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梁:杨天水印象

我只见过杨天水一面,那是前年夏天,上海。 电话里,杨天水感叹道,十几天前他来上海就想见我,但联系不上。我说,现 在联系上了,那就来吧。 当时,我和井蛙住在浦东西渡。这年的春天,我们从路边的中介公司找到了这套房子。没想到还不到一星期,当地警察就找上门来了,还带上一个门口的保安做跑腿的。我是上海人,住在这里当然无懈可击。不过,从中我得出了两个结论:一,警察窃听了我的电话;二,带新村的保安来是为了方便...

井蛙: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你一个人,今天就在牢房里度过 我捧着 田野上所有盛开的花朵 呆站一处发楞 我的兄弟,我不是想念你的安妮 可是,我的手抖动得利害 (继续阅读)

杨天水:我之爱

引子 那冷漠麻木的高墙 那昼夜横空的电网 将青柳、江河、绿禾隔断于春野 又隔断自由鸿雁之翱翔 然而明月拒绝操纵与垄断 给举世人以同样之爱光 正是它温柔慈和之面目 牵引着数不清的相思与梦想 (继续阅读)...

许万平:凝重的一部史实——纪念杨天水先生逝世两周年...

一 在喧嚣的路灯下面,不远处还隐隐约约传来麻将的咚咚、啪啪声,身后的轻轨列车飕飕而过,连绵不断的大小汽车带着滑滑的声音呼啸而过。我就坐在一个露天小条椅上,身旁有一个垃圾桶,再远一点还有一张乒乓球台,四周有一些花木杂草,地面好像不是很干净。我就在这个夜深的环境里开始了对这一篇文章的写作。 第一次与杨天水认识,大约是在二零零三年的九、十月份。记得那一天下午,天水给我打来电话。他先自报家门,告诉我他叫...

许万平:致杨天水四姐的回信

四姐,你好! 前一段时间到福建去了,回来之后也一直在忙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你说你搬了新家,那好啊!祝福!我记住了。我有机会一定会来看你的,四姐。也欢迎你到重庆来玩!欢迎你们到重庆来! 天水离开我们都快两年了,唉!说起天水,我就伤心!怎么办呢?唯一的就是我们的就不要过多地去想他,暂时把他忘记,把他忘记!就让他深深地活在我们的心灵就行了。相信会有一天,会有那么一天,历史自有公道,历史自有公论。 四...

杨天水:心灵的痕迹

(2003-11-08 08:22:18) 今天的南京,风景殊异。细雨自昨晚飘然零乱。夜半悲风侵入古城,如戚如诉。我凌晨六点起来,漫步于华山饭店院内,满眼黄叶,一地飘零。晚秋将尽矣,年华消逝兮。而我们苦苦寻求的真实,居落何方?试问朋友你在哪里?有何感受?难道上帝的恩宠没有降临于你?难道你的心灵不是宇宙精华?宇宙之中,还能有什么比聪慧的心灵高贵?与之相比,难道豪华的物质不是毫无高贵可言的转眼疾逝的...

杨天水:恐怖泛滥的太平盛世

有这样一个市霸,它不但需要依靠暴力机器维护自己的强权与特权,也需要文化帮闲出来捧场,于是经常找各色帮闲,到市场里说书,以便获得捧场之外,再给它垄断的市场增加点色彩,取悦大众,大众总是庸俗文化的热爱者,赵本山和潘长江为大众喜欢就是例证。 中共就是这样的市霸,中国大陆就是它垄断的市场,李敖就是它前不久请来到这个市场里说书的帮闲。 这个文化帮闲到了中共垄断的市场后,看到有些新式楼房、马路,有些花花绿绿...

杨天水:朱利峰的民主型人格

历史上任何时期的反对派,个性和人格都各有不同。有民主型个性的反对派,也有专制型个性的反对派。当今中国民运群体也同样如此。尽管很多人口头上都高喊自由民主,但是骨头里面,是民主型人格类型还是专制型人格类型,大有分野。 民主型人格类型,有真正的爱心,有宽容的心态,能够和众人协调合作,这种爱心的泛化,逐渐扩展到爱整个人类,包括能够真正宽容那些迫害他们的专制势力,宽容那些攻击毁谤他们的异议。 而专制型人格...

杨天水:重庆警方违法无度

——许万平以及家属权利受损小记 许万平先生,重庆人,45岁,是广为人知的民权志士,八九六四的时代,就因为坚决反对专制主义,被判刑八年,八年的牢狱之中,受尽了精神的和肉体的摧残。出狱不久,继续为民权奔走呼号,旋即再次遭到政治迫害,被劳教三年,劳教结束后,继续受到不断的侵权,去年重庆警方,为了保证他们“六四”期间所谓的稳定,还设计了“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名义,关押了万平两天,尽管后来有关警察以“奉命而...

杨天水:中国有多少袁世凯集团

一九二四年十月十四日,中华思想巨星辜鸿铭先生在日本大东文化协会演讲,谈论《何谓文化教养》时说:“袁世凯这一寡头集团不光混帐、傲慢,而且也是一个由惟利是图的地痞组成的集团。他们的人生目的不外乎吃喝玩乐,他们腐朽透顶,一点也不考虑全民的利益。”(转引自《辜鸿铭文集》下卷P.285.黄兴涛等译海南出版社1996年8月第一版) 大约在一九0六年,辜先生就预言道:“就我所见,目前中国改革运动的狂热,将注定...

中国系狱良心犯正面临系统性剿杀

至今业已清楚披露出来的系狱良心犯有关身体状况,如贵州的陈西,湖北的秦永敏、刘飞跃,北京的胡石根、广东的郭飞雄、浙江的吕耿松、四川的黄琦、刘贤斌、陈卫等等,均面临被系统性“病逝”的危险。(阅读全文)...

杨天水:中共执政中的今不如昔

孔夫子曾经厚古薄今,遭到中共的尤其是文革时代中共的强烈反对,毛泽东和中共反对孔夫子厚古薄今的主要动机是为自己辩护,因为自己的政权从时间的顺序上,属于今天。按照著名的学者思想家辛灏年先生的理论,中共依靠暴力革命,颠覆了真正的新中国—中华民国,复辟了旧中国,即几千年来的专制主义国家。 这样的政权非常心虚,就象阿Q是个秃子,非常害怕别人说灯亮一般,害怕任何厚古薄今的说法。为了欺骗民众,为了编造自己的合...

停止白色恐怖,释放王全璋及所有的良心犯

震惊中外的709大抓捕三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陷入沉重的黑暗期,自此,中共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针对人权捍卫者的残酷打压一直延续至今,在这片人权被践踏的土地上,无时不在上演着一幕幕公民权利被侵害的惨剧。(阅读全文)...

杨天水:中秋节张林绝食继续

张林先生自九月二日开始了为期一百天的绝食,这是一种多么英武顽强的抗争!张林曾经说过:“监狱是我最后的战壕。”现在他又一次被迫处于这样的战壕,进行令人敬佩的非暴力抗争。 绝食以一种顽强的意志,首先要和人类天然的饥饿感作战,在监狱还要和监狱的各种压力作战,而绝食战士,除了意志和信念之外,不使用任何武器,只是以惊人的毅力,表达自己的意见,向不合理的势力和制度,表示异议。 绝食有无限的和有限的区别。南宋...

杨天水:七年就长大了

——祝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一个孩子长到7岁,还很幼稚;一颗树长了7年,很少能派上大的用场;而中国大陆很多建筑,从落成开始,就开始挖补、修理、刨来弄去,7年意味着浪费人民极多血汗;而《民主论坛》则正好相反,7年就长大成熟了。 长大的《民主论坛》有丰富的栏目,有宽容的精神,有众多的读者,为很多写手提供了表达见解或发布社会新闻的平台,为众多的大陆学者提供了交流的媒介。 说它长大成熟了,还因为它已...

杨天水:为良心学者呼吁

中国的政府,经常表示依法治国,也将人权入宪,凡此种种无不激起世人的期待,人们总是善良地期盼中国政府能够认真改革,放开言禁报禁。但是它一次又一次违反国际人权准则,反复打压言论自由,动辄以“泄露国家机密”或者“间谍罪”名义,拘禁或逮捕按照人权公约行事的学者或新闻记者,最终世人总是一次又一次陷入失望。 根据美国之音记者王怡茹在华盛顿于2005年6月2日报道— “四月二十二日,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4月...

杨天水:谁加速了诗人的病故

诗人杨春光病故了。他受过正规的英语科班教育,如果他力于此道,可以成为翻译家;后来他当过解放军营长,如果坚持混在官场,用大陆世俗的眼光看,即使不能飞黄腾达,也安康富足,可以饱食终日,用不着为基本生活需求犯愁,但是他没有走这个道路,相反选择了追求自由民主。 在中国大陆,一个人可以腐败,可以堕落,可以做奸商,可以充当任何形式的乱臣贼子,都可以轻易避开打击,惟独一旦走上追求自由民主的道路,便险象丛生了,...

杨天水:诗人杨春光走了,留下了什么?

提要:他毕业于外国语学院英文系,曾经是解放军的一个营长, 八九民运之后,被监禁近两年,九八中国民主党组建时期,他投入以满腔热情,但他更是个独立不羁的诗人。这个诗人走了,留下了大量风格独特的作品,留下了让人怀念的战士品格,同时留下了年轻的爱人和二岁的儿子,他这俩亲人处在苦难之中,我们应该一起来帮助他们。他亲人的银行资料是— 1、银行名称、地址:BANK OF CHINA YINGKOU BR SW...

杨天水:陕北汉子高律师

中国有句老话,说的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物。陕北水土、民风自有特点,自然就养成具有地方特点的人物特性。陕北人有个特性不容忽视,那就是剽悍。 李自成是个剽悍的陕北人。他青少年时期,受尽贫苦煎熬,外加官府暴政与民间黑恶势力的欺侮凌辱,迫使他20岁左右就大胆反抗,杀死恶霸,逃亡他乡,入伍参军。后来参加并领导造反军,智勇双全,经常所向无敌,平素非常克己,“不好酒色,脱粟粗砺,与其下共甘苦”,造反十二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