、天边发出异光,总之那个景象十分特殊,像末日降临。我拼命冲下楼,地面像煮沸了一样抖动,地面下...

李承鹏:张国荣先生

2003年4月1日,不像个死人的日子。 香港。最高温度27。C,最低温度23。C,细雨蒙蒙——天空像传说中那么眼波如丝;风继续吹——像情人的指甲由九龙而港岛缓缓划过;然而在这么慵懒这么蓝调这么王家卫的日子,张国荣竟死了。 张国荣飞下来的时候,看起来像一只蝴蝶,从文华酒店24层到一层的水泥路面,一只白色的蝴蝶用46年一晃而过,然后是鲜红,像那曲《红》那么鲜红…… 青春断了!生于1968——1978...

李承鹏:长江后掌推前掌

我很小的时候有个观点:国家修了很大很大一间屋子,是专门用来给大家鼓掌玩儿的。因为我看这间屋子里的人们基本没干过别的,就是鼓掌、再鼓掌,等我上了小学才知道,这其实是间会议室。 后来我看别的国家也有会议室,可是我很不屑,我们的会议室轻易通过每一件事情,他们的会议室不是在吵架就是扔臭鞋子。我的爱国主义就在这种对比中培养起来,也深深为我们这间会议室的优越性感到骄傲。 等我足够大,一些研究苏联史的老师告诉...

李承鹏:台湾的主人

我流窜台湾,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两眼放光,因为又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每天傍晚七点左右,我住的小酒店旁边那个巷口就会准时涌出不少男女,拎着制式相近的袋子站在路边,秩序井然、蔚成建制,仿佛在等待一件重大的事……等我吃完便当返回街口,人们退潮般忽又不见了。训练有素、每天如此。我一度在“快闪行动”和“传销组织”中做着大胆选项。后来才明白,这其实是居民们在排队倒垃圾。 这就是著名的“垃圾不落地运动”。我...

李承鹏:奇女子——郭美美

有人问我怎么看郭美美。我说,历史将证明这是一个传奇女子。这双拎过爱玛仕坤包的小嫩手开启了一道门,这辆玛莎拉蒂带我们驶向真相的高速路。我觉得郭美美身上具备着《建党伟业》里小凤仙、“拉链门”里莱温斯基、《潜伏》里翠萍的综合素质,以及上述三位不具备的IT素质,在一个技术决定一切的时代,她学会了用微博。且果真决定了一切。 你看,键盘前的哪一位凭一条微博就让泰山崩于前亦面不改色的红十字连开两次发布会,让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