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拿回你的工作日”

2003-08-29 七十年前,就是1933年,美国正处在1929年开始的一场大危机的高峰期,并影响了全世界。当时美国是工厂倒闭,农产品卖不出去,失业率达到了25%,全国一片萧条,资本主义制度岌岌可危。 就在这种背景下,1933年的4月6号,美国国会参议院以压倒多数通过了一个法案。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法案,它把当时的标准工作周,也就是一个工人一周工作48小时改为30个小时。假如说超过了30个小时,...

刘宾雁:到底有没有阶级

从五月十五号开始,美国《纽约时报》开始发表一系列长篇报道。这是该报记者对美国社会长期调查的结果。主题是美国有没有阶级。每隔几天就发出两个版之多的报道,这是很少见的。 美国是一个很特殊的国家,它的早期居民大部是来自欧洲的追求宗教自由的难民。这块土地没有封建的历史,也没有贵族和地主阶级,所以每个移民都觉得天地广阔,有无限发展的自由。长期以来,美国被认为是一个没有阶级、或阶级界限不明显的国家;一个特点...

刘宾雁:刘栓霞案必须重新审理

2003-08-29 河北省宁晋县的一个村庄里面,有一位34岁的妇女叫刘栓霞,把她的丈夫张军水给害死了。奇怪的事情是这个案子爆发以后,被害死的张军水全家的人都出来替刘栓霞求情,全村400多名村民联名写信给法院,请求对凶手开恩。因为他们认为张军水”罪恶深重,死有余辜”,希望对勤劳、贤慧的刘栓霞宽大处理。检察院来人调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跑到刘栓霞的院子里,全都跪下来,替刘栓...

刘宾雁:且看下回分解

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现在已经返回台湾。他的行囊中,多了三项许诺:第一项是即将登陆台湾的一对大熊猫;第二项大陆将开放台湾旅游;第三项是台湾水果将可出口大陆,减免进口税。这三项许诺,既能满足台湾同胞对国宝大熊猫的殷切盼望,对台湾旅游业的兴旺提供了充足的客源,又使台湾果农收益可望大增。这三项许诺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台湾的民心。无论如何,连战的访问标志着两大政党几十年敌对状态的结束,也是中国走向和平统...

刘宾雁:明星特权化的后果是灾害

2003-08-25 美国篮球界的一个大明星叫柯贝-布连特,被控告犯有强奸罪。8月5日这天开始开庭审判。这是一个很大的新闻,早在开庭前的很多天,全国电视网上每天播送有关的新闻。美国人对各种明星、名人和富人,也就是最有钱的富豪,有一种崇拜的心情。明星崇拜,富人崇拜,这就自然而然地使这些被崇拜的人得到了各种好处。 拿体育界的人来说,经常有人控告某个体育明星犯下了强奸罪,但是受到惩办的人并不多。据司法...

刘宾雁:糊涂容易明白难

四月三十日,是三十年前美军最后撤离越南的日子。美国的各大电视台,都播出了那张著名的照片:一架美国直升飞机像一座楼的屋顶上降落,一大群人争先恐后地登上飞机。那是最后一架飞机,曾经在战争中为美国人做事的越南人,为了免遭越共的迫害,带着老婆孩子逃离越南。在这同时,越南电视台也播送了同一主题的报道,写的是现在:胡志明市街道上挤满了欢庆越南解放的群众,美国报纸选载的一张照片,是大群为美国超级市场工作的越南...

刘宾雁:胡温新政改进可见,人权进步尚待推动

2003-08-18 从最近几个月国内的报纸上看,中国确实是有了一些新气象。尽管主管宣传的中央的部门对新闻媒体的控制不但没有放松,好像反而加强了,但是我们仍然能够从报纸上感觉到中国社会各方面在变动,政府的工作也有所改进。 最令人振奋的一件事就是由大学生孙志钢被公安人员打死的事件引发的一个的政策改变。关于农民进城的收容遣送制度,现在已经废除了。像这样由于社会自下而上的主动推动所改变政策的事,据我所...

刘宾雁:胡锦涛怕什么

前几天,四月十八,北京一群老同志有过聚会。主题是为李锐老先生祝寿,他现在满八十八岁了。到会的可以说都是元老级人物了,和过去那些被称为元老、现在已基本上死光的那些人不同,这些老人没一个是保守派。我没法在这里一一列举他们的名字,但可以断言那天一定会去的人,按照我心里那张名单,个个都是七、八十年代为披荆斩棘对改革有所建树的人,可同时又都因此而不很吃香或很不吃香。比遭到冷落,就是受到监控、失去言论和行动...

刘宾雁:借周正毅案能否揭开上海的盖子

2003-08-08 上海揪出了一个周正毅,号称上海的首富。他本来什么都不是,小学恐怕还没有毕业,混了这么些年,顶多十几年吧就上来了,成为中国的豪富。这个犯罪集团掠夺国家资产数目之大,其手段之猖獗,很可能创造了一个新纪录,跟几年前福建的赖昌星的情况有点相似。赖昌星一事是处理了,但是没有处理彻底,保护赖昌星的一个重大的犯罪份子被保了下来,现在还当了很大的官。 那么周正毅这次被揪出来能不能把上海的有...

刘宾雁:不把自己卖给钱

我们去纽约,必定要坐这趟列车。也就认识了这位老列车员。他名叫奥卢尔克,六十五岁了。人们问他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在列车上忙?他总是说:“这是我最愿意呆的地方。”知道他终身没有结婚,有人就想,在火车上也很不错,不在这儿他又去哪儿呢? 其实,他可去的地方多得很。他在德拉瓦州有八百多亩地,上边有一栋讲究的用原木盖的住宅,他尽可以在那里养老;在佛罗里达州还有两座舒适的房子,可以去休闲。他有一家保险公司;还...

刘宾雁良知奖二零一九年颁奖公告

刘宾雁良知奖评选委员会公告:授予黎智英先生2019年度奖,以表彰其三十年来秉持良知,维护香港法治,捍卫香港的新闻自由,推动香港走向自由民主。 作为着名企业家、独立媒体创办者,黎智英先生以无畏的勇气,倾力支持香港各项自由民主事业及运动,护港护民护自由,抵制专制对香港的蚕食。黎智英先生在香港企业界树起一面良知旗帜,是中国企业家的表率。 本委员会将于2020年2月7日(刘宾雁诞辰)颁奖。 刘宾雁良知奖...

《自由之笔》第二十期:刘宾雁自由化查禁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一案(1987)   刘宾雁(1925年2月7日-2005年12月5日),曾用笔名刘浏、刘克、申明、刘子安、金大白等,著名作家、记者;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遭迫害二十馀年,1987年又因纪实文学报导被作为“自由化”典型,全部作品遭查禁。   青年团宣传干部 刘宾雁於民国十四年出生在哈尔滨,父亲是中东铁路 俄语翻译。 1939年...

朱洪:宾雁的遗愿

2005-12-05 宾雁陷入濒危状态以后,看着他脑子依然非常清楚,但表达越来越困难,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却无法说出来,我心里感到非常难受。他为中国的新闻事业奋斗了大半辈子,深爱着中国这片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普通老百姓。这些年来,他一心牵挂的就是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发展变化和中国老百姓的安危祸福。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听到来自中国这片土地的声音,也希望祖国土地上的人民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所以,在前些年非...

一平:真实完整地展现刘宾雁的一生,他的人格与良知...

——刘宾雁逝世周年暨《刘宾雁纪念文集》新书发表会上的发言 2006年12月9日 刘宾雁先生逝世一周年了,我们开这个会纪念他。我们能在这个日子,把《刘宾雁纪念文集》献给他,献给刘先生的广大读者,这是我们的欣慰。当初,我们编辑这本书的时候有个承诺,就是能在刘先生逝世周年的时候,拿出这本书,算是纪念他的一个礼物。我们做到了。 本来该由黄河清先生来发言,他是我们的主要编者,关于这本书,他做了主要的编辑工...

王康:刘宾雁的遗产

2006年12月8日 我是凤凰,只在火里歌唱! 冰的篝火;火的喷泉! 我高高地竖起我自己高高的身躯, 我高高地举起我自己高高的 交谈者和继承者的天职! ——玛琳娜·茨维塔耶娃 二十世纪下半叶,世界上出现了一次影响深远的历史进程:苏联、中国等国生活在共产主义铁幕后面的亿万男女,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命运,开始投身一场攸关人类安危祸福的自由解放运动。这是西方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和美国革命以...

万润南:和共产党“分道扬镳”——怀念刘宾雁先生兼与曹长青先生商榷...

2006年2月 宾雁先生走了,我心痛,但无语。那么多人在说,真情怀念的、虚情标榜(自己)的,我想再说也增加不了什么;又看到善意评价的、恶意泼污的,我想公道自在人心,所以依然无语。直到读了曹长青先生的《和刘宾雁分道扬镳》,我才觉得该说点什么了。 一 在谈《分道扬镳》之前,我也先交代几句我与宾雁先生的一些交往。 我第一次见到宾雁先生,是在文革期间,我岳母冯兰瑞家里。我岳母是个很有独立见地的老太太,她...

邵燕祥:为刘宾雁纪念文集作序

(2006年1月24日) 宾雁从年轻时就爱唱歌,不知到了晚年,是否还在唱那支谶言式的俄罗斯歌曲: 贝加尔湖是我们的母亲, 她温暖着流放者的心, 为争取自由受苦难, 我流浪在贝加尔湖滨…… 在远离故土的地方,有什么能够温暖这位中国流放者的心呢? 也许,他还会默唱着我们那一两代人一开口就热泪盈眶的《国际歌》: 起来,饥寒流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的罪人! 后来的歌词定本把“罪人”译作“全世界受苦的...

赵越胜:忆宾雁

2006年8月31日 宾雁,你已离开我们独自远行。时隔多日,我却依然沉默。不是思念你的哀痛令我不能开口,而是心里有太多的话想对你说,壅滞在心间,竟不知如何说。去年为你八十华诞,苏炜来电话邀我写点什么。我答应了,但坐在桌前,却茫然不知如何下笔。近三十年交往的记忆如一道奔溪,从心间流过,想伸手留住它,却仅在纸上洒下点滴印象,而你这个人竟在这些杂乱的记忆中消失了。于是明白,你这个人不是轻易能写的。没有...

刘宾雁:经济上去了,人倒下来了

全中国到处都在修建高速公路。全世界,只有一个美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修建公路的高潮。据中央交通部一月里宣告,三十年内,中国将再铺设一万五千九百里的公路,总共投资2500亿美元。到2020年时,公路总长度就将超过美国现有的州际公路了。 中国真地需要那么多高速公路吗?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现在已经建成的高速公路上,常常是空空荡荡,没有多少汽车在运行。连那些有车阶级的人都说,似乎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