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小蚂蚁在移动,大象在小蚂蚁的背上——甘地研究之二...

蚂蚁啃骨头,人们很熟悉。蚂蚁背大象,没人听说,我乐意讲给大家听。 蚂蚁与大象,是不同类别的生物,原本有各自的性情与生活,即使偶然遭遇,决不至于冲突、搏弈。显然,我所要说的,决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东西。 对于强大到自称或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而言,19世纪末20世纪初,任何一个幻想从大英帝国那里获得“自治”或“独立”的印度人,都是一只小小蚂蚁。 这只幻想获得“自治”或“独立”的“小蚂...

欧阳懿:第三种武器:仁爱和非暴力——甘地研究之一...

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有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假如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起来!”就杠杆原理的表述而言,阿基米德无疑是很正确的,我无异议。但就事实而言,它是一个真正的假命题,因为这个命题的前提条件是不存在或难以实现的。在人类的历史上,这类假命题很多,不一一列举。 作为一种自主的生命形式,人类个体或群体自主性本质的实现同样需要条件来支撑。比如,面对来自民族外部或内部的极端奴役,自由如何实现? 莫...

欧阳懿:千年,留下我一声叹息

第20世纪在过去了,带着我们被阉割的俗念和伤痛。 没有脑子而被装扮成哲学王的娃娃,和长着脑袋而自己装扮成天真无邪的成年男人、成年女人,一起演戏。 对于这些,我早已经熟悉得没有了评议的情绪。他们此刻的身份是演员,万恶的旧社会,人们说,那是戏子;他们正在工作,就是正在演戏。 我只盯着电视机右上角表示时间意义的数字的变换,一秒、一分。没有那古老、铿锵、令人心颤的“嘀答”声响。 我静候那最后而又最初的一...

欧阳懿:时代的小贼:请为自己辩护

我们无疑还没有达到小康之家的水准,可偶尔也有几种零食放在家里的时候。妻和我都没有锁的概念,不几天,便发现那好吃的东西被三、四岁的儿子及小友扫荡一空,剩下的便属于价廉物不美的一类,且存在的时间意外地长久。尔后消失,大概也只是妻和我的成绩。 于是我要说儿子你多么幸福:生活在今天的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意愿,选择你自己的食物以及玩具……没有人会苛责你,你是自由的。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便有些心伤,有些泪意...

欧阳懿:大理国这个中产阶级

死不是去世 去世不是死 红鳟鱼、生鱼片和酒 都不能改变的事实 事实是我是醉了 包谷酒的背后 晃动着一众反革命影子 大理国死了 死得很幸福 死得很体制 没有哪个中产阶级 比得上大理国 更像中产阶级 它以为它不会死 大理国死后 毛主席和农民 破坏了它的尸体 毛主席死了 他的坏孩子用砖头重建城墙 城 墙 以及人民路 是大理国这个中产阶级 虚假的木乃伊 @大理老波念念不忘 他爹为此被摊派了 上个世纪八十...

欧阳懿:绝对真理与消极自由主义:谁更接近上帝的心思...

一基督徒的自然生命即将结束,他留给他好活过赖活过的世界的最后话语是:“宽恕我,上帝,很遗憾不能与你相见天国。” 事情并未至此结束,这位基督徒感觉自己的灵魂被裸飞的天使领进天国。 裸飞的天使问:“兄弟,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被接引升天的灵魂说:“有三件事让我惊讶,我认为死后能进天堂的人全在地狱里呆着;我肯定要下地狱的人在天堂里;更让我惊讶的是,我自己竟然也被接引到天堂。唉,上帝的心思,谁能领会呢?...

欧阳懿:我卑微而软弱的祈祷

四月三日上午,《书屋》编辑胡长明先生到成都,萧雪慧老师、孙文兄、南江在三一书店喝茶,邀我也去。 喝茶会友聊文化,在中国,没有比天府之国的成都更好的地方了,况且是与这样智慧的师友。 话题宽广:湖南与四川的人文景观比较,中西文化的差异,基督教的演变,中世纪的黑暗和神权皇权的二元格局,佛教与皇权暧昧关系之辩诘,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美国与世界文明的承担,文明冲突与弱势群体…… 天气很好,使人感觉是生逢了太...

欧阳懿:关于“改良”与“革命”

近几日的论坛,关于“革命”与“改良”的争论,热烈,同时向情绪方向发展了。认真的文章,因为各种原因,我一时不能做。先表明粗浅的意思: 网友lzccp把“革命”的概念搬出来,这是大家理性地回到问题本身的好办法之一。 在中国,先人伯伯言说“革命”时,是把商汤、周武联系在一起的,是为“汤武革命”。理由是“天命靡常”、“替天行道”、“出民水火”、“造反有理”之类。 所以,五千年历史长卷,满是篝火狐鸣、鱼腹...

欧阳懿:校长示儿第九书

亲爱的巴驼,因为原罪,故人也贪也欲也怯懦。故神赐的美酒、美地,并不是人人都可以饮得到,看得见。因为恒信,因为恒切忏悔、祷告,神必给以保守。 也有一些人,尽管信心不足,依靠彼此依靠或者抱团取暖,会走更远的路,其中也有的会饮得美酒或见到美地,这是何等的福气。还有的生命熄灭在路上,这也是在其中得福。 同路同行的人可能伴你五百米,也可能是五万里。今日,我所要说的是,除了自己对自己的放弃和背叛,没有其他什...

欧阳懿:台湾的选择

[我在批驳中共政权的非正义性时,一位年长者说:“共产党打倒土豪劣绅,实行土地改革,给了我们土地,所以,共产党对我们是有恩的。”当我问他共产党的土地是哪里来的、他的土地现在在哪里、被枪杀的几十万地主、被监禁的几百万土地所有者并未阻止三千多万中国农民的饿死是怎么回事时,他缄口不语。我问他国民党在台湾实行陈诚将军在抗战时期试验的土地改革政策和措施时,他更茫然不知。中共在大陆地区的极权政治,有其政治的、...

欧阳懿:产权和所有制形式刍议

达尔文这样告诉人们,生物的演化有意或无意地遵循了一条规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后来有好事者,有意或无意地把它引向这样的意义里:生物的演化是向前发展的,越优等复杂的生物越有机会生存或发展下去。当然,也可能这就是达尔文的意思。 问题是,和那些结构简单的细菌相比,恐龙是否应该比它们结构更复杂更高级,然而,人们要寻找恐龙来丰富自己的视野,只能用它的化石作为替代品,而大量的细菌堆积在人们的生活里;对于这种...

欧阳懿:桌子的故事

脚还没有迈出学校,各色人等都来教导我:“社会复杂得很,比不得学校单纯,人心险恶,处处陷阱。”我姑妄听之。心里想:“没什么了不起,处处与人为善,它能复杂到哪里去呢?” 首先工作的一个学校,离老家远,生活极端不方便,遇上放假,就逃难似的走。和同事关系不错,纷纷请我到他们家去作客。我很高兴,不复杂嘛。 两个月下来,我感到十面的敌意和对抗起来了,惶恐而委屈。后来知道,人家请我到家里去作客,而我只是乐呵呵...

欧阳懿:从中产梦想的破灭看中国社会的超稳定结构

搜索记忆,不能确定是在什么时间和怎样一条乡间便道上与贤斌谈论起中国社会的稳定结构。1988年夏?在涪江河畔?还是我家乡即将收获的玉米地?总之,没有了确定的记忆。或许是在不同的地方,谈论了更多的话题。 我们的谈论类似于20世纪四十年代黄炎培与老毛在延安窑洞里的夜谈: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跳不出周期性怪圈。老毛的回答是: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民主。 这种回答让黄炎培满意,不满意的是那些在“洗脑”和...

欧阳懿:温故知新:关于清末预备立宪·

序 [谨以此文献给为中国大陆自由、民主、宪政、共和实现而努力的人们。] 我们先民,最初是结绳而治,然后用龟甲兽骨祭祀和记事,再后来聪明到用钝刀在竹简木牍上刻画。我们可以想象制作和刻画都不那么容易,因而不是什么东西都刻画上去,并且那从事刻画工作的人也要有相当的专业水准。那时,人们相信人由神造,君权由神授予,最有权的是奉天承运的天子,代表天和神作良好的治理。他们还相信祭祀和书写能够通天近神,因而巫、...

欧阳懿:明末人物象——李自成、李岩、崇祯、袁崇焕、京师众民...

20岁那年,米脂羊倌李自成当兵吃粮去了,驻守银川,苦练骑射。4年后被裁,做了无业的复员军人。逢北方大旱十余年,草民无以为生到易子而食的地步。李自成便与饥民聚集一起,投了早前拉杆子的流寇不沾泥和高迎祥,由官兵而做了高迎祥别动队的队员。十余年不得要领。 记忆中,李自成曾是“高、大、全”式的推动历史创造历史的革命英雄,他们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是不会有问题的,即使有毛病,也不过有张献忠一班混进革命队伍里的人...

欧阳懿:公民在现代化社会中

预备就中产阶层在社会现代化转变中的作用作一番思想旅游,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得要领,后来我发现我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这种不可自拔的陷入,一直延续到“臣民”和“公民”这两个概念和它们的社会学意义被纳入我的思考范围时才得以解除。 人们首先注意到,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中国社会,留给我们的巨大文化遗产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这是一份十分...

欧阳懿:极权和后极权时期的知识分子

“走向绅士”栏目关注“中产阶层绅士化、知识分子免于边缘化”,这种定位是春节前的事情,2月25日正式设坛,引来朋友们广泛关注。 其实,在当下生活场景中,知识分子话题一直是一个撩人心痒的问题。抛出几颗石子儿,试图从多角度表明我对这一世纪痒痒的看法,为“知识分子免于边缘化”话题的深入引来玉壁。果然,美美的、无价的石头,雨点一般纷纷来了也。哗啦啦下雨了,看见大家都在笑! 然而,我感觉,思维上的惯性在原有...

欧阳懿:知识分子身份的演变

对于生活在浓厚传统氛围中的群体而言,他们思想和生活的现代化转化可以滞后却难以避免。 传统社会的当代性转化,是一个系统的、渐进的变动过程。 它的基础是财产私有和思想自主的神圣性。 对于有200余年转换需求心理历程的群体而言,一般意义上的中产者和知识分子以及他们的发展、互动是一个常论常新的话题。 即此,人们对知识分子身份演变的关注和思考显得必要。 作为一种生命形式,对外界事物的认识和自主性的确立,将...

欧阳懿:我的爱国主义

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思想感情!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思想感情!爱国是一种崇高的思想感情! 爱国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品质!爱国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品质!爱国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品质! 爱国者和爱国者的主义如是说。 为了这崇高,我要爱国! 为了这崇高,我要成为有主义的爱国者! 国啊,我要找到你,为了爱。 我询问姓氏起源研究的专家,知道欧阳氏乃越王勾践的后裔。找到你了,我不复存在的古老家国。然而,文种没有了,范蠡也卷了图画...

欧阳懿:爱国者秘笈

爱国,自20世纪80年代末年以降,成为瓷器国对付人权和宪政民主最主旋律的词汇之一。所以,在主旋律分贝最集中最高亢的地方,爱国者的队伍最庞大。 21世纪初,瓷器国农民第000000000000196819号离开村庄,到省城谋食,因工作关系与爱国阵营里谋食的人们有些接触。无意间听得大院里高级爱国者给美国鬼子做外公或爷爷或老爸老爹的秘诀和故事: 爱国,在报纸和农民面前要大讲,在电视和大本生面前要天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