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极权和后极权时期的知识分子

“走向绅士”栏目关注“中产阶层绅士化、知识分子免于边缘化”,这种定位是春节前的事情,2月25日正式设坛,引来朋友们广泛关注。 其实,在当下生活场景中,知识分子话题一直是一个撩人心痒的问题。抛出几颗石子儿,试图从多角度表明我对这一世纪痒痒的看法,为“知识分子免于边缘化”话题的深入引来玉壁。果然,美美的、无价的石头,雨点一般纷纷来了也。哗啦啦下雨了,看见大家都在笑! 然而,我感觉,思维上的惯性在原有...

欧阳懿:知识分子身份的演变

对于生活在浓厚传统氛围中的群体而言,他们思想和生活的现代化转化可以滞后却难以避免。 传统社会的当代性转化,是一个系统的、渐进的变动过程。 它的基础是财产私有和思想自主的神圣性。 对于有200余年转换需求心理历程的群体而言,一般意义上的中产者和知识分子以及他们的发展、互动是一个常论常新的话题。 即此,人们对知识分子身份演变的关注和思考显得必要。 作为一种生命形式,对外界事物的认识和自主性的确立,将...

欧阳懿:我的爱国主义

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思想感情!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思想感情!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思想感情! 爱国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品质!爱国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品质!爱国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品质! 爱国者和爱国者的主义如是说。 为了这崇高,我要爱国! 为了这崇高,我要成为有主义的爱国者! 国啊,我要找到你,为了爱。 我询问姓氏起源研究的专家,知道欧阳氏乃越王勾践的后裔。找到你了,我不复存在的古老家国。然而,文种没有了,范蠡也卷了图画...

欧阳懿:爱国者秘笈

爱国,自20世纪80年代末年以降,成为瓷器国对付人权和宪政民主最主旋律的词汇之一。所以,在主旋律分贝最集中最高亢的地方,爱国者的队伍最庞大。 21世纪初,瓷器国农民第000000000000196819号离开村庄,到省城谋食,因工作关系与爱国阵营里谋食的人们有些接触。无意间听得大院里高级爱国者给美国鬼子做外公或爷爷或老爸老爹的秘诀和故事: 爱国,在报纸和农民面前要大讲,在电视和大本生面前要天天大...

欧阳懿:论“以德治国”

治国方略,又一次翻新兼复古为“以德治国”。 谁为领导核心或领导集体作此筹划?如果不考虑人权因素,当谏斩立决。 夫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也,唯德者可以居之。 说这话的古人,长长短短的白骨散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无从知道。 如果老鬼的灵魂还在飘零,要到哪里或已经在何处寻找新的肉身来安放,以避风雨凄冷雷霆轰鸣? 来自于此乎?以德治国。 祖宗有德有行或个人德行修为极高的人,有资格和必来治理好国家,黎民百姓或黔...

欧阳懿:“明理”和“明礼”辨析

听说,现在流行“公民道德规范”,觉得是一件有意思的推行。 作为一国的公民,明白道理、分辨是非,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最低标准的推行,既符合人性,又容易形成自觉。而这种自觉,很是重要的,胜过高标准严要求的教化。 比如学习雷锋——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崇高。 30岁以前的人(尤其是还能爬上一定权力层而行腐败的人),没有不慷慨激昂过的吧?花费的纸、笔、墨、砚,几多啊!不情绪化的人们,可以平心静气地来理...

欧阳懿:文化中捉鬼

社会的进步,使人类个体获得更为宽阔的生存、发展空间。这当中的根本,不在于器物改变,政权移换,姓氏替代或人种及其基因的置换,而在于文化的革故鼎新。正因为如此,极权者及其扈从在文化领域投入了大量地人力、物力,以装神弄鬼。 数千年以来,那些谋权篡位的中国帝王将相最终愿意将孔子的文化招牌──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高挂起来。甚至将子女的性事与孔子的苗裔挂钩,以此掩盖其谋反篡位的鄙俗历史和低贱的血统。这文化锣鼓...

欧阳懿:文明碎片上社会结构模式的思考

从乡下到成都,四下看去,遍地的高楼、熙熙攘攘的人与车,弄得我头晕脑胀,原来是遇上要西部大开发了。西部开发的意义,听的和看的很多,因为手眼生疏,一腔土语,觉得没有必要赶着热闹去说什么。两年里,我不言不语,我习惯于看和倾听。 和乡下不同,有意与无意中,你的眼睛和耳朵提醒你:西部开发了,这城里城外时时处处都是热闹的建筑工地。然后你听说,某处某处工地在拆迁或者挖掘时发现了古董或者古董的碎片,属于什么什么...

欧阳懿:一阳子念哪本经

一阳子如今在网站上做事,为了不自绝于人民,当向各位大虾揭自己的老底,坦白交代:一阳子,你念哪本经? 一阳子的先祖,越王勾践的后代,有功于楚国,赐封了山南水北的一块地盘作食禄,为了记录这件盛事和谢主龙恩,从此,子孙后代的姓名中有了一个”阳”字。当然,隐姓埋名者或被家族剥夺了姓名权的人例外。 究其实这还不是最高贵最久远的追述。越王勾践是大禹的后裔,这才是根根儿,更高贵更久远的...

欧阳小戎:何处是吾乡——欧阳懿巨著《民运文化建设探索》之序言...

一名持不同政见者来到世间,仿佛天生就是要去做无根的漂泊。在他的一生中,也许会拥有许多肝胆相照的私人朋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必然的,只要一个人愿意选择成为一名持不同政见者,自然就会有许多人愿意与他结成肝胆),但无论如何,他的生活总要不可避免地陷入被边缘化的境地,他将渐渐被社会生活的主流人群以不同眼光对待。这种边缘化导致作为个体的持不同政见者陷入困境之中,他将失去来自身边主流社会的认同和支持,进而导...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编后语:为疼痛作见证

2000年,我开始有意识地网上言说,除了自由思想和自由意志的张扬以外,我开始为我身边的一些因为自身和国民权利遭受侵犯而抗争的人们做见证。 我是一个悲观意识比较浓厚的人,所以,我如此说:无论他们或我们的追求有没有未来,我都将尽我的力量,来见证眼前这个时代的真实努力的一面。我坚信,因为我或更多人的见证努力,未来的人们只可以这样说:他们作得好或不够好。而决不会说:无,没有。 2002年,我直接从事与网...

欧阳懿:我无罪,我承受——最后陈述预备稿

[2003年9月22日,我得到起诉书,告知10月12日开庭,遂于23日写下这篇最后陈述稿。开庭在即,同监室的牢友和我反复核计,认为中国法庭的判刑,法官的随意性成分很大,为了不惹怒了法官,获得尽可能的轻判,我作出了在法庭上放弃最后陈述的选择,而把该文留在出狱后发表。后开庭变更为16日,我的家人为我聘请了成都兴精诚律师事务所的邱诗明律师做辩护人,家人和亲友被法庭以秘密审判为由拒绝旁听。两年来,我和家...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与韩斌先生狱中相识记

[2005年4月7日,从杭州押解回遂宁,我即被行政拘留13日。在狱中邂逅韩斌。韩先生,遂宁人,1989年为成都体育学院运动医学系学生,参加过当时成都和遂宁的学运。多年来,初衷未改,只遗憾未和同道有得联系。闻我则喜不自禁,相约出狱后共同致力于民运事业。作此诗以记。] 刚被推进牢房门 你就让跑巷道的红毛来问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姓八九,名六四 出生在天安门广场,北京 血型:爱国、民主、学运 你...

欧阳懿:希伯莱人的坚守

时候是2001年4月16日,星期一,复活节第二日,无事,偶翻得《读者》1995年第7期的旧杂志,有署名朱维之《希伯莱文化谈丛》文,读而好,编辑之。 希伯莱人,即古犹太人或古以色列人。本为中东闪族的一支,游牧于阿拉伯半岛南边,逐水草而居。公元前3000年,他们越沙漠,迁两河流域,发展了古巴比伦和古苏美尔文化;再北、再西到巴勒斯坦即迦南,成为哈比鲁人——希伯莱人——以色列人——犹太人。其间,他们有了...

欧阳懿:我说那真正的豹子——别样的中国:真正的豹子...

在一位朋友处见到2005年10月的《收获》。目录上见到于坚的名字。 于坚进入我的阅读注意,是发生在1989年10月份的事。那与遂中高87级2班的“小师爷”吕鹏志同学变成北京大学西语系的诗人西西有关。 诗人西西崇拜诗歌皇帝海子,海子在1989年2月在山海关把自己开放成鲜花朵。 1989年10月1日,诗人西西也要在山海关把自己开成一朵鲜花,原因还与1989年6月4日那场屠杀有关。 1989年6月那几...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哭叛

有感于徐锡麟与秋瑾的被杀和看客的喝彩,鲁迅先生沉痛地写下了揭示国民麻木愚昧状态的文章《药》,他还如此悲哀地写到:中国人向来缺少抚尸哭叛的勇气。 这里涉及到一个词语:哭叛。 通俗地说,就是对遭受来自官方的迫害的对象的理解或同情,是对异端或异议迫害的隔膜或蔑视的精神气质和对自我判断的肯定的勇气。 中国的帝王或类似于帝王的人们,因为是“奉天承运”的,所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儒家的...

欧阳懿:别样的中国:面包、土豆、水

再过两天,我就出狱半年了,“六四”也就16年了。近两日又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难受。一般要到天明,才迷迷糊糊地睡去,但仍然不踏实,老做梦。 梦里我坐在一块陌生的大平原上,一条大河流过我身边。阳光拍打我的头,比较舒服那种,有料峭春寒一般的风吹刮人的脸,感觉应该再温暖一点才好。远处,天空上的乌云还在,走远。它的下面是大片的原始森林,积雪远没有融化,踩在上面肯定很柔软,下沉的感觉很实在。这些,我似曾熟悉...

欧阳懿:政治迫害中的非政治手段——别样的中国:从东方输入的...

2005年9月26日,未满足当局“外出需要报告许可”的意愿,我跑西安散心并拜会林老林牧先生。28日拜别林老,他送我数本书,其中之一是崔卫平先生译的《哈维尔文集》。我建议一些朋友能读读这本书,他们说找遍各书店也没有,我把书拿过来细看,原来并非这个有严格出版限制的国度公开发行的文本。2005年11月3日星期四,有两件事值得我用文字来记忆,我的朋友许万平先生将被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的...

欧阳懿:致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信——别样的中国:我们的目标...

[早前就听说露易斯?阿尔波尔女士来中国访问,印象中有一个比较宽松的访问时间段,也就没有了紧迫感。待到这种有点个人痕迹方面的东西写就并发出时,朋友说,露易斯?阿尔波尔女士正站在回程飞机的舷梯上。人权方面的关注、观察和促进,对于眼前的中国而言,并不因露易斯?阿尔波尔女士的回飞而划上句号,因此,并作为一串已经过的事件,觉得有必要让它出现在大家面前,特觅处发表。作者]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露易斯?阿...

欧阳懿:四川民主党筹组侧记及评述(中篇)——别样的中国:民主党筹组篇...

中篇 一)探索一种科学的模式(上) 1994年初,刘贤斌到北京去了,我留在成都市荷花池批发市场铲货谋生。我的希望很美好,他搞民运,我赚钱作后盾。在北京收到我的第一次汇款时他来信:你是保证粮草的萧何啊。但终因下半年商铺价格上涨,我筹集不到后续资金,好好的势头没法延续。铩羽而归,那萧何不好当也当不成。 贤斌继续他的职业民运生涯,我在老家教书还债。我知道他的职业无所谓职业,我难以重复他的模式。但他的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