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小戎:在扎勒玛果的旷野上(外一首)

在扎勒玛果的旷野上──赠吾兄秦耕 在扎勒玛果的旷野上, 一场冷雨过后, 两个男人沿着泥泞的公路, 一步一拜。 你从他们身边走过, 踏着湿漉漉的长芒草 走向旷野深处的小屋。 旷野会延伸到哪里? 长芒草为何永远守候着旷野? 牛粪燃烧的烟雾, 渐渐升腾, 又渐渐消散在旷野。 黑乎乎的藏獒, 昂起头守护着小屋。 似曾相识, 光阴不返,一晃 …… 女人在屋内熬酥油茶。 客人, 你从哪里来? 又要往哪里去?...

欧阳小戎:奥丝德瑟珂

奥丝德瑟珂, 来跳一支灵魂之舞。 荒芜戈壁的寒夜, 每一颗星星, 都是你…… 都是你…… 都是你…… 你心灵的…… 痕迹。 突厥女郎在首领的帐篷里, 羌笛、胡笳、箜篌, 和红烛的光线一道, 自缝隙中挤出。 寒夜下的戈壁, 这通往撒马尔罕的必经之路。 突厥女郎在给权贵跳舞, 我望星星。 不必再回头了, 阳关已在千里之外。 奥丝德瑟珂, 舞吧,舞动你的灵魂。 你以为没有人会看见, 你以为那是一支孤独...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孙文广先生

孙文广先生独立参选人大代表 或有人以为:中国的人权与民主事业,是在不断地重复着失败,因为历经无数前赴后继的牺牲之后,专制政体仍磐石般纹丝不动,专制机器的链条非但不见松动,倒有越发精确缜密之势,至少看起来似乎如此。法西斯一类的极端政体,在工业社会体系下,掌握着暴力机器,只需少数士兵,就可以在武力上对百万民众形成毁灭性的优势。凭藉此武力,他们可以将古之统治者们所忌惮的一切不安稳因素皆抛掷脑后,为所欲...

凝嫣:我们活着,这很美!——自由作家、诗人欧阳小戎访谈...

被访谈者简介: 欧阳小戎,男,1978年生,云南省腾冲县人。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1999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流体传动与控制专业。 1999-2000年,昆明船舶集团电子公司,电气工程实习生。 2000-2001年,昆明软件园集团,系统集成工程师。 2001-2005年,上海软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软件工程师。 2005年11月,成为自由写作者。 2006年2月,因在北京高智晟先生的律师事务所作...

欧阳小戎:向你致敬!郭飞雄公民!

楼兰 陷落沙海, 千年? 你用手去刨, 垂死的沙漠在笑。 你指甲脱落的十指, 鲜血淋漓。 血滴渗入黄沙, 那母亲的血啊! 化作无名花儿的种子吧! 西沉红日, 那是一只家乡的杜鹃, 一声声唤你重归故园。 上帝不屑一顾地吩咐: 山,你到海里去! 山便去了。 母亲老泪纵横地哀求: 孩子!你回来…… 孩子却充耳不闻。 你已经挖了多久? 可曾见过一只 镏金雏凤搔头? 请把那簪子给我吧, 那是我若干轮回之前...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唐荆陵律师

倡导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唐荆陵(网络图片) 唐荆陵律师刚刚在看守所里度过了他四十四岁的生日,算来已经被关押了一年半有余,起诉他的罪名是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被判刑五年。这位谦谦君子在一九八九年考入上海交大化学系,时值六四爱国民主运动之后,举国政治氛围萧杀,尤以青年学生,受政治管控最为严厉。若因此推论:这一代青年将变得思想僵化,则难免有教条主义之嫌。中国之开放早成不可逆转、遏抑之潮流,一场涵盖...

刘路:欧阳小戎:失踪是一种常态

欧阳小戎又失踪了 欧阳小戎又失踪了,这次是从我的眼皮底下失踪的。8月21日,晚上七点,他和也是在青岛避暑的小乔外出吃晚饭,在马路上被便衣警察截住,被要求检查身份证,被带往警局,然后就跟上次一样从人间蒸发了。 23号晚上被遣返回上海的小乔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小戎失踪的消息。我给小戎发了短信,杳无回音。24号我写了给小乔、小戎的慰问信,25号打电话询问小戎的父母,得知还没有回家,26号我问青岛警方,...

川歌:欧阳小戎,一个不幸的青年

年轻的欧阳小戎,失踪已经40余天了。自从他写下那首《妈妈,让我去绝食吧!》那首感人的诗篇,远涉千里来到高智晟律师身边,体验他的正义人生与文学人生至今,已经40余天了,而他则仅仅在那个著名的为我们的好政府视为危险人物的人身边呆了一天时间就失踪了,而且,此种人间蒸发式的失踪状态仍在持续状态中。 我很欣赏这位青年的才华与勇气。我曾为他写过一篇文章《欧阳小戎,一个勇敢的青年》,现在我只得变换我的写作主题...

王德邦:迟到的致敬——致欧阳小戎

知道欧阳小戎因准备参与高智晟律师所发起的“反迫害维权接力绝食”而被警方拘押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一直误读中共当局对这次参与绝食人员打压的企图,以为当局主要是为保“两会”平安而采取的权宜之策,然而在一些因参加绝食被关押的人先后得释后,欧阳小戎至今杳无音讯,这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看来中共打压一切可能的异己力量的不遗余力、不择手段,什么时候都超于世人常理的想象。这说明国人对现实的残酷认识总落后于现实的真...

赵昕:“人间蒸发”的欧阳小戎

欧阳小戎,一个充满俄罗斯梦想的才华横溢的文学青年,仅仅是为了体验生活、感悟历史的真实脚步、为他的大文学写作积累素材,才刚刚到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身边亲历见证一天,就被北京警方秘密绑架不见影踪,已经非正常失踪46天了!和他同时失踪的维权义工齐志勇、胡佳、马文都、温海波等等,都已经陆续获得了一定的人身自由,可就是这样一个纯朴重义的云南汉子,就是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阳光少年,仅仅只是到高智晟身边呆了一天,...

欧阳小戎:给方草女士的一封信

夫人: 秋意渐深, 蚌埠虽非苦寒之地, 微凉亦可致病, 兀多珍重。 念起你的名字, 一片羽毛飘入怀中。 你的爱人在黑牢里, 你的孩子在怀中。 西斯廷的玛莉娅, 出水的阿芙洛迪特, 奥尔良姑娘,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过去我崇拜你们, 现在我爱你们。 夫人,且休寂寞。 那阶下的南冠客, 仍在痴痴地爱着你。 甚至胜过爱那远方的, 自由之国。 一只麻雀飞过你的窗前, 为你衔来, 黑狱中的月亮。 若我可以...

欧阳小戎:为姐姐李剑虹而作的歌

┌────────────────────────────┐ │      剑虹姐,把世界指给我看的人。        │ │      如果有一天你陷入囹圄,           │ │      我也要步你后尘,到里面去享受假期。     │ └────────────────────────────┘ 你说映山红开放的时候, 你会来参加这个聚会。 我在藤桥东头等待, 无人峡谷的桥头。 未曾...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好兄弟欧阳小戎

[2006年2月,流行在网络世界的三个关键词应该是维权、绝食和失踪。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化进入到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遭受中共当局黑社会化暴力阻挡的阶段,维权人士开始了接力绝食的抗议、明志联动,当局采取恐怖的绑架行为,不少维权人士相继失踪。] [一]小戎兄弟,哥等你的电话 1、2、3、4、5、6、7,七天,我守在电脑前,我让小灵通保持畅通,我等待一个声音,说:“二哥,我出来了,一切平安。”毫无疑问,那...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浙江民运老先生范子良

中国民主人权运动潮起时范子良满心期待,孩童般望着欣欣向荣的新人们带来希望;潮落时又满怀怅然,为惨淡退潮的人们痛心不已,待到下次潮起,他又开始新一轮期待与怅然。有时感伤情绪会超过人所能接受的范围,变成一种略带凄凉的伤痛:自己曾经深爱,希望之所寄托的人,被时间证明并不能负起责任,更不能托起希望。这伤痛是对民主事业热爱之情的最佳证据,你的心脏随着她的起伏进退一同跳动;她的光荣即你的光荣,她的黯淡即你的...

欧阳小戎:荣耀之城与民主党人

浙江民主党人吴义龙(1967年5月1日-)、毛庆祥(1949年1月1日-)、朱虞夫(1953年2月13日-)、徐光(1968年9月11日-),自由撰稿人、编辑、社会活动家;因参与组党活动和编辑《在野党》杂志,于1999年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同案判刑。(来源《自由之笔》第十八期) 终有一日,我们的时代会被沉入历史尘埃之中。今日无数教人瞠目之物事,很快会被淘汰、淹埋,象那些被我们轻易忘记的过去...

欧阳小戎:何处是吾乡——欧阳懿巨著《民运文化建设探索》之序言...

一名持不同政见者来到世间,仿佛天生就是要去做无根的漂泊。在他的一生中,也许会拥有许多肝胆相照的私人朋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必然的,只要一个人愿意选择成为一名持不同政见者,自然就会有许多人愿意与他结成肝胆),但无论如何,他的生活总要不可避免地陷入被边缘化的境地,他将渐渐被社会生活的主流人群以不同眼光对待。这种边缘化导致作为个体的持不同政见者陷入困境之中,他将失去来自身边主流社会的认同和支持,进而导...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访民共和国

是专制政权和各级贪官们一手缔造了这个人口众多的访民共和国,他们先是侵犯人权、使人蒙冤,又使人无处理论曲直,进而用残酷手段镇压那些只剩下上访告状一条路的人们。二十多年前,同病相怜的人们在北京城逐渐结成上访村,上访村被拆之后又在别的地方形成新上访村,年复一年已经有九个上访村形成。每个上访村常年有万人以上寄居,再加上散落在上访之间乃至整个北京城者,数以十万计。若算上在各省、市上访的人们,中国访民共和国...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在圣爱团契

家庭教会本就不见容于红色当局,专为政治受害者而建立的圣爱团契则更加举步维艰,牧师及布道人为之饱受磨难。并且这些人大多同时又是政治见解上的民主派,他们有时是因为政治原因、有时又因为宗教原因,进出监狱反反复复。圣爱团契刚开始时在刘凤钢家聚会;刘凤钢不久被捕,又改在徐永海家;徐永海不多久亦被捕,又在叶国强家;叶国强被捕,刘凤钢又出狱,又回到刘凤钢家……如此循环不息,已而三十余载。其中刘凤钢四次被判刑或...

欧阳小戎:没有序言的中国——序欧阳懿《别样的中国》...

二月,乍暖还寒。我从外地匆匆忙忙赶回家中,准备与父母在一起过一个难得的春节,我的兄长欧阳懿也回到了他遂宁城家中,过去的一年他在外奔波劳作,到了年底,却被迫两手空空回家,因为没能结到工钱。据说温家宝先生非常关心做工者的工资问题,甚至亲自为那些工人们解决(我抵制“民工”或者更具侮辱性的“农民工”之类的词汇,他们明明是在工、矿、建筑业里靠出卖廉价劳力为家庭挣些糊口钱的工人)。但是政治秀归政治秀,现实归...

紧急关注:北京宋庄藏族艺术家邝老五和作家欧阳小戎被带走...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4年10月11日15点30分左右,北京藏族艺术家邝老五家人赵跃,在推特上用邝老五 @kuanglaowu的账号发出消息称:艺术家邝老五和欧阳晓戎刚才被宋庄派出所带走,我是老五家人赵跃,肯请大家关注。 北京多位维权人士接到邝老五妻子赵跃的电话,证实被抓捕的消息,但不知道抓捕原因,估计也与声援香港有关。 另外,10月11日凌晨3点,王永红向外发出短信,称被北京马连洼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