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苏里:我们文明的痼疾

赵园先生的专著,发表于1999年元月。此后十多年,每遇“戾气”字眼,或类似情景,首先想到的就是赵园有关“戾气”的研究。专著的开编(“明清之际士大夫话题研究”),第一章(易代之际士人经验反省),第一节,以“戾气”为题,说明“戾气”在全部“话题研究”中的分量。(在2006年年底出版的《制度·言论·心态》中,“话题研究”有了“续编”。作者说,虽然对该话题还有很多的“不自信”,但基本工作可告一段落。) ...

刘苏里:南海困局,中国的选择空间局促

中菲黄岩岛所属之争,并未落下帷幕。菲方极力促成争议的国际化,而中方,一直以来的政策,是就事论事,只跟“争议”方谈争议,至多参加东盟为解决此类争端的务虚会。中方宣示的态度很明确,即南海及其诸岛,中国享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东盟为此斡旋,中方既出于礼节,也是不失强调自己立场的机会考虑,选择了高姿态。 值得注意的是,在菲方要求美方就黄岩岛争端表明支持菲方诉求时,美方再次表达一贯政策立场,希望南海主权争端,...

刘苏里:中国人靠什么安身立命?

几年前,广西师大出版社推出奥斯勒《生活之道》,几乎同时,北大出版社重印了加纳罗《艺术,让人成为人》。奥斯勒通过他的作品,传递作为志业的医生的“生活之道”,就是2400年前古希腊“希波克拉底誓言”教导的,医师必须以爱心对待每一位病人。一次给学生的演讲中,奥斯勒说道:“……如果你们只顾着追求自己的利益,把一份崇高神圣的使命糟蹋成一门卑劣的生意,把你们的同胞当成众多交易的工具,一心只想着致富,你们定可...

刘苏里:2014年度图书扫描

东西方处在各自的十字路口,各有各的问题。但主义之争、文明忧思、大历史叙述,都是这个当口必修的课题 《保守主义》(刘军宁著,东方出版社,2014年11月)一书再版,于2014年有着特殊意义,它让读者有机会重温“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即捍卫、守护自由传统。更重要的是,它告诉读者,这一传统,是西方的,也是东方的;是古典时代具有的,也是现时代政治演进突出的特征。以此视角观察2014年的出版,大体可以得出...

刘苏里:强国与危机意识

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族国家,危机意识也最深重。 日本危机意识也很深重,但与美国不同。日本是岛国,国土四面环水,面积狭窄,又多发地震,比起美国,人口数量与国土面积之比,差之千里。此外,日本自然资源极其匮乏,即使农业资源,比起美国,也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日本人的危机意识,与其立国所处的自然条件关系甚大。以色列国危机意识也很深重,但与美国不同。以色列,除了丰厚的历史、人文资源,自然资源几乎一无所有,甚...

刘苏里:追忆我的一位小学老师

2007年4月22日,晴,燥热。 下午参加“经典的不同读法”暨李零先生作品讨论会结束后,主办方约请几位参会者共进晚餐。席间,几乎就说了一个话题,“文革”时期的暴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退休教授关于语言暴力是如何演变成现实暴力的论点。他举了几个例子,比如姚文元有过一文,提出对阶级敌人,应该将其打入十八层地狱,并踏上一只脚。果然,“文革”期间的中学生,不止拿皮带抽他们的老师,剃阴阳头,左右开弓打老...

包刚升、周濂、施展、刘苏里:多元主义的陷阱

——当代政治的挑战与危机 本文系9月16日经济观察报·书评沙龙“二十一世纪初的民主困局:衰退还是转向”整理而成 刘苏里:我介绍一下几位嘉宾。我突然想起来,他们都是70后,周濂老师是74年,他最大,是政治哲学家;包刚升是政治科学家;施展老师是政治思想史家——他是给他们两个写传的,他本来主要是给周濂写传,但是保不齐刚升老师也会发明理论,比如“发展的悖论”就是他发明的。这三位都是当今中国政治学界当红的...

刘苏里、林国基:“天定民族”的应许之地:美国政治中的犹太约法传统及现代启示...

即使专业人士,也未必说得清什么是“约法传统”,说得清的,未必说得清此一传统与近现代宪政实践的血脉关系。上帝通过摩西与犹太人在西奈山立约,这个《圣经》故事隐含的宪政意义,穿越漫长历史隧道,怎样落户于人们通常理解上的政治治理共同体,是本篇对话试图回答的问题。 林国基先生,是中生代有成就的政治哲学家。他从河南老家,游学北京,又跨洋到德国慕尼黑,学成后几度游历,从中国社科院(北京)到国之南端海口,又游教...

刘擎、刘苏里:立宪与政治正当性

本期对谈,以美国为例,围绕政治正当性(亦即合法性)主题展开。其中关键的问题有三个:第一,是政治正当性问题的发生学原理,即这个问题是怎么来的。在西语国家虽已是常识,但在汉语普及性讲述里,还比较鲜见。刘擎教授谈它的起源过程,有惊心动魄之感,亦多少有”偶然”之感。第二,是源自欧洲的观念如何越洋成了美国宪政实践的范本,以及美国政治治理结构因解决该观念带来的两难,是如何设计出...

罗小朋、刘苏里:交往理性的困境及其陷阱

时间:2010年6月16日19∶30~23∶00 地点:万圣醒客咖啡厅 罗小朋,1947年生,1965年毕业于南昌二中,1970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1982年获中国人民大学硕士学位。1989年至1992年,先后在英国牛津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访学,随后在明尼苏达大学攻读农业经济学,获博士学位。1970~1972年,在河南农村插队。研究生毕业后,任职于社科院农经所、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农村发展研...

行宪之难——张千帆与刘苏里对谈录

刘苏里:说到立宪话题,国内时冷时热,这是为什么? 张千帆:我想社会对这个问题的反映总是热的,但是上面有时觉得敏感,不让谈,看似冷下来了。 刘苏里:如此重要问题,所积累的底子本来就薄,再不能持续进入讨论。。。 张千帆:中国的立宪过程确实可以说没有完成,因为前几部宪法都是上面制定的,民众没有深入讨论。 刘苏里:很想听听你对1949以来的制宪及其结果,做一总评。其得失成败,根源。。。 张千帆:其实,中...

宪政之困——童之伟与刘苏里对谈录

对谈者:童之伟、刘苏里 时间:2012年02月21日 地点:上海-北京,各自家中 【刘苏里开场白】宪政理论难还是实践难,当务之急是修炼理论还是侧重实践?本期对谈录,主谈者童之伟教授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童教授宪法理论出身,但多年关注、推动宪政实践。并非他觉得理论不重要,而是在现有格局下,他认为,宪法学者力所能及的,或更重要的,是盯住宪法条文,尤其公民权利的逐项实现。 我尊重童教授的选择,甚至赞赏他的...

陈端洪、刘苏里:制宪的困境

时间:2010年7月21日19:30–22:30时 地点:万圣-醒客咖啡厅 陈端洪,1966年生于湖南,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教授。1984年就读于湖南师大,1988-1993年就读中国政法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1995-1996,在伦敦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现就职北京大学法学院。主要代表作品有《宪治与主权》(法律版/2007)、《制宪权与根本法》(法制版/2010)。 与陈端...

刘苏里、王焱:社会思想视角下的中国问题

时间:2010年8月24日下午16:00~19:00 地点:万圣-醒客咖啡厅 人物:王焱,1953年生于北京。1985年-1988年,任三联书店《读书》杂志编辑部主任;1988年-1991年,任《政治学研究》编辑部副主任、代主任;1989年-2008年,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副研究员;现为《公共论丛》主编,《读书》杂志执行主编、《社会学家茶座》执行主编。 1985年以来,先后兼任中国社会科学研...

刘苏里、邓晓芒:哲学家今天的角色

时间:2010年9月19日16 : 00~19 : 00 地点:武汉-北京,MSN上 邓晓芒,1948年生,湖南长沙人,1964年初中毕业下放湖南江永县插队落户,1974年回城当搬运工,1979年考取武汉大学哲学系西方哲学史研究生,1982年毕业并获硕士学位,留校任教,1989年任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2010年转任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哲学史学会副会长...

刘苏里、李零:“文化人也不是善茬儿”

知识分子在骨子里非常排他 刘苏里:《放虎归山》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和90年代初的作品,《何枝可依》是最近几年的作品。你1983年读《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读《费尔巴哈》章”放在新集子里,有什么考虑? 李零:没什么深义。《何枝可依》叫“待兔轩读书记”,只是个读书笔记的汇编,是个自己教育自己的东西。那篇东西写得最早,当然得排在最前面。我这个集子,收的都是挺严肃的东西。这篇东西,不是我以前那种杂文。不...

徐贲、刘苏里:公共知识分子:记忆有目的与言说有立场...

一个人应该遂生重死 遂生就是要求自己活得任情适性,同时也允许别人这样活下去 重死就是不让自己白白丢掉性命,同时也不要别人这样做 让人“好好地活”,不要“白白送死” 这是我关心的“大问题”之一 “面对事实本身”,是某类知识人言说所坚持的原则。这看起来是个常识,它也的确是个常识,但并非所有知识人能守住这个“底线”,不是因为技术上有多难做到,而是坚持这个原则,便意味着,当你看见真相,且有必要说出时,你...

汪丁丁、刘苏里:中国问题及其复杂性

访谈者_刘苏里 被访谈者_汪丁丁 刘苏里:有些知识人你很难给他作学科定位,汪丁丁教授便是其一。非要做个概括,我只能说他是制度学家,或未来三四十年回头看,我们这个时代少有的思想家。平时,大家印象中,汪教授知识渊博,从宇宙大爆炸、脑神经学、认知心理学,到他看家的经济学,到政治哲学、教育学、法学,总之,他无所不通。他自称“很懒”,文字多是“被逼出来的”,但每一年,以各种名目(论文集、随笔、对话集、讲义...

德意志的费希特:激情与迷途——高全喜答刘苏里问

此次对话,对象是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德国思想界巨子费希特。其著作中文版的数量与其名声,颇不相称。他在中国大陆的名声,与其巨大的国际影响力,更是差强人意。 费希特,出身贫寒,但天赋超人,有幸获得私人资助,才读得起书。这个起点,于他后来的言行轨迹,或留下烙印。或正因此,成就了他的名声和事业。费希特少年得志,激情四溢,脑力过人,不乏勇气,可一生坎坷——个人生活还在其次,是他个体秉性与所临时代,造成他悲...

刘苏里、金雁:东欧共产主义及其殉难者

  对话人_刘苏里 金雁      有些人即使在他的祖国一时被忘记了,但只要他为人类精神品种的提高做出过卓越贡献,就总有人记得他、怀念他,向他表示敬意,匈牙利人纳吉,南斯拉夫人吉拉斯,就是这样的先知和圣人。在人类为追求政治的古典性舍生取义的纪念碑上,将永久镌刻着他们的名字。   米洛万·吉拉斯,南共创始人之一,南斯拉夫反法西斯战争的领导人,南联邦国民议会主席,联邦副总统。最重要的,他还是一名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