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我为什么信仰基督教?——青年学者王怡的自述...

问:听说你是个基督徒。我们看到现在一大批中国自由主义知识份子,包括一些维权律师也加入教会,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 王怡:这有几种情况。四九年后的几代人,包括我们这一代都是在无神论的教育下长大,我们的觉醒有几种情况,人文知识份子可能是从审美的角度觉醒,发觉共产党统治下的语言文学及其形式简陋不可接受。七十年代的地下文学,地下诗歌就是从审美的觉醒开始的。另一种情况是价值上的觉醒,即追求自由民主价值,回到...

蔡咏梅:越南作家在水深火热中

作者与武光珍(中)和北京女作家荒林。 去年(04年)十一月到墨尔本参加亚太作家圆桌会议,感受很多,而印象最深的是越南作家武光珍(Vu Guang Tran)的发言。 越南继中国于九十年代开始搞经济改革开放之后,重开铁幕大门,游客纷至,市面繁荣,人民热情友好,享受假期的匆匆过客,往往会以为越南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就像外国人到中国旅游时常产生的错觉一样。而且相比中国,越南又是小国,难以进入国际视野,以...

陈奎德、蔡咏梅:九龙游行、大陆游客及中英美关系

2019-07-15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蔡咏梅,香港资深媒体人、作家 一、7.7九龙游行概况 规模:组织者称,大约23万人参加了周日的抗议活动。警方表示,高峰期参加人数为5.6万人。 地段:游行起点是备受内地游客欢迎的购物区尖沙咀,终点是西九龙站,这里有高铁通往中国城市广州。 与大陆客的互动: 去年西九龙火车站的启用令人们担心内地当局在香港的影响力日益增强。内地的海关和移民官员驻扎在铁路终...

蔡咏梅:分享晓波的荣耀

颁奖礼上有似幻似真的感觉,不能相信一位中国异议人士,我们的朋友获得这最高的殊荣,是在做梦吗?不是,这是真的,我正在见证一个历史时刻。(阅读全文)...

蔡咏梅:李井泉害死无数四川人

文革时期,李井泉作为西南最大走资派被打倒,家破人亡,但四川人说他罪有应得。 就我个人来说,对发生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场肇因于大跃进人祸的旷世大饥荒,记忆是双重的,一是亲身经历的饥饿岁月,一是十年后下乡当知青时见证的大饥荒在农村造成的灾难。 大饥荒开始时正是我读小学将升中学的时候,给我一生留下了许多难忘的伤心回忆,最刻骨铭心的是我和弟弟饿饭两日这件事。 饭票提前吃光饿了整整两天 我家在成都,一...

蔡咏梅:西藏境内处境和自焚成因

大家近几年都很关注西藏的人权问题,四省藏区(包括青海、四川、甘肃、云南)除云南,其它三省藏人自焚情况都较为严重。自2009年2月(藏历新年)开始,迄今已有120位(整理者注:截至2013年9月28日:121位)藏人自焚,其中104人牺牲。短短四年多的时间,600万人中有120人自焚,这个现象在现代史中极其少见。今天我想由西藏的新闻及言论自由这个角度来探讨。境内的藏人为什么自焚?他们与大陆其它一些...

蔡咏梅:新疆自古以来属于中国吗?

●有关新疆的历史,最早的记载来源于中国史书。即照此一面之词,新疆要到清朝乾隆才真正归于中国版图。而且自清以降中国政府在新疆一直是铁腕军事统治,造成多次屠杀惨案。 ●新疆主体民族维吾尔人在此地世代繁衍生息已一千多年。 维吾尔是中国一个主要少数民族,但真诚地与他们交心,聆听他们的声音的,在我们这个大汉族的圈子中,王力雄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了。他为之坐过牢、并差点丧命的新疆考察报导《我的西域,你的东土》...

蔡咏梅:柏林奥运女泳手杨秀琼的真实人生

日前读香港女作家潘惠莲的新著《寻找美人鱼杨秀琼——香港一代女泳将抗日秘辛》,非常之感慨,想不到香港在上世纪上半叶竟然有一位如此杰出的传奇女子。而令人唏嘘的是,这位女性杰出一生不但几乎为世人所遗忘,甚至仅为世人知悉的部分竟然被一种男权话语的历史叙事所严重扭曲和污化,若非潘惠莲花了数年时间翻遍故纸堆,并不辞辛苦寻访其后人,最后将杨秀琼传奇一生从历史的尘埃中挖掘出来,今天这位杰出新女性留给后人的形象恐...

蔡咏梅:王怡牧师:一个勇敢无畏的人

王怡2009年11月在香港的《劳改制度下的中国》讨论会上发言 王怡2013年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礼上发言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和他的妻子蒋蓉因为主持家庭教会12月9日被当局抓捕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因这条因言之罪的罪名中共判刑很重,刘晓波当年判刑11年,而且未能活着走出监狱。令人很为王怡夫妇担心,但从王怡被捕前的声明来看,他显然有心理准备,是甘心背负十字架,为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而接受牢狱...

蔡咏梅:悼念澳洲女诗人朱迪丝·罗德里格斯

突然在面书上获知澳洲女诗人、墨尔本笔会的朱迪丝·罗德里格斯(Judith Rodríguez)女士于11月22日逝世,感到意外,也很难过。 这是一位非常善良有爱心的老太太。2005年我受独立中文笔会所派,前往墨尔本参加墨尔本笔会主办一个亚太作家会议,来机场接我的就是朱迪丝。我知道她当时已70岁,非常过意不去。 2007年2月我们笔会在香港西贡一个度假营主办亚太会议,听说墨尔本笔会一位名叫朱迪丝的...

蔡咏梅:用第三只眼睛看两面中国

——读潘公凯《走出毛泽东的阴影》 潘公凯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大陆一位作家王山冒充德国汉学家写了一本探讨中国国情的书《第三只眼睛看中国》,引起很大轰动。为何要冒充西方学者?我想,其中一个原因是西方学者看中国有西方人的视角,可以脱离中国人固有思维的桎梏,能看出说出我们中国人未必注意到的人事和问题,因此会比中国人自己的书更吸引中国读者的眼球。但王山这第三只眼睛是假的,潘公凯这本书《走出毛泽东的阴影》...

蔡咏梅:厘清历史,是我辈责任

——读石贝《孙天勤自白——冲天一飞为自由》 移民加拿大的香港女作家石贝是我的朋友,记得97年之前我与石贝、女作家和女画家金东方与在港寓居的台湾女作家陈若曦常在一起聚会,有时在金东方家,有时在陈若曦租的公寓。 石贝因为父亲被打成右派,是右二代,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在中国大陆饱受欺凌和歧视,见证了那个时代的黑暗。97后石贝不愿意在共产党治下生活而移民去了加拿大温哥华。金东方也在多年前故世。几年前去台北,...

蔡咏梅:悼念沙叶新先生

请笔会会友帮我拟了一幅挽联,本打算在网上订购一个花圈送到沙老府上,以送沙老最后一程,可惜没法联系到他家人,只好将挽联发到笔会社区哀悼沙老。祝沙老在天之灵安息。 九十年代,文助开放,茶饮湾仔,名家即来,有君铁肩担道义; 廿一世纪,心系笔会,剧演香江,大师此去,何人辣手著文章? 蔡咏梅敬挽...

蔡咏梅:他们杀害了刘晓波

我不能相信这样残忍的事会发生在21世纪,一个良心作家丶一个志在推进中国宪政主义转型的和平主义者,因为他的言说,因为他的书写,竟然被当作罪犯判刑11年,在漫长的8年岁月里,太阳升起又落下,陪伴他的永远是单独的囚禁,给他抚慰的仅有铁窗後的无边黑暗。阳光射不穿他的牢房,至高无上的和平奖解不开他的锁链。 阴森厚重的监墙之外,他挚爱的苦命妻子也被株连,成为软禁隔离8年的准囚犯。 我更不能相信,当他生命垂危...

蔡咏梅:惊闻曹三强牧师被中共判刑

被中共以偷越过境罪判刑的曹三强牧师(中),右是他母亲孙女士。 日前我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我的朋友曹三强牧师3月23日在中国大陆被判刑七年。震惊之余,对这位久违的朋友的回忆开始在我脑中点点滴滴涌现出来。 曹三强是开放杂志老总金钟的湖南老乡,上世纪九十年代他经常来开放杂志帮忙。 那个时候,开放杂志寄到外地的上千订户都是我们亲自一本本入袋,装好后放到邮局派发的大布袋里,再叫辆货Van送到邮局以空邮寄出...

蔡咏梅: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安琳的警告

图片说明:新西兰中国问题专家安琳(Anne Marie Brady). (作者提供) 日前读到新闻说,新西兰总理下令国家情报机关调查该国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安琳(Anne-Marie Brady )因其学术作品在国内遭到威胁骚扰和被爆窃的事件。 安琳主要研究中国内政外交、南北极政策,以及中国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外交关系,出版过10本书,发表过40余篇学术论文。她对中国极权政权及新...

蔡咏梅:一部揭开瑞典历史黑暗面的电影《萨米之血》...

三月二日晚在香港上环的playground .work,看了《中国国际女性影展》的开幕片《萨米之血》(Sami Blood)。这是一部瑞典片,导演Amanda Kermell是位女导演,片子探讨了少数民族女性在强势民族歧视和压力下所遭遇的身份困惑和失落,亦揭开了瑞典这个人权指数极高的北欧国家历史上的黑暗面。 故事主角是一位十四岁的萨米族少女Elle Marja.萨米人是北欧极北地区的游牧民族,以...

蔡咏梅:周恩来姻亲马士杰之死和弟妇马顺宜的反共控诉...

1956年5月13日香港《华侨日报》报导周恩来弟妇马顺宜(左)途径香港飞比利时参加联合国反集中营特别委员会法庭,作证控诉周恩来和中共灭绝人性。此照片摄于香港启德机场。 我在撰写披露周恩来为同性恋的《周恩来的秘密情感世界》一书时,发现周恩来家世中,有一宗家族纠纷值得一谈,因为这宗家务纠纷不但能反映中共革命时代的残酷和灭绝人性,也可以对周恩来复杂的人生多一重透视。 这个事件就是周恩来姻亲马士杰之死。...

蔡咏梅:使用粤语是香港人的权利

刚发生的香港浸会大学规定学生必须通过普通话考试才能毕业,引起学生强烈抗议的事件,媒体的报导和舆论集中在学生抗议讲粗口上,我认为是模糊了焦点。 香港人的母语是粤语,普通话不行,强迫香港学生要通过普通话的考试才能毕业,但相反讲普通话的大陆学生在浸会大学却不要求学习在地的主流语言粤语。这种矛盾的现象,已明显看出在中国主权之下的香港,粤语和普通话地位此消彼涨的趋势。但这种消涨趋势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国家...

蔡咏梅:建在寒冷的涅瓦河沼泽上的帝国辉煌

——记圣彼得堡之行 溅血教堂。 初秋的9月上旬,我从赫尔辛基坐火车到了期待已久的圣彼得堡,住宿在涅瓦大街中心的起义广场Vosstaniya Square旁一家hostel。第二天就沿着俄国最著名的涅瓦大街向西一直走去。先去了基督救世溅血教堂和喀山大教堂,涅瓦大街走到尽头就是冬宫广场。然后越过冬宫河岸大街,再跨过宫殿桥,来到涅瓦河三角洲的瓦西里岛。站在河中小岛东端的河堤旁边,眼前黝黑河水凶猛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