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养一个足矣

“人口众多”带来的种种烦恼现代人已有切身体会。“生育非控制不可”已逐渐深入人心,成为共识。就我而言,在新学年为儿子交了一大笔费用囊空如洗之后,对控制生育又有了一层更深的认识。 想当初自他妈有“喜”之后,我腰间那点散碎银子便叮叮当当往外抛。从B超费到红包费,从产房费到保姆费,从针药费到入托费,一年到头“吠”(费)声不断,害得我多年只敢喝散装老白干,抽低档“小南海”。 娃儿要发蒙读书了。哈,这下我可...

谭松:循环

张三清晨一上班便觉人不舒服,昨晚楼上的钱二又邀了三朋四友闹到深夜,害得张三满脑子都是“乱劈柴”和“妹妹你坐船头”。早上出门一看,窗下又是一地果皮烟头,张三冲着楼上狠狠骂了几句,上班后坐在办公室里仍觉气闷。 李四急匆匆拿着几张表格前来盖章办证。张三头昏脑胀竟连写错了两次。李四心急,想到上午业务正好,要抓时间多跑两趟,便不满地嘀咕了几声。张三原本气闷,遂将笔一扔:“你急?!我还憋得慌哩!等倒,我先上...

谭松:“雪化了是什么”?

“雪化了是什么?”老师提问。 “是水。”孩子们齐声回答。 老师非常满意,正待要表扬,突听得教室角落里有人答:“是春。” “谁说的?”老师皱起眉头,“站起来!” 那位答“错”了的男孩站起来,受到老师的斥责,同学的嘲笑。 原来“冤假错案”从小就可能遇到! 男孩“错”在哪儿呢?只能是错在与统一的“标准答案”不相符。 “雪化了是水?”固然“放之四海而皆准”,但那“春”的回答是不是内涵更丰富、更生动?在回...

谭松:小朋友和大明星

在前些日子那些热闹非凡的各种捐款捐物中,我见到无数真诚质朴的小朋友,但却很少幸会某些光彩靓丽的大明星。 电视上,长长的捐赠队伍中,总有小朋友高高地扬起手,或者被大人抱起来,将平日里省下的糖果钱、压岁钱、零花钱,一张、两张、三张地投入红木箱。其中有将自己心爱的获奖金牌拍卖后全部捐赠的中学生;有将自己业余卖报收入捐出的小学生;有身患残疾,困卧病床的不幸儿,有父母下岗生活困难的贫困生…… 回想这些年来...

谭松:小胡,你实在死得冤枉

今年6月16日,湖南郧阳医学院一位品学兼优的大学生胡志勇自杀身亡。起因是他在某医院实习期间,目睹带教医生的麻木不仁,对一位咯血不止的病人视而不见,乱开一些价格昂贵但于病无益的药以谋私利。小胡心情愤懑,给其父打电话说:“现在社会风气腐败,医生见死不救,学到的知识没用,理想被玷污。”身为县纪委副书记的父亲对这类事见得多,顺口说了句“看不惯慢慢习惯”就挂断了电话。 可惜,小胡未遵从父言去“慢慢习惯”,...

谭松:五角钱很重要

五角钱对我说来,真的很重要。 两个月前,车票涨了五角,我的心隐隐作痛。但电视上采访的两个市民,都很潇洒很轻松地说,五角钱,没啥关系。看见“榜样”的力量,我马上为自己的猥琐自惭,也为未能体谅公交的难处而自责。不过,紧接着看见涨价后月票车挤得天翻地覆,我又释然长叹:原来有很多人与我一样,“五角钱,真的很重要”! 但是,没有街头的怨声。只有月票车的拥挤,只有一张张五角票子灰飞烟灭,只有一颗颗“吝啬”的...

谭松:王小二拔牙记

王小二一大早排队挂了一张专家号,七弯八拐地找到了牙科外科室。地区大医院就是不同,牙科还分内科外科,不像他那个镇上,只有一名牙医,包揽了全镇1万多人的几十万颗牙齿。提起那名牙医,王小二就恨从心来。那家伙有一次居然活生生错拔了他一颗好牙! 牙科室宽敞明亮,六七名医生—式的白衣白帽白口罩,令小二肃然起敬。他恭恭敬敬地将专家号和病历送到唯一的一名中年男医生手中。 “拔牙?”专家抬头扫了他一眼。 “是的,...

谭松:王二娃

王二娃个头不大,但满面干精火旺,一看就属于皮球虽小,气很足,一碰就跳的角色。 此兄生平两大爱好,一是麻将,二是划拳,其中尤其是后者,王二娃简直视之为他人生的“支柱产业”。只要同哥们坐到酒桌上,他便容光焕发,顿生马拉多纳面对绿茵球场,拿破仑君临马伦多战场之振奋。 王二娃生活中实在没什么值得他自豪和炫耀的,连天天操练的麻将都是输多赢少。但划拳则例外。首先,他天生一付亮嗓子,且底气十足,虽然未遇伯乐失...

谭松:素质教育,教师请先

“教育必须从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这是在“沙漠”中艰辛跋涉多年的人们从心底发出的、焦渴的呼喊。 终于,天上有了呼应的雷声。近来,笔者连续被唤去开了两次家长会,接受的都是要“抓素质教育”的教育。我以为这下总算要下一场“及时雨”了。不料,随后观察儿子所受教育,仍然通篇都是“应试“的模式。分数仍是班上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字词句依然抄得天昏地暗……我不禁想到,我们的一些教育者,早巳在应试教育的“八...

谭松:那女人真傻

商海洗浴经年之后,重读莫泊桑名篇《项链》,发觉玛蒂尔德那女人真傻! 将借来的宝石项链丢失,自然令人捶胸顿足,但绝对值不得用一分一厘的点点血汗地赔偿呀,何况还连带赔进去10年美貌青春。我要是她,定要凭借我在商海中学到一一身功夫,选择以下高招。 一、倘若我良心尚存,原本没安借了不还之心(或者说还没发展到“兔子也吃窝边草”的程度),那么,我至少可以小施缓兵之计:或向债主福莱斯蒂埃太太苦诉眼下的困难,非...

谭松:拿起笔,挣银子!

小时,经常在街上看见红卫兵手握大笔边舞边唱:“拿起笔,做刀枪,集中火力打黑帮……杀、杀、杀!” 红卫兵们将竹片与黄纸糊成的道具笔左挑右剌,上下翻舞,尤如张飞丈八蛇矛。于是,幼年的我对笔的“刀枪”功能有了深刻认识。 前几天在报上读到重庆几起笔墨官司的报道,其中,既是原告又是被告的“中国第一自由撰稿人”(系自封)的孙敏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也引起了我对笔的功能的进一步认识。 首先要表明的是,对于张育仁...

谭松:李评书侃价与韦歌星点钞

今年中秋月缺月圆之际,有大小两颗“星”——痛斥“假打”的李伯清与高唱“爱的奉献”的韦唯——剌目地在老百姓头上闪了一次光。 9月14日,李伯清将“假打”理论付诸实践——临场脱演,让三千江津观众空欢喜一场。如果说评书先生是为了让四川老乡加深对“假打”的切身体会而出此怪招倒也罢了,但我思前想后,总觉得他甩手不干与出场价格有关。 演出前,李伯清讨价还价,最后出场费定为四千。这点钱,对沾了点“星”味的人来...

谭松:空落的掌声

“孩子们,”手风琴教师操着悦耳的女高音朗声说:“这次地区庆祝‘五·四’青年节,要举行文艺演出,特邀我们少儿手风琴班参加,电视台还要摄像!” “哇——”20多名小琴手爆发出一阵欢呼。 “还有一个好消息,”教师满面通红,神采飞扬。“我们地区尊敬的书记爷爷、专员伯伯要在百忙还抽出宝贵时间来看望大家!” “哗——”20多双小手拍得通红。 当女儿回家激动地告诉我这特大喜讯时,我也激动了。女儿小小年龄便要登...

谭松:可悲的“冷血动物”

保护蛇,维护生态平衡,是早已明文规定了的律令,也是报上喊亮了的口号。此外,我们也不时读到:执法人员查获一桩私自贩运贩卖野生活蛇的违法行为,将XXX条活蛇放归山林的报道。 我为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欣慰,为正义的执法而鼓掌。 不料,掌声未落,突见一大报上鲜红的通栏广告,上面大书:冬季吃蛇。那个“蛇”字,写得又大又活,惊心夺目。下面的文字说明是澄清人们认识上的偏误——即蛇是冷血动物,冬季不宜吃。该广告旁证...

谭松:假如地球上只有人

人类根据“弱肉强食”的生存原则,对世间万物进行秋风扫落叶般的“强食”,到2200年时,地球上最后一只飞鸟被猎枪一弹击落,最后一只野兔被人类一口吞下,最后一只东北虎在狭窄的牢笼里孤独死去,最后一棵冷云杉被砍来卖了钱……地球上再也没有“万恶的”虎豹豺狼、毒蛇猛兽,举目四望,是人的海洋——“万物主灵”的人类彻底胜利了。 问题是,胜利之后的人类又怎么办? 孩子们天性喜欢动物,于是,那时的动画片空前畅销。...

谭松:多些“怒”,少些“忧”

《经济参考报》1月13日披露,一些党政机关无偿占用企业资金达12亿元,物品三万多件。标题是“以权侵占令人忧。” 对以权侵占了人家12亿元,居然只是“令人优?!”由此想到三天两头读到的“令人忧”:年年拖欠教师工资是“令人忧” ;打“白条”上亿元是“令人忧” ;假冒伪劣泛滥全国是“令人忧”;贪污腐败更是“令人忧”…… 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感到“令人愤”、“令人怒”?! “忧”者,担忧,忧伤是也,它给人的...

谭松:打雷闪电,老天发怒

小时候,每当天上雷鸣电闪,我那没文化的奶奶便惶惶地说:“老天爷发怒了,有人作了恶,要遭雷劈。” 我幼小的心灵,便更加害怕打雷,我于是惶惶告诫自己,这辈子千万多行善,少作恶,以免惹老天发怒,惨遭雷劈。 后来读书,有了文化,得知头顶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天爷,所谓电闪雷鸣,不过是云层中的阴电和阳电碰在一起发出的亮光和声音。我又惊又喜,衷心感谢伟大的现代科学之光一 扫我心中的无知与惶恐。从此,当奶奶又喃喃...

谭松:茶楼闲语

楼下又一家火锅馆隆重诞生了。 先是一大帮精壮汉子呼啸而至,叮叮当当,吆五喝六将店堂打整得焕然一新,将四周污染得惨不忍睹。接着是胖老板娘巍然登堂,气壮如牛号令丘二。她一开口,左邻右舍便了解毛肚的价格,鱼鳅的行情。开业那天,店小二疾步如飞,众食客猜拳如雷;老板娘更是精神抖擞,吆喝声直入五里云外。我等上下左右的住户,暗暗叫苦,跟着“隆重”了一整天。 隆重之后是天天的日欢夜闹。窗外那块珍贵的绿草地,转眼...

谭松:“有关部门”与“种种原因”

“有关部门”与“种种原因”是我们报刊杂志上频频出现并前后呼应的用语。顺手缩略一小例:某地假冒伪劣猖獗,群众反应强烈,经查,有关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由于种种原因,问题至今未得到根本解决。…… 每每读到这类“披露”,我便露出“苦恼人的笑”——“部门”都“不清楚”,原因都“不知道”,问题怎么会得到“根本解决?!” 负有责任的“有关部门”到底是哪些部门?是因为机构繁多,我们的记者搞不清楚,只好以模...

谭松:“牌子”与霸气

《重庆晚报》8月26日披露,中梁山街道办事处那位陈主任,在街上与人争吵了几句,便驱车将对方往死里逼,光天化日之下,非将对方整得车毁人伤不消心头之恨。主任大人,何其霸气!‘ 不过,街道办事处主任,似乎也算不得什么“大人”。那么,他哪来如此霸气? 也许,他庙小后台硬,背景深广;也许,他在他那小小王国里称王称霸惯了,一不留神便将霸气耍到了街上;也许,他揣摸骑摩托者定不算什么“人物”,撞他个人仰马翻何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