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走近那部叫《追捕》的电影及世界

打江山,坐天下,这是极端野蛮粗鄙的欲念。上等智力和中等智力的人都要耻笑,一笑发出,傻子也遭遇脑风暴脑洞大开恍然顿悟。所以,弄权的人说君权神授和历史的选择。鸟生禹汤、金甲神汉、足印感孕、鱼帛丹书、篝火狐鸣、石人只眼……刘邦是第二号不要脸的人,把他爹拉出来站台:是的是的,那天在沼泽,我亲眼看见一条大虫把他妈妈扑倒和交媾于地,他们的头上一团迷雾或者祥光。 这是对勤劳勇敢的华夏人民智商的极端鄙视,是对他...

欧阳懿:我的山海经我的搜神记:莽哥和他的昆明

【在昆明的那些小巷,莽哥就象一阵风,他走过的地方,起一堆云。】 除了美食,中国大陆的人已经热衷旅游,见面所问或者自媒体上所晒,大多与旅游有关。忽东忽西,满世界乱窜,热闹异常。 我讨厌旅游,正如我厌烦一切他们的追风逐月。如果非要去一个地方玩或者流连,除非我能在在那里找到有趣好玩的人。 云南是旅游资源很丰富的地方,2010年前后,我滞留那里五、六年,见过的蓝天白云不少,去过的地方并不多。最多的当然是...

欧阳懿:自鸣得意小格局

星犯太岁,神经短路,想起父亲的第一件家具。那是一个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土陶罐,上书“自力更生”四个字。就在网络上搜看了几张图片,并配字写贴如是: 父亲的第一件家具。 大跃进的自限性病理表征是大饥饿,欧阳作栋同学跌跌撞撞逃离遂宁中学校,高中疑业。休止符。逃离了大饥饿的追杀之后,代课(教书临时工),然后结婚生下我姐生下我成为我们的父亲。我们很小很小见到他的屋里有一个土陶罐,上面有“自力更生”四个字。很多...

欧阳懿:奔跑啊,所有的月饼

关于,八月十五 有一种说法是杀鞑子 鞑子说,所有的男人你们听着 金银田地和股票是我们的 初夜权,也是我们的 奔跑啊,所有的月饼 你们中的一些兄弟 已经带着纸条,滚滚向前 滚进一些家门 滚进一些心房 没有人会双手拒绝 没有人的心冰冷如铁 奔跑啊,所有的月饼 如此我要自豪地描述我的双手 母亲啊,为了蔬菜粮食月饼 你生下我的左手 我要开始凝视我的右手 我的母亲生下的我的右手 它的使命应该进入伟大而深刻...

欧阳懿:艰难生长

昨天教师节,也许是有点拖延习惯,孩子今天有一些碎片化回忆出来: “有一两回,女老师,姓胡,又黑又胖,总画着浓厚的眼线和眼影。虽然是我妈妈的朋友,但是我的迟到或者不做作业的时候打手板心都不得手软。(1999年)我们家从保石镇中学发配至观音乡小学时,胡老师的丈夫是除小学里的小朋友以外第一个违抗“与这家人保持距离”禁令的人。” 这位教师叫戴建国,观音乡初中普通英语教师。他后来去了成都一所不错的私立中学...

欧阳懿:南美热带雨林里的蝴蝶

我们不怕南美热带雨林里的漂亮蝴蝶 我们不怕南美热带雨林里的美丽蝴蝶 森林里有许多和他们她们或它们一样的妖精 风情万种 让他让她让它失魂落魄踡缩翅膀,在森林里 交尾或者做爱,疲惫了睡觉或晒一会儿太阳晒一会儿月亮 饿了就饮花朵上的露水 那花朵上的露水何等神奇 也让蝴蝶蜷缩翅膀 南美洲热带雨林何等完美 蝴蝶的翅膀和飓风不往外面吹 我们恐惧咸阳长安洛阳城的蝴蝶张开翅膀 我们恐惧秦淮河边无定河边的蝴蝶煽动...

欧阳懿:在下中国摇滚第N人

帅哥好帅 帅得死人 不是该死的人死掉 就是死掉自己 流血五步 那是个愚蠢的笑话 你们冷兵器时代的故事 你们前威权体制下的阴谋 早已过时 于是你发现了摇滚很好 操一把吉他就是操起导弹发射架 或者U2飞机、B2飞机 兄长,你是中国摇滚第一人 人类最伟大的摇滚曲 她有一个严肃不朽的名字 先锋小舰队和反叛工程571 你好,我的兄长我的哥 在下叫非著名校长 中国摇滚第N人 今天九月十三日,我的家乡下着绵绵...

欧阳懿:豪吧,我的门

内马尔说:马拉多纳个子不高,他长着一双粗壮的足球腿。原来我们这些挑粪担水上山下沟的农村孩子都是足球腿。刘贤斌同学,他懂得真多。奔跑吧,足球先生。足球先生,小心那墙!然后我惊觉醒来,四下寻找,南柯梦外我的斧头和斧柄都没有了,哪个锤子把它们拿去做锤子啊! 萨拉赫,萨拉赫不黑,萨拉赫不白,萨拉赫是丝厂女工刘芳玉妈妈的孩子,但我常常把他想家成一位王子,华美而凌厉,会凌波微步和六脉神剑。那是1990年冬天...

欧阳懿:我亲亲的自由

姐姐,我心爱的玩具丢了 那一天,我和二丫在树荫下骑竹马 风吹雨打 姐姐,我心爱的玩具丢了 妈妈,我乖巧的小魂丢了 那一天,我把她夹在书页 我看见她们悄无声息钻进阿釆的书包 妈妈,我乖巧的小魂丢了 我亲亲的自由丢了,祖国 你和我听见她在大街上发出她的第一声欢笑 你和我看见她在广场上转动她的第一个舞步 那一个夏天,我亲亲的自由被碾压成污泥 那一个夏天,你聋哑眼瞎 那一个夏天,我亲亲的自由不见了 啊,...

欧阳懿:《零八宪章》: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重要的里程碑...

1949年3月,武装割据22年的中共党首毛泽东氏,和他的同志们从河北一个叫西北坡的农村转进到古都北平城,预备建政,那时他想起和他有着相似经历的农民造反者李自成、洪秀全,他看似幽默实则惴惴地说:“咱们这是进京赶考!” 正如大家知道,隋唐以来,进京赶考是每一位中国式读书人的人生大课题。独对寒窗,或数年,十数年甚至数十年,有功到自然成而金榜题名者,从此有了花团锦簇的人生;有皓首穷经难得门径者,名落孙山...

胡平:学习《入狱须知》——读欧阳懿的《狱后杂谈》...

朋友中不少人坐过共产党的牢,听他们讲起在监狱中的遭遇和各自的应对及其效果,我常常忍不住对他们说:你们实在有必要把自己坐监狱的心得体会写下来,编一本《入狱须知》,给今后可能进监狱的朋友提供指导。许多有过“二进宫”经历的异议人士(例如刘晓波、哈维尔)都表示他们对自己第一次入狱的表现不够满意,第二次入狱的表现就强多了。可见,有经验和没经验大不相同。因此,有经验的人应该尽可能地向没有经验的人传授经验。 ...

欧阳懿:致老男人:你要生日快乐

清早起床 路过小河边 走向山冈 我只穿了一件衬衣 感冒昨天刚刚溜走 秋至矣 天高气凉 坐在红线旁的一棵大树下 想起二十岁的某一天 你惊诧地告诉我 十月二日是你的生日 与那个叫甘地的印度老男人 同一个日子 此刻我想,你那时那话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日子过得很快 你已经四十九岁 日子过得很慢 相逢的日子我天天计算 还有998天,还有998天 老男人啊,你要生日快乐 老男人啊,生快 2017年10...

欧阳懿:黑话:岁月,一根竹签或木刺

象一些少年妖怪或者变态夸父一样,一旦春情萌动,开始长征和狂奔。你们说爱情是好的,但我无法做到要有爱情就有了爱情,能做到的是神,或者胎神。我在追逐爱情的长路上扑腾了很多岁月,我以为那些岁月足够赶走日本人,新编历史教材说:N0.领导说抗日不是8年,现在改成14年。这很抗日神剧:我爷爷9岁那年,被日本鬼子残忍地杀害了!呜,你爹叫孙猴子或贯军,石头里蹦出来的? 话说我发现苦逼的早恋是我对这个世界柔弱无力...

欧阳懿:一些死亡

袓父去世时我没有很悲伤,我们彼此小心地等待,等到了我的出狱,见了面。他在床上躺了三天就走了,九十三岁。他六十岁那年给自己修了美地穴,造了口木棺材。那个美地穴那口黑漆的大棺材无言地等候了三十三年,比很多人忠诚的爱情还久。 我父亲去世时我傻了懵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悲伤了还是没有悲伤,我记得我捧着他的骨灰我儿子应该捧着他的遗像,我不敢回头,脸木木的,有时有很多蚂蚁爬过,但尚能忍受。我一直走,直到有一天妹...

欧阳懿:骊歌

竹影婆娑 风来摇曳 仿佛是你的发 樱花杏花桃花朵朵开 是你永恒的脸和眼 亲爱的女孩,今离别 兰叶满园 香茗隐约苦涩 我们曾经在棋盘上演习过的一万种起义 岁月来消磨摧折 那些有名无名的大树 那些入云摘星的高楼 让我想起的是你伟岸熟悉的身影渐渐遥远 亲爱的兄弟,今离别 2017.2.17...

欧阳懿:从不多事捣蛋的学生

1991年9月,扬言辞职不干,我得以从最偏僻的学校回故乡教书,接手初二的一个班。各种原因和理由,这个快散架的乡级初中,要在以升学为王的标准上有所斩获,非一日之功。 好在,伟大的党和屎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被批惨批臭的孔老二说过:可以有教无类。 把升学暂放一边,我们就不妨有教无类一回。比如,勤劳,不作恶,与人为善,待人以诚,自强不息……之类吧。 三年前某天,在盐关街口走路等人,突然被人拦住,硬要叫我老...

欧阳懿:作别昆明云南,与小李飞刀论酒

与昆明与云南作别,其实是应该和凌波微步、六脉神剑的小段及表妹作别。近三年的逗留,我在蓝天白云间穿行,吃过一些野菜山果,喝了很多包谷酒,认识有趣好玩儿的朋友,写下诗文爱恨情仇……生命的意义在于积淀,养育子孙。 我谢,诚诚恳恳的谢,谢过所有。 此刻,我脑子里出现得更多一些的却是小李飞刀。他面前的桌子上散落着很多酒碗,他的左手正捏着一只酒碗,下颌微含,眼白带点血色。 我说,这时和这样的李寻欢不宜作青年...

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十六书:古德伦的道路

【题记:非暴力抵抗是受压迫人民寻求正义和人权的最有力武器,直到正义和公正如汹涌波涛滚滚而来。 ——马丁.路德.金】 亲爱的巴驼: 你喝咖啡失眠那夜,我因喝了别人送的新茶浓茶也睡不着,神经衰弱了几日,竟至于耳鸣,自我调节后恢复正常。昨夜静卧观影——安德雷斯维尔的德国制作:《舍我其谁》。 女主古德伦出生在一个有七个孩子的战后西德国家庭,她是高等学校在读文学博士生。除了政治思想活跃之外,她还被父亲寄予...

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十五书:子游金川父作记

亲爱的巴驼: 因为要考驾照,或者你自己把暑期的学习看得重要,前年我和你老妈到大理游历,你自己放弃没有同去。 我们一家一直在与极端困顿的妖怪征战,包括有一次你问的是否意味着我们破产了的法律问题,我顾左右而言他。聚少离多,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可以一起去游玩,你的放弃,你老妈那里,自然很遗憾。 苍山洱海,兼及与友友喝酒,自然是人生一快。经过短暂的适应,我们对旅游自行车能够自由控制,迷上在洱海的环道上漫...

欧阳懿:陈卫开庭受审风雨不能近 陈傻子乔庄农妇除草菜地...

《新封神演义》第N回 为什么不准实行宪政,你们用膝盖骨也想得出其中的道理。没有膝盖骨的,趁赵庄的王铁匠或者王庄的李木匠还没断气,弄一副纯手工制作的安装。哼,限制权力,保障权利,是谁福是谁祸,懂得起。 话说北京理工大学那个被除名的四川遂宁陈卫,20多年一直很调皮,如果准行呼喊宪政,哪里去弄那么多维稳费来把他围困?好不容易把他第三次弄进人民法庭受审,当然要表面依法实则黑整。 天上飞机严查,王大联们没...