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宗教问题断想

一,大实话说宗教 大卫·弗里德里希·斯特劳斯在《耶稣传》的“序言”中说“直至德国的政治复兴才终于给宗教的和其它的讨论开放了一个自由的讲坛”(商务印书馆《耶稣传》1981年2月第1版P5)。但在当今中国既没有政治的复苏(虽然我们大谈特谈“复兴”的历史空洞的岩穴),也就没有“开放”自由的讲坛。有的只是刻板的、僵死的党文化(按:我们只一口咬定新时期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这个主义的实质、本质、特质只有一...

杨十郎:砖头瓦片论

是砖头也是瓦片 前苏联解体——世界第一个红色政权崩塌之后,全世界只余中共这么一片火烧云了。古巴、北朝鲜、再加上风雨飘摇的委内瑞拉等何足挂齿,明显地这些小兄弟处于“气息奄奄,人命危浅”的境地。形影相吊可矣,互相吆喝助阵可矣,要成大气候难矣哉!中共号称有党员九千余万,这庞大的数目好不令人惊叹!比欧洲若干个小国人数的总和还多。这九千余万构成的或曰显现的是一面旗帜,一座丰碑抑或承冷战时流行语义是铁幕、还...

杨十郎:法上法下的二律背反

康德哲学提出了一个“二律背反”的问题,即两个相互排斥而又被认为是都同样正确的命题之间的矛盾。如:世界的始因是存在着的,世界的始因是不存在的等等。这个命题恰好与今日中国的现实相吻合,姑且一议。 我们强调中的强调,坚持中的坚持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核心就是坚持党的领导。如果没有党的领导或忽视了党的领导我们的社会主义就什么也不是了。反应在“法治”的问题上,习近平说得更为明显:...

杨十郎:妈的乳汁党妈

要歌颂、要赞美,莫过于用比喻。说姑娘美,说姑娘漂亮,这只是浅层次的套式恭维。说姑娘“好像早上升起的太阳无比的新鲜”给人的印象就强烈。唱大阪城的姑娘“两个眼睛真漂亮”是一般的赞扬,普希金说安娜·奥列尼娜的眼睛“可以比南方的星星,啊,更赛过南方的诗歌······它闪得比火焰更轻盈”(《普希金抒情诗选集》下集P222)就比一般的赞词奇特。解放以来几十年赞美共产党是旗帜,是灯塔,是天上的北斗,是太阳,连...

杨十郎:践行“群众路线”还是践行“公民路线”

“现如今,你还不能大声说出这类观点。”——(加拿大)艾丽斯·门罗《爱的进程》P40(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我们正在倡导“践行党的群众路线”,说“群众路线是党的生命线,是党性的体现,是党兴旺发达的根本保证。”这可算是对“群众路线”的最高评价了。也许,我们以前是这样看的,也是这样总结的。但在今日我们正倡导一切以“法”为准绳,政党的活动也必须在“法”的范围之内这么一个大背景下,就使我们不得不产...

杨十郎:共产党更名的子午卯酉

刚过了“七一”,共产党又度过一个几十几周年纪念。但媒体上却又在推算这个党还能生存多久了。其实早在2015年6月30日,英国《金融时报》刊文中国共产党或许不久之后就将不复存在,而应该换一个至少在名义上更现实的名称。比如“中国精英联盟”。理由是在北京的非正式谈话中,人们经常同意中共应该改名,就连共产党员都不信任马克思主义了。大多数学生厌恶马列主义必修课。鉴于共产主义在中国引起普遍的反感,中共应当保持...

杨十郎:为幌子呐喊的喽罗

——周新城“消灭私有制”四议 一,共产主义“消灭私有制”的题外话 教授周新城在呐喊:“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是共产党人的初心(按:“初心”的解释五花八门,周的观点只是其一。)也是共产党人必须牢记的使命”周是把“消灭私有制”与大名鼎鼎的“共产党宣言”捆绑在一起大声疾呼的。但我们先得打住,往题外话申说一番。 被黑格尔在《哲学史演讲录》中誉为“哲学作为科学是从柏拉图开始的”,“人类教师”的柏拉图(...

杨十郎:大国背后的阴暗与脆弱

金盾工程(网络图片) 《庄子》卷十中有一篇《说剑》,庄子回答赵文王时说臣有三剑: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庶人之剑。前二剑是抽象之剑、概念之剑。只有庶人之剑是实指,它可以“上斩颈领,下决肝肺”。但“无所用于国事”。犹如今日的朝鲜,你拥有这型导弹,那型导弹,几次核试验,那又怎么样呢?人民还是在饿肚皮。天子之剑讲的却是大国器质。所谓“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

杨十郎:极权谎言世界需建“考今学”

虽然,世界上的动物千殊万类,即使按纲目科属种细分起来,每一种动物都有它独到的特征与独特的本领。但这一切比起人类来从总体上看都是小儿科。因为只有“人”,“在他身上自然界达到了自我意识”(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373)。 人类凭这种优于其它动物的“自我意识”,他通过语言、文字形成的书籍可以知道自己发展的历史,自己三千年前的形貌及活动环境。只有人能为自己设计未来,了...

杨十郎:说“听论自由”

“言论自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个标志。它是近三百年来的一个热门话题。我在读中学时就听到当时热传的一首匈牙利诗人的诗。诗把自由之可贵放在“生命”与“爱情”之上:“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家罗伯斯庇尔1791年5月在宪法之友协会关于新闻子自由的演说中强调“通过语言、文字或出版来表达思想的权利无论如何也不能受到妨碍或限制(原文从“无论如何”到此有着重号),这就是美利坚合众国关于新闻自...

杨十郎:党性等同神性

共产党的性质在1848年《共产党宣言》公开发表时 已十分明确:以暴力推翻现政权,消灭私有制,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工人阶级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但苏联解体之后,共产主义幻影已不复存在,在世界舆论场已不见了消灭什么,联合什么的声响,掘墓人已不见动静了。可奇怪的是今日中国的《人民日报》却在大树特树“党性教育的旗帜”,申言要“党性教育在心灵深处烙印”(《人民日报》2017年2月28)。 党性是什么?...

杨十郎:龙位的悲哀

一,中国特色的本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恐怕有些官员能倒背如流,犹如旧时学童可以顺口就来的“人之初,性本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一样。君不见,每日打开央视就有幼稚的童声唱谜语歌。这谜语歌就是二十四个字的“核心价值观”:如“曲径虫鸣牡丹开”(富强),“岷山远游住人外”(民主),“眉下心头田出垄”(自由),“天上斗转且以待”(平等)······这手法仍然不新鲜:三人成虎。在阶级斗争年...

杨十郎:中国法院成提线木偶的把戏

“我们为你们带来了真理,但是在我们口中听起来是一个谎言;我们为你们带来了自由,但是在我们手中,它看起来像条鞭子···”(〈英〉阿瑟·库斯勒《中午的黑暗》P46)这儿的“我们”就是党,共产党。把这句话引来正适合我们当前的热点话题:法院是不是在独立判案,或该不该独立判案。 我们的《宪法》第一百六十条“审判权独立”,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按:党委书记该在个人...

杨十郎:给中共补一课:什么是资本主义

一, 敏感的彭定康 2017年香港前总督彭定康先生重访了香港。他敏锐地感到:“中共并不了解‘一国两制’的真意。”以为北京正在扼杀香港对民主的渴望与诉求。他说:“全世界都在看北京有否遵守对香港及国际社会的承诺。” 其实,外媒也注意到这个问题。德媒:北京方面更愿意强调“一国”,而不是“两制”。中共骨子里隐藏的与显露出的过去与现在都是主权高于人权。 彭定康:即使香港人有香港公民的认同感不等于变得“较不...

杨十郎:中国真正需要的软实力

有学者认为:一个国家依靠其在政治价值观、文化观和外交政策上的影响他国偏好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软实力。它是导弹、核武、飞机、大炮、军舰等之外的一种影响力。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硬实力明显上升了,但软实力如何呢?中国政府通过中华新闻电视网(CNC)24小时向全球播报,环球英语电视网(CNTV)亦然。《中国日报》英文版,《环球时报》英文版,而且《人民日报》有六个外语版等向全世界各地传递“中国的良好形象”,...

杨十郎:宪法是“宝”还是“典”

研究中国“宪法学”的学者感到很悲哀,2013年在“中国法学核心科研评价来源期刊”一共只发了67篇文章,无论绝对数量还是比例都是2009年以来最低的,“宪法学”倒数第一。“宪法学”被边缘化了。(《南方周末》2014年11月20B12:法治) 究其原因,可以在199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科勒一段话中找到答案。科勒说:“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的问题,即思想市场还待进一步发育,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

杨十郎:党网进行时

要说“党网”得先说“党天下”,虽然,曾《光明日报》新任总编储安平57年6月1日在央统战部发言提出了“党天下”这个卓见——储说:“我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就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大家拥护党,但并没忘记了自己还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但是在全国范围内,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做头儿,事无巨细都要看党员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头才算数,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点?”(章怡和《往事并不...

杨十郎:共产党的“绑架”伎俩

十几年前逛书店偶然瞧见一本有独特视角的书,该书把共产党革命成功的种种手段与今日商战相对照,头头是道。比如无穷无尽的宣传(当然没有明确地指出这种宣传是从一党之私的狭隘出发),比如排山倒海的运动,比如用大量谍报人员打入国民党的心腹,窃取情报等等。受此启发,我以为被列宁称之为马克思主义的策略艺术者,说穿了就是诡谲的伎俩而已──善于利用美好概念的绑架是其一也。 愚弄式绑架 共产党第一是绑架群众。他们看准...

杨十郎:掂一掂“习近平思想”

缘起 最近惊闻,一本关于习近平执政理念的新书《习近平思想》在英国举行首发式。声言书中的内容将毛泽东、邓小平和习近平作了“理论断代”,意味着习上了一个台阶,正式跳出江、胡的历史框架。 这真是中国的一大幸事。恩格斯早就有言:“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384)现在中国有了理论思维也就是“思想”,而且是崭新的“断代”思维。中国人正可以借此...

杨十郎:党文化可以休矣!

共产党不是文化党,在它的历次党章中也没有规定党员必须具备何种文化素养(中国的民主党派还明确规定,党员以中高级知识分子为对象),不识字的也可加入共产党,国内还有党委书记写不来汉字的报道。不过,在江泽民标榜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中有中共“代表中国先进文化发展前进的方向”一条,胡锦涛承袭之,习近平也称要把“三个代表”“毫不动摇地长期坚持下去”。这就不免使人觉得有一个阿Q精神在蠕动:阿Q“很自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