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12)

不久前在网页上读到了北京的画家马可鲁的《无名年代》,其中写到:“记得还有一位从四川来的画家薛明德,在美术馆外露天展出作品,遭到警察的驱离。他几乎来过我们每一个人的家中。他那时画许多肖像画,颇有科柯什卡绘画中那种神经质的激情。跟所有人声称他在写他和他妻子的如何伟大的爱情的交响乐。” 3月5日,我的巡回露天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外东侧的公园里围了一圈,收取参观费1毛钱。有很多人向我提问,各种话题都很有趣。...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11)

北京城的夜晚,静谧,安详。绿色的上海牌轿车载着像一只落入陷阱的野兽样的我穿过空旷的街道,他们把我送到了北京城的北边,德胜门外大街1号——功德林监狱。 说它是监狱,前身建造于大清帝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的李大剑先生就被囚禁于此,最后,生命在这里结束,上了绞刑架。而今眼下呢,它好像又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监狱,它被民政部掌管,更多是收容各地来京上诉的蒙冤者。 可是像我这种人,是被公安局一处(政治保卫处)抓...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10)

于美好:久违了! 我写这个章节是为了纪念过往的深沉岁月留下的辛劳和悲哀。因那个黄锐的星星回顾文章中,先后两个版本都不痛不痒地写到了你的缘故,我被触动。 在接受老橡树献给58岁的我的礼物之时,我现在不得不把它打开。怀带感恩之情,感谢过去曾有过的好时光,因了缪斯的光照、荣耀与衷心的祝福,让我们一起回到从前,回到难忘的1979年。 3月2日,下午,你出现在万人攒动的人群中,你因要找巡回露天画展的主持人...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9)

1994年在纽约春节聚会上北岛向我真诚致歉,说他对我曾有过许多误解,表示请求我原谅。可是黄锐并没有忏悔之心仍然处在阴暗的生活之中洋洋得意。 我是一个外来人。在北京城那段100米长的西单民主墙开了先河,举办了从重庆到北京的巡回露天画展,展出油画80余幅,多少人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北岛也在留言簿上留言:“向薛明德致敬!” 那个正在中央美术学院当学生的陈丹青在签名处写道:“向薛明德致敬,你是中国美术界...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8)

薛明德咆哮国会山 这一事件发生在十几年前了。那一年的冬天,首都华盛顿DC刚下过一场大雪,正在消融的残雪,到处泥泞,风刺骨的冷。 我去参加了国会山举行的关于中国问题的会议。国会议员们听取来自中国五个头领们举证的现场,这件事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不参予左派或右派,对其中的纷争,我几乎不持立场。我去了,从纽约驾车五小时赶去。 我在国会山咆哮国会议员的听证会,应该看成是一个有为的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作品...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7)

罗中立,你忏悔了吗?! 在重庆市沙坪坝重庆纺织厂地区出了两个公众人物,一个叫作薛明德,即作者本人,另一个叫作罗中立,即是本章节我要直面的人物。 此人中年得志,得意,得势,官位做到了四川美术学院院长,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主席,抱歉,恐遗漏官位恕不一一罗列。多年前,因油画《父亲》获金奖,名扬四海。 我们同在歌乐山中学成为校友,你高我两班。你德才兼备,勤奋好学,会吹笛,会拉小提琴,游泳、羽毛球、足球、田径...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6)

四川美院大门斜对过有一废旧物品收购站,由几个年过半百成份有历史问题的老人主持。这是一间简陋的竹棚搭建起来的收购站,而不配称作门市部了。 我常去光线阴暗的收购站光顾,理由是我发现这里常常有我喜欢读的书,那是一些别人看过了,收藏在家会有被抄家的风险,因为它们是封、资、修的东西,而以人民币1毛钱1斤给卖到这里来了。 一些世界名著、画册,虽然破旧,依然令我眼睛一亮,兴奋不已。我会用1毛2分钱1斤把我看中...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5)

1965年秋天的新学年,我迈入了从此奠定我一生艺术道路的学校——四川美院附中。学制九年,附中四年,直升本科五年,因文化大革命,学业中断。 新生教育中有两件事对我艺术启蒙影响很大。一件是板画《挑灯夜读学毛选》班主任是搞板画的教我们素描课。 在课堂上他打开了一本画册,这本画册是1964年全国优秀板画(木刻)选,其中有一幅黑白板画,题名《挑灯夜读学毛选》,即是班主任素描老师的大作,经老师细细说明此画的...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4)

教学楼里的两间展室正举办高年级同学的写生习作展览,其中一个人物是大家都熟悉的,他叫罗中立,我没有从我口里说出此人的大名我就有增色三分的快感,我从进校一开始就与他走上了不同的方向,他走向了权力的中心,成为了川美院长,我走向了荒原,去到了彼岸,成为了自由人。我今天的格言是:做一次自由人吧,因为,只有自由的人性,艺术才会闪耀美的光芒。 展厅的墙上挂满了水彩写生画,展览导言中写道,指导老师是杜咏樵,王大...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3)

那是1966年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阳光温暖又明亮,男多女少的同学们扛着铁锄去到校园的一块菜地里参加美名其曰的建校劳动。菜地里长着叫不出名的菜苗。 突然我们都傻眼了,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原本是绿色的菜苗变成了灰色,是不远处的火力发电厂一个夜晚的杰作,喷发的浓烈烟尘厚重地覆盖在了菜叶上。 一个女同学的声音发问道:“本来是固有色绿的菜叶,可是,可是……”她的话音打结了。大家相望无言以对。“老师只教...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2)

丨先上素描课,紧接着上色彩课,色彩课老师带进讲堂好多范本,全是国外的古典的、现实主义的油画印刷品,按照今天的眼光,那些油画印刷品很粗糙。有拉菲尔、提香、达芬奇、伦勃朗、米勒、库尔贝、列宾、苏里柯夫、涅维坦、柯罗文、弗鲁别尔、谢罗夫、别罗夫、克拉姆斯柯依等。 我们这些饥渴的学子瞪着发呆的眼晴,张着大嘴:“好哇,好哇,画得好像啊,好逼真啊!”而忽视了色彩学课的要义,其实讲授色彩学老师也只是分析了这些...

薛明德:生死五色中(自传,1)

素描课我们有甲、乙(女)、丙以至更多的指导老师教授我们这些刚跨进艺术殿堂的学子。在听完取景,布局,构图,要忠实于对象,要画出物体的质感、量感、空间感的讲解后,我开始对着一组石膏几何形体素描了。 不知过了多一会儿,甲老师站在了我身后,我感到芒刺在背,他不经我的同意从我手中拿过削得尖尖的,用砂纸打磨过的2h铅笔训斥道: “不对,不对,透视错了,好好看看,看仔细了。” 我看见甲老师飞舞着铅笔,他用橡皮...

贺征苏:生死五色中——生命的色彩

生命是一条河。薛明德的绘画作品也是一条河。他的作品之河,吟唱着他生命这条河的悲欢苦乐,流淌着他生命中的苦难、压抑、欢欣、梦幻、向往、希望、爱恋等等。说不出他哪幅画最好,哪幅画是他的代表作。随着他生命的跌宕起伏,随着他心境与情绪的变动,他的作品不断在灵动变化,犹如色彩不息的舞蹈,但始终不离一个字:美!这种色彩构成的一种强烈的生命力,会撞击到你,给你的灵魂带来愉悦,但与他的意欲无关,这便是美的本质。...

贺征苏:生死五色中——灵性的色彩

薛明德的色彩,简单而深邃,朴实而高贵。 薛明德的色彩灵气荡漾。他的画重心灵,重灵性,重灵感。而非重头脑,重理性,重分析。他是顿悟式的绘画,不是部分地,零碎地把握对象,而是整体地,完全地把握对象。不是由表及里,循序渐进的进程,而是突发式的,瞬间地,光速地,抓住事物的本质,及内在瞬间万变的感觉。他的悟性如天外来物,闪入他的脑际。其中他的经验,他的积淀,他的天才,他的悟性,他的灵性,都表现在他的色彩中...

贺征苏:生死五色中——激情的色彩

叔本华说,真正艺术作品的优势,就是“被瞬间灵感、激情和天才冲动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不掺杂任何意图和反思思维,从而越发地令人感到愉悦和具有观赏性,没有表皮和内核的分野。”薛明德的绘画就是如此。 他的激情来自他创作时的直觉。他作为一个新表现主义的画家,特别强调直觉。还在六十年代,他还处于青少年时期,当时全国还处于画宣传性的写实画,到处都在提倡造型时,他就远远地走在时代前头,提倡直觉与表现主义。他无数...

贺征苏:生死五色中——薛明德油画色彩世界(2)

叔本华在《论天才》中说:“天才的真正本质就在于直觉认识的完美和力度。”薛明德油画的绘画性完全符合叔本华所说的直觉认识的完美和力度。他还在少年时期,就直觉到起源于西方的油画色彩,是自己生命中的最爱,与他鲜明的情感,狂放的个性真是太吻合了,仿佛给他的灵魂定身打造了一件再合身不过的彩衣。薛明德曾写道:“我的父亲曾教会我用水墨画山水、花鸟、虫草……当我第一次在调色板上挤满了红、黄、兰、绿、紫、黑、白……...

贺征苏:生死五色中——薛明德油画色彩世界(1)

薛明德,美籍华裔艺术家。重庆人。中国当代绘画史现代派第一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创作了新表现主义的作品。在重庆鹅岭公园和北京民主墙举行个人巡回画展,1979年3月4日英国的《每日电讯报》评价为:这个画展让西方第一次看到中国的现代艺术。法国的《费加罗报》评述为:这个画展是中国的文艺复兴的起点。美国的艺术新闻杂志于1980年也报道了他。香港的《观察家》杂志于1979年8月也刊登了关于他的文章。(下面有图...

贺征苏:侵略

它像无数有形无形的刀 在我们的面孔上在我们的灵魂上 划出纵横的沟壑蒙上令人窒息的尘埃 原生态的生命森林被砍伐得所剩无几 有时,它以国家的面目出现 发号施令鞭子指向哪里你便奔向哪里 把青春作为祭礼还有你与生俱来的个性 切削拍打用刻刀雕成集体的模样 有时,它在人群中如细菌滋生 或窃窃私语或公讦撕扯如群狼疯抢猎物 企图把你的生命塞进传统或道德的枷锁 揣测动机指责陷害告密扣帽子打棍子 有时,它以爱情的温...

贺征苏:疯狂的向日葵——评薛明德油画《向日葵》

我一生背负狂妄 我这太阳之子—— 从不知谦虚 更不会羞赧 只会拼命辐射我的光芒 哪怕在最黑暗的时代 哪怕在最霉烂的角落 我从来都是挺直我的脊梁 高昂头颅朝向我心中的太阳 甚至在冰寒的日子里 在最深最长的暗夜里 我们共同抵抗向下坠落的重力 共同梦见我们的太阳 向日葵啊,太阳花,我恨—— 他们玷污你身躯的美丽 扭曲你灵魂的明亮 把你摧残得面目全非 但在我长久的缄默里 你还是你,你就是我 我们都逐日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