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勍:端午过汨罗或跪族始祖

屈原把命跌沉江底 给用汉字的人 一个节假的由头 一味共享的口福 还有一贴叫爱国的膏药 传说或神话之后的白话文—— 得意便激昂的意气书生 鸡血充盈起来的家国天下 失意后的常态演技—— 散发弄舟 擂胸悲怆 楚王啊 我是天纵英才 唯二的忠臣 除我非庸既奸 快快重用我吧 否则我就要 吞金 跳崖 抹脖 投水…… 顿足捶胸的撒娇耍泼间 岂料演大了 一个夸张的踉跄 滑跌过了欲望的江堤 功名利禄 微言大义 学成...

周勍:和恐惧赛跑

非常感谢意大利笔会,在我因1989年“六四大屠杀”被关押过的“劣迹”,而被中共当局用国家强权生硬地烙上永久的“危险分子”标签17年后的今天,第一次用作家的名分来邀请我到美丽的米兰来出席这次盛会。在这里我之所以强调“作家”的身份,并不单纯是因为这次机会是对我的身心在监狱的那两年零八个月的非人生活中失去了原本坚固正常的的六颗牙齿、双手关节也因长期戴手铐而落下腱鞘炎直到现在若犯病痛的连笔都拿不住的现状...

周勍:中国“绿卡”引发舆论大反弹:社会包容力显示人道和文明水准...

原标题:作家周勍谈中国“绿卡”引发舆论大反弹:社会包容力显示人道和文明水准 新冠肺炎疫情未解,中国网民最近今天的注意力被另一个话题所转移,大有舆情PK疫情之势 。这就是中国司法部于2月27日发布的草案,公布的同时,中国司法部称要在30 天内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不料却引起了网民的极大反弹,反对和愤怒。主要的反对意见都认为这是条例中规定的外国人申请永久居留权的条件太过宽松和模糊,而且这些外国人可以轻...

周勍:应该给香港的警察们看看我这则访问

 应该给香港的警察们看看我对前东德海军上将丶国防部长做的这则访问—— 今日是德国国庆,没有阅兵、没有大型集会、甚至没有国旗,重要的标志可能就是全国放假一天、商铺关门打烊。 如何纪念这一天?再分享一次我过去为前东德国防部长霍夫曼做的一个访问,他是德国这个国家能如此和平转变的历史现场当事人,今天这个日子到来有他一份功劳。 对他的访问有以下几点比较有意思: 其一,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天,前东德的主要负责人...

周勍:凿洞窥年轮

题 记 完成这篇文字的境遇及其代价,终其一生都使我对人性深怀惊悚和质疑!因为它是我的6颗原本坚固的牙齿与因连续53天戴手铐而落下至今犯病时仍拿不住筷子的病手的直接替换物,是在那间面积不超过2.5平方米,就连杀人纵火的悍徒只要关上一个星期左右就会大把大把地往下揪自己的头发的禁闭室里,以一直戴着铐子的手,用藏在冬日仍能拧出湿水的褥子里的小笔头,藉着狭窄门缝里因打饭时才能挤进来的些许亮光写在废报纸中缝...

周勍:食在中国

女士们先生: 诸位好!感谢大会给了我和诸位分享中国食品安全的机会。 在意识形态垄断的专制国家里,作为一个作家,你只要对这个腐烂透顶的制度表示哪怕是应付式的顺从,这个有着“养猫养狗养作家”传统的腐败机制,就会给你一个常人难以想见的物质享乐和精神饕餮——据我所知一个党所承认的党员女作家,响应温家宝的关注农民工的说辞而赶着写了一篇几万字的小说,生硬的把字排大,出成一本所谓的书,其稿费就是10 多万人民...

周勍:中国的病灶:丑陋恐惧症——写在《民以何食为天》前面...

考验一个人,并不在于他是否成功地扮演了他自己给自己所确认的角色,而在于他是否成功地扮演了命运交给他的角色。 ——[捷克]杨·帕托切克1 作为一个出生在唐代中国首都长安的人,坐在德国西部Duren市郊伯尔小屋栖居书房的灯光下,给德语世界的读者写点文字,满脑、满眼尽是感恩与禅机“相逢一面500年修”所显现的情愫和气场在激荡冲撞。一时间,思绪自然便有点拥堵且恍惚茫然——宛若一辆公交车的窄门,乘客们争相...

周勍:三岁我就有了逃离古巴的冲动

——卡斯特罗女儿阿林娜·费尔南德斯(Alina Fernández)访问记 翻译:Mexi Can 访谈地:米兰DE ANGELI家族庄园   人事缘起(采访手记) 在路上——对于相对保持行走人生的族群来讲,其重要的动力与诱惑就是生活的不确定性:下一步甚至下一刻你会碰上什么事?进而会发生什么?而命定能遇上谁并与之关联,则是所谓冥冥中无法把握的缘分。 而人要对一个国家一座城市或者一个小的可以忽略不...

京西何夕:迁徙自由与人口隔离

——为消除贫民窟有必要实行隔离和收容制度吗?(二) 修订稿2003年5月9日 京西何夕·论坛二:人口与迁徙 座谈时间:2003年3月8日,上午10:00-12:00 地点: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四季庭院 陈岸瑛:今天讨论的议题是迁徙自由与人口隔离。首先我们要感谢新青年网站和万科公司为我们提供的这样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场所,我相信我们今天所谈论的这个问题,它的严肃的意义,和北大百年纪念讲堂这样一个庄...

莎佩雪:六四30年 民众看穿了政权

六四30周年之际,德国之声记者莎佩雪(Sabine Peschel)采访了曾因六四入狱、现旅居德国的中国作家周勍。 德国之声:89年的春天,有一个很大的抗议活动震动了中国。你那个时候24岁,在西安,自己也参加了这个运动。在你看来,这个运动是一个民主运动,学生运动,为了好一点生活条件的抗议,还是要得到更大的个人自由的抗议? 周勍:我觉得这个应该分不同层面来谈。学生基本上就还是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

田牧:周勍以纪录片驱散“文革”阴魂

周勍(右)的“文革”历史纪实片《我不记得了……》恰如其分地掀开了中国崛起的画皮,揭示了一个现实中国的丑陋,“文革”之路还在走,是中国仍然没有结束的一场革命。(廖天琪与周勍合影)。图/廖天琪提供 “文革”阴魂不散,在坟场上空悠悠地飘荡,“唱红歌”回来了,跳“忠字舞”回来了,“最高指示”回来了,“伟大领袖”回来了,老毛的阴魂居然复活了,重新回到了960万平方公里的上空游荡,继续腐蚀着中国人的肌体与思...

廖天琪:中国有毒食品令世人惊心动魄

周勍在做研究和田野调查之际,注意到周遭层出不穷的食物中毒和伪劣药品事件。图/作者提供 周勍是2004年出版的《民以何食为天》一书的作者,生长在西安的周勍是民俗研究与口述历史的学者,更是一位具有良知、社会正义的制片人。不论在写作、编辑或制片方面,他在选择题材上不仅具有历史责任感,也很有前瞻性。他在做研究和田野调查之际,注意到周遭层出不穷的食物中毒和伪劣药品事件,于是开始进行暗中的调查,他要了解为何...

胡平:从毒奶粉事件看《民以何食为天》

2008年10月30日 这次三鹿毒奶粉事件演变成全球性事件。中国食品安全问题成了世界性的问题。于是很多人想起了周勍那本书《民以何食为天》。在这本书里,周勍早就告诉大家,中国的食品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问题。可惜在当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周勍生于西安,现居北京,1989年因参加民运,六四后被捕入狱,判刑两年。周勍现在也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他的报告文学《民以何食为天——中国食品安全透视》首发于《报告文学...

周勍:目的狂,方法盲

——一次在监狱管理人员掌控下的越狱 欲从太史窥春秋,勿向有字句处寻。 ——龚自珍 我仅希望在我身后留下一个完全献身于某种事业的生命。 ——马丁·路德·金 之所以急就章地赶写出这篇我终其一生都不愿提及的真实,因着这段真实,使得我吃喝拉撒睡都不得不在这个不足两平方米的禁闭室里,每日六两杂粮,因没有灯光而不知白天黑夜,初冬的日子褥子却湿得仍能够拧出水的境况下,双手戴着手铐整整关了53天!这个在陕西省所...

周勍:富人不是猴子

——对恢复财富尊严、建立财富持久积累机制的几点思考 在杀鸡给猴看这个游戏中,鸡、猴和杀鸡给猴看的人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联呢?其结果只能是弱势的鸡白白丧命,杀鸡给猴看的人越杀越残暴,而猴子很有可能逃掉或者趁机把这个肆血的恶人撞毙,就象报载的四川峨眉山那只因受到伤害而专门把游人往悬崖绝壁下推的猴子…… 今年以来,传媒的焦点和公众的注意力吸较高频率的集中到了富豪们的身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周正毅与孙大...

周勍:二渠道:一枚撞破石头的鸡蛋

——中国当代民营出版业与中共宣传部文化意识形态下的图书出版制度间关系之思考 自由的出版物是人民精神的慧眼,是人民自我信任的体现,是把个人同国家和整个世界联系起来的有声的纽带……自由的出版物是以真正的现实中不断涌出而又以累增的精神财富汹涌澎湃地流回现实去的思想世界……没有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是泡影。 ——卡尔·马克思 “鸡蛋碰不过石头”这句在中国流播甚广的民谚,以其视角经验的隐匿性,虚构出诱惑...

周勍:《英雄》:一剑刺在尾骨上

作为张艺谋的乡党,我自认还算个能守住关中老话“驴槽里别添马嘴”的界限――一般不对自己不懂或者未知的事物说三道四。所以尽管电影《英雄》一时间被炒成了猴子屁股,我压根儿也没动过花上百拾元去看看的念头,直到与旅英作家马建论及对《英雄》一片的看法,他鼓动我写点文字时,我仍没有动笔的念头:不过是一部为稻粮谋的娱乐片,值得小题大作吗?我自信自己对著名的张艺谋们的价值取向一惯的不屑;虽然与他们素昧平生。 可当...

周勍:“文革”手抄本:一株长在疮疤上的树——对剪掉舌头年代纪念物的一次总结与表达...

我的语言的界限,意味着我的世界的界限。 ——维特根斯坦 文化是一个社会自我认识的主要工具……对社会的全面控制会全然压制社会多元的内在发展,而无可避免地社会的文化是第一样被压制的东西;……这个国家今天阉割掉它的文化,明天知识性和道德会变的怎样无能?……生命的升华的一个必要条件是不断把秘密的东西开辟出来。 ——哈维尔《给捷克总统暨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 手抄本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产生的一个新的文学...

周勍:陪伴活死人(下)

那么,我为什么又要去把这已经随着岁月镶嵌在自己身心里的块垒,活生生的撕扯下来摆在大家面前恶心大家呢?如次自我手术般的经历这种疼楚和难耐的心里历程,难道这就是自己活着或者写作的底色?你也是当爹的人了,不要写那些给自己招祸惹非的事了,这世上没人爱听听那些闹心的事儿。你就不能写点让人看完哈哈一笑、谁都不撞磕17的事吗?老爹欲言又止的唠叨,此刻又再我的耳边回响。 那么接下来,我就力图讲一个不太有多少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