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断章

发布: 2009-4-17 07:26 | 作者: 北岛 一九四九年生于北京,做过建筑工人、编辑和自由撰稿人。和朋友于七八年在北京创办文学杂志《今天》,一直担任主编至今。自八七年起,在欧美多所大学教书或任驻校作家,现在香港中文大学任讲座教授。其作品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获得多种国际文学奖及荣誉。近年出版的中文书包括诗集《零度以上的风景》、《开锁》和散文随笔集《蓝房子》、《午夜之门》、《时间的玫瑰》...

《出版人》周刊、北岛:《七十年代》访谈

发布: 2009-10-03 14:30 | 作者: 《出版人》周刊 1.书中的“七十年代”是一个时间概念还是一个历史概念?书中的大部分作者都不约而同地把它定义为1966年到1977年的一个交叉期,而您在《断章》中则很清晰地是从1970开始叙述,您怎样看待其他作者出现的这样一种集体共识? 北岛:“七十年代”既是时间概念又是历史概念。区别在于,如果说时间是顺时的话,历史往往是逆时的,是后人不断的追...

北岛:关于《七十年代》一书(广州日报访谈)

发布: 2009-8-28 12:00 | 作者: 北岛 一、相对于80年代的文化人,您觉得您这一代70年代文化人记忆里多了些什么,有哪些责任在里面的肩膀上? 北岛:我看很难简单用年代来划分文化人,十年一拨还了得,又不是鱼。这种媒体的简单划分很成问题。说来这本书所截取的是一个特殊的时间段,即70年代。作者的年龄在50岁到65岁之间,基本上是所谓“红卫兵一代”或“知青一代”,他们在70年代初还是青...

余世存:先行者的天空和大地——我看北岛

文 | 余世存 (微信:yuge005) 北岛送我一本他新出版的诗文集,系香港明报出版的“当代中国文库精读”丛书中的“北岛”卷。这本书从法国旅行,辗转来到我的手中。我与北岛并不相识,在他开始思考、写作、成名的年代里,我只不过是乡下的儿童、中原内地的中小学生;上大学时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和他的诗,尽管那时已有“北岛们过时了”的声音,我仍为他们着迷。他的诗是多么坚硬有力,“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

北岛:父亲

一 对父亲最早的记忆来自一张老照片:背景是天坛祈年殿,父亲开怀笑着,双臂交迭,探身伏在汉白玉栏杆上。洗照片时,他让照相馆沿汉白玉栏杆剪裁,由于栏杆不感光,乍一看,还以为衣袖从照片内框滑出来。这张照片摄于我出生前。喜欢这张照片,是因为我从未见他这样笑过,充满青春的自信。我愿意相信这是关于他的记忆的起点。 “1949年10月,我们给儿子取了小名‘庆庆’。有了第一个儿子,我们俩都很忙。美利给儿子做小衣...

陈宣良:北岛的《此刻》

北岛《此刻》组画在巴黎展出 我们熟悉的诗人北岛,原来还是深藏不露的画家。 虽然他命名为《此刻》的画,是他在病中不得已的转向,但是,这些画,与他的诗有着同样的追求,无论是否是刻意为之。 他的天才,在这里也与他的诗一样,让人惊叹。 我不懂艺术,无法从艺术的角度对他的诗和画做出艺术评论,但是,这不妨碍我对于艺术品有自己的感受。我会从我习惯了的哲学角度去体会这种艺术冲击。 无论是理论,还是文学艺术,都是...

王玮:我不相信——改北岛诗回答川普和川粉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灰暗的天空中, 倒映着胜利者得意的身影。 大选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冷? 新总统产生了, 为什么全世界都是哭声? 我来到这里, 只带着纸、笔和喉咙, 为了在他登基之前, 宣读那反抗之声。 告诉你吧,川普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万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万零一名。 我不相信人心仇恨, 我不相信谎言横行, 我不相信正义失败,...

子抗:三个北岛

(我无意写长文。不过有时因为写得太简略,有些话就没讲清楚,容易让人误解。我觉得需要在上次那篇《三个北岛》小感概中再插几句话。这次增加的部分放在方括号里面。) 1 第一个北岛,我们都认识,这是那个吹小号的北岛。他的小号声嘹亮,高亢,正派。他用他的小号声回答专政者的拷问,并且告诉我们,人可以像人一样挺立身躯站立,不必跪倒,甚至不必鞠躬。这是一个英雄的北岛。北岛无疑将以这种英雄的形象进入史册。 【当然...

万之:幸福大街十三号(话剧·下)

——根据北岛同名小说改编的一出当代寓言剧 第十场 一医院的急诊室。悬挂着一块带红十字标记的白布。 两排长椅上,坐满了病人家属,议论纷纷,人人都是焦急神色。 有些护士推着手术床在后面急匆匆地经过。床上躺着的孩子喊叫着“妈妈……妈妈……我要风筝……”。 家属们转身观望,都面露恐惧之色。 (继续阅读)...

万之:幸福大街十三号(话剧·中)

——根据北岛同名小说改编的一出当代寓言剧 第八场 场间休息时,场内就可播放和开场相同的孩子们打闹追逐的配乐,如小学的课间休息。休息后铃声再次响起,孩子们的喧闹声逐渐平息,也表示下半场演出开始。 舞台渐亮。场景布置除了没有象征大树的布条外,其余与第一场相似。 (继续阅读)...

万之:幸福大街十三号(话剧·上)

——根据北岛同名小说改编的一出当代寓言剧 ◎ 编剧 万之 时间 当然不是今天。 地点 当然是幸福大街。 人物 剧中人物可多可少,视演出人员多少而定。但如下人员不是可有可无的: 方成,某报社记者 母亲,可能是任何孩子的母亲 放风筝的孩子 两个穿黑衣的人 卖冰棍的老太婆 报社主编 卖冰棍的老头子 街道委员会主任 街坊数人 政府官员数人 公安局长 戴眼镜者 监狱管理员 犯人 狱医 图书馆员 教授及学者...

陈林:2016诺贝尔文学奖赔率公布 两中国作家入围

近日,三家博彩公司Ladbrokes、Unibet和Paf都公布了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在这三家的赔率单中,正如多年前一样,中国读者最熟悉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以最低赔率占据榜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作家阎连科和北岛也入围了Ladbrokes榜单,分列第39和40位。 因押中中国作家莫言而名声大震的著名博彩公司Ladbrokes和unibet,近日开始公布2016诺贝尔文学奖赔率。阎连科在去年首...

舒心:北岛——《给孩子的散文》

2015-08-14 北岛——《给孩子的散文》 著名诗人北岛,1949年出生。本名赵振开,诗人、作家,曾用笔名:北岛,石默。祖籍浙江湖州,生于北京,现居香港。1978年同诗人芒克创办民间诗歌刊物《今天》,作品被译为三十馀种文字出版。1990年旅居美国。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著有诗集《北岛诗选》、《北岛与顾城诗选》,中短篇小説集《波动》,译著诗集《现代北欧诗选》,散文集《失败之书》,《时间的玫瑰...

老酒葫芦:酒批尾生北岛的批判

尾生北岛的批判就象老酒批判女人,看似批判实则崇拜,看似膜拜实则调戏,看似调戏实则暗藏色胆。北岛和他的今天们注定成最幸运又最不幸的一代,说幸运是中国现代诗从他们开始,说不幸因为是开始派便决定了他们的高度和湿度。 阿钟说北岛三流我真不敢恭维,无论以北岛比阿钟还是比老酒都不具备可比性,何况阿钟往往拿北岛的最差诗比阿钟或老酒的最佳诗,就好象你说A女的胸只有B女的三分之一,但,阁下漏了个但是。 尾生与其说...

尾生:北岛诗批判

  一 恕我直言在先。我认为文如其人,人亦如其文。至于诗歌,那我就更不相信有人诗分离一说了。这和“北岛诗批判”有什么关系?有关系。我不会离开北岛这个人去谈北岛的诗,也不会离开北岛的诗去谈那个人。若分离,谈起来有什么意思?要么人真诗假,要么诗真人假。 北岛二零零七年搞了一个诗歌论坛,叫今天论坛。这个论坛聚集了许多诗人,当然以“今天派”诗人居多。“今天派”是北岛们自己戴的帽子,以此来反对官方对他们“...

诺奖最新赔率:村上居第二,北岛阎连科末榜陪跑

往年诺贝尔文学奖开奖前一个多月,各大赌坊就已经开了盘,今年也不例外。Ladbrokes, Pad, Unibet这三家大网站都定下了各位文学选手的赔率。各家赔率基本一致,排名靠前的都是提名和赌榜常客。 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 今年排名第一的是白俄罗斯女记者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她近两年的势头很猛,2013年取得了第三的成绩;去年则仅次于村上春树,排名第二;今年更是一举冲上榜首。她的纪实...

李劼:北岛及其《今天》诗派

不乏有人谈论北岛,北岛的诗歌已经有几十种译本。至于《今天》杂志的传奇,也是已经有人作了专题讲说的。我只能从我所认识的北岛说起,说到我对《今天》的印象为止。 我与北岛相识很晚,晚得让我和北岛全都惊诧不已。二十七年前,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曾经非常认真地抄写过北岛的诗歌,当然还有舒婷等人,那群被称作朦胧诗人的作品。其中,我最为认同的是北岛。他写遇罗克的那行诗句,一直在我心头萦绕不去:星星般的弹孔中,流...

徐庆全:北岛,依然令人悸动

北岛,“你把词语垒进历史”。 用王朔式的语言来表述,北岛绝对是“八十年代新一辈”的“春偶”——青春偶像之谓也。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中国是“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的意象纷乱的年代,“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北岛,以“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的担当,写下一个时代的墓志铭,并赢得“人们凝视的眼睛”。 不料,北岛却在人们的凝视中倏忽消隐,连带他主持...

尹敏志:红卫兵运动的起源

导语:正如卡尔·波普(Karl Popper)所说,即使在共产主义革命取得了胜利后,马克思预言的“无阶级的社会”也不会出现,因为就在推翻旧政权的那一刻,“手握权力的人很快便会组成一个新的贵族或官僚阶级,并成为这个新社会的新统治者。”他们会极力掩饰这一点,而最好方式莫过于保留并利用原有的革命意识形态,充分利用它,“一方面,使这些新统治者的权力合法化,并不断得到加强;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精神鸦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