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别和陌生人交谈

再次飞回北京,再次,这是今年的第三次。飞机晚点,下一班飞机也不得不取消,最后,我的航空公司都换了,从联合换成美达,走达美公司到北京的直飞。我坐在机场,从早上等到下午,等到傍晚,最终上了飞机。 座位是边上的,坐下后一个女性走过来,说坐在我旁边,我起身让她过去,她个子矮,我帮她把她的包放在头顶上的行李箱里,然后坐下来。她坐定后对我说:“你是来美国看你的孩子吗?”我一愣,不知她的结论从何而来?难道是我...

沈睿:俄罗斯的上海,列宁格勒的鸡尾酒

美国电影导演詹姆斯 埃弗瑞(James Ivory)的《伯爵夫人》是一部关于流浪在异乡的孤零人的电影。电影中异乡是上海,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的上海;生活在上海的孤零人,是落魄穷困的帝俄伯爵夫人索菲亚、目盲的美国外交官陶德、敏感而尊贵的日本军官 他们生活在异乡的土地上,他们的命运,凄迷而忧伤。 三十年代的上海曾经是成千上万的俄国革命的对象白俄出逃的第一站,那些流离失所的富贵人,一夜之间成了无家可归...

沈睿:校服与团队精神

我没穿过校服,因此很羡慕校服,很羡慕穿着校服上下学的中小学生,他们穿着设计简单,色彩明亮的校服,如蓓蕾绽放,青春焕发,突然就有了一种团队精神,一种内在的团结与互助,一种平等,无论那个孩子是来自穷人家还是阔人家,穿着校服,他们人人平等。我站在路边,看他们走过,如小树的旗帜,茁壮成长,对他们心生艳羡。 可是我曾经穿过校服的孩子却不同意我。他说:“校服整齐划一,是集体主义的产物,缺乏个人表达,没有培养...

沈睿:回到中国,体验价值观

我一直不知道什么是确切的中国的价值观,再次回国,与上次回来间隔不到两个月,我很想实地考察和体验中国的价值观。 傍晚时分我从校门走出来,上海的林荫道法国梧桐树密密苍苍,街道在树荫下有种宁静,就是满街的小商店的繁华也不能打破,街道在浓荫中的宁静与小店铺的热火朝天成为一个让人惬意的风景。 我走过每个小店,都仔细看看他们在买什么东西,小店人进人出的忙活,小店空无一人的落寞,小店脏兮兮的窗户,满街印象派一...

沈睿:自己酿酒,做一次历史的孽子

去年秋天葡萄收获季节,我看到市场上的葡萄新鲜而美,一天我看到一种黑葡萄,加州产的,农贸市场上一箱一箱的买,葡萄鲜美,我忍不住买了一箱。坐在阳台上吃,看晚霞在这个大城市的漂浮,看到邻居喝酒,我突然想:为什么不用我的葡萄做酒呢? 于是我回到房间,下载了做酒的步骤,穿上鞋,去商店买做酒要用的糖、大口瓶、过滤器 回到家我开始在厨房酿酒。 老伴看我忙得团团转,问:你到底在干什么?酿酒。我说。他走近我的葡萄...

沈睿:给和平一个机会:暂时不打了

叙利亚长得小瘪三般的总统,竟然在内战里用化学武器,电视上我看到老百姓无声无息地死去了,好像无声片,片子没声,看得我却惊心动魄,愤怒地想,这个混蛋总统,真该挨打。 美国主张轰炸叙利亚的声音,在我的心里回响三到五圈。我也觉得打这个瘪三混蛋总统应该。全世界都看到了,却只有美国站起来,摞胳膊说,“走,咱们揍这个小混蛋去,他也太过分了,与他自己的人民内战,我们不说话,用化学武器,那可不行,过底线了。” 总...

沈睿:答记者问:5、您如何看待同性恋?性别在恋爱中的角色是什么?您怎么看婚姻中的性别?...

同性恋当然是正常的,我们每个人的性欲望和行为都不是非黑既白的,因为“恋”(爱与性欲望)与生育不是直接关系,一个人可能没有爱或性欲望,也照样能生育。一个不能生育的人,照样有爱和性欲望。这不是正常的吗? 性欲望是一个复杂的领域,我们对性欲望的强行规定,比如男人必须与女人性交,是很荒谬的。很多动物都有同性恋,人类中,据研究,至少有4%是同性恋。因为人群至少有4%的人是同性恋,很多在96%里的人不理解,...

沈睿:答记者问:中国独立女权主义运动的可能和可以...

7、您觉得,中国过去几十年里,女权主义的演变有没有一些时间节点?有什么特点?其中有哪些值得记住的人? 从清末(十九世纪末),中国女性就开始争取权利的斗争,可是从来还没有形成一个中国的女权主义思想运动,主要是因为这个运动与民族解放、国家独立、阶级解放等密切相关,在很多时候,女性解放往往成为男性为主的民族解放、国家独立、阶级斗争的附庸,并被利用。 清 末各种妇女报纸杂志的出版是中国女权主义的第一步,...

沈睿:撒切尔夫人与女权主义

以“铁娘子”著称并在历史上留下了强烈印记 卖掉国营企业、大幅度私有化,解散工会,重整英国社会秩序等等的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 撒切尔去世了。我听到这个消息,想到的是1992年在北京,我遇到从英国来的一个教授,她对撒切尔夫人的看法。 记得我那时对英国或西方的政治十分模糊,所以表达了对撒切尔的仰慕。我仰慕的是:“一个女人,居然能成为政治家,在西方世界里成为主要人物,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内在的力量啊。” 我...

沈睿:打开一个新的世界:动物与人

昨天我本来想给我即将出版的散文集《荒原上的芭蕾》写一个序,却在我所在的一个学者通讯网里看到送来的报道,题目是《二十年穿铁衣取胆汁,母熊含泪杀小熊》。我顺手打开网上的链接,阅读这篇报道,吃惊地看着那些照片。铁栅栏后那些绝望的、颓唐的、无辜的、几乎困惑的黑熊的表情,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先是无言,而后几乎拍案而起,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我写不下自己的书的序言。我坐在桌子前,空攥着两手的愤怒。 这篇报道讲的...

沈睿:姚锦云和我的故事(回忆录续完)

紫竹院公园对姚锦云和我都有特殊的意义。不仅仅是因为姚锦云喜欢滑冰,我们在紫竹院公园度过很多冬天的时光。也不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划船,我们在紫竹院公园度过很多秋天的下午。紫竹院公园目睹过我们的欢乐,聆听过我们的笑声,它也目睹了姚锦云的第一次为爱情所折磨。 一九七八年春节期间我从延庆回北京过节,姚锦云也从顺义回来了。分别这么久,我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就骑车一起去紫竹院公园了。正是冬天,紫竹院公园一片...

沈睿:凯特-米蕾:《性别的政治》

1970年的美国,谁也没有想到一本厚厚的博士论文竟成了最畅销的书:《性别的政治》。它的作者凯特米蕾一夜之间也成了美国女权思想的重要人物,成了美国妇女再次解放的号手。这本书,如一卷檄文,宣告了西方第二浪潮女权主义对父权制的全面批判。它从理论上,文化上,文学作品形象的塑造上,对父权文化进行了一一清点,强有力地指出了父权制及父权文化对妇女的无微不至的压迫和控制,准确地描述了妇女的地位,位置和历史。这本...

沈睿: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思想是教育改革的起点...

众所周知,中国的教育,自1978年恢复高考制度,为中国的经济起飞发展培养了很多必需的人才。但是,随着改革发展,教育的问题也越来越突出,目前,社会各界都在大声疾呼,高喊教育问题的严重。 这些问题几乎包括教育的每一个方面。宏观的大到教育思想,教育哲学,教育制度;具体的小到教材编辑与发行,语文的教学方式方法;重要的包括一流大学的建设,教育质量的提高;次要的包括小学义务教育的实施,教师道德自律,教师职称...

沈睿:贝蒂•弗里丹给我们的遗产

美国第二浪潮女权主义运动始作俑者,《女性的奥秘》一书的作者贝蒂·弗里丹于2月4日以八十五岁高龄去世。美国知识界一片哀悼之声。各大报纸纷纷发表吊唁,向这位改变了美国文化的杰出女性致敬。 希拉里·克林顿,前总统夫人、现任纽约州参议员撰文说,“我为贝蒂·弗里丹的过世深为悲伤。她是美国最响亮的声音之一。通过终生的社会活动和强有力的写作,她为美国的男男女女以及后代人打开了大门,打开了心灵,打破了对女性限制...

沈睿:那晚的《国际歌》

那些天我们把孩子留在我母亲家里。我们的房子就在西单路口,白庙胡同11号,是西单十字路口西北的第一条胡同。我们住的是三层的四合院,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后院,院子里有古槐树遮盖了天空,通常是听不到大街上的声音的。 但是,多少天的游行已经似乎把天空都震裂了。就是在房间里也能听见外面排山倒海一样的呼啸。我那天发高烧了,不知怎么突然病了,白天烧了整整一天,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得盖三床被子,一会儿大汗淋...

沈睿:贝蒂•弗瑞丹:《女性的奥秘》

贝蒂·弗瑞丹是美国第二浪潮女权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事实上,六十年代以来的第二浪潮的女权主义运动就是以她的书《女性的奥秘》为起跑线的。这本今天读来恍如隔世的书,在出版的那刻,却抓住了成千上万美国妇女的心,如同一颗信号弹,一场前所未有的妇女解放运动就由此爆发。弗瑞丹的语言确是婉转轻柔的:《女性的奥秘》(1963)。 什么是女性的奥秘·弗瑞丹的问题针对美国二次大战后到六十年代初期的现实而发。战后的...

女权主义者的圆桌会议

2015-03-07 诗人巫昂 翻译家林少华 哲学家周国平 以上“外行人”是否存在着对“女权思想”和实践者们的误解,他们的声音是否代表着大众对“女权主义”的认知?当下活跃的女权主义作家、精神领袖以及女权运动的倡导者们,虽都是女权主义者,却也观点各异。我们也请来她们,更深入地谈谈女权主义问题。   1悍妇?荡妇?   ——公众为何谈女权色变? 李银河:公共话语在几千年来都是由男人掌控的,女性没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